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小周世界第一可爱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乔一帆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7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 @Dolores 你的一帆请接好w因为点文的时候没什么限制所以最后写成了这个样子……我可以重写的,嗯

*其实我不想和一帆讨论如此low的事情呢……

*最近写出来的东西仿佛反映了我没有语文老师QAQ

*能看懂我想写什么的小天使们一定对我是真爱

*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把什么写出来了orz

*另外那个我想吃石锅拌饭的事情是真的x

*脑洞致敬给你一百条命和Mr.Killer谈恋爱,前两个月竟然又更新过了,打算找个周末连夜再通关一次www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ooc因为我大概写不出一帆到底有多优秀,以及我在认真考虑以后要不要加上偏题……

—————————————————————————

乔一帆篇 关键词:归墟

听说在附近的城市里出现了吸血鬼袭人事件,长期以来都独自生活的你主动申请前去调查。

这座城市距离你工作的地方有些路程,因为血族的重新崛起导致铁路交通全都断了,所以你勉强租到了辆轿车,凭着刚拿到驾照不久马路杀手般的技术开到了那里。

城市坐落在平原的东南角,规模不大,设施齐全,看起来安详而又平和,如果没有被吸血鬼侵略过的话一定是个非常适宜居住的地方。你边把着方向盘边透过车窗玻璃看出去,所有的店铺都没有被破坏过,同和平年代的区别只是所有地方都空无一人。

你依旧循规蹈矩地找了个停车场把车停好,那里还有几辆有档次的,都已经被遗弃了。

停车场的对街有家很小资的旅馆,但是在这种时期旅馆内没有招待,大门也没有落锁,你推门而入的时候带起一阵清脆的风铃声,接着就有细微的灰尘掉在你的风衣上。

想起战争年代凡是还有物资的店铺都会被走投无路的民众抢得一点东西都不剩,你随便给自己挑了二楼中意的一间套房拿着随身行李就入住了,没有往收银柜台里塞钱。

根据之前从朋友那里得来的情报,这座城市已经被吸血鬼占领有段时间,但是帝国军方面自上次袭人事件后就没有接到过这里有吸血鬼活动的消息,这点很值得奇怪。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你只知道你在这座城市里相当潇洒,从没有厨师的西餐馆到无人播放的电影院,几乎所有地方你都到过,就是有关吸血鬼的事情毫无风声。

你萌生过没有吸血鬼也挺好的要不你就在这里定居吧的想法,但想到无人管辖的城市供水供电系统支撑不了那么久,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很庆幸这个念头没有在脑海中停留太久,否则根据乐极生悲的原理,你的下场估计还要惨。

在有吸血鬼隐患的城市里夜晚无论如何都不该出门,更不能在客房里开灯,但是那天晚上你不仅在外逗留到很晚才回旅馆,还选了平时没有走过的小路抄近道。

大概真的是你先前太浪的报应,你被不知道什么东西从背后敲晕了。

·

你想你醒来距离清醒应该没有过太长时间,因为敲你的人用的力气并不大,尽管你还是晕了。

睁开眼睛后还是迷迷糊糊的,然后便意识到那么眩晕的原因是因为身下在晃,眼前看到的坑坑洼洼大概是洞穴的穴顶,同时有什么波光粼粼的反射在上面,由此推断出你身下不停摇摆的约莫是条小船,正航行在某条河道内。

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任何东西,不确定打晕你的人是不是还在附近,你没有贸然起身,指尖在躺着的地方摩挲了两下,发现居然还是条木船。仔细嗅嗅,总感觉有种快要腐烂的气味混合在地下水道潮湿的空气中。你慢慢将头抬起一点,然后是撑起手肘,最后用种扭曲的姿势支起半个身体,周围的东西让你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是人。你闻到的腐烂气味都是人。层层叠叠堆在一起。

他们都穿着统一的黑白相间的衣服,很像囚服但绝对不是,你能看见这种粗糙布料下他们突出的骨骼轮廓,所有人体型不一但都很瘦。

敲晕你的人意外的上道,把你和他们分开放置。

这艘船运送的死人很多,吃水线已经非常深了,快要漫进船身的水让你有点担忧。

通过平均两堆尸体间的空隙,可以看到微微翘起的船头坐着一个人。

看身形是个少年,碎发软软的,手执一根细长的木杆,上头挑着一盏纸糊的灯轻轻晃着,就是这样微弱的光照亮了河道所在的洞穴。河道泛着绿水,光影摇摇晃晃地打在少年单薄的背影上,明灭之间你以为他穿的是件绿色黑条纹的外套,纸灯一颤才发现他的外套是白的,绿色是河水的颜色被反射了上去,红色条纹在暗处自然而然变成了黑色。

你没法单单从这个背影感觉出什么。落寞、沉静,都是自己臆想的,或许并不真实。

·

行驶了一会河道就到了尽头,应该是人为在那里土堆了一个岸出来,河水还是继续流的。

少年把挑着灯的木棍插到岸上早就挖好的孔洞里,揪着那些人的衣服把他们一具具拖上岸。

少年干活的时候低着头,你仍看不清他的脸,你原觉得像他这样体格的少年应该拖不动那么多成年人,可他虽然并不轻松,却仍旧干得非常流畅。

就是他拖那些人的时候动静有些大,船晃得厉害,你实在无法冷静,于是赶快坐起来。

少年维持在了那个拖尸体的动作,抬头:“你醒了?那个,快点上岸吧。”

你不能忍受木船的晃动幅度,抢着走到船头,少年应该是没好意思没伸手扶你一把,但明显在你要跨上岸的时候用力踩着船头不让它接着晃动。

随即你就站在旁边看着少年机械性地重复刚才那些动作,没再有什么交谈,等到少年把最后的尸体拖上旱地松了口气时,突然想到你一直站在那里等他,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真对不起,之前我是迫不得已才打晕你的,刚才又让你等了那么久。我叫乔一帆。”

乔一帆表示站在这种环境下没法好好说话,能否往里面走走。你同意了。

地下只有一条道,四周只有岩石,偶尔能见到旁边开凿的带着铁栅栏的洞,里面也什么都没有,你跟着乔一帆直走到底才能看到两套简陋到不行的桌椅。

乔一帆说话的声音很轻:“抱歉,请在这里坐一下吧,虽然还是很破。”

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让你找不到任何关联的逻辑,你决定还是从头打听:“为什么要打我?”

“因为,”乔一帆说话时刻意回避了你的目光,“你再往前走就会被其他吸血鬼发现的啊。”

其他?吸血鬼?你又偏头仔细看了看乔一帆的眼睛,尽管光线昏暗,但他的眼睛好像真的是红色的。如果他没这么说的话你恐怕不敢拆穿,但既然如此他应该是隐晦地向你传达了这个信息,于是你接着问道:“这座城市里真的有大量吸血鬼在活动?”

“有的,但不是大量,”乔一帆四处张望,显得有点局促,“而且他们也不是经常来。”

“看来我正赶上好时候啊。”你有些无奈,“那你呢?是一直都在这座城市里么?”

“嗯,有段时间了。其实在你刚把车开进这里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了,只是我不想打扰你,如果那天晚上你不会有危险的话,我想等到你离开我们也不会见面的吧。”乔一帆说。

你觉得乔一帆这话说得颇有深意,但没想出有哪里特别,只好接着问:“你留在这里干什么?”

“虽然说出来不太好,但确实是工作。”乔一帆回答,然后转头看了看你们过来的幽深通道。

“嗯——就算你这么跟我说我也不能明白多少啊,透露详细内幕违反单位的规定么?”你问。

“没有这么多规定的。”似乎是你刚刚的问法幽默,乔一帆笑了笑,“毕竟单位什么都不管我。”

·

“他们都是从附近运送过来的家畜,”乔一帆带你回到了刚才停泊的地方,蹲下身拎了拎叠在最上面那个人的衣服,“可以看到他们的血液都差不多干涸了。”

“都是吸血鬼干的。”你之前还保留着对死亡的恐惧,但不仅是地下水道还是乔一帆的吸血鬼身份都已经使你的神经变得比较大条,而且乔一帆又把他们反复拖来拖去的,你也就跟着蹲下来按了按这些人裸露在外的皮肤,毫无弹性却又没有形成尸僵,的确是血管里已经不存在血液而又没有死亡太久的样子,而且吸血鬼的唾液有加快伤口愈合的特性,凡是被咬噬过的腐烂程度比被直接采血的都有显著延缓,你刚刚也只是象征性地说了声,连疑问的尾音都没有上挑,“可既然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地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听到你的问话乔一帆轻微地皱了皱眉,像是在纠结什么,然后抬眸:“因为他们留在城堡和军区里很多余,毕竟,嗯……吸血鬼不吃人的……我这样说会吓到你么?”

你有些愣怔于他所纠结的事情竟然是这个,而且此刻相比你的眼睛,倒是他那双带有侵略性的红眸更加躲闪,于是你的回答同样用了很轻的声音:“不会,完全不会。”

乔一帆有个如释重负的小动作,但仍蹲在原地没有起来,为难地将这些堆在一起的人翻过来又翻过去,你们之间变长的沉默让他渐渐着急起来,你虽然也觉得突然的无声特别尴尬,但直到他对你说出来你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事情:“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继续工作吗?”

“当然。”这个少年客气得超乎你的想象,“如果你也不介意工作的同时说点别的什么的话。”

“你想知道什么都是可以的,”乔一帆麻利地拖起一个人,“这里本来就没有太多秘密,我只是负责把他们不要的家畜分批次用板车运过来然后丢掉而已啦。”

“还要去丢掉?丢到哪儿?”你跟着乔一帆,“这条地下河不就能起到下水道的作用吗?”

乔一帆摇头:“不行,那样尸体会被别的血族军区或者人类帝国军发现的。”

乔一帆为了照看你,这次只拖了一个人,要换作平时,他都是能一次性拖两个的,所以这次的速度也快。你很快看到了坐过的桌椅,但其实你刚刚没有发现,在后面比较暗的地方有条径直向下的楼梯。刚站到楼梯的入口处,就有风裹挟着咸腥的乱七八糟的气味冲到你面前,有点类似于放久了的海藻,阴冷,潮湿,让人鼻子跟着发涩。乔一帆无动于衷地走下去了。

楼梯底出乎意料的没有你想得那么恶心,除了地面有些滑,别的倒没什么,路也不长,以至于你片刻就看到了那个深不见底的坑洞。边缘已经被磨成了圆角,使你根本不敢站得太边上。

乔一帆单手拎过他拖了一路的那个人,毫不犹豫地就丢进了洞里。

你突然跪下去。这个坑洞带着那个坠下去的人似乎有种奇异的引力,吸引你想一起坠落看看这个坑洞的尽头,因为除了呼啸带起的风,就只有长时寂静过后传来的一下遥远水声。

乔一帆把撑在洞口的你扶起来,动作温柔,但却有不允许你再继续这样下去的刻不容缓。

“当心,”乔一帆说,他有一直注意拽着你,“这里是吸血鬼军区方面找到的,因为缺乏探索的技术,所以不知道它到底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为的,曾经被用来做什么,目前只知道往下应该有水流,具体通往哪里也不太清楚,在这里销毁什么东西的话也从来不会被发现。”说到此处,乔一帆的声音顿了顿:“所以……你听说过归墟么?”

·

归墟,传说中为海中无底之谷,谓众水汇聚之处,传说中的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最后都汇聚到这无底之洞里,但归墟里的水,并不因此而有一丝一毫的增减。

“所以……你想说这个洞就是……归墟么?”你觉得难以置信。

“我知道它不是,但是很多人都是这么以为的。”乔一帆看起来相当苦恼,“在吸血鬼的知识体系当中应该不存在归墟这个词的,但由人类把这个知识传播过去的时候又没传清楚,所以现在很多人都觉得归墟就等同于这个东西。”

你安安静静地想了想后,道:“所以你是怎么想的呢?”

乔一帆没有立刻回答你,沉默过后也只是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和我想的不一样。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归墟不是境界和地点这类东西呢?”

“你会这么说是因为已经有别的想法了?”你问乔一帆,不过他仍旧不想作答,你就尝试着换个角度和他说着,“看来你好像是很想告诉我的,告诉我这么多没关系吗?”

“嗯,没关系。”乔一帆说,但是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认真,“因为你回不去的。”

你的心中疯狂地刷过这样一句话: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

乔一帆看到你突然也跟着变成错愕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表述吓到了你:“啊我是说,最近军区派来的吸血鬼还停留在城里,暂时不能出去,要等他们走了才可以,还有……嗯……如果再被你知道更多事情的话,可能就连我都不愿意放你走了。”

乔一帆的意思其实不太清楚,但你觉得你明白了。就算是过去同为人类的联系也好,他在最开始就帮助了你一次,然后在这条地下水道,他想尽力答复你所有的疑问,又不想让你知道太多,以此作为对你的保护。“一帆,你真的很温柔。”

·

眼前的碗里涌出大量的热气,你握着把勺子颇有些费力地搅拌着碗里的食物,虽然碗里最多的是米饭和各种蔬菜,但是酱料的香味非常浓郁,而你甚至能在碗里发现几片肉。

尽管事情的缘由只是你想通过问能不能讨点水喝来掩盖你饿了的事实。

“蔬菜都看起来很新鲜,不是腐烂在地里的那种,”接着你用勺子舀起一片薄薄的肉,突然就很想揶揄乔一帆两句,“不过肉是哪里来的?该不会是……”你故意朝楼梯方向偏了偏头。

“不、不是的!”乔一帆这次回答得很快,明显是脱口而出,不像先前因为顾及你的感受所以总要多考虑几秒,“连吸血鬼都不吃怎么可能给你……呃不,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从城堡和军区那里得到的,用来提取成给家畜食用的蛋白质块,但有时候那里送过来的人类并没有死亡,我会用这些物资再供应他们一段时间。”

“好啦我知道的。”你继续专注手底的事情,乔一帆就坐在对面看着你搅和碗里的东西,神色平静,你问道,“一帆你……以前应该是人类吧?”

听到这话乔一帆的神经像被触了一下,刹那间有许多东西奔涌着灌到他的脑海里,等他重新去观察没有下文的你的表情时,发现你似乎正在为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而困惑,手里的动作也停了,徒留拌饭冒着丝丝白气的声音。

他朝你笑了一下,柔声说:“是啊。”然后他又说:“是刚变成吸血鬼不久的。”

你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会,机械性地点头,然后把碗推过去些:“那这个现在你还想吃么?”

“你吃吧,”乔一帆微笑着说,“现在的我已经尝不出它的味道了。”他不自然地活动了下手腕处的关节,作为少年人的他手型很好看,变成吸血鬼后身体能力都上升不少,从而手也变得比以前有力:“其实别看我这个样子,我以前是在人类帝国军工作的,虽然只是后勤部。”

你猜想就算是乔一帆变成吸血鬼之前,他的年龄也只会和你差不多。所有加入帝国军的少年的梦想都是能报效国家,通过自己的手将吸血鬼斩成灰烬。

可是乔一帆从来没能代表他的种族站在帝国军的旗帜下。

“那成为吸血鬼后,你以前所追求的梦想得以实现了吗?”你问乔一帆。

乔一帆摇了摇头:“说起来也怪不好意思的,到现在我的工作只是把他们搬来搬去而已。”

“竟然只是这样而已吗?!我以为你也只是偶尔来这里!“你惊讶。乔一帆现在在做低级乏味又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甚至有可能永远穿行在地下河道的寒风之中,那时要承受的孤独就是外界的,还被加在了属于吸血鬼的永生的孤独上方。“我接的是帝国军H区的委托,最靠近H区的是吸血鬼的兴欣军区,快告诉我你们的领导人是谁!竟然派你来做这种工作?!”

“不不不,”乔一帆听你的导向越来越奇怪,脸开始涨得有些红,慌忙摆手道,“不是贵族大人的问题,其实是我自己要求来这里的,感觉……这样的事情很适合我。”

“为什么你非要留在这里。”你的声音很沉静,也知道自己说这种话的价值不大,但你还是要说,“是不是一直以来被等待出现的归墟其实是指你?”

如果说一个不管扔什么东西进去的无底之洞就能被称作归墟,那像乔一帆这样的人呢?你觉得更加应该了啊。不管任何言语强加在他身上都不会改变他的人生态度,他愿意为效力的军区做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有时候他温和得就像最没有形状的水,但却是归墟里的水,永远不会因为外界的影响而有一丝一毫的增减。

乔一帆把头低下去,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发:“其实有时候会这么觉得,是不是不应该呢?”

“不会啊,其实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也能感受得到。”你朝乔一帆微笑,随之又有什么像突然回到了你的记忆中,“对了,那既然被我猜到了,是不是你不会放我出去了?”

“那个还请你不要当真。”感觉乔一帆的声线比之前更加温软了,“我会送你离开这里的。你能明白我的想法,我很开心。他们大约三天后就会走了,如果可以的话,能留到那个时候么?”

“嗯,可以啊,”你回答道,“其实多留几天也没关系,我不着急。”

—————————————————————————

Thanks for reading~!

每次在lof的文后我总觉得能聊很多事情,虽然我知道极少有人看到orz嗯看了看很多大大要么文笔好要么剧情好要么干脆整个世界观的设定一出来就震翻你,以及上述三点和更多都占了的x然后发现自己干啥啥不行……原来这篇里有段关于天光的描写也被我删掉了,剧情也毫无侧重点,世界观的设定已经跑偏到我拉不住的地步了……因为还想继续以文手自居,所以非常恐慌……

好的下篇文可能要隔久点才能放出,因为妹子给我的设定非常棒不想写毁了【虽然不能保证不会写毁……快两周没有更新我发现我又掉粉了QAQ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8 韩文清篇

关键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特殊能力:无

评论(23)
热度(5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