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14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中的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新角色持续加载中……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当天夜里,百越一带下起了小雨,断断续续持续了整夜。这样的细密在冬季的百越实属不多见,你听着敲在窗棂上的雨声,觉得这雨应是代表故人来访,借此润滑你生活的悲戚和枯燥。

然而半日过后,你这客栈确实有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来访,只不过不是故人。

那名女子生得很美,举手投足间的动作都是优雅,尽显妩媚风情的同时又带着种生人勿扰的矜持与冷傲。纵使那身紫色长袍再英气,也挡不住衣料下波澜起伏的柔和。她走起路来鞋跟的笃地声在空荡荡的客栈里回响,每一步的气场皆明艳而强大。你端着托盘上的东西看愣了神,不禁又将她从上至下地打量,看到她藏于长袖下的手指白皙修长却骨节分明,甚至有点像男性的手,蕴藏着不乏美感的力量。

“诶,那个小姑娘,”还未等你有掌柜应有的反应,她先于你开了口,“给我随便拿间房。”

“好的。”你看着她红唇翕动,而后对你露了个勾魄的笑容,立即低头默默给她让道。

“谢啦。”她的尾音上扬,透了点笑意出来,走过你身侧时伸出手指挑了下你鬓角的发。

你被她撩得打了个激灵,擦肩而过将你们的距离也缩至了最短,你转过头看见她微卷的长发卡在滚了毛边的领子里,令你生出她的美在此时攀升到顶点的念头,更别提她身上那缕若有若无仿佛要刻进人记忆的幽香。你迷途知返般地猛摇了摇头,端着托盘赶紧跑去了二楼。

韩文清每日都需换药,你觉得他也算因你受伤,所以前两日都有来搭手。而今日张新杰提前知会过你,他有事不在,你原本要请王杰希过来帮忙,想来想去没找到什么好的理由,又觉得自己曾经跟在张新杰身边混过那么多年头,处理这事约莫没什么问题。

你敲门的声音短促:“韩先生?韩先生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很快里面人答道:“进来。”

你推开门挤进去,又反身用背靠着关了门,房内韩文清正端坐在床上,应是在等你。

他这样盯着你让你感到心里发怵,本能地快步走过去在他床边坐下,过程中已经想好了解释的理由:“刚刚来了位女客人,天色已晚我不好意思赶她走,等明早我一定请她离开。”

韩文清顿了片刻,开口时的语气却没什么起伏:“无妨,让她住下吧。”

你掀开药膏盖子的手慢了一慢,抬头看了一眼韩文清。自他来客栈起,凡是还能住得进来的皆非等闲之辈。你回想其刚刚那名女子,猜想她若不是家喻户晓,恐怕名号也能响彻江湖。

你依照这两天看过的记忆将药重新调了调——你自认为已经很慢,然韩文清仍旧没有动作。

“韩先生,如果您不想脱衣服的话,我就得用剪刀把您左肩的衣服剪了。”说着你还很配合地将剪刀举了起来,“别担心,不管您这身衣服多少钱,我都会赔的。”

韩文清慢慢将左手臂抬起来,然而弯曲到半途就停下不动了:“这没办法做到吧?”

你的目光在他肩头来来回回扫了两圈,再没有规劝之意,恭敬地说:“没注意,是我失误了。”

你不得已抬手去解韩文清的衣服。

冬季的百越也冷得很,不比远在北方的墨城逊色,韩文清没把他那身贵重的披风卸下,但或许和墨城那里的风气有关,他的服饰皆简单,解开腰封上那两个缀了翡翠的结扣,衣襟那里就散了大半。剩下的唯有他那金虎家徽底下的暗扣。你触到那枚象征眼前这个人昔日开疆拓土辉煌的纹饰,手指猛缩了缩,一股威压蓦地从你心底升起来。你意识到张新杰这些年也都在帮着做这样的事情,就觉得他也真的不容易。虽然这并不妨碍你给他添堵。

“怕血?”韩文清忽然问道。

沉寂的氛围被打破,你笑着回话,同时加快了手下动作:“哪能啊?韩先生见过处理命案的捕快怕血的么?再说,兄长陪我做仵作的那些年,我跟着他看过的又岂止是血那么简单。”

“你和你哥哥关系很好。”韩文清这句话说出,里面语气竟有些怅然若失。

你没闲暇去体会他说这句话时所用的艺术,因为随着你用力将他左肩处的衣物拉下,那卷仔细缠过的白色布料已经坦露在你面前。

“我手可能没我兄长轻,多担待。”对于你这完全没避重就轻的提醒,韩文清只能选择沉默。

你小心翼翼地将那纱制的布剪了,发觉伤口虽然可怖,但里面的皮肉应该已经长好。你想起自己当年手臂上血肉模糊的一团,不禁皱眉“啧”了一声。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你将韩文清的伤口处理完毕,替他把衣服重新穿好,末了还拍拍他的衣襟,抚平他领上的褶皱:“好了。”

你欲起身去端托盘,韩文清这时突然握住了你的手腕。你本以为自己是没法从这个被誉为大漠孤烟的男人手里挣脱的,结果你仅稍微抽动了下手腕,他便立即松开了你,就好像刚才他只是将掌心与你的手腕处相贴那样。这个坚毅的男人露出了你从没在他脸上见过的柔和神情,他紧紧盯着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你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被东洋人的箭打到了。”你简答道。

韩文清将你揽进怀里,仰面向后倒去。

“……韩先生这样我会压到你伤口的。”你忙想着起来又不敢碰他,发觉一抬头你又将和他的身体贴得严丝合缝,只好老老实实把手撑在他两侧。

韩文清似乎对你这样的姿势不太满意,将你上半身连头一起按了下来,拍了拍你的脊背:“放松,一炷香后就让你走。”

你没敢说话,只是当你没再表现出任何形式的反对后,韩文清重新扶上你的手臂,用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挲了一下:“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噢,那就好。”你的回答有些木然,随后声音逐渐轻了下去,“但愿如此……”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文力不足orz

撩女主的是云秀大家应该能看出来吧!好的本篇加入修罗场的两位女神都出场了!其实别看我们的女主人设这样,她本质也是个香香软软的妹子buni

复习下两个地理位置:女主的红尘客栈和小周的轮回境都在百越之地,老韩的霸气雄图坐标墨城,就算大家忘记了我相信也是不影响阅读哒

这章本来有个我很喜欢的桥段塞不下了!和下章我很喜欢的另一个桥段一起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到啊我们的修罗场要真正地起来了qwq

评论(10)
热度(4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