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如何挽留一个将要离开的人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喜事

*激情摸鱼,涣歌er神仙的脑洞 @聂涣歌 

*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灰色的云相互附着黏在一起,几乎布满整片天空,那光景像是骤雨来临的前夕。冷风走街过巷烟尘斗乱,助长那草木摇落的萧瑟气息,霎时飞沙走石。

鞭炮声响,所有人似乎都陷在扬起的喜庆红尘中,伴随着纸钱悄无声息地随风在半空狂舞。

今日的京城唯有两种颜色,一半鲜红,一半苍白。

青石板街的路口,迎亲队伍和送殡队伍各自从两边汇来,终于碰了头。

王杰希穿着喜服,坐于高头骏马走在迎亲队伍最前面,胸口佩着的红花因为马背上的颠簸而歪到一旁,他伸手扶了扶,朝对面露出个体贴的微笑。

对面领头的小厮抬起袖子抹了把泪,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领着未抬棺木的队伍掉头回去了。

肆意飞舞的纸钱擦过地面,敲锣打鼓间高亢的唢呐声响彻云霄,与远处似哀怆恸哭的唢呐撞在一起,血肉模糊地生出了呜咽喑哑。

宅中挂起了整廊的灯笼,那满目鲜红蛰得人睁不开眼睛。宾客落座,低声絮语,偶尔夹杂了几道如梦方醒的抽泣。象征招来祝福的孩童不谙世事,在堂间一如往常般玩耍,却也立即被大人呵斥过来抱到了膝上坐好。

所有的窃语消失在王杰希跨进门槛的那一瞬间。

“一拜天地——”

持礼的先生撕扯着喉咙高声嚷道,厅室内没有花果香气,充盈着延绵不断香火的味道。

“二拜高堂——”

椅上的妇人怀中抱着漆得黑亮的灵位,用手掩面以防泄出令人肝肠寸断的哀鸣。

“夫妻对拜——”

日月为鉴的誓言被拉成破败的调子,王杰希缓缓转了身,看着空无一人的身前。

他叹了口气。

这堂,本就是拜不下去的。

—————————————————————————

可能和分享脑洞时的设定有出入,完整版请大家一起期待她的长文qwq!

我的文笔根本就配不上这个脑洞……

评论(3)
热度(1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