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小周世界第一可爱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Funeral 1.0 黑道paro

150粉点文第五弹 感谢点文

*这篇跪求点文的小天使认领QAQ

*因为这篇文字债我打算写中篇啊!让我单刷真的好么QAQ

*如果没有人认领的话我就开始自娱自乐了x

*又名Death Party

*谨慎处理文内情节,放心食用不会踩雷。

*情人节之际这个中篇一点都不虐√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首次尝试黑道paro,ooc

—————————————————————————

城区有名的贫民窟巷子里,传出一阵脚步声,奔跑着由西至东,还踩了一个满满当当的水塘。

仔细辨认,这阵脚步声其实分成两拨,领在前面的轻盈些,而且跑得更快。后面的那群就显得杂乱无章了,夹带着金属器具的擦碰和怎么都无法跟上的气喘吁吁。

这座城区的贫民窟里聚集了各种流浪者,数量多到难以想象,但不知他们是否在刻意回避,这场追逐竞争游戏除了那些参赛者们,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流浪观众了。

你现在已经很累了,可无法停下脚步。若在平日你踩到这么大的水塘,肯定要站在原地好好内疚一番的,因为你就这么一条能看的裤子,裤脚沾了泥水渍处理起来总是麻烦,但是现在身后穷凶极恶的人让你把这件事忘到了九霄云外,破布做的帽子勉强没有飞掉已经算很好。

与此同时这条巷子的另一边,喻文州正带着他的部下走进贫民窟的范围区。他们身上穿着做工考究面料挺括的西装,和贫民区实在格格不入。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开裂的墙体,深刻的黑色裂纹径直爬到了土色建筑的三分之二处,防盗窗格如同监狱里的栅栏般扣得严丝合缝。

贫民区完美诠释了环境对心理的塑造作用,明明可以是标准化的区域,却处处都是阴影,抬头就只有永远望不到太阳的灰暗天空,使长期蹲居在此的人们更觉自己的卑微和绝望。

“别跑!”在你身后疯狂追捕的那群人终于忍不住怒喝,“快点!给我抓住她——!”

听到这句话你本能地心惊肉跳,趁着拐弯的时候飞快回望一眼,然后蹿入了隔壁的小巷。

喻文州在看到突然蹿出来的人时愣了愣,而你,可就不止是愣神的问题,你跑了两步转头看清来路时才发现面前站了好几穿黑西装的男人,还险些因为惯性而冲撞到喻文州的身上。

这些人明显不隶属贫民区,周身散发的气场有些压抑,你知道他们不是能招惹的,但是巷子就这么点宽,你没法若无其事地长驱直入,而后面的追兵眼看就要到了,该怎么办?

“快点!她就在前面!别让她给跑了!”巷子拐角那头的叫喊声近在咫尺。

当即你心下一横,朝着蓝雨众人径直冲了过去,喻文州会意地侧身给你让了地方出来,其他人也纷纷照做,怎料你突然就不继续跑了,转而藏到他们身后。站在最末尾的李远倒霉,还被你牢牢揪住了西装的后摆,挣扎了几下都没把你甩开。

追你的那群人手持刀棍出现在了巷口,起初也被蓝雨等人散发的气场震慑了几秒,但看到躲在李远身后畏畏缩缩的你时,领头的人横刀一指,那群人不顾蓝雨众还在,叫嚣着拥了上来。

喻文州只扬了扬下巴,除了他自己和被你揪着没法动作的李远,其余人早已把装在西装内侧口袋里的手枪握在手中,将那些人射杀在几步开外,刀棍乒零乓啷地随着躯体落在地上。

贫民区里向来只存在刀棍的砍杀,回荡在巷子里的几声枪响,就是那种不属于贫民区的声音。

你眼见那些人倒下,松开了李远,那处的西服已经被你拽得很皱,可李远没说什么,甚至都没去将褶皱抹平,只望着你缓缓走到那些人跟前,在血液淌过来的时候才退了一小步。

“谢谢。”你转过身,认真地朝蓝雨众人鞠了一躬。

“举手之劳。”喻文州说得礼貌,虽然这话放在此时有些寒意,刚刚目睹了一场非小规模的枪杀案——对方有五六个人,可你眼底的平静让喻文州多少觉得意外,“他们为什么追你?”

“这里的贫民区归他们管理,他们要收保护费,而我从来不交。”你坦然地看着喻文州。

“确实不应该交的。”喻文州附和你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如果你被他们追上呢?”

“我猜他们大概想杀掉我,因为他们知道我交不出来,杀了我能给贫民区的其他人做个警告,告诉他们不听从命令就会是这样的下场。”说出真相来让你感到有点丧气,可事实就是事实。

“听起来你不止被追过一次,而且之前都凭借熟悉地形被你给逃掉了,但是依我看来,今天好运似乎没有眷顾你。”喻文州微笑着说,“我救了你,你要不要考虑做点什么报答我?”

“你既然救了我,如果有用得到的地方,我愿意帮忙。”你出乎意料地对答如流。

“我确实有件事想让你帮我去办。”喻文州对你的从善如流感到满意,又稍稍瞥了一眼巷子尽头,便转身朝来路走去,“帮我把她带回蓝雨吧。”

你和李远颇为有缘的样子,李远便悲催地负责在后面那辆轿车上带着你,走在前面的车中,黄少天不解地问喻文州:“诶队长那里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挑了她啊?”

若不是喻文州没有授意,在你方才冲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早就能捉到你,然后顺手把你甩给追债的人了。纵使是平常不怎么出任务的李远,也不至于任由你躲在他身后而毫无办法。

“有的地方,男人是进不去的,而且我需要一张毫无背景的新面孔。”喻文州说,语毕他看过来,“少天,交给你个新任务,三天内教会她什么是忠诚。”

“没问题。”黄少天仍旧不解喻文州此行一举的用意,“不过就这样?”

“如果可以的话,再教会她什么是背叛。”喻文州说。

TBC?

—————————————————————————

之前考虑到底是要从部下开始奋斗呢还是直接身居高位x最后暂定这样啦

讲真你们有没有看出来Funeral和Death party在玩哪个梗啊hhhhhhh

评论(13)
热度(67)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