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33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大家好我回来更这篇了!大家想不想我!想!好的谢谢大家!!!

*又名《鸡飞狗跳的团队赛》

*本章因剧情需要出现了一处女主名字,大家可自行忽略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常规赛平稳地进行了几个月,冬季转会窗开启后,各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物色人才的行动。冬季转会的时间虽然比夏季短,但它却是拥有更多试验人才的机会,年末及新年一连串节日的纷至沓来,赞助商们开始举办的大大小小商演表演赛,是新团队磨合的很好契机。

蓝雨本次转会照例没有成员变动,但你知道战队是把目光更多地放在了青训营里。你没参与这方面的观察选拔,专心致志地在准备圣诞节期间蓝雨接下的一场商演。

这场商演的比赛对手是从网游里报名选拔出来的,作为线下PK,你事先就看到了参赛人员和账号,意外地没有公会里熟悉的老面孔。各家背后公会的高手们基本都是荣耀网游里的顶尖水平,如果他们都没有参赛的话,那这支网游队伍的水平究竟是强还是弱呢?

“商演和常规赛不一样,该怎么打,你应该懂的呀。”喻文州用一句话结束了你的疑问。

你确实懂的。打法要华丽酷炫,该留力的时候留力,别围追堵截把对方逼太狠。

可是……如果按照场上现在的情况来看,喻文州留的力是不是太多了点……?

你作为第六人替换入场的时候,蓝雨全线崩盘。夜雨声烦和涛落沙明已经率先退场,剩下索克萨尔流云外加一个是奶的徐景熙,而对面的网游玩家队虽然治疗已经死了,但仍五人健在。

要不是所有聊天底下观众都能看到,你真的很想在团队频道里问:这还打啥啊!

面对枪炮师和狂剑士的强攻,卢瀚文保护队长和治疗实在分身乏术,你连战术走位都来不及迂回,只好直线往火光冲天的战场中央赶去。

卢瀚文即使在此关口都有积极向上的好心态,他在公频里安慰我方威慑对手:我们还有治疗!

结果这条消息刚跳上频道,“噗”地一声,灵魂语者血条见底,所谓的治疗没有了……

已经失去第六人上帝视角的你瞬间更头疼,都这种局面了肯定选择保治疗而不是指挥,现在连徐景熙的灵魂语者都挂了,那喻文州肯定也是早晚的事。

果不其然,就在你抵达战场的同时,索克萨尔的身影湮灭在枪炮师打出的那一堆烟尘里。

但最让你凌乱的是喻文州在团队频道里发的消息:[逝者如斯]指挥一下。

就剩你和卢瀚文俩人了还指挥啥啊!而且就这种局面,你真心觉得卢瀚文更适合挑指挥大梁。

然卢瀚文好像很兴奋,在频道里催促你:姐快说接下来怎么办!

你从进图到抵达战场期间蓝雨拼掉了对方两人,算是二对二的交换,可由你和卢瀚文二对三肯定是没有胜算的,尤其是流云还只剩三分之一的血。

于是你很耿直地在团队频道里回答:不知道……

场外哗然。可是照这情况也不能批评你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和流云躲到了树丛里猫着。

你方才召唤出来的混乱之雨暂时扰乱了对面的节奏,以至于没发现你们的藏身之处,但透过层层叠叠的花叶缝隙,能看到他们在全力搜捕,只剩血皮的枪炮师毫不吝惜法力地四处开火。

现在怎么办?卢瀚文在频道里问道。流云和逝者如斯像蹲在那凑头说悄悄话般十分滑稽。

唔……其实你仍旧没有什么好的思路,但总这样回避也不是办法,会被判消极比赛的。

你用微操让逝者如斯比划了个方向出来:小卢你从左路上去

[团队][流云]:好!上了!

频道消息弹出的同时,流云的身影也如离弦的箭一般弹了出去。

我还没说完啊!你内心咆哮起来,“打枪炮”三个字还卡在输入框里。

你不得已操作逝者如斯跟着流云冲上,结果又是一团混战,你们意料之中地输掉了比赛。

观众们仍对蓝雨报以了热烈的掌声。没说不认真打,但让金主爸爸开心也很重要。

商演赛顺利结束,蓝雨其他人都各自散了,喻文州和你则不跟着大家。

圣诞节时的广州气温还不算低,但似乎这个节日从传入起就一并染上了雪的纯白,心理预期中的冷意与人们的热情混在一起,无法分清究竟哪种才主导着城市的色调。

喻文州从场馆出来时就戴上了帽子,竖起的风衣领挡掉了他小半张脸。你虽也戴了帽子,但不像他那样有被人认出来的烦恼,双手插在兜里甚至有些不着调地走路。

有点像选手获得的称号,热心网友们给你取过一个绰号,很长,叫“在夹缝中生存的选手”。

非常贴切,并且单指你。你身处豪门蓝雨,起点和要求本就比大部分战队高很多。你的年纪放在圈内属于正常范畴,上有老将当关,下有新鲜血液施威,说你够不上职业圈标准吧,你也都挣扎下来了,说你优秀呢表现实在乏善可陈,时不时爆出的冷门让人看着揪心。你自个也觉得这绰号挺概括你的现状的,虽然粉丝们对你褒贬不一,但这样暂时足够了。

“还在想刚才的比赛?”忽然喻文州问你。

他特地弯了腰,但即使不那样做,他的声音也足以穿过人流涌动的嘈杂传达到你这里了。

“没有。”你从善如流地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还是多看看街上吧,再有空出来都要新年了。”

你刻意朝远处连成一线的灯光望过去,喻文州温柔地答应了一声。

这里离蓝雨俱乐部不远,你们沿着街边的马路往下走,边看灯边散步回去,很快也能到的。

你已走进俱乐部的铁门内,这时喻文州突然在你身后喊你:“潇潇。”

你条件反射般回过头,正惊讶他怎么没跟上来,下一秒被用力扯进了一个怀抱。

他的唇轻轻地覆在你的唇上,不似他的怀抱,他的唇带有夜里微凉的温度。

与路边灯的亮光一墙之隔,若不是特意往这里走,没人会注意到这个光影形成的盲区屏障。

他环着你的腰,扣着你后脑勺的手又将你压向他。你试着挣了一下,没能做到,只好放弃了。

紧闭双眼的你对唇上触感知悉得更为清楚,他在摩挲间像是将嘴唇抿了一抿,遂用舌尖轻轻描你唇的形状,欲想顶开你的齿关。你原以为像他这样长相的人总是要冷清和薄情些,未曾料到他用行动向你证明了这不过是无稽之谈,或者他在你面前就成了例外。

你出于本能没那么容易让他得逞,他却好像早能料到这步似的,突然在你腰间掐了一把。

他是用了几分力道的,你想惊呼,却连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仿佛时间所有声音都消失在他将舌头探入你口腔的瞬间。

他缠你的舌头,吮你的舌尖,想将你口中的每处角落都扫过一遍。

你有些站不住,身体软在他怀里,既不能回应他,也无法躲开他。

你觉得你们能走到今天这步着实太快了点。但你们天生的关系好像就该如此,你习惯于和他在一起,不是对寒冷的逃避,而是对他温情的向往。这种恐慌却甜蜜的想法在你脑中生长。

仅是同他接吻就能让你筋疲力尽,这位掠夺者在朝你索取时顺便带走了你每一丝氧气,在濒临窒息近乎受虐的快感前,你用也一息尚存的理智用力推开他。

“够了可以了。”你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他却像是受了委屈的那个,敛着眼睛说:“我作为你的男朋友,一次都没有亲过你。”

你不说话。他抚过你的脸,轻轻扳着你的下巴,温柔地逼你和他对视:“别再不开心啦。”

“我没有不开心。”你严肃认真地答道,却在话音刚落时再一次被抱进怀里。

这次感觉他比方才热情与兴奋。仿佛仅通过亲吻就能在你身上找到某种慰藉似的。

“别拒绝我。”喻文州说道。

TBC

—————————————————————————

从此我在俗套的路上一去不回……

评论(8)
热度(17)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