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Funeral 3.0 黑道paro

150粉点文第五弹 感谢点文

*又名Death Party

*谨慎处理文内情节,放心食用不会踩雷。

*这篇文大概不需要男主,女主自成一片天

*哦不对就算是个伪全员向我们也还是需要他的

*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黑道paro其乐无穷,ooc

—————————————————————————

张新杰推开门后惊讶了下,问道:“这是谁?”

“蓝雨通过唐书森塞进来的卧底,”林敬言拿起桌上的酒精棉花擦了擦手,“来杀你的。”

张新杰轻轻地摇头:“我不知道,这两天我一直待在上面,甚至不知道有新人进来了。”

林敬言无奈道:“我也是碰巧发现的。”

“这里是我的医用实验室,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张新杰问,“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我刚刚给她打了一针杜冷丁,”林敬言把你躺着的床摇了起来,往后站了几步将床前的空地让给张新杰,“她要杀的人是你,怎么处置当然是你说了算。”

“你给她注射了多少?”张新杰问,林敬言把针管拿过来,并指出刚才药水打到的刻度,张新杰看后皱了皱眉头,“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虽然杜冷丁这种药物算安全,但还是有点过量。”

“抱歉,可你的实验室不让随便进,以我的权限,也只搞得到这种东西。”林敬言说,“而且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碰过化学药剂了。”

“对于这件事情,我只能表示遗憾。”张新杰说这话的同时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敬言,推着眼镜走到那个满是石英药剂瓶的玻璃柜前,挑选了几瓶药剂放在桌上,然后又把认为不合适的重新放回柜子里,重新开口时已经换回了先前的话题,“虽然有点过量,她现在会觉得很痛苦,但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良反应也很快就会消失的。”

“可如果持续给她注射,”林敬言说到这时顿了顿,然后才继续道,“那样就会危及生命了吧。”

“没错,她会对杜冷丁产生强烈的依赖感,糟糕的话还会产生幻觉。莫非你想用这种方法除掉她?”张新杰把手中拿着的石英瓶放了下来,问道。

“没想到我还记得这些,我以为这几年足够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忘了。”林敬言的语气有点自嘲,“其实杀不杀性质相同,蓝雨很快就会知道她暴露了,为了一个任务还没开始就失败的卧底挑起两家纷争?蓝雨没那么傻。唐书森那里和蓝雨是连在一起的,只要蓝雨放弃这个卧底,我们再把理由说成是意外,唐书森也没办法追究责任。可就我而言我不想杀她,你呢?”

“说真的,我无所谓。”张新杰说,“但既然已经被我们发现了,总不能让她就这样回去。”

“你是不是在研究一种新的治疗药物?”林敬言试探着,“好像还缺人体试验的志愿者?”

张新杰挑了挑眉说:“是的,这种配方虽然效果显著,可副作用太大了,它会杀死大量的神经细胞,对人体有不可逆转的损伤,我在霸图招募志愿者一个月了,没有一个人肯报名。”

有人报名才奇怪好吗。林敬言吐槽,但他没敢直接说出来打击张新杰的积极性,而是轻轻指了指你所在的方向:“你可以在她身上试试。这也不算虐待,毕竟那成功率还挺大的不是么?”

“虽然我更倾向于征求被试者的意见,但对待卧底不用那么人道。”张新杰叹了口气说,“我先看看能不能缓解下杜冷丁带来的损伤,至于之后能不能撑到活着回去,就看她的造化了。”

“队长,人找到了。”黄少天没敲办公室的门便闯了进来,“被丢到霸图的地下赌场去了。”

“辛苦你了,少天。”喻文州说,“她暴露得比我想的早太多了。”

“可不能怪她啊队长。”黄少天说,“因为这次她遇到的对手,是林敬言。”

“这不可能。”喻文州说得斩钉截铁,视线落到黄少天身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

“我和队长你想的是一样的啊!”黄少天谈及这个话题突然激动起来,直冲到了喻文州的办公桌前,“当初老林离开呼啸的时候走得是多么决绝啊!那个背影简直就像是拯救了世界但没被一个人认可的救世主好么!天哪当时的风儿太喧嚣了配上一派荒凉的气氛我都快被他感动了!我们都以为他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藏到霸图去了!”

“少天。”喻文州及时出声打断他,“其实也并非不能理解。这个消息可靠么?”

“我去虚空跑了一趟,李轩和吴羽策告诉我的,绝对可靠。”黄少天保证说。

“那倒是。”喻文州叹了口气,“虽然不是真心实意要帮我们,但虚空的情报从来不出错。”

“所以队长……”黄少天突然轻声得小心翼翼,“……人我们还救么?”

“救吧。”喻文州按了按太阳穴说,“毕竟有点舍不得。”

“好的队长!”黄少天听了反身拔腿便跑,“我现在就叫郑轩宋晓李远他们准备!”

“等等。”喻文州站起身来喊住他,“我和你们一起去。”

你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林敬言的怀里。

林敬言是个很好的人,行为举止间颇有人民教师的风范,声音里有旧日时光怀恋的味道。当然这些形容是你从书上读到的,因为你过去的岁月并不值得留恋,可林敬言的出现,的确就像是你悲惨人生中春风化雨般的神来之笔,让形容枯槁的时日芳草萋萋。

昏迷期间你的意识全无,动弹不得却感觉被团团光影笼罩,抑或是迷蒙的雾气,周围满是缥缈虚无。你的四肢百骸都在痛,就像是有人在将又长又细的钉子,一寸寸地钉入你的骨头。

终于这片雾气的某处亮起了一个明确的光点,通往光点的道路尽头站着一个男人,他的面容湮没在刺眼的光亮下,可不用看相貌你都能辨别他气质上的温润出尘,儒雅端方。

突然从梦境中醒来,你看到的是身穿白大褂的徐景熙,正侧对着你摆弄注射器。

“景熙,我……”你刚张口,立刻发现喉咙有灼烧般的痛感,然后再也说不出更多的字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徐景熙停下手里的动作来检查你的各项指标,道,“你知不知道你差点被弄死在赌场里,体内还有乱七八糟的药品成分残留。快!快来个人去叫队长……”

徐景熙后面说了什么你没听清,只觉得眼皮好重,几乎立刻又昏睡过去了。

或许是你太留恋那个男人了,再度合上眼后竟然是刚才梦境的延续。

那样春风一笑、化雨无形的人,除了最近总在身边出现的林敬言外,你想不到第二个人。然而当他弯下腰对你伸出手时,你所看到的赫然是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你的顶头BOSS。不知道你是否是被惊醒的,你睁眼的时候竟然还在微微地喘着气,脖颈里一层细密的冷汗,几乎要浸湿蓝雨病号服的衣领。

你的眼睛因为惊恐已经瞪得有些疼了,然而更让你受惊的是,喻文州此刻就坐在你的床边。

喻文州的手覆在你长时间输液而变得冰冷的手上,眼睛里满是柔情,他说:“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my darling。”

TBC

—————————————————————————

这章张副队出场啦我好开心啊w顺带活在台词里的李轩和吴羽策,这两位和虚空的戏份不出意外的话就到此为止了……

我觉得我要喜欢上林老师了!吓得自己赶快回来扯文州的感情线x可惜林老师不是男主啊而且他的戏份应该也要结束了……说着又脑补了万字文州林老师和女主的民国paro3P大戏x有人会愿意看么?

最近忙到爆炸,所以各位如果想看文的话记得用各种渠道催我x更文时间不定,基本就看你们什么时候催我什么时候写了x

长篇和点文都没码完,我竟然又想着开长篇新坑了……

随便甩个下章预告:你愿不愿意和文州来一曲华尔兹?

评论(14)
热度(6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