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14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本章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常规赛期到世邀赛期√

*继续暗搓搓地翻炒老梗√

*看时间线就能知道我达成了很多成就吧w

*前几天看到空间有转为什么现在男生不追女生了

*管它为什么,反正文州说他要追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喻文州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不太明白,你到底所指何人。

明面上看你说的是你同学,可由于喻文州清楚自己的心思,自然而然地会把你的话往身上套。

感情这种东西不怕故事情节庸俗,因为只要遇上,对当事人来说就是百分百的沦陷。

喻文州有时候是喜欢看眼缘的人,他初次见到你的那天阳光不错,而他心情正巧也挺好,就是如此简单的理由,让他觉得你的出现是特别的。这种注意力集中得非常平凡,但是却让喻文州有想要和你结识的契机。还有就是,索克萨尔,虽然寄托的感情不同,可必须承认,他对你对喻文州都有重大的意义,单凭这点,就足以让你和外面的小姑娘都不一样。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对方独一无二,纵使有些人不愿承认,说他们喜欢的就是大众化,但这种否认是苍白无力的。因为凡是能喜欢上的,必然对自己来说不可或缺,那就是特殊。

或许特殊,对自己而言的特殊,才是让自己喜欢上对方的关键因素。

喻文州至今为止的经历表明,他是不甘失败的人,虽然无谓的刺激对他基本没用,但竞争能激发他的好胜心。而且喻文州也知道,他和你同学相比,你跟你同学的联系更紧密,他已经失去了先机,怎么样都要后来居上才对。如果再不告白,很有可能会来不及。

可喻文州不急。他让你进青训营,和你PK,把你提拔为陪练,甚至带你去见了魏琛。到现在为止他为你打算的好多,但是真要问他有没有为你做什么挑战他能力的事,暂时还没有。

什么?因为竞争对手太弱?这个答案,喻文州会给满分的。

总而言之,尽管你那晚对喻文州百般推脱,他第二天还是来学校接你,而且只要他有空必来。

不过他不会有空太久的,因为他也仅仅是这星期没有赛程,从下周末开始,又要继续全国各地飞来飞去打比赛,就算他再怎么想来接你,都来不了了。

后来的常规赛期间,喻文州只见过你一次,那时候你在青训营楼道的尽头打电话。

你哪怕每天都早退,但还是严格遵守着俱乐部的规定,工作时间不许带手机,所以每次打电话只能赶在晚上从学校回来。楼道的尽头那有扇窗,你支着手肘靠在窗台上,向下看去正好是亮闪闪灯火通明的街道,偶尔有凉风从窗外吹进来。

喻文州停在了拐角处,没有上前打扰你。他不是爱听墙根的人,但是你和你母亲在电话里谈论的内容,令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忽略。因此你和母亲道别后,他立刻从原地走了出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你回头发现是喻文州,从表情上看你只是略感意外,并没有说什么。

“在和家里打电话吗?”就像所有不巧撞见某事的人,喻文州以此作为了他的开场白。

“嗯,志愿要和家里商量下。”你发觉你真是有点了解喻文州了,他在什么时候出现,用什么语音语调,你就能大概猜到他要和你说什么,从而在他说出来之前自己告诉他。

似乎觉得这是必要的,喻文州点了点头:“想好考哪所大学了吗?”

他话音刚落,你就颇为苦恼地转过身,不去面对喻文州,托腮看着蓝雨俱乐部外的街景:“去年我爸妈搬回上海住了,我妈想让我也考回上海去。”

听了你说的,喻文州愣了愣神:“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其实不想回上海,感觉广州这地方我还没待够,”不知是因为托腮还是极不情愿,你说话都有点含含糊糊的,“但我妈说反正我现在只是个青训营陪练,就算回上海也没什么损失。”

喻文州沉默。纵使你是电竞行业的人,选择高考志愿也是大事,况且照你母亲的说法,似乎有让你考完大学以后从电竞行业跳槽出去的意味,那样的话志愿就真的很重要了。

对喻文州来说,他绝不希望你回上海,但是怎么选择志愿是你的事情,再怎么样也是你们家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这个外人来干涉。于公,他知道你目前只是青训营的陪练,可是被俱乐部提拔为职业选手是迟早的事,你留在广州会有很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于私,算了……他不想让他的私欲成为改变你人生轨迹的原因之一。

决定由你来做,深知这点的喻文州却仍不受控制地把这些翻来覆去地想,直到良久的沉默被你稍加轻快的语气打破:“不过,我可以不听她的嘛。”

就这样,大家都很忙,一直忙到了季后赛首轮对决,蓝雨败在了兴欣手下。

平时如果有空,蓝雨的比赛你都会拿了内部票去看,更何况是蓝雨对兴欣。但适逢你高考查分,这是决定最终志愿的紧张时刻,再加上你对魏琛的事情早已释怀,所以看的现场直播。

兴欣高歌猛进,竟然一路冲到了和轮回的总决赛。第二轮对决时,职业选手们组团赶到轮回主场上海,喻文州顺道把你也给捎去了。

比赛还没开始,你算是蓝雨来看比赛的新人,坐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身边不远。楚云秀身为女当家,对联盟里出现的女选手也是格外关注,眼尖地发现了你,喊道:“咦这是哪家的妹子!”

楚云秀这话其实是朝着你问的,但你觉得你的陪练身份容易造成误会,干脆想回答自己是青训营学员,结果黄少天那里迅速出了声:“我们的我们的!是蓝雨的妹子!”

坐在观众席上看比赛的职业选手必然没进总决赛,因此席间气氛一度压抑,大家各自心情复杂,被楚云秀一问,还有黄少天的折腾,大家瞬间起了八卦的心思,氛围也轻松了些。

“妹子是玩什么职业的啊?准备下赛季出道吗?”分不清是哪家战队的谁问道。

“保密。”这时喻文州神神秘秘的两个字,把问题全都正面挡了回去。

于是观众席上又开始骚动,各家战队纷纷猜测,蓝雨是要把你当秘密武器使吗?而你则对出道的事情完全没底,如果不是喻文州,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你看了看喻文州的态度,他真的想过让你下赛季就出道吗?

这个问题占据了你的部分思维,你没有参加过职业联赛,对于职业选手的情结体会得还不深,意料之中地没有对赛况过于紧张,并由于之前和兴欣有所接触,而你又是喜欢见证奇迹的人,心里对总冠军的归属早已偏向兴欣一方。

事实证明兴欣战队没有让人失望,问鼎第十赛季总冠军,属于所有人的夏天,终究是到来了。

你顺利考上了广州一所普通的大学,借着办理大学期间离校的手续为由,顺便为了躲躲你母亲,便告知家里这个暑假就不回去了。你坐到了楼上休息室里打荣耀,也是很惬意。

夏天伊始,代表着荣耀夏天的世邀赛也敲定了赛期,作为被邀请的选手,喻文州和黄少天也都待在俱乐部里,准备过几天去北京参加中国国家队集训。国家队服的试样今天上午刚送到蓝雨,此刻两位国家队成员正拆了塑料包装袋在那比划。

你穿的衣裳单薄,背对着公共休息室的窗,也不是说怎么就冷了,只鬼使神差打了个寒颤。

喻文州碰巧撞见,去关紧了窗户,又在训练室里看了两圈,没找到他想找的东西,于是他把国家队服的试样脱了下来,不动声色地披在了你的肩上。

你被喻文州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那时他已经坐在你旁边的座位上,转头便发觉他看着你,手里的操作自然而然地停了,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自己要干什么,回神以后才知道要把队服还给他。并不是你偏爱他,没有人不爱春风的,没有人不在春风中陶醉的。[1]

“谢谢喻队,我不冷,这个还给你,”你把队服捧在手上递到他面前,你浏览过所有国家队服的试样,手里这件红黑白金配色的是你最喜欢的,“感觉它对我来说还是太沉重了。”

“什么意思,”喻文州弯了腰凑近一点,轻轻笑道,“哪有你说得那么厉害。虽然现在世邀赛第一届都没开始,但和国内联赛一样,至少也要举办个几年吧,你还是很有可能参加的。”

看了看显示屏,屏幕上的小术士因为缺少操作已经被打死了,你说:“我不太想去……”

喻文州不理解。他见过的都是那种,训练营学员想转正成职业选手的,以及只会为没能参加世邀赛而遗憾的,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为什么呢?”喻文州问。

“你想啊,荣耀正式的职业有二十四个,但世邀赛的名额只有十四个,肯定会有职业不能参加,为了团队多样性,也不太能容忍重复的职业。”你无比认真地回答,“所以中国队里最多只能有一个术士,而我想参与的赛场,是有索克萨尔的赛场啊。”

TBC

—————————————————————————

上章刚说过字数定额,这章就打脸般地爆字数……

文州关窗那里的情节灵感来自《长者春风》[1],虽然我知道原文写的是胡适啦……但是……看的时候就觉得莫名适合文州啊x顺带,胡适也很值得喜欢

以及文州我跟你说,你再这个态度,媳妇迟早回老家或者跟别人跑x

评论(18)
热度(51)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