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恋与制作人]情深何处

*这是你们都很喜欢的Anita大神的脑洞 @主塔水晶 

*请原谅我现在许愿池才兑换上新orz你的情书起请接好

*这是BGM,请大家无视名字,因为这篇的时间在冬夜……

*↑真的超好听啊我单曲循环一星期完全不觉得腻w

*白起x你,他其实自始至终从未离开,就算离开也终会回到你的身边

*像这样的两个人,本就该在一起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白起抬头将饭店的名称地址和纸条上的对了对,确认一致后,并没有急着进去。

冬天的夜幕降临得很早,各色亮起的霓虹灯与其织成明明暗暗的光彩,将车水马龙的街巷晕成热闹的斑驳。他将双手抄进外套的兜内在门口徘徊了两步,呼出的热气在冬季的冷冽中缓缓上升,最终消失在充满欢声笑语的城市夜色里。

这次高中同学聚会的地点就在里面的某间包厢。高中生活对于白起来说值得纪念的事情寥寥无几,所以在受到邀请之初,他就对这种活动没有多大兴趣。况且正值年终岁末,又到了特警署最忙碌的时候,他原想在那通邀请电话里就推脱此事,但仅是负责联系的同学无意中透露出你也会来参加聚会的消息,让他当即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尽管如此,白起仍在外面犹豫了片刻要不要进去,最终还是没给自己留下遗憾的机会。

照着纸条上的号码找到房间,白起在门外就隐约听到了里面的谈笑风生。温暖的光线从门缝洒出来落到他脚边,白起定了定神,抬手敲了三记后推开了门。

他推门进去的那刻包厢里瞬间安静了。白起默默地环视一圈,来的人很少,不同级不同班的都有。大家已经聊了许久甚至还聊得火热,可他的出现恰巧给大家画了个休止符。

“抱歉,因为有工作所以晚了。”靠门的那个座位是留给他的,白起边拖开椅子边说道。

没有声音立即接话。但幸亏很快有人向他表示没事能够理解,才使得包厢内的气氛往之前那样回了一点,大家也都与自己的邻座交头接耳起来。

趁着刚才安静的时间,白起好好地欣赏了一会你。

他毫无疑问在进门的第一刻就认出了你。你就坐在最靠里的位置,与他的座位拉锯成了完美的对角。你在明亮的灯光下散发着补益于冬日的温馨气息,他确信你在看到他时目光有明显的变化,虽然眼神中有很多无法否认的陌生,但仅仅是被这样注视,就令白起感到高兴。

毕竟在你们的初次相遇之后,他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让你见到他了。

可除了你的眼神,包厢里的气氛也明显有变。

白起突然想起当年他在学校里的名声,竟瞬间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今晚还是不来为妙。

·

人员到齐后,服务员把冒着热气的菜品陆陆续续地端进来。

白起不怎么爱参与聊天,基本都是在听别人谈,大家在融洽的氛围中推杯换盏了片刻。

“接近年关大家都忙,喊到的老同学不是很多,所以这次就各年级各班能来的凑了凑,希望别介意。”本次负责组织的同学见白起坐下后就没说过话,便主动把情况对他说明了一遍。

“不会。”白起简洁地答道。

那人与白起隔一个座位,特地凑着身子跟白起说话:“这里其实大多都是下几届的同学,我们届来得少,坐不下的都在隔壁,以前因为各种活动上的事还比较熟悉,干脆带着一起玩了。”

看到白起点头,他转向众人:“这位白起学长以前和我是同班同学,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吧。”

在座的纷纷表示听说过白起的名字,但至于是因为什么而听说,却没人提出来。

白起原想作次自我介绍,但在看见他们眼神中含有的意味深长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说起来,只有坐在对面的那位学妹你可能不熟,我们校内活动她平时也参加不多。”

那不知疲倦的同学似乎对大家没那么生分觉得满意,热络地为他指了指,却不想这一指就指到了你身上。白起心神一动,没来得及开口,他的老同学已率先向你问道:“你认识白起吗?”

突然被点名的你愣了愣,但很快微笑着回答:“嗯,前阵子因为工作上的关系还见过了。”

“没错。”白起附和说,“所以我们认识的。”

这时坐在你旁边的一位女生开口,白起觉得她看起来像是和你一个班的,正兴奋地握着你的肩膀:“我们学校认识你的人肯定很多,毕竟你可是校花呀!”

“没有没有,这都是乱传的……”你的表情忽然变得惊讶又慌张,赶忙冲着那名女生摆手。

可惜这种话题总是格外能引起人的兴趣,有时女生甚至比男生更爱交流一些,因此很快在席间传开。大家对你充满了好奇,迫切希望你能分享点那时的事情,例如身为校花在某些方面有没有特权,又或者是不是连拧个瓶盖都从来不需要自己动手。

“追求你的男生一定很多吧?”某个与你不同班的短发妹子带着些许憧憬问道。

你无暇去回答她,在轮番的调笑轰炸中紧握住双手低下了头。

这一切都被白起看在眼里。他觉得你不喜欢这种玩笑,或者不喜欢太过吵闹的地方吧?

你的尴尬显而易见,他轻轻皱起了眉,正巧这时服务员端了口硕大的砂锅进来,放在门口的送餐台上,他立刻站起身腾位置,并对服务员说了句“我来”。

“小心烫。”白起短促但十分响亮地提醒大家。

他把锅稳妥地放在餐桌中央,热汤咕噜咕噜的翻滚声打断了这一话题。

·

酒过三巡,大家聊得比之前更多,被职场上冲淡打磨掉的心性重新表露出来,那种或快乐或忧愁的,都正如青春年少时的模样。

“所以你现在是警察对吗?”一个女孩轻轻地询问白起。

“嗯。”白起说,顺便补充了下,“我是evol特警,现在在特警署工作。”

“虽然不是很明白……”女孩的声音激动得有些颤抖,“但我感觉真的好厉害啊!”

“毕竟警察常常给大家人民英雄的印象嘛。”另一男同学说道。

“诶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好像一直都很喜欢英雄型的人物啊?”突然坐你旁边的女生向你开口,问出的问题也再度让你愣了半晌。

这话不假但是……配合前面产生的效果就很微妙了啊……

大家都盯着你,你吓得手里的动作都全停了,看着邻座解释说:“对但是,那都是作品里的……”

可惜大家好像不是这么理解的。工作以后少了学校里条条框框的束缚,大家彻底放开了,完全止不住尤其女生的恋爱脑。又可能看白起现在当了警察,大家对他当年“校霸”的印象有所减淡,因此也开始敢开他的玩笑。

“上学的时候我也喜欢看点小说电影什么的,但工作以后就看得少了,要忙的事情太多了。”

“我现在还经常看电影!虽然知道都是虚构的,但真的很吸引人。”另有声音说道。

“艺术来源于生活,其实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也都特别优秀呀。”

“勇敢负责,意志坚定,”你的邻座细细数着,最后轻声但无比清晰地总结,“比如白警官。”

“不是,我……”话里的指向性不能更明确了,你的脸瞬间就红了。

白起也惊讶了,但惊讶过后,这事听来他竟觉得有些高兴。

他从前有了解过你在图书馆看的那些文学,根据他接受到的理念,一个人不能永远做一个英雄或者胜者[1],要拿得起且放得下,但如果你喜欢的话,他觉得永远做你的英雄很不错。

然而面对如此露骨的暗示,你却在那里拼命摇头否认。

对和你在一起这件事,他其实从未多想。他不愿意被你发现,不想打扰你的生活,所以他看到的更多是过去,而没有将来。琴房中熟悉的身影,远远望过去看到的你的笑脸,供他怀念的仅是无数次午夜梦回的记忆,带有那时秋深的微凉。

想到今晚要见你,他在任务结束后还特地回去换了身体面的衣服,但现在看来,这大概没能提升他在你心里的印象分。白起忽然就觉得你不仅是不喜欢大家起哄,并且真的不喜欢他。

“你和白警官都是单身,看上去也很般配,”不知是谁故意与否地说,“在一起应该不错哦?”

这话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话音刚落,白起手中的玻璃杯重重地敲在了桌上。

房间立刻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看着他。杯子被他好好地握在手里,没碎,却仍没人敢出声。

“哦,抱歉,我手滑了。”白起轻描淡写地解释说。

大家松了口气,继续将没说完的话题接着聊下去,白起则将手中的玻璃杯捏得更紧了。

反正无人会发现他的隐忍与不快。

·

聚餐结束,大家瑟缩着从温暖的室内走出来,涌入冬日的寒夜里,那时有人提议再去唱K。

“我就不去了。”你委婉地拒绝了邀请。

“我也不去。”白起在你之后立即说道。

于是众人簇拥着离开,前往此次聚会的下一站点,有女孩在离开前回头看你和白起,然后嬉笑着快跑两步追上前面的大部队。你的脸依旧有些红,不知是不是因为室内外温差而受冻了。

白起自始至终都留在你身边,待你望着众人走远,他出声说:“我送你回家。”

他没留给你拒绝和商讨的余地,很快你的头上扣着他的摩托车护盔,由他载着穿过灯红酒绿的街市。冷风灌进你们的外套缝隙,你从后面环抱着白起的腰,不知说话与不说哪个更合适。

路上等了个时间很长的红灯,白起回过头问你:“你有没有收到过情书?”看着你茫然的表情,他也发现自己这话问得简直鬼使神差,咳嗽了一声掩饰道:“我想校花应该很受欢迎。”

“真的没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倒是收到过一些。”你回答的声音渐渐小下去,“还有恐吓信呢。”

“这不可能。”白起否决说,虽然感觉到你在等待下文,但怕自己这样做得太明显,他终归是没说完,毕竟他还没做好让你知道真相的准备。

“那你呢?”你试探着问道,“你收到过情书吗?”

“我写过情书。”白起说,这样的姿势让他很难看到你的眼睛,于是他选择注视灯下你投到地上的影子,“但那封信估计遗失了。”就像他差点以为自己会消失在对方生命里一样。

临近年关的夜里道路情况还算畅通,不久后白起就把你送到了你家楼下。

你把摩托车头盔还给他的时候,他没有立刻接过。“刚才在聚会上,你是不是特别反感他们说的话?”他唯一的头盔给了你,夜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如果不喜欢,为什么不说呢……”

这样站在光影下的白起看起来有些不真实,就连声音都似乎比先前的沙哑,你愣了愣,下意识躲闪着他的眼神斟酌话语:“其实也还好啦,就有点……说不清楚的感觉。”

“那要不要让它变成事实?”

“什么?”你睁大了眼睛,“你、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好像没听明白……”

“没什么。”白起说,他小心翼翼地替你拢好了衣领,“以后再说吧,反正时间还长。”

—————————————————————————

[1]来自歌德:“一个人不能永远做一个英雄或胜者,但一个人能够永远做一个人。”

Thanks for reading~!

很久以前我一直以为《发现奇迹》是指发觉普通人中的各种能工巧匠和奇闻异事,而evol是少数人所知的秘密,结果后来被刷新了世界观……

这次没让韩野刷助攻,他无疑是驾优秀的僚机,但这次他没空bushi

哪怕结果是好的,但如果现实生活中真的遇到这样起哄的人,虽然面上一定会笑一笑糊弄过去,然而还是阻挡不住我想打人的心(……)

还有篇童话起想写qwq

评论(6)
热度(44)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