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你是我遇见过的最美风景 喻文州线 上篇

重新开了个系列免不了要啰嗦两句x

好久不见大家有没有想我!有!好的谢谢大家!

*这是和卿涵大大的联文,日更x很快就能完结的

*你们要相信我只是去摸了个鱼x

*写得我有点尴尬症_(:3」∠)_

*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这种文夏天看不热x

虽然今天是少天生日但我写的是他家队长【摊手

没关系那我就在这里祝少天生日快乐啦~

少天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小太阳w

*有女主名字的全职BG

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有个设定注意一下:第二赛季老魏退役,自由人方世镜接任队长,我私认为此时索克萨尔应该在文州手里,因为方世镜作为自由人选用账号不明x如果文州不接任索克萨尔的话,第三赛季结束6月份接手,当年8月中旬立刻作为队长出任似乎不太现实……如果有不妥的地方你们就当个私设吧,反正不影响剧情_(:3」∠)_

—————————————————————————

颜初对着中考分数查询的界面把密码输了一次又一次,得到的始终是密码错误的系统提示。

没办法,今晚出中考成绩,她的手已经抖得连密码都输不对了。

最后对着纸张确认密码不会再错,在键盘上敲进验证码,确定。

面前屏幕上跳出的分数让颜初长出口气,靠坐在座位上,使她有精神感叹查分系统还好没有密码输错多少次以上会自动锁死的问题。

这个分数,应该是稳过了啊。

因为查分的时候不喜欢父母站在身后而特意支开了他们,现在颜初要去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从自己的房间到客厅,看着并排坐在沙发上的父母,颜初开口:“我要去广州了。”

父亲向来是不会有什么特别态度的,重重点头表示他知道了后,随即又把视线转回电视上。

母亲的唇线抿得紧紧的,每次提起广州都是这副不悦的样子,说:“你想好了?”

颜初点点头,笑了笑:“嗯,而且按照志愿的顺序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和颜初脑海中任何想象的看到分数的场面都不一样,这场谈话只寥寥几句就结束了。该庆祝的中考结束后很快就庆祝过了,而她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家,离开父母,去读广州的高中。

颜初独自的远去对父母来说并不值得庆祝,所以这个结果只是她一个人的狂欢。

自己为中考冲刺了整整一年,努力说服父母填广州,并最终得偿所愿,颜初越想越感到兴奋。

颜初在家里等来了分数单,邮政寄来的通知书接踵而至。这两样东西一到,意味着颜初的广州之行是时候该启程了,当晚逛淘宝置办物品时,颜初给早在广州的闺蜜柳韶韵戳了条消息。

自己只是想换个生活环境,如果柳韶韵不在广州,自己会不会选择那里还未可知呢。颜初想。

颜初把目前需要的东西塞进一个银色的大行李箱,登上了去往广州的高铁,剩下不便携带的东西会在地址确定了以后陆陆续续寄过来。

出于颜初想提前开始独自生活的目的,她没有让父母中的任何一个人来站台送她,甚至有种已经开始了新人生的喜悦。但当白色的高铁驶离上海南站时,她的心中油然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慌乱,可火车还在朝着远处那个南方城市不断提速,越来越快。

怎么能不慌乱呢?虽然已经和半寄宿制高中联系好,一过去就可以入住,但她只知道柳韶韵,而且她们没有面过基,那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远方亲戚,都数不清有多少年没联系了。

就当自己要去进行一场漫长的旅行吧,这样想会轻松些。颜初朝后靠在了椅背上,闭上眼睛。

下午的火车票,到了广州已经是晚上,一路问路摸索着坐公交车找到学校就更加晚了,在宿管的帮助下,颜初将行李放到了宿舍。食堂这个时间肯定是歇业的,现在还算暑假,学校对住读生不会管得太严,想到至少自己的高中三年时光都要在这个城市度过,颜初在自己兜里揣上点钱,出校门边熟悉周边环境边找地方吃顿晚饭。

看到或远或近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颜初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

这很像她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她发誓,她旅游过的那么多个地方中,广州是最像她家乡的。

广州能让她产生强烈的归属感,但又和她之前的环境完全不同,这种感觉正是她在寻求的。

好像不会有想象的那么糟。颜初的嘴角微微上扬。

晚饭吃了柳韶韵推荐的水晶虾饺,颜初尝了第一口时就知道,这道菜的味道一定会陪伴她很多年,同时感谢柳韶韵给自己的再一次提议。

记得柳韶韵说过她第一次到广州也是吃的这个,颜初不禁为这种同步感到欣慰。

学校附近的店面离珠江不是很远,走过去大概二十来分钟的路程。颜初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顺着大街走着,沿岸都是珠江的水景。珠江和它的支流几乎贯穿了整个广州城,江面上来往船只络绎不绝,观光船上的装饰灯在黑黝的江水上显得尤其好看,对岸的高楼大厦与身后的色彩同样炫目。颜初手肘支在栏杆上,面前有很微弱的江风吹过来。

她今后的生活将会被圈在这个地方。

颜初鬼使神差地转了转头,发现左侧站过去一点有个少年也在望着江面出神。

少年白衣黑裤,夏夜里衬得他干净清爽,看样子站在这里有一会了,领子被风吹后有些不服帖,短袖衬衫下露出的是一副好骨骼。他的手长得很漂亮,随意搭在了护栏上,表情是微微的凝重。颜初不知不觉就看得久了,少年兴许察觉到异样,回过头来便发现颜初在盯着他看。

像被抓到什么似的颜初有些慌乱,少年倒是淡定,浅浅一笑:“请问有什么事吗?”

少年的普通话中带着南方特有的口音,温软得好听,偏中分的头发配上笑意清浅的面庞,自然而然透出一种人格魅力来。颜初自己反倒觉得不好意思了,赶快摇头,说:“没、没有……”

“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少年停顿了下,问道。

“嗯,不是。”颜初说。

“这样啊。”少年不动声色地将普通话的标准程度又提升一个台阶,看了看左手上的腕表,说,“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一步,你也早些回去吧。”

颜初点点头,少年朝她示意了下,就走向身后那一片缤纷中离开了。

这种气质的少年确实很吸引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但颜初不知道,是所有相仿的少年都很吸引人,还是只有他是这样。颜初撑腮看江面上又开过去一辆微黄灯光的景观船,回到了学校。

当天网游荣耀职业联盟有个内部消息,蓝雨战队队长魏琛宣布正式退役,接任第一术士索克萨尔账号卡的是训练营的一名少年,叫喻文州。

高中和初中是完全不一样的,颜初的生活渐渐被学业和新的同学塞满,刚到此地的不安又消散了很多,一段时间后想必就会再少一点。学校是半寄宿制的,住校的大多都是颜初这类非本地的学生,而家在广州的大多选择走读。

今天轮到颜初做值日,坐在教室里刷作业等其他同学离开后,颜初和其他值日生才开始动手。

现在别的值日生也都回去了,颜初绕弯去洗了手后打算回宿舍。沿经班级的过道上对面走来一个人,起先颜初并未注意,待走近些她发现这个身高和相貌竟是上回在江边看到的少年。

少年似乎很高兴,显然也是认出了颜初:“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颜初没有上次那么紧张,报以个微笑,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喻文州。”少年伸出手,“你叫什么名字?”

“颜初。”颜初轻轻握了上去,指尖未干的水滴沾了一些到喻文州的手上。

“是个好名字。”喻文州笑了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是高一新生吗?”

“嗯。”颜初敲了敲旁边的墙壁,“就这间教室。”

喻文州有些感慨地抚了下过道开的木质窗棂:“记得当初我也是这间教室,真是令人怀念啊。”

“那么学长现在是几年级呢?”颜初问。

喻文州听了这话后看着颜初,说:“算是高三了,不过我不常来。”

颜初惊讶:“不常来?”仔细想想这个时间高三应该还在上课,喻文州出现在这确实不正常。

“是的,我休学了,今天是来补办新学期手续的,现在我在蓝雨当职业选手。”

看着喻文州波澜不惊地说出他在高三休学的话,颜初承认有点被吓到了:“我不是很明白。”

“嗯?没听说过荣耀吗?”喻文州看到颜初茫然地摇头,笑道,“啊,我还以为会被当做反面教材来教育新生呢,所以特意挑了人少的时候来,没想到还是被你抓到了。”喻文州说这话时拿了点学长的语气:“不过这不是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下次有机会告诉你,我还有事,先走啦。”喻文州今天好像很忙,颜初和他挥了挥手后,他便抓紧单肩包的带子离开了。

喻文州。回宿舍的路上,颜初把这个名字默念了几遍。其实他提到的事情颜初完全都听不懂,况且他现在在休学吧?所以这个下次不知道要留到什么时候了。

颜初告诫自己,还是不要太放在心上比较好。

那天颜初向同学和室友互道再见后,又对当天的值日生承诺在离开前会锁好班级的门,便一个人留下在教室里刷作业。倒不是说若有若无地在等谁,只是在初中就有留校刷作业的习惯,自然而然地将这个习惯带到了高中而已。颜初正举着笔杆斟酌不定眼下的一道选择题,突然有人敲了敲教室的前门,抬头一看,喻文州笑意盈盈地探进来半个身子。

颜初有点欣喜,合上桌子上的本子收起来:“学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来参加高三的月考,不过来的话没有成绩会影响毕业。”喻文州走进来找了颜初隔壁的空位子坐下,指指她桌上叠起来的书,“会打扰到你吗?”

“不会不会,剩下的我带到宿舍去做好了。”颜初边说边将散落的笔都收进笔袋里。

“不是广州人,又是住校生。”喻文州转过几个弯,看着颜初,问道:“莫非亲戚帮不上忙?”

“学长真是好眼力。”颜初笑笑,“其实啊,我是一个人跑到广州来念书的,几乎谁都不认识。”

喻文州微讶:“才读高中,是挺了不起的,也会很困难,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呢?”

颜初慢慢敛了笑容,撑着头盯着地面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因为我想换个生活环境,哪里都无所谓,正好有朋友推荐广州就来了。”

喻文州闻言沉默一会:“广州是个好城市,你会喜欢它的,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帮忙。”

“不用不用,那样太麻烦学长了。”颜初道。

但喻文州依旧云淡风轻:“没事。不过下次别叫我学长了,否则真有什么的话,我可不帮你。”

对于喻文州的打趣,颜初也只能笑了笑,没能再多说什么。

喻文州再在教室里坐了一会聊了两句后,就又离开了。

颜初收拾好东西回宿舍,路上她总觉得有什么事遗漏了,想起来发觉是喻文州提到过的那个游戏的事。不过颜初自诩不擅长玩游戏,是个游戏废,对此兴趣不大,所以还是忘了吧。

此后颜初有意无意地会在教室里等别人都走后留着,而喻文州好像也来得频繁了些,不知道是因为颜初留校多了增加了见面次数,还是喻文州真的来得比以前勤快了。

寒假过年的时候颜初坐高铁回了一次家,喻文州那边听说还有工作要做,假期并不长,所以双方都有段时间没有见面,包括颜初过完年提前回宿舍,也没有在教室附近溜达的时候看见喻文州,等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颜初高一的第二学期,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这天喻文州来找颜初,走到班级附近时意外的没有往常的安静,取而代之的是几个女孩子交谈的声音。喻文州原本以为颜初在和同学聊天,站到教室门口发现里面并没有颜初的影子。

那几个女孩子并不认识喻文州,见他站在门口也是停下了说话,一瞬间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好在喻文州很快打破了这种沉默:“请问,颜初在么?”

“来找小初的啊,你等一会,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喻文州微笑颔首,靠在门框上随意翻看兜里拿出来的手机,那几个女孩子虽然还在继续聊天,但音量明显轻了很多,聚在一起至少喻文州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他也没有那个意愿。

颜初是从教室后门进来的,踏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往她这边望,让她有点不明所以。

而且她觉得今天的喻文州哪里不太一样。果然,喻文州说:“快点收拾下东西,我们走。”

要去哪里?颜初不懂,但是同学探寻的目光实在热切,她招架不住,鬼使神差,只能说是鬼使神差,她什么都没问,理好书包就跟着喻文州跑了。

喻文州一路要出校门的意思,颜初实在等不了了,问:“这是要去哪里?”

喻文州停下脚步:“今天礼拜五,能一起吃个晚饭么?”

这个要求颜初理所当然没有拒绝。

喻文州没有找太远的地方,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找了靠街边玻璃窗的位子,这里偶尔会有过来吃饭的高中生,所以颜初和喻文州在这里并不显得突兀,相反低调极了。

“最近你好像来的次数变多了。”颜初道出心中的疑问,抬眸看着喻文州。

“嗯,要毕业了,有很多手续要办,还有高考。”喻文州大方地承认,给了个合适的理由。

颜初心说你怎么不一次办好呢?她和喻文州熟了,自会开他两句玩笑:“你高考考得出么?”

“还行吧,只是个分数而已,不要在意。”喻文州看不出丝毫破绽地笑道,“再说了,如果我考不出的话,你打算怎么帮我?嗯?”

颜初表示不是很想说话,她才高一啊。

“对了,有纸笔么?”喻文州问,颜初随便抽了支笔,又扯了张便签纸递给他,喻文州抬笔写下一串数字,然后又交还过来,“这是我的QQ号,回去记得加一下。”

颜初看了看:“这是有什么事吗?”

“趁你现在还有空,关于我上次说的荣耀,”喻文州手指插起来搁在桌上,好整以暇地看着颜初,“相信我,我会带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的。”

TBC

—————————————————————————

Thanks for reading~!

等离去之原的小伙伴们不要着急,这个系列结束就能看到啦x

以及我真的有把这个联文变成蓝雨向的冲动

评论(6)
热度(3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