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Funeral 2.0 黑道paro

150粉第五弹 感谢点文

*又名Death Party

*谨慎处理文内情节,放心食用不会踩雷。

*希望这篇的所有信息都在对话里透出来……然而并不现实x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黑道paro其乐无穷,ooc

—————————————————————————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道:“我既然救了你,为什么还要派人追杀你呢。”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瞪着喻文州,“总之我一回到贫民区,立刻就有人追杀我,理由是我足足杀死了六个人需要偿命。贫民区是蓝雨的管辖范围,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如果是我们蓝雨在追杀你,”喻文州始终保持微笑,“你觉得你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吗?”

“人是你们杀的,又是在你们的地盘,现在把事情推到我身上,只能说明做到这个地步,你们该是有别的原因要把我逼回蓝雨吧。”你极不情愿地皱眉。

“差不多吧,你果然没让我太失望。”喻文州满意地笑了笑,说,“追杀你的人是宋晓,请放心,他有分寸,就算你没有发现我的目的,也不会让他真的杀了你的。”

“虽然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你说,“不过需要我做什么呢?”

“这个程序是必要的,是测试你能否胜任的一步。”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你还在贫民区里到处躲宋晓的话,我们会换人的。好在你通过了,正式欢迎你加入蓝雨。”

喻文州按了办公桌上的电铃,上回带你去梳洗的那个佣人侯在门外,被通知以后就专门来服侍你了。喻文州对你好像很有信心,连合你尺寸的西装制服都已经备好,尽管这种信任和取得信任的手段让你恨得有点牙根发痒。在佣人的帮助下你系了领花,挑选了一副日常用的袖口钉好,喻文州告诉你,明天上午要随他出席一场会议。

地点就定在蓝雨别墅内的会议室,喻文州提前到了,坐在扶手椅上静静等待着。你和黄少天毕恭毕敬地站在喻文州后方,黄少天事先知会过你,你只要站得体面,别的什么都不用干。

过了一会,黄少天主动绕过会议室的圆桌,打开了门。会议室里的光线偏暗,洞开的门那处是亮堂的,只是你觉得晃眼的功夫,两个人就正合时宜地走了进来。

“欢迎来到蓝雨,两位路上辛苦了。”喻文州起身朝进来的男人伸出了手。

“文州啊,都是老相识了,何必这么见外。”叶修边伸手虚握了下边说,“路上倒还好,我们那儿离你这儿不远,但要避开所有的眼线,那才是真辛苦。”

喻文州懂叶修的意思,却仅不置可否地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委屈叶神了。”

“无妨,先谈正事吧。”叶修说,“上次跟你提到的事,你考虑好了没?”

“是这样的,蓝雨也非常希望能和兴欣合作。”喻文州微笑。

“但是觉得我们兴欣暂时缺乏竞争力?”叶修在对方停顿的空隙会意地接话道。

“这点想必叶神也很清楚,而且不会否认吧。”喻文州应对得直接了当。

叶修反倒轻描淡写地笑:“自然,不过这次的局势和上次可不一样,如果蓝雨能够接受兴欣的合作邀请,那不仅能得到兴欣的帮助,我还可以把义斩一起带过来。”

“听上去好像非常完美,”喻文州说,“不愧是嘉世的前斗神。蓝雨是真心想和兴欣合作,义斩只会被我们作为附加条件,除此之外,唐书森先生那里还请叶神放心,已经全部办妥了。”

“唐氏集团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叶修抬眼挑了挑眉毛道。

“嗯,就是她去见的唐柔小姐。”喻文州朝叶修示意站在他身后的你。

“那好,接下来大概没我什么事儿了,我也就负责过来打打人情牌,剩下的让我们老板跟你谈吧。”叶修倒是分了个眼神给你,但显然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或许他是觉得面见唐柔是件极简单的事,便重新慵懒地靠回椅背上了,“陈果,应该认识的,不用介绍了吧。”

“有过几面之缘,陈老板好。”喻文州朝陈果点头示意,只是说出来的话莫名老气横秋。

“叫我陈果就行,其实我也没什么要多谈的,如果喻先生同样觉得没问题的话,在此我先祝蓝雨和兴欣合作愉快。”陈果从随身的公文包内掏出一沓文件,推了过来。

喻文州大概扫了合同的内容就签了字:“合作愉快。霸图那边,就交给蓝雨吧。”

“也只能交给你们。”叶修点着头的同时站起来,“我们不能耽搁太久,就先回去了啊。”

叶修和陈果离开会议室时黄少天没有帮他们开门,叶修自己开了门就走了,门那处恢复了一瞬间方才的光亮,随着“砰”的闭门声,会议室又重新陷入昏暗里。

正如那个叫叶修的男人所说,你看得出他和喻文州颇有渊源,虽然他们说的大部分内容你都听不懂,但既然提到了上次你去唐氏琴行找的唐柔,就明摆着要把你拉进这件事中。

“坐吧。”叶修和陈果走后,黄少天自觉地找了空位坐下来,喻文州指指他右手边的座位,对你说道,“就在这里,我有些事想交代你。”

“恕我冒昧,”你已经花了时间斟酌,但言语仍有卖弄聪明才智之嫌,“请问是关于霸图吗?”

喻文州没有否认:“在我们谈论霸图之前,我要让你清楚一些事。”

“喻总尽管吩咐。”你说,“或者按照蓝雨的规矩,这时候我应该什么都不说才对?”

喻文州翻着手边另一份文件道:“只要你不太出格,蓝雨的条条框框就不会限制你,你刚刚加入蓝雨不久,规矩什么的可以慢慢来,况且,很快你将离开蓝雨一段时间。”

“好的,”你说,“悉听尊便。”

“今天兴欣叶修来此的事情希望你保密,”喻文州翻了翻手里的那叠纸,把其中一张抽出来放到你面前,“然后你看看这个,这是本地区所有组织的势力图。”

“比我想象得要复杂得多,”你吸了口气,对喻文州道,“可我很奇怪,图上没有任何区块表明所属兴欣,也没有提到义斩。况且如果您想对我保密,那别让我见到叶修不就好了吗?”

“这张图是旧的,闲来无事的时候为你画了张,地区的势力划分马上会变。”喻文州见你看好了便把图收走,“各家组织明面上的营生不同,实际有的属于黑道,有的趋于白道,更有的介于黑白两道之间。刚才提到的义斩老板叫楼冠宁,他原本是个如假包换的商人,前段时间开始和兴欣扯上关系。至于唐柔的父亲唐书森,他的唐氏集团拥有地区里最大的琴行,他和道上的关系撇得比楼冠宁还干净,虽然这次相助我们,但他没有入伍的打算,这些你要分清。”

你趁喻文州把图收走时最后瞄了一眼:“明白,毕竟图上也没有标注他们。”

喻文州把绘有势力图的纸传给黄少天,后者拿过桌上的打火机,点燃纸片,然后把烧着的纸放进为了照顾叶修而特地备的烟灰缸中,尽管方才短暂的谈话不足以让叶修把烟点起来:“最后,霸图的韩文清,我一直认为他不适合待在这里,但他带领的霸图确实是道上唯一能把每笔收益都做得如此干净彻底的组织。他不喜欢这里的游戏规则,但他还是留了那么多年。”

“您想让我去的就是霸图对吗?”你看着喻文州说,“我知道在那里该回避什么行为了。”

“你会得到一个假身份,唐书森帮你安排的,霸图和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应该不会有问题。你混进去以后要除掉一个人,具体怎么做,等会来我办公室,我单独告诉你。”喻文州道。

TBC。

—————————————————————————

昨晚开始码,断断续续到今天竟然已经码完了?而且字数只多不少?

最近沉迷于黑道的别墅日常,但我有好好控记额记己没写太多x

每次更这篇都要思考人生,这篇的男主真的是文州吗喵喵喵喵喵?真的不是CP自由心证的男你全员向吗?我告诉你们真的不是啊orz

我真的很想讲清兴欣义斩蓝雨和唐氏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但我觉得我讲不清啊QAQ我就喜欢看到蓝雨和兴欣联手x而且在我心中最带感的永远不是蓝雨微草撕逼,而是蓝雨霸图互怼啊xxx

这章叶神和果果的出场成就达成w顺带还有活在别人台词里的楼冠宁和老韩x我以为少天没戏份了结果他还有诶x

这篇已经从中篇变成长篇没跑了……我啰嗦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望天

评论(12)
热度(61)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