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Funeral 3.5 黑道paro

150粉点文第五弹 感谢点文

*又名Death Party

*谨慎处理文内情节,放心食用不会踩雷。

*这位小姐,你愿不愿意和文州来一曲华尔兹?

*……好吧先生也可以。

*但是事先说好了,他跳男步(。

*优秀的人连谈情时都在聊工作x

*我们喜欢撩完就跑x

*如果非要配个BGM那肯定就是《演员》x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黑道paro其乐无穷,ooc

—————————————————————————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喻文州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似乎要把温暖传递给你。可是就你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任何温度都感觉不出来。你试着把手往回抽,无奈他握得更紧了。

“咳……队长你这可有点过了啊。”你朝声音的来源望去,黄少天正倚在门框上,留给你的侧面已经足以暴露他的疲惫,吊着左手手臂的白色绷带在纯黑西装的映衬下变得更加显眼。

“好像确实有点。”喻文州想了想后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装作思考过了的样子,实际上最初就打算在你醒来时戏弄你一下的,“少天你先去休息吧,放心,我会好好和她说清楚的。”

黄少天点点头,朝这里多看了一眼,离开病房前留了句话:“好的队长,有事记得叫我。”

“少天在霸图的地下赌场里救你时受伤了,”喻文州揽过你的肩膀,轻轻帮你坐起来靠在床头,解释着说道,“不过没有大碍,而且他是在混乱中不当心被倒下来的柜子砸到的。”

“在……霸图的地下赌场里?”换在你身体正常的情况下,说不定凭你和黄少天的交情你还会揶揄他两句,毕竟这理由着实好笑,但现在你的喉咙涩得发疼,说话非常困难,当然是挑重点的讲,而且因为喻文州突然对你过分亲昵的举动,你的身体瑟缩得厉害。

“嗯,被霸图的人下药害了,这些你应该记得吧?”喻文州用五斗橱上的透明玻璃杯倒了热水给你,你颇有些吃力地抬手去接,但喻文州却没有把杯子给你的意思,背后就是床板,也没地方可躲,你只能就着他的动作喝了两口,“知道你在那种地方时,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咽了两口水后你总算找回了点自己的声音,虽然还是有气无力的:“我记得,但是……喻总,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待我……这让我很想立刻去死……”

南部地区多雨,你住的房子门口又经常积水,你最大的奢望只是让那些收保护费的人把积水舔掉,而管理着蓝雨的顶级上司给你喂水这种事,你没兴趣,实则是想都不敢想。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把玻璃杯放回原处,道:“你应该快点习惯起来,景熙说你的身体再修养一个星期差不多就能恢复,而半个月后有一场冯宪君主席举办的舞会,我想带你去参加。”

“舞会……?可是我不会跳舞啊……而且这跟你对我的态度有什么关系?”

喻文州笑了一下:“你知道的,我们蓝雨除了你没有女孩子啊,这种来者不善的舞会最好自己带舞伴去,莫非你要我到烟雨去借人么?而且经过这次的事件,蓝雨和霸图可以说正式开战了,如果蓝雨能在霸图的地盘上救人,甚至还有本事把人带到舞会上来——虽然这些都不算特别难,但你不觉得……会很有趣么?”

你摇头:“你的趣味真是无法认同……而且我觉得,霸图或许早已预料到这个局面了啊。”

“那如果我说,你是我未婚妻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你仍然觉得霸图会预料到这个局面吗?”

如果说刚才你只是对喻文州表示不满,那现在就是结结实实的愤怒,就像他刚才的微笑只是他的习惯性动作,而现在换上的是彻彻底底的笑容一样。

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生不动气,完全是拖着身体跟喻文州说道:“这样演戏不觉得难受?”

“其实也不算演戏吧,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喻文州敛了笑容,那副神色说不上诚恳却有八分认真,故意往前凑得离你很近,“你就没有觉得,这件事成真了也不错吗?”

不错不错,非常不错……个鬼。真是信了你的邪啊,喻文州。

徐景熙确实是位优秀的医生,他说的一个星期,实际你在第五天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但考虑到你要在之后的一个星期内把舞曲跳熟着实辛苦,你硬是在床上多躺了两天。

以前在贫民区逃跑时练就的灵活度在此时派上了用场,你记动作非常快,也立刻就能学会,可全身上下总透着股浓浓的不协调感。被喻文州称作鸿门宴的舞会将近,他公务缠身始终没有露面,教你舞曲的家庭教师带着你跳没有问题,就不知道换成了喻文州,会不会立刻翻车。

夜半时分,你独自来到蓝雨别墅的一楼,将那台老式留声机的唱针放到了黑胶唱片上。

轻快的钢琴琶音如流水般缓缓淌出,然后便能听得其中掺杂的低音提琴。这支舞曲的前奏低调悠扬,到了主旋律配上萨克斯开始慢慢变得华丽,节奏感极强,也最容易赋予人们表现力。

歌词是法语的,你完全听不懂,但你知道喻文州能懂一些。

站在留声机边抱着手臂重新温习了这首曲子后,你重新操作将唱针放到碟上,趁着前奏刚刚响起的时间站到中央,抬起手臂定在你觉得差不多的位置,随着旋律迈开舞步。

没有舞伴的舞蹈就是这幅样子,手上是空的,心中更空,更何况你本身就跳得不太好。

喻文州刚处理完公务,带着三分倦意从楼梯上走下来,看见你在中庭做什么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硬生生有种要把自己笑到清醒的感觉。

你察觉到有人来后立刻就停了。但转身看到来者是许久未见的喻文州,甚至他还在装模作样地轻轻鼓掌时,你立刻就想找东西丢他,可惜并未能如愿以偿。

喻文州朝你走过来,笑着说道:“不错,比我想的跳得好多了。”

“我觉得一点都不好,而且你知道,一个人跳总是没感觉的。”你摇着头。

“既然如此,介意我现在和你跳一曲么?时间不早了,跳完你也好早点去睡觉。”问话的过程中,喻文州早已帮你做好了决定。而考虑到你在舞会上总是要跟他跳的,你便没有拒绝。

“那个老师就是这样教你的么?”握到你的手时喻文州说,“我要考虑把她给开掉了。”你看着喻文州,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感觉他原本抚着你肩胛骨的手一路向下,最后在揽着你的腰时猛地收紧力道:“……近一点啊。”

这对你来说是个过近的距离,更何况对方还是喻文州。

老师是女的啊,当然可以靠这么近了。这句话你没好意思说出口,毕竟会显得特别没出息。

不愧是在各种局里混了这么久的蓝雨首领,喻文州的舞跳得不错,你甚至觉得这几天来根本不用学,只要由他带着,在舞会上也肯定能够蒙混过关吧。

要是他不会一直盯着你看就更好了……鬼使神差的一念之间,你想抬头看看他此刻的表情,怎料就突然撞到了他墨色的眼睛,两三秒后你立刻就把目光闪到了别处。是你疏忽了,就喻文州这样的人,想必肯定会特别注重跳舞时的眼神交流吧。

“话说,舞会上我们应该不会很早就跳吧?”你努力扯开个话题,“否则我会紧张啊。”

“想多了,如果你清楚上次见到的叶修到底是谁的话,你就该联想到,我们很早就会进舞池的。”喻文州淡淡地道,“他曾经是最风生水起的人,但是就和林敬言一样,因为某件事离开了,而且他比林敬言离开得还要彻底。我想冯宪君主席也该猜到,他这次回来就是为解决当年那件事。因此哪怕卷土重来,叶修依然有着可以左右联盟的实力,开场舞也一定会是兴欣的。蓝雨最近和兴欣的合作最为密切,大概叶修会让我们跳第二支舞吧。”

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叶总……他是要和陈老板跳开场舞么?”

喻文州否认了你的看法:“不,陈果不一定会来,我想他应该是和苏沐橙。我觉得我了解得已经算多的了,但要让我解释她和叶修的关系,我仍然觉得很困难,到时你可以自己看,她应该不会不来。再不济,叶修也会和唐柔跳吧,她你是见过的。”

“兴欣的女孩子可真是多啊。”你感叹,要是蓝雨但凡有第二个妹子,也不至于你这么麻烦。

听了你的话,喻文州微笑:“这是他们扩招的结果,而我们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仿佛知道你在想什么,短暂的停顿过后,喻文州接着说时不动声色地压低了声线:“你知道吗,这些年能离我这么近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虽然这点时间足以找到比你优秀的舞伴,但她们都不值得信任。而且我想就算经过比较,最后我还是会选择你的。”

唱杆在此时复位,戛然而止的音乐留下些许回声,却衬托的整个中庭更加安静。

喻文州的话你听得很清楚,但你打算装作听不懂或者没有听到,和他例行说晚安、道别。

可他忽然低头飞快地在你唇上印下一吻,随后转身扬长而去。

TBC

—————————————————————————

赶在了4月的deadline我很开心!没去cp20感觉有点遗憾……

下章应该所有没出场的人物都能出场!不过别太期待沐橙她戏份不多QAQ

原谅我青春作伴好还乡要暂时停更下了,先把这篇Funeral更完,因为最近作业很多,这两篇的风格又不太一样……我觉得我要……精分了……

今早猛然醒悟可能小甜饼和大蛋糕才是第一生产力?我知道以前写过的东西都不怎么甜,但今后一段时间可能会多往甜文方向发展,毕竟生活越来越糟糕了总是脑补BE我自己都受不了orz

就拿这篇Funeral作为放飞自我的第一作吧x但愿写甜文的我在你们心目中不会崩人设orz虽然讲真我自己都无法直视写HE的自己x

最后,题外话:新杰真的好帅啊let me die……

评论(17)
热度(61)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