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34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又名《护花使者郑轩和纯情boy徐景熙》

*本章有女主名字,可根据需要自行忽略x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自那个晚上过后,喻文州变得比以前黏人。

你看不出来他想玩什么花招,而话说回来,每日二十四小时几乎都要看见的队长,就算他是你的男朋友,这种滋味还是怪奇妙的。他本来就是慢性子,纵然喜欢,也不会马上说出来的那种,能使他做到这样的地步,你觉得你也算是神奇的人了。

那日午休你正留在训练室里愉快地吹空调,郑轩忽然将脑袋探进来:“队长找你。”

“哦。”怎么又找?不是训练才见过吗?你纳闷,但还是立刻站起来跟着出去了。

郑轩这个人,平日里和你待上半天都未必会主动和你说句话,你每次看他的时候,他多半都在眯着眼睛打荣耀。可你们的关系还算挺好的,就像现在,尽管都没说话,也不觉得尴尬。

喻文州应是回自己房间了。在郑轩又跟着你拐了一个弯后,你忍不住问:“你不去休息么?”

“顺路送你过去。”郑轩像是真没午休似的,没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

喻文州的房间就在前面,又往前挪了两步,郑轩忽然停下了。

“我鞋带散了。”郑轩说,“你先走一步。”

你无奈地摇摇头,快步走过去敲响了喻文州的房门:“喻队长。”

没反应。正当要敲第二次的时候,你只来得及“咦”了一声,房内人突然开门将你拽了进去。

门开关的方向比较玄妙。蹲在地上系鞋带的郑轩看着你消失在走廊里,目瞪口呆。

封闭住的房间内,你被喻文州按在门板上深吻。

他贴心地环抱着你,但不可能抵消他在气息里就存在的压迫感。

虽然你们才分开,可他心中仍有浮躁,以至于刚分别就有一种无法压抑的冲动想要见你。

他心里很清楚,仅凭视觉上的相见已无法缓解这种冲动,反而会使它愈攀愈高。

可他不想克制。他甚至乐意放纵自己加速的心跳。

而你同时也学会了接受,选择在他吻毕的时候微微喘着气质问他:“我们不是才见过吗……”

“但我还是想你。”喻文州如实回答。

你和喻文州在解决私人恩怨的时候,郑轩在怀疑人生。

他想知道他的队长和不是他的潇妹子怎么了。

全队里若说对个人动态最熟悉的应该是李远了,这家伙爱看热闹跳弹得很,不惹事却也不怕事,如果问他不能问出点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没人知道了。

说时迟那时快,郑轩想问的人正从对面过道出来,但好在郑轩及时刹住了脚步。

因为李远旁边跟着黄少天。黄少天虽然对队内大事小事也都了解得挺清楚,但如果谈论的事有关你或者喻文州,那他愿不愿意掺和就很难说了。

“诶你一个人傻站在这里干嘛?”看见郑轩的模样,黄少天大为不解。

郑轩本就想问题想得特别出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少天都走到面前了,于是很神经质地摆了摆手表示没事,特地看了李远一眼,然后溜了。

“这家伙……今天是怎么回事干嘛一看到我就跑啊?”黄少天被弄得莫名其妙。

转头看看李远,对方向他耸了个肩,同样是一头雾水。

回避掉两位的郑轩立刻去了公共休息室。那里,徐景熙正刷着网络男频小说,他一抬头就发现郑轩满脸纠结地往他桌边走,走到半路又突然掉头回去,往门外东张西望找有没有人,最后才敢凑回他桌前,神秘兮兮的完全不像他性格。

徐景熙被他搞得莫名有点紧张,随手在沙发上抓了一个靠垫抱在怀里:“你怎么了?”

“我觉得今天队长和潇妹子跟平时不一样。”郑轩思前想后,和谁说都不如和徐景熙说靠谱。

徐景熙心说我觉得你今天也跟平时不一样,但他还是耐心地接着问:“怎么个不一样法?”

“我看见队长把潇妹子拽他房里了。”郑轩压低了声音,像要把话重新吞回喉咙里似的。

徐景熙愣了一下,脸突然爆红:“应、应该不会吧?”他没注意到自己刚才差点捋不直舌头。

“是真的。”郑轩一脸惨不忍睹地点点头,“果然他们这是在一起了吧!”

“可是就进个房间,你懂的站在走廊当中说话也不合适……”纯情青年徐景熙看起来还想就这个问题争辩一下,要站起来结果被郑轩一把按在座位上坐好,话也越说越没底气。

“我看你还是不要挣扎了……”郑轩顶着张死人脸望着他。

徐景熙心说我没什么可挣扎的啊!但想想不太对,于是悲伤的心情又传染上了一个人……

你和喻文州的事情在队里处于将说穿未说穿的地步,有这样的反应也不怪他们,就连你自己都常常认为这事除了接受也再无他法,又如何再去过多的计较什么。

他最近向你索吻的次数越来越多,不在战队宿舍住的日子,他定要向你讨个晚安吻再去睡觉。

就像那个普通的夜晚,供阅读用的床头灯照亮四方天地,喻文州如往常那般坐到你的床边。

他熟稔地捏起一旁床头柜上的书签放到正摊开的那页:“别看太久,早点休息。”

“好,知道了。”你顺势轻轻将书本合上,“这个时间……你还不睡吗?”

“你明知故问。”他笑着回了你一句,随即收敛了笑意,“给个晚安吻再赶我走。”

你确实明白这是他所钟情的睡前必经环节,阅读的一用途也是打发你等他忙完前的时间,对于他的此项要求你早已习惯,没必要推脱的。

可在良久后他都没有凑上来抱你,而只是看着你时,你终于意识到了变化:“你是要我亲你?”

你这话说得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有时风度与愿望往往只能满足一个,他噙着笑意安安静静地朝你眨眨眼睛,像只在用撩人尾巴勾你的猫。

喻文州其实早就做好了被你拒绝的准备,他想过,如果被你拒绝,他就主动抱住你亲一下就走,绝不过多纠缠。可你将书放到了床头柜,平静地抬眼对上他的视线:“那你把眼睛闭上。”

他很快照做了。他能感觉到床铺凹陷的变化,是你在坐直身子,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啊啊。他猜想你是要亲吻他的手背,毕竟他只说想要一个安神助眠的晚安吻,没做太多具体的要求。他心里觉得有点好笑,如果你能亲吻他的脸颊的话,那他应该能开心一整个晚上。

而当唇上的柔软触感传来时,喻文州的脑中忽然一阵叫嚣。

你本能地在模仿他的动作。将手指伸进他的发间,舔舐他的唇缝,诱导着他撬开他的齿关。

这种模仿是在积年累月中不经意有的。早就有人说过你的微笑里藏有喻文州的风范,这种相似绝不是刻意形成的,甚至是没有刻意的要求,你也能带给他理想中的模样。

在战场上从容面对满城风雨的战术大师难得有乱了方寸的时候,他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找回主动权的心,唯一能做到的仅是循序渐进地将你的舌头往他口中带。

可你仍是留有天性的矜持的。

你仿佛只是用舌尖往他口中探了探就退出来,温柔地吮去他唇上沾有的津液。

你很久才敢看他。却惊讶地发现他已经看了你挺久,平日里如墨般幽深的眼眸里好似有暗流涌动,如午夜时被月光指引的潮水,眼角竟像熬得有一些红。

你差点以为你把他弄哭了。结果下一秒他干净利落地把你塞进被窝,像卷饼一样将你连人带被子的卷了起来,扛到了肩上。

TBC

—————————————————————————

卡死大家qwq更完这章我要去写别的啦

复习一下:各原著角色们对女主好归好,但咱们1v1不拆可逆【划重点bushi嗯所以全篇只有文州喜欢她【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有点惨……如果想看all你修罗场的请客官们出门右拐《红尘客栈》(打个广告qwq)

所谓惊喜大概就是……你本来只想要一颗行星,而她让你看到了整个宇宙?

这章老徐出场hin多,好想写篇沙雕文……《崔槿汐、白锦曦和徐景熙》……

评论(13)
热度(2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