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
男神x你||伞修||药庙||明羊
乐乐的点文只接HE
来自某永不撕毁的条约x
正宫青江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最爱的职业是喻夫人w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吴羽策篇 番外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吴羽策篇←这篇玩意的番外

↑这篇当初就是个半吊子,这个番外算是接正文的后续

我真的觉得吴羽策这篇有继续发展长篇的潜质x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

*写的时候发觉自己仍然不太懂吴羽策,但比上次有进步x

*偶尔写写吴羽策感觉也挺开心的www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ooc

—————————————————————————

吴羽策从越野车上跳下后,X区的军区闸门为他沉重地开到底。X区的面积很小,不常有人进出,军区一年到头都开不了几次,吴羽策能清晰听到闸门内部齿轮在卡壳般的转动,透着随时都有可能消极怠工的缓慢,和他励精图治的宗旨相反,令他难受。

X区的守门者从钢筋水泥浇灌出的高墙上走下来,边走边打量着吴羽策,表情阴晴不定。但看过吴羽策事先准备好的身份证件后没说什么,便放行。

直到把证件收回来的那刻吴羽策才看了眼那个被虚空抓到的倒霉鬼的名字,之前满是血污的脸看不清楚,现在发现那个情报员长得还和他有那么点像。

不愧为长期对峙的两区,X区里的建制和虚空军区差不多,只是更加简陋,黄土地和外面的荒原相差无几,没有经过任何的铲平和防风化。

X区里没有人,至少吴羽策走的这块地方都没有,偶尔能在军区防御墙的边上看到几个,不知道去干什么,也没有发现吴羽策,捂着立领匆匆地就走了。

真是哪里都不符合战争时期的混乱和局促。

这里死寂荒凉得不像军区,就只像块被废弃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太正常。吴羽策想。

他直直地走进最中央矗立的那栋高楼,高楼的墙上布满了看着令人牙酸的深浅裂痕,爬山虎擎到一半就再也爬不上去了,但这已是X区最核心的建筑物。

进入需要通过门禁处的电子监视器,只有值班室的人员按下放行的按钮才得以进入。吴羽策在摸索着接通监视屏后,只露了大约一秒的脸,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证件塞到了摄像头下面。

值班室那里的动作大概迟疑了几秒,最终电子门还是咯哒一声开了,吴羽策闪身就钻了进去。

建筑甬道里立刻有股湿冷的空气飘过来,灯光也昏暗,挺像是在进行秘密实验那么回事。

一楼的房间上了锁,玻璃窗都反着过道的光,吴羽策翻到了最上面去看,但什么都看不清。

二楼和一楼差不多,甚至连灯都没有,吴羽策站在楼梯口张望了下,果断放弃了探索这层楼。

三楼是出乎意料的灯火通明。

虽然建制和别的楼层完全相同,但这白炽灯的亮度简直要叫人怀疑是不是把整栋大楼的电流都引到这里来了,炽热得让吴羽策竟然感到了不适。

吴羽策停下脚步隐在门边里的阴影中。透明度极高的玻璃窗后围着几个身穿纯白军服的帝国军人,口罩一直遮到了鼻梁上方,只露出一双双眼睛。

他们的后方有架手术台,无影灯还亮着,旁边的金属架和普通手术台的不一样,没有手术刀,甚至连镊子绷带这种都没有,只放了一台通电的心脏起搏器,电线已经像毛线似的难解难分。

而且这里绝不是军区医院,手术台周围扣着的一圈皮带怎么看不像是给帝国军人治疗用的。

对血族进行的电量实验十有八九就是在这里进行。

这时突然里面有个帝国军人抬头,吴羽策适时地猫腰蹲了下去,避开了那个眼镜片后的目光。

虽然这里都是文职人员,但被发现他是个生面孔也挺麻烦吧。

吴羽策要把身份瞒久一点,他还不想在这里开战。

吴羽策就着这个姿势往前挪了段距离再直起身来,前面几间房都基本是这个样子的,他粗略地扫了眼就过去了,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发现。

他站在过道的尽头,那里还有个楼梯,他想了想,虽然已经称得上是犹疑的地步,但对吴羽策这样果决的人来说也不过顷刻几秒,他打算重新下去看看。

重新回到一楼的时候,那里应该平整的地面却有一个向下开的方形洞口,很大,连着楼梯。

不得不说吴羽策拥有可怕的直觉,往往秘密实验都要仰仗地下室的存在,而那么重要的地下室的进出口又往往只开一个,应急通道都是开在里面,所以前面没有,那就在后面。

实则道理就是这样简单、易懂。

往下没走几步就能看到仿佛要满溢出来的灯光。

感觉整个军区的人员有一半以上都集中到了这里,全副武装着,其余的大概都在楼上做分析。

吴羽策感到这个X区就像巨大的空壳,名为军区但不开战,只为搞军事研究而生。

他心底的某个部分沉了一沉,然后利落地踏上最后几阶台阶,帝国制的军靴踩在地面作响,但地下室里窸窸窣窣的嘈杂声完全将其掩盖,直至吴羽策站在中庭,都没人分给他半个眼神。

吴羽策干脆径直走到了底,途中由于过道拥挤而不当心擦碰到了几个人,他们也只回头瞟了一眼吴羽策和他的胸卡,就又转头忙自己手上的工作,焊接得火花四溅。

快走到底的时候他被拦了下来:“前面是关押血族的地方,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吴羽策没让他说太多,将证件提到他面前:“我是虚空军区的情报员,不算闲杂吧?”

吴羽策很快就被放了进去。里面关押的正是上次从虚空军区抓到的两个血族,抓到血族不易,严格说来,还是吴羽策顶替身份的这个帝国军人提供的情报。

那两个虚空的血族被关在厚厚的玻璃板后面,失去意识,没办法看到吴羽策。如吴羽策之前想的别无二致,通过血族最敏感的电击来获取提升鬼咒装备的资料。

既然想法已被证实,吴羽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按照原定计划他应该不动声色地离开这里。

可他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变压器上。

他知道接下来的所作所为会让他很难全身而退,会在这片平原上引起很大的骚动,而且……更加会辜负那个帮助他进到这里来的人……

吴羽策闭上了眼睛,觉得顷刻间心底一痛。

吴羽策睁开双眼的同时,抽出腰间的帝国军佩剑,用力掷向了变压器。剑稳稳地直钉入后部的墙,警报是剧烈的蜂鸣,似要将整个世界染成血红的颜色,玻璃内外一片电光石火。

———————————————————————————

Thanks for reading~!

两篇单人向搞定√

接下来想试试CP……嗯你们不吃也没关系x

因为……我只是想试试……

评论(9)
热度(2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