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Funeral 1.5 黑道paro

150粉点文第五弹 感谢点文

*又名Death Party

*少天的发挥失常和你的超水平发挥

*谨慎处理文内情节,放心食用不会踩雷。

*本来想回归对话式文风,但我发觉我玩脱了……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黑道paro其乐无穷,ooc

—————————————————————————

你被带到了蓝雨所在的别墅。经过刚刚的巷野追逐战,你显得有些风尘仆仆。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全是因为换洗的衣物有限,而不断洗至发白的功劳。喻文州进门时随手点了个佣人,让她把你带下去收拾妥帖,更多的事宜稍后会由黄少天来告诉你。

“所以,这就是您要告诉我的事情吗?”你问。

“当然不是啊!”坐在圆桌对面的黄少天回答,“我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你说啊!”

喻文州刚才出手相救,你作为回报答应帮喻文州办件事,说心里话,就算今天喻文州不在,你也有五成的把握自己可以逃掉,虽然喻文州并不相信。不管怎样事已至此,喻文州又简明扼要地强调了你们的雇佣关系,你作为蓝雨的临时员工,看见了别的成员的行事态度,此刻面对黄少天,你理所当然地用起了敬语:“没关系,您可以慢慢想。”

“我原本是要边想边跟你说的,”黄少天讲到此处时突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似乎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才是他痛苦的根源,连忙端起桌上的红茶喝了一口,“但是队长他只给我三天时间啊三天!我刚才为什么对他说了没问题啊!”

“呃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无奈地说,“请问有我能帮忙的吗?”

“不过归根结底这好像也不是很难办的事情,只是和以前略微有点差别,不习惯罢了。”黄少天好像完全没有理睬你的意思,嘀嘀咕咕地说,“你理解什么是忠诚吗?”

“应该不难理解吧。虽然以前没遇到必须效忠的人,但就像贫民区那些交保护费的一样,答应服从受保护费的就不能反水,这就是最低级的忠诚。”你回答。

“是啊是啊说得倒不错,”黄少天漫不经心地点头道,“但是并没有那么简单吧?我和你说啊,以前遇到急需用人的时候,都是把像你这样的丢去训练场,不管多倔的性子,在训练场里打上三天,保证立刻上手,但这条规则明显对你不太适用。”

黄少天似乎说了什么暴力的东西,令你有些尴尬地道:“这种忠诚好像比我们那的还要低级。”

“刚才答应队长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你是个小姑娘。”黄少天是道上最好的刺客,这点毋庸置疑,但在面对你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时,他好像显得不那么上心,“不打女人,我还是很有原则的。所以请你接下来三天记得安生,早点完成任务早点走人啊。”

尽管如此,黄少天还是把你丢到了训练场三天,虽然没有找人揍你就是了。以前在贫民区你练就了一身逃跑的本事,就是不怎么能打,现在三天内你学会了防身,也算是没有白来。

三天期限一到,你几乎立刻就见到了喻文州。他坐在宽大的实木书桌后面,见你来了,伸手扯过桌上的便签,用钢笔行云流水般地写下几个字,连着抽屉内的一张卡一起交给你。

“到这个地方去,找到她,”喻文州说,“然后把这个东西买下来。”

“这张信用卡的密码是多少?”你问道。

“考虑到好记,本来想用你的生日,但少天说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所以只好用我的了。”喻文州做了个手势示意,“卡里的金额是正好的,做完这次交易,它也就没什么用了。”

次日,为了保证你作为临时工的安全和可靠,黄少天换了身制服,伪装司机开车送你过去。

黄少天在你打开车门时叮嘱:“没什么难的,按队长告诉你的做就好。”

你朝黄少天点了点头,走进了这家区块内最大的琴行。

你踏上门口台阶时便听到其中有琴声传来,来源正是坐在这架钢琴面前的人所致。

“您好,我想买这架钢琴。”你把喻文州给你的卡递了出去。

“好的,”唐柔停下弹奏时脸上并无意外,“请稍等一下。”唐柔把银行卡接过去,垂眼看了看卡号,然后起身带你去柜台那边刷卡付了账:“钢琴择日会派人送过去的,谢谢惠顾。”

没有询问地址就说要送钢琴,你把卡从唐柔手里拿回来时觉得蹊跷,但想起喻文州在你临走时说的,这只是一场交易。或许,交易的东西不是钢琴本身呢?

“你找到她时,把她正在弹的那架琴买下来。”这是喻文州的原话。可是喻文州明明已经备好了金额,他如何得知唐柔所弹的琴的要价呢?果然交易的东西不是钢琴吧?

黄少天还把车停在街边等你,你情不自禁地揣摩这件事,看了看坐在驾驶座的黄少天,他这三天来虽然待你不薄,还请你喝茶,但你觉得你们还没熟到那个份上,你只是蓝雨雇佣的临时成员,这场交易保不准接触到的会是核心内容,你的好奇心还是不要太重为妙。

“做得不错,”告诉喻文州你把琴买了后他微笑,“我请你办的只有这件事,现在你自由了。”

“您的意思是说,”你迟疑道,“我可以走了?”

“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里也可以,大家会很欢迎你加入蓝雨。”喻文州依旧微笑着。

“啊不了谢谢,”你说,“我想我还是比较适应原来的生活。”

喻文州表示你随意,黄少天也只看了你一眼,没有说话,你就这么身无长物地离开了蓝雨。

“她竟然真的走了。”黄少天凑在玻璃窗前看你走出别墅的大门,“这样真的好吗。”

“我们给她的比她能在贫民区得到的多很多,即使如此,她会离开我并不奇怪。她是聪明人,知道这里不是她能待的地方。”喻文州似乎丝毫不关心你的动向,低了头继续看文件。

可黄少天还在伸头朝那张望着:“话说队长你要找她办的,不是买琴这件事吧?”

“不是,所以她会主动来找我们的,你送她去琴行的时候,我让宋晓去处理了。”喻文州说。

仅仅过了一天,蓝雨就接到你要见喻文州的通报,经喻文州本人同意后,你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被放行到了喻文州的办公室。

你走到喻文州的办公桌前站定,表情看来十分的怒不可遏:“你为什么要派人追杀我?”

TBC……

—————————————————————————

就算开学也要坚持更新orz

但是我喜欢云秀,想在她有空的时候陪她看剧,不想码字x

虽然是单CP但这篇是个伪全员……这章好不容易让柔柔出场了w

少天……知道内幕但又不完全知道,毕竟这事对他来说暂且无关紧要x反正下章开始他的戏份也少了x不过他说的三天和忠诚是两个安全隐患xxx

如果我说点文四五月份再还大概会被打死吧……可是我真的想填长篇啊QAQ

评论(12)
热度(60)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