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11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中的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来更一下这篇qwq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最近惊吓太多,你反倒越来越经不起了,仍像丢魂似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挺好的……”

王杰希不动神色地扫了眼你的腿:“但瞧着还有点虚弱,等会给我看一下吧。”

你终于反应过来,勉强挤出个职业性的招牌微笑:“我说……客官您是打尖或者住店吗?”

“哦,我住店。”王杰希答道,“上面应该还有多余的空房吧?我要在这住一段时间。”

“那请跟我来这边登记下。”你转身朝账台走去,同时将喻文州搭在你肩上的手拂去了。

王杰希就立在你跟前等你写他的姓名,手肘随意地搁上了账台的桌板。直呼客人名讳不甚礼貌,你在心底默默将他的名字读了读,不禁疑惑地出声:“先生可是在江湖上小有名气?”

王杰希轻轻笑起来:“具体的你问那边的喻阁主吧,或者问你哥哥也行,我先上楼了。”

聊天节奏截断得突然,你惊讶地扭头,却只来得及看见王杰希乌绿的衣摆,接着意识到喻文州自始至终都站在那里没离开。你与他的目光短暂相接,他看起来是对你所有期待的,但你几乎立刻就打消了询问他的念头,随便抽了个茶盘,临时起意给楼上的王杰希送茶水去了。

稍后的一段时间,韩文清有来找过你,依旧要借用你底层大堂的长桌,但是此次议事你不太方便参与,所以特来嘱咐你晚饭过后不要出房间的门。然而这对你是个绝佳的好消息,你表示韩文清王爷可以尽情支配你这里的每样东西,不必在意你的想法。

或许是你措辞有所不当,韩文清听时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头,欲言又止。

晚些时候,你绕到厨房找你的伙夫,果不其然,找到时他正坐在燃着的炉灶边烤火取暖。

你打趣他:“都在这里生活多少年了,还是那么怕冷?”

伙夫笑起来:“年纪大了这把骨头扛不住啊,不过也和以前生活在南边脱不开干系。”

他使劲往旁边蹭过去,你在他让出的地方坐下来:“先生今晚如果无事,还请不要出门。”

“懂的懂的。”伙夫会意地接话,“不会给掌柜妹子惹麻烦的。”

“多谢先生。”你笑了笑,将先前就拽在手里的布袋子递给伙夫,“啊对了,这个给你。”

伙夫低头将系袋的绳抽开,里面放着一些上好的烟叶:“这……你是从哪弄来的?”

“我向我一个朋友讨的,他烟瘾可厉害,问他要准没错,就不知道你抽不抽得惯。”

你忽然想起今天你依旧没见到叶修,而晚上的商议有韩文清在,他十有八九也不会出现了。

仅片刻功夫伙夫不知道从哪掏出了烟斗,就着炉灶里迸出来的火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你望着他,发现他不仅没借助烟草消去半分疲态,反倒眼角眉梢都染上了颇具年代感的沧桑。

即使是他不经意谈起过自己的家乡,也从未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你瞬间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你趁着他们议事没开始快步溜回楼上,张佳乐已经坐在那里等你了。

他本就对官银案兴趣平平,表现得也不是一次两次,而今天韩文清竟默许了他的缺席,交换的条件是他得跑过来陪着你。你立即明白你与官银案有牵扯的事情已然成了公开的秘密,话虽不至于挑得那样明,但如果你有心想逃,对大家来说都绝对是麻烦一桩。

然而你刚坐下没多久,黄少天就悄悄地进来,并反手把门关得严严实实。

安静不过三秒,他便嚷了起来:“我刚刚在楼下听到的,王杰希竟然说他有官银案的内情!”

关于王杰希的事情你已私下里问过张新杰,因而此刻你对这个人不再那么惊讶,但让你胆寒的着实是这后半句话:“……什么内情?”

黄少天永远不会错过能说话的机会,他立刻蹿到你身边的椅子上盘腿一坐。他按道理应该留在喻文州身边参与这次议事,但似乎是听说张佳乐被支了来,喻文州随即让他不必跟着,和张佳乐一道同你说说话作为禁足的消遣。你心底不禁苦笑霸气雄图和蓝溪阁的执着,并且就算叶修和苏沐橙在下一刻踏进门来,你也不会感到丝毫的惊讶。

张佳乐和你话正说到一半,被打断有些不爽。他仔细算来比黄少天还要大上两岁,尽管黄少天接下去要谈论的是他不爱听的,但他仍表现出了对后生十足的尊重,耐心地凑过来。

“我们都知道出事的地方在江都对吧?”黄少天取过一旁盛有半碗的茶水,伸出食指往里面蘸了蘸,在桌上画出了两个圈,“隔壁的广临郡与江都挨得极近,巧合的是,在官银案案发的三月至七月间,广临郡出了起命案,凶手很有计划,将人杀死后日夜兼程逃到了江都。”

“为什么会觉得这两者有联系?”张佳乐对这种跳脱的思路有些不满,轻轻皱了眉问道。

“嘿,这就是关键所在,听我慢慢跟你们说啊。”黄少天突然神秘地笑笑,“你们猜这位死在广临郡的人是谁?就是当时传言突然暴毙身亡的前任江都知府。”

“这不可能!”张佳乐喊道,喊完发觉不妥连忙压低咳了几声,“前任知府暴毙不假,且正是这个原因,后来那位知府才急忙被调上任的。死人不会自己出现在广临郡,难道说……?”

黄少天抱着手臂不住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王杰希确实带来消息,前任江都知府是假死,但应该并非自己安排,而是被人加害,死前被发现的时间都是疯疯癫癫的。”

你盯着黄少天画出的从广临郡指向江都的箭头:“那为何不一开始就杀死他?还要搞假死那么麻烦。闹到现在这样被人发现了假死的真相,这真的与他们的初衷相符么?”

“或许这样反而更好呢?前任知府假死暴毙的时候,留下的资料可都写着原因不明。”

张佳乐明显倒抽了口气:“那不是和官银案一样……”

“有区别的,王杰希查出前任知府的体内有一种特殊药剂,”黄少天眯起眼睛,“来自东洋。”

室内的气氛渐渐冷下来,黄少天还想说两句话活跃,却终究敌不过“东洋”二字带来的影响。

次日天光大好,你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撞见王杰希,然后便站住了。你尚未想好如何面对他。

然而王杰希只是朝你招了招手:“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你轻轻“哦”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王杰希身边。你们安安静静地立了一会。

见他仍没有要讲的意思,你淡淡地开口:“王先生也是为官银案来的?”

未曾料到王杰希笑了起来:“当然不是,我一个开医馆的,为什么要管那种事情?”

“那你是为什么……?”你睁大了眼睛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笑意未减,对上你的视线试探着问道:“记不记得,我以前救过你?”

你一听是这件大事连忙接口:“虽然我没有印象,但具体的兄长已经告诉我,那么多年才来得及向你道谢,实在不好意思……哦对!他们当年没向我介绍王先生,也是事出有因……”

王杰希抬手打断了你:“我对他们还是有信任度的。只是……中草堂出诊,是要有报酬的。”

喻阁主和我哥当年应该谢过你了,是你自己不要把东西退了回来。以上的话卡在你喉咙里不好说,你郁闷的同时飞快在心里盘算了近些年开客栈的积蓄,没底气地问道:“你想要什么?”

他忽然叹了口气:“我会找个借口离开,那时你和我回中草堂吧,这里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杰希大神的这记直球可谓是很高明了qwq

感觉这章抖了很多包袱的样子……

评论(4)
热度(4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