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食色性也

*趁着5月deadline还没过来摸个蓝河x

*最近看了点美食博主的博文后萌生的脑洞,有借梗,侵删歉

*写的是蓝河没蹭上叶神生日的热点qwq不管还是祝叶神生日快乐啦w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顶锅盖

—————————————————————————

你和许博远是吃出来的交情。

晨跑是多数学生党都逃避不掉的事情。春夏两季还没什么,等到秋冬,人被意志力强行从暖融融的被窝里拖出来,就连平日里更早起床去图书馆占座的学霸们都没这份毅力。天色还是灰暗的,路上昏黄的街灯都亮着,出门前就匆匆喝下半杯热水,丝毫没能让身体暖和起来抵御周遭寒冷,跑过两圈打卡后甚至开始饿,便感觉更冷了。

不过总有那么些能将晨跑坚持到底的同学,比如许博远。嗯,还有比如你。

你最初看到许博远就是在这晨跑道上。虽然你们早起好像都是为了食堂的那碗豆腐脑。

大家都要晨跑,去食堂吃早饭的时间也就差不多,豆腐脑的生意向来好,食堂职工动作利落却人手不够,其份数实在令人捉急,去晚了铁定就吃不着。

站在队伍里面不时探头张望,唯恐排在前面的每人都买上一份,更有甚者还要给翘掉晨跑打卡的舍友带,碰到这样的情景就最为可怕,虽说学期开始你已然碰到了好几次。

但你发现许博远永远不存在这个问题。先前每次闯进食堂的大门,总能看到他已经坐在靠窗的座位吃上了。大概你们的晨跑时间有略微差异,他正好错过食堂人员密集的高峰,不过你不是太关心他是怎么做到的,因为既然有问题就要想办法解决,你自己解决不了就让许博远帮你解决,从此以后帮你买早饭顺便占座就成了许博远的事。

你跌到座位上时面前已有一只热气腾腾的碗。整块豆腐脑被丢在碗里,随着汤水还有轻微晃动,看着极嫩,都不忍心用调羹将它破开,上面集中撒了成堆的紫菜虾皮,还有不看便知是食堂自己碾出来的榨菜末,再加上那层色泽好看的薄酱油,所有的咸鲜都来源于此。轻轻舀一块下来,鲜美的味道慢慢渗透进去,同时渗透进带有冬日寒气的早晨。

你看着桌上自己的这份咸豆腐脑,再看看许博远的,问道:“甜的好吃么?”

许博远穿着晨跑时的宽松运动服,把头抬起来:“好吃啊!”见你没反应,他便将他那份连碗带勺子一起推了过来:“你尝尝。”

你还是摇摇头。许博远觉得好吃就行,咸甜对你来说真的无所谓,你只是想验证许博远偏向甜党是不是因为可能咸豆腐脑和咸粽子一样,都有降低DPS的DEBUFF。

你和许博远是在网游里认识的。你在高考后刚买的登录器和账号卡,只能算初步参与到荣耀这个游戏里的新手玩家,而许博远已经是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若非你当初进神之领域后碰巧加的是蓝溪阁的公会,恐怕剩余的缘分根本不够让你认识许博远。然缘分本身就是样奇妙的东西,你和他的差距那么大,却得以很快和他混熟,甚至跟着他的蓝桥春雪单独去风景迷人的落日瀑布看过。当发觉你们分别在同所学校的两院时,许博远立即评论了句天造地设。

缘分确实给了你们天造地设,但是结果却是天差地别啊。

文科和理工科的课程不同,课表也自然不同,就算在同所学校,你和许博远也不能经常待在一起很久,过于碎片化的时间无法利用,最终你们找到的究极活动项目便是约饭。

食堂每天的自选菜色翻来覆去就这几个花样,也亏得陪你吃饭的是许博远,才让每日的例行午餐变得令人期待,反反复复不知道吃过多少顿的菜色也顿生出种历久弥新之感。

你吃东西时下筷子算得不拖泥带水,但学校里的食堂菜嘛,大家都懂,难免夹带着你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一起炒,打饭的食堂职工手下的定数也很奇特,估计是要看当时的心情,所以你经常要在餐盘里戳出几筷子不想吃的东西,放到对面许博远的碗里。

最初几次许博远看也没看是什么就夹过来吃掉了,但是次数一多后他就不准,虽没至于再把东西给你拣回来,却总是要搁下筷子一本正经地告诉你:“别挑食啊。”

得,你们家的保姆上线了。你心里这么想,眼梢带着点笑道:“总这么说,有意思吗?”

许博远把头别过去,眼神来来回回地往你这扫,很是飘忽:“如果……你肯喂我的话……”

“行啊。”你笑意未褪,大大方方地朝许博远伸手,“你的筷子给我。”

“不用这么麻烦,”许博远的眼神收回来,看着你说,“就用你的。”

啊啊,许博远同志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在你的餐盘里挑了一块裹着酱汁的肉喂给许博远,他张口含住,结果你发现你的筷子抽不回来了。

你怕弄伤他没敢用力,看过去时许博远神色平静,甚至抬了抬眉表示无辜,心里却指不定何等程度的风起云涌,直到你一字淡淡的:“松。”筷子才得以重新落到你碗里。

恋爱中的男女为何总喜欢约饭呢?你起初不理解,觉得吃饭并非是什么浪漫的事情,对双方好感度的提升也非常有限,直到你和许博远开始谈恋爱后,总算能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和许博远算是网恋奔现,原本的共同语言只有荣耀,加之游戏里只能听到声音,顶多用自己的照片扫进编辑器,生成和本人差不多的角色,交流的媒介实在有限,见面之后保不准尴尬,需要同时做点什么事情,来缓解难捱的气氛。继续荣耀就没奔现的意义了,在发掘出你们能在校园里共同完成的爱好前,吃饭真的堪称全场最佳。

不受昼夜环境天气的影响,不会占用特别多的时间,不会觉得勉强。这样那样不管如何,饭总是要吃的,就算最后发觉不喜欢对方,归根结底花的只是吃饭的时间,也不会觉得太浪费。

因此吃饭喝茶的文化源远流长,后来你在跟着许博远时有幸得以认识叶修,他说过的一句话让你不住地首肯:我们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凡是合情合理的东西,就会有强大的生命力。

早餐午餐晚餐宵夜甜品,可以吃的实在太多,吃什么也能看出一个人的习惯品味,聊天聊不出任何东西的时候,评论两句今天的食物,再怎么糟糕的约会也不至于以死寂收场。

你和许博远在反反复复的约饭中培养出来的感情,全部重新化到每天的聚餐时间,互相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又被分享品尝,回味酝酿,最后必定会再度升华成更浓重的感情。

时值夏季,骄阳灼烧着每个角落,将树木投下的阴影变成深色的绿浪。空气里能闻出炙烤的味道,混杂着难以言喻的烦躁气息,吸进肺里仿佛连着胸腔都开始钝痛。

此时学校里的冰激凌生意总是特别好,买冰激凌的学生队伍排成一长串,令你常常惊叹为何冰激凌这种东西都能在学校卖脱销呢。

但只要许博远表示出有点想吃,排再长的队你都愿意帮他去买。

卖冰激凌的便利店离你的宿舍楼不远,当你将放着冰激凌的冰袋拎过去时,许博远早已在约好的花坛前等你。学校里向来不缺流浪的猫狗,被誉为校猫和校犬的生物在夏日常常盘踞于大树下的阴影。一只黄色短毛的流浪狗摇着尾巴朝许博远跑过去,许博远蹲下来抚摸它的脑袋。应该是校犬的亲昵回馈蹭得他手心微痒,许博远的嘴角扬起来,神情温柔。

这只前天早晨对你撒欢拦路的校犬很可爱,可你觉得此时的许博远竟然更加可爱。

装在保温袋里的冰激凌化了一点,用那种木片做成的简易勺子挖下去感觉绵软,因为室外的高温它还在快速融化,奶油的香甜气味在暖热的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

夏天多半是图凉快,因此在这种大热天里吃冰激凌还不觉得腻,这便是冰激凌需要考量的艺术。学校里卖的冰激凌就是这样清甜的,且必须要是盒子里装,用调羹一勺一勺挖来吃,方能尝尽其中味道。待到快吃完了,勺子尖在塑料盒子底刮着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时发觉旁边也同样传来沙沙的声音,你知道许博远也差不多要吃完了。

你尝过学校里所有的冰激凌口味,每次只要学校里出新品,你必定会换口味来吃。可兴许是最近在学校里生活稳定了,你的口味也慢慢摒弃掉早年的喜新厌旧,随之稳定下来,认准巧克力的不肯放。许博远倒是一直都坚持最本真的香草味道,如此朴素却教人讨厌不起来。

这回轮到许博远问你:“巧克力的好吃么?”

“好吃啊。下次早点说呢,这都吃完了,否则还能给你留两口。”你把许博远手里见底的冰激凌盒接过来丢了,重新回到花坛边坐好,“不过没关系,想吃我回头再帮你去买。”

“可我现在就想尝尝啊,你说怎么办吧。”许博远的声音透着困惑和委屈,你还在偏头反思是不是每次都要给他留食,却突然被他抚上脸,整个身子被他带着扳了过去。

你的唇瓣和许博远的静静贴在一起,突然的过近距离令你略带慌乱地闭上了眼,他似乎也不急着深入,慢悠悠地辗转着。你偷偷睁开眼睛,透过树叶间隙的日光正好洒在你脸上,目力所及全部散成大片的明亮光晕,恰逢许博远正要温柔地撬开你的齿关,双重刺激使你不得不重新闭紧了眼。他的舌头轻轻地和你的纠缠,能够感受到他唇齿间残留的香甜气息,掺杂着他隐藏不住的欲罢不能的喜悦,慢慢地渡过来,美好得让人沦陷。

许博远这个家伙最近占便宜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但他吻得心满意足,你对他亦无半分苛责。

苦了花坛一众校猫校犬,闭着眼睛你都仿佛能感受到它们暗中窥伺的目光,甚至还有喵喵喵喵喵汪汪汪汪汪的声音不绝于耳,本想着下回带点猫粮狗粮来喂的,现在看来已经可以免了。

食谱内容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好像大家都表同意,就是晚餐不宜多吃,吃到七八分饱就可打住,不必等到吃饱。然而你和许博远没有这条禁忌,他等着带公会团下副本,你有文院那堆工作要做,两人睡得都晚。况且年轻人嘛,本来就不用顾虑太多,因此吃饱并没有什么。就算过后生出点愧疚之情,回宿舍时一路散步遛弯,也足够让那点罪恶感消失殆尽了。

你和许博远故意过了饭点才去食堂,找个偏僻但有灯光的位置面对面坐下来,点上两份面条或者炒米粉,在缭绕的热气中一筷子一筷子地吃着。夏天少油少盐吃得清淡,冬天就必定要往碗里舀一大勺辣椒,辣子衬得面条更加烫口,等吃完了再把面汤喝下去,辛辣的灼烧感顺着喉咙一直延伸到胃里,立刻觉得全身都暖了起来。这种既伤喉咙又伤胃的吃法不能多来,但是这样吃过瘾吗?当然过瘾啊!那不就好了?

根据你往日的经验,食堂里的酸辣粉不可取,不是说它做得不好,而是那红薯粉实在太过顺滑,任凭你用筷子怎么绕怎么夹都很难挑起,费上好半天劲才只能吃到一口。犹记你第一次吃食堂的酸辣粉时正好穿了件浅色风衣,为了不让汤水溅到身上,你吃那碗酸辣粉的时间都快磨去了一个小时,也难为坐在你对面的许博远没有半句怨言。

每次无论冬夏从食堂出来,天总是完全黑了,运气好时能看到零落星光,隐隐约约也不是太明显。你和许博远手牵着手仿佛压马路般地散步回去,过了一会他悄悄将你的手松开,继而和你十指相扣渐渐收紧,像是攥住了什么东西,怎么都不想放开。

这条路不算漫长,你也没有什么想要和他永远走下去的感觉,因为你知道你会和许博远在此反反复复,今天明天和以后的每天,许博远都会陪着你走。他或许有时会在路的尽头等你,如果找不见,用尽所有办法联系他,他也一定会在你转身时出现于你的视野。

许博远的脚步停在那个还在用铁皮灯罩的暖黄街灯下,你意识到,接下来你和许博远不同路,男寝和女寝分据两个方向,是时候该分开了,以及期待明天再见。

许博远向你展开手臂,说:“抱一会再走。”

好啊,那就抱一会再走吧。你点点头,同时朝他敞开了怀抱。

原以为许博远会把你收到他怀里,没想到他双臂将你一圈,顺势朝你的颈窝处埋了过来。

全世界好像都是安静的,你只能听到许博远近在咫尺的浅浅呼吸,慢慢地在你脖颈处覆上一层湿气。有时候真说不清楚是谁在无意勾引谁,谁对谁的人格魅力更大些,就算此刻许博远都快故意蹭到你胸前去了,你也完全不想批评他什么。毕竟大家都沉溺,大家都甘之若饴。

许博远回到宿舍后立刻坐到电脑前,登录荣耀之余戳开一个和他配对得隐蔽的情侣头像。

其实有时候你也挺对你们无语的,只是路上要分别短短几分钟,回宿舍后就能在扣扣继续聊上,没必要每次都搞得像见面遥遥无期那样。但你们这样开心吗?当然开心啊!那不就好了?

今天一次全通,改天你上线带你混装备。名为蓝桥春雪的号给你发来一条消息。

你看着字里行间透出的自信得瑟,回道:好呀!既然通关了就早点睡,睡前记得多想想我。

许博远端着个马克杯喝白开水,盯着你最后那句话多想了想,突然被呛得咳嗽起来。

不是他不愿意想你,是睡前真的不能多想啊。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古语有云食色性也,生活离不开这两件事。所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不得不佩服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无论古语还是现代文,饮食总和男女之事的表达脱不开关系。

所以许博远同志如此想入非非也值得理解,毕竟他也是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的嘛。

—————————————————————————

Thanks for reading~!

咸粽子那个借的的是剑网3小灯泡的梗hhh作为治疗的我不存在这个问题

除了和蓝河谈恋爱这事遥遥无期外,我觉得基本可以作为生活写照了x

先前蓝河的形象有点拿捏不定,但后来发觉社会我蓝河的形象深得我心x

叶神那句话我在离去之原里用过,还是难以忘怀所以再用一遍x

把蓝河写掉总算了却一桩心事x快要考试了容我攒个人品x

希望最后能像小周一样干得漂亮

评论(22)
热度(13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