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15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中的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这次废话不多说,直接上正文qwq

*殷切希望这次大家能看看文后的碎碎念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你被韩文清绊住的时候,客栈某处正在发生着你不知道的事情。

告诉你有事的张新杰并没有离开,他仅是静静留在自己的房间内坐了一会,然后顺着扶梯下楼往客栈的后堂绕去。约定的柴房已有一人在,那人不着力地倚在门边,手里支着细长的烟杆,动人的眼睛在缭绕的烟雾中有说不出的神秘。

张新杰抬手利落地行了个礼:“楚楼主一路舟车劳顿,实在辛苦了。”

楚云秀阖眼点了点头道:“客气,烟雨楼离这也没多远,谈不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烟雨楼,江湖最大的情报组织,成员皆为女子,没有什么能逃得过她们的眼睛。而关乎对烟雨楼精密情报网的赞叹之外,江湖还有个更广为流传的消息:隐好女风。

烟雨楼女当家楚云秀表现得尤为明显,论美貌几乎无人能出其左右,而论到行事风格中的那股子英气和凌厉,竟是很多男子都比不上的。

“最近这里混乱得很,楚楼主想要什么,我找人送过去便是,何必亲自跑这一趟。”

楚云秀蹙了蹙眉头:“自有打算。我即已经帮你找到你妹妹,剩下的张副就不要多问了吧。”

见对方选择无视自己的不满与警告,张新杰自是不会再言,垂下眼睛又道了遍谢,每字每句都说在理上:“这次确实多亏烟雨楼出手相助,是我失礼了。”

“行了,”楚云秀摆摆手,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我倒真有事情要问你。我记得你妹妹是做捕快出身,她的成绩如何?”

“长安城第一。”张新杰答道。

“长安城第一的女捕快。”楚云秀笑了一笑,“那我猜,她应该不擅长玩捉迷藏吧?”

“什么意思?”张新杰眯起了眼睛。

“就算按你所说她是当年长安最优秀的捕快,又曾在蓝溪阁求学,经验阅历远超常人。”楚云秀用烟杆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打着掌心,“那你觉得她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能让堂堂霸气雄图的第二交椅耗费几年心血都找不到她,到头来竟还要借用烟雨楼的力量?”

张新杰没有说话,不动声色地避开了楚云秀的视线。

楚云秀红唇轻启,声音温柔说出的话却字字戳心:“应该不用我提醒你吧?关心她下落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你知道楼上的那位蓝溪阁阁主出多少钱买她的消息么?连这样的搜捕都能躲过……呵,我不相信这是一个捕快小姑娘就能做到的。”

沉默良久后,张新杰语气严肃:“你是说有人在帮助她?”

“还有更合理的解释么?”楚云秀没有给出否定的答案,“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情,除了你和喻文州,那位坐镇百越的轮回境主人也在暗地里找她。你妹妹的客栈就开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都没被发现,你觉得是为什么?或者说,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帮她骗过所有的人?”

“叶修。”几乎没有思考,张新杰便说出了这个名字。

“好巧,我也是这么想的。”楚云秀弯了弯眼睛。

看见楚云秀脸上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张新杰加重了恭敬的语气:“还请楚楼主指点。”

“我在追查这件事的时候就有感觉,虽然叶修对她的行踪有大致的掌握,但他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你妹妹下一步会去哪里,所以每次都慢上一步,然后把她曾经停留过的痕迹消抹干净。”楚云秀说,“只是我不明白,如果依照这样的规律,他应该是最先发现你妹妹在这里安家落户开客栈的人,那他当时为何没有出现?现在为何又找上门来?”

“他没有料到,我会请烟雨楼帮忙。”张新杰推测,“随着消息封锁链条的断裂,蓝溪阁以及越来越多的江湖组织被吸引过来,叶修如果此时再不出现,恐怕前面做的都会功亏一篑。”

“你妹妹曾经因为官银案受过严重的伤,而叶修和这起案子倒真没什么牵扯,他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她,张副你说说看,这是因为什么?”见张新杰不言语,楚云秀露出个典型的挖苦微笑,“妹妹的年纪正好,你这个当哥哥的也别操太多心,该放出去的时候还是要放的。”

“如果楚楼主真的调查清楚了就应该明白,我与她并无亲缘关系。”张新杰说。

“张副心如明镜,是我失言。”察觉到对方那再直白不过的心思,楚云秀微微一笑,“算了不说这个了,烟雨楼从不做亏本的买卖,张副还是尽快把酬劳准备好吧。”

因为先前的对话,张新杰的语气中已有不悦:“你想要什么?”

楚云秀没急着回答,啜了口烟从门边离开,走到张新杰身边时,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俯到他耳边,吐息喷得人耳廓微痒。她说:“你妹妹很漂亮。”

张新杰倏地睁大了眼睛。他眼里有着浓重的不安,但却没有丝毫犹豫地说:“换一个。”

楚云秀轻笑一声,跨出柴房的门槛离开了。

次日清晨,你把前堂所有的桌子都擦过一遍,打算去客栈外透口气,出了门发觉黄少天已抱着手臂靠在了外边,看街上零星来来往往的人。

黄少天见了你,明朗的声音不自觉地上扬:“小队嫂早啊。”

“嗯。”你懒得再去纠正他的称呼,低低地应道。

你很自然地与他并肩而立。远处的天有一点亮,在模糊的灰云中,有日光逐渐透出来,就像是欲雪的天气。城镇还没彻底苏醒,你期待听见的铁匠打铁的声音,蒸包子的笼屉中溢出来的蒸汽声,和布庄裁剪衣料时的撕拉声也都还没真正地传到这里。

“讲真如果以后每天的早晨都能像今天这样,那可真不错啊。”黄少天情不自禁地说道。

“是的。”你回答时的语气没什么起伏,假装没听出对方话里有话的双关语。

“小队嫂你和我们不一样,”黄少天抱着手臂转过身来,仔细打量着你,“你要是真心想过这样的生活,很容易就能做到,所以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呢?”

“少天,”你适时地打断他,平静地说道,“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

“好好。”黄少天无奈地转回去伸了个懒腰,“那我们聊点别的吧?每次看到你,总会让我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那时候我们每天在莲花池里划船,困了就随便找个树荫睡午觉,多开心。”

“嗯。”你的目光不自觉地柔和下来。

“但我猜当时队长应该不那么开心,因为我总跟着你们,害他都没有跟你独处的机会。诶其实他不会武功这事真的挺不方便的,你说等有朝一日你们洞房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得跟着?”

黄少天说着说着竟然笑了起来,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却惊讶地发现他眼底连半点笑意都没有,就连那笑声都很快变成了倒抽的气音。

“你大概早就看出来了,我一直都喜欢你。”黄少天似是自嘲般地摇了摇头,“假如某天你喜欢上了一个人,那无论是谁,我必定要与那人相争。但如果,你的选择是队长的话……”

“少天,我……”你想要阻止他接下来的话,但却被他反过来抬手打断。

他笑着道:“如果你的选择是队长的话,那至少给我留下点什么东西,充作以后的念想吧。”

黄少天握住你手臂又揽住了你的腰,用力把你带进怀里亲吻。

你条件反射地闭上双眼,没想到要去挣扎。听着过往行人对你们似有若无的口哨声,你脑中忽然想起了蓝溪阁那如画的景色。他的吻亲昵而又不失礼貌,既像有对压抑于心底感情的尊重与热忱,又仿佛带着订下终生得偿所愿的喜悦。吻过后他眨着眼睛冲你微笑,温暖得就如当年那个一剑挑起满地落英的青年,无论妖刀名剑多少辉煌加身,永远怀有清澈的赤子之心。

你垂下眼睛离开,刚转身就猛地刹住,甚至反过来倒退了半步,险些撞上黄少天的胸膛。

因为你看到喻文州站在那里。

你无端感到心慌,更不敢回头去看黄少天的表情。

然而喻文州竟是不可思议地平静,他露出个朦胧的微笑,朝你招了招手:“过来。”

你不敢不过去,可他真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牵着你的手,把你带到了客栈里。

虽然他没走几步就立即把你压到了怀中。你觉得他的眼神有些过分冷静,冷静到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他抬手用指腹磨了磨你的唇瓣,然后低头埋进了你的肩窝。

这样佝偻的姿势对于他这个身高的男人多少会不舒服,你难能可贵地拍了拍他的腰示意他站起身,他却罔顾你的劝慰,用力揉了揉你的肩膀,把这个怀抱变得毫无空隙。

此时他大抵也是很难过的。你想。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似乎早在最开始的时候女主就说过,柴房是个不容易被听墙角的好地方~

烟雨楼的设定有参考《画江湖之灵主》里的怜香会,秋律是我心头好!

解读一下:其实很早就有小伙伴发现,女主会认识那么多男神的源头问题出在张副队身上……按照这个思路,如果他不推荐女主去蓝溪阁求学应该就没后来那些事了,可他没有也不会选择这么做。虽然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出去存在风险,也肯定是个痛苦的过程,但他是真切在为女主的成长考虑的。

至于少天……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修罗场回避不掉,而我想这是他最合理的选择。鉴于我们的江湖背景,他的设定中带有忠诚和侠义之气,假设女主最终真的和他的队长兼挚友在一起了,他或许会选择两个人一起保护,因为这也是对他的忠诚和自身感情的最好守护。而文州……说实话很难用少天的那条思路去约束他,我觉得他十有八九也不会受这种约束,大家自由心证吧x

不喜勿喷,诚邀小伙伴和我讨论!欢迎扩列!

评论(4)
热度(51)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