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09

*又名《队长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讲真当初没有把这篇写成all你的我真是脑子有问题x

*我觉得现在改肯定已经来不及了orz

*本章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前的夏休期末尾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很多小姑娘一生气都喜欢折腾自己的头发。至少喻文州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当他看到你把原先齐至蝴蝶骨的长发剪掉了那么多后,第一反应就是你受到了刺激。

“嗯我想说的是,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剪头发了,”喻文州看你没有懂他的话,便慢慢琢磨语句补充着问道,“是我找你当陪练那会吗?”

你继续捻着细碎的发尾,望着喻文州:“蓝雨的规矩是,剪个头发都要向队长汇报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喻文州说,略微敛了眉眼,“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在为陪练的事生气。”

听到喻文州如此说来,你终于垂下了手。说实话,当时你对陪练这事有气,虽然不是特别生气,但就是挺气。因为你本来不想当这个陪练,但是喻文州非要你当,而且还搬出魏琛的事以此做要挟,这最终让你把所有的怨气都堆积到了喻文州身上,看到他就条件反射地不开心。

但是:“没有,要是生气的话当初我就死活不签合同了,而且就算生气,到了现在也该消了。”

“那好吧。”喻文州笑了笑,可显然他并没有对你的回答表示信服,纯粹只是不想再把这本旧账翻下去,“我只是好奇你怎么想到要剪头发的。”

喻文州如果追究下去你对陪练到底怎么想的,结果只会让你们俩都尴尬,不过喻文州多厉害的一个人,简简单单三个字,就轻描淡写结束了这个话题。他应该能看出你的想法,但你对他的想法却每时每刻都不清楚,不知道他到底只随口一提来将这件事调过去,还是真的想问你。出于诚意,你还是回答道:“从学员升职为陪练老师了啊,换种发型换种心情。”

你们站在俱乐部正门口已经很长时间,你不愿意继续在这里杵着,这样对话便结束得正好。

现在是夏休期的末尾,过了这个星期第十赛季就宣布正式开始,根据往年抽签的结果,蓝雨在常规赛的赛季初都是毫无压力。但出于为兴欣的考虑,喻文州没有定在夏休结束再去叨扰他们。尽管兴欣通过了挑战赛甚至打败了嘉世豪门,第十赛季他们的压力也是巨大的,等开赛了再去登门拜访,对两家战队来说不合理,对兴欣来说不人道,总之压根就没有这种做法。

喻文州托战队里帮办飞机票的人员买了两份高铁票,当天早晚来回。你以为他们都是坐惯了飞机的人,结果喻文州回答,我们不急,高铁的时间足够了。

你为喻文州做了这个决定感到明智,你没坐过飞机,如果首次坐飞机就是和喻文州一起的话,怕是会出点意外。因为和喻文州一起出行是特殊的,为了不让自己在他面前表现得无所适从,总会想尽力做到最好,但是由于紧张,自己在潜意识的作用下会表现出和平时不一样的举动,那样往往就会不停地犯二。你不想在喻文州这个精明人面前这样。

说好的当天来回,你们一早就出了蓝雨。高铁的一等座,两个位置并排,按喻文州塞到你手里的车票,你坐在右边靠窗的座位。喻文州坐在你的左手边,帽檐压低到快与眼睛齐平的位置,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伪装,任凭隔着过道的旅客朝这里来回张望,乘务人员经过的时候也不会特意低头。他将手指交叠随意搁在膝盖上,从你的角度来看显得他的腿特别长。

你虽然已经算半个职业圈的,但没人认识你,也不会想到和你一起出来的会是那个喻文州。

看着窗外不断飞驰倒退的风景,你那有褶皱的心情被稍微抚平了点,突然觉得先前好像也没有朝喻文州生气的必要。很奇怪,明明已经驶离了广州的地界,你该想的是杭州,但你却控制不住地去考虑喻文州的事,最终你把这些都归结于他就坐在你旁边的缘故。

你们到杭州时快要临近中午了,今天不是周末,街上没什么人,况且这时候放假的无非就是学生、老师和职业选手。喻文州还算熟门熟路地找到嘉世俱乐部后,再看马路对面仿佛唱对台戏似的兴欣网络会所,得,今天人家直接关门歇业了。

喻文州穿过马路,抬手在闭得紧紧的卷闸门上扣了两下。里面是有人的,而且离得还挺近,随着喻文州的敲门声里面一阵骚动,你仔细听还听到了椅子碰倒的声音。

卷闸门从里面被呼啦啦地翻上去,外面的日光刺得来开门的包荣兴虚了虚眼睛。

喻文州笑了下算作打招呼,就从他身边走过去了。叶修坐在最靠外的那台电脑前,听到动静也没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手里操作不停,说:“来了啊?”

“前辈好。”喻文州知道叶修没在看他这边,仍是点了点头,顺便招手示意你走进来。

你刚进,包荣兴随即就把卷闸门重新放下了,砸地的声音把你吓了一跳。隔绝掉日光后便看清有哪几台机子亮着,相对分散的在一楼,陈果照顾到你们,跑去开了个顶灯。

喻文州走近一些:“在做训练吗?”

“当然不是,”叶修打完手头的这场,没再开局,“知道你要来,还不快点全都给收了?”

喻文州知道叶修这纯粹是在说笑话,兴欣战队虽然被称作草根,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赛季开始就要打常规赛的队伍,当然不可能继续在大堂里训练,因此只就笑笑:“也是。”

“下赛季你们蓝雨可要小心了。”叶修看过来时还不忘打压蓝雨一下,道,“诶那个谁说要见老魏的来着?哦就这个小姑娘啊,他在后面,自己去吧。”

喻文州似乎已经把情况和这边说过了,所以没人来拦你,说有什么不能看的,你走到苏沐橙的座位旁时,她还回头朝你笑了一笑,在为数不多的女选手里,你是很喜欢她的。

魏琛坐在最后面的那台电脑前,那里本来就暗,屏幕的光影打在他脸上,感觉和在前几年的新闻发布会资料片上看到的有所不同,但你知道,那就是魏琛。

你的声音控制不住地自己哆嗦,你轻轻喊了一声:“魏琛前辈。”

顿时周围全安静了,大家都停下来看着你俩。魏琛手上的操作重重停顿了一下,之后整个人就像卡带似的不动了,他认真地看向你,但你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表情。这时候魏琛突然站起来,带倒了身后的椅子,你想到刚才椅子翻倒的声音,或许也是因为这样。

魏琛看着你,说话有点不流畅:“呃那个啥……妹子我们线下没见过是吧,所以没认出来你你可不能怪我……说账号!账号我肯定有印象,你的账号叫什么?”

“逝者如斯。”你回答道。

“逝者如斯……逝者如斯……噢逝者如斯我想起来了!这个名字我记得。”魏琛在脑内努力地搜索着,一拍掌,激动地便喊了出来。

但你觉得你快要哭了:“可我当时用的……不是这张账号卡啊……”

TBC

—————————————————————————

爆字数x我们将在兴欣网络会所耗很长时间x

开始慢慢填这篇的坑,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QAQ

如果今后还愿意继续支持我的话。

评论(11)
热度(4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