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黄少天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5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 @温凉 这回是你的少天请收好w

*从来没小伙伴找我点少天我心情好复杂哦

*其实少天真的好棒写完感觉我要死了x

*好久没吸血了所以想宠爱下他bushi

*据说是少天找杰希大神算卦时开了天眼x

*顺便get了新的脑回路吧_(:3」∠)_大概

*这次本来想得挺好的但貌似还是搞砸了QAQ

*我不管我就要说我没有偏题QAQ!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我觉得少天我并没有ooc

—————————————————————————

黄少天篇 关键词:眷恋

凌晨的夜晚里偶尔传来几声寂寞的鸟鸣,仔细听还能听到几下远处野兽的低吼,似狼嚎,却又不是。天空刚刚从漆黑的颜色中缓过来,还没有变成灰蓝,呈现的是一种过渡的紫色,杉树的黑影在这种背景下变得更加具有恫吓感。你抱着膝坐在燃烧的篝火旁,将身上军大衣的棕色毛领子拢了拢。柴火爆出哔啵声顺带迸出两三点火星,同围坐在火堆旁的帝国士兵中的一个用一根树枝去捅了捅。

你身上棉衣的尺寸明显不合身,有点旧,穿在你身上漏风。这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更旧的袖子,破烂的棉絮从近乎褐色的军绿色布料中争先恐后地逃出来,袖口还有已经变黑的血迹。

递过来的是半个风干发硬的白馒头。

那是个岁数很大的老兵,就是他刚刚在拨动树枝。

你看了他的脸一眼,将东西接下,但是没有吃。

老兵对你的态度只笑笑:“小姑娘来参军挺少见的。”

听到这话时旁边另外两个将手塞在袖子里的帝国士兵睁了睁几乎要闭上的眼,好奇地看了你后又继续眯上了。在这种世道的军队人们会自动忽略性别这件事。

老兵也没有吃他那半个馒头的打算,将它放在了冻得发硬的泥土地上,粮食物资这样的东西,有时往往只在于有没有,而是否要去使用又是另外回事。

老兵接着自顾自地说:“小姑娘待在家里就好,干嘛非来趟这趟浑水呢。”

“我已经没有家了,所以有非来不可的理由。”你回答道,在寒夜里缓缓呼出一串白气,说完发现老兵被火光衬得发红的脸上有笑意,才发现他在套话。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你无所谓,毕竟问题本身就很奇怪,这样的乱世根本没人能做到独善其身。

“小姑娘生得俊俏,知道这次我们要去哪里么?”

“知道。”你换了个姿势把棉衣兜在头上将身体整个罩住。你研究出这件军大衣应该是以前某个帝国军人的,可或许死得早,没穿多久就搁置了。这样的装束让人乍看以为你是男孩子。

“那小姑娘见过吸血鬼吗?”老兵继续问道。

你沉默了。

老兵并没有对你表现出任何的鄙夷,只是笑笑将手从袖子中往外伸了伸,手指拉开半截衣领进去摸索着,不一会摸出来根烟,因为怀中相较周围已经过于温暖的温度而有些濡湿。然后他被冷风吹着又哆嗦着摸出来个铜制打火机,那可真算得上是老古董了,咔嚓摁了好几下才跳出来一点火光。他把烟和打火机都凑到嘴边,你不禁用种担忧的眼神看他会不会烫到自己。

老兵深吸一口,吐出来的烟圈甚至比不上呵出来的热气,烟也很快便熄了,不过就因为刚才那口他的精神状态似乎好了些,将熄灭的烟夹在指间,手腕顺势搁在膝盖上:“总会见到的。”

你睁着眼睛盯着老兵看了半晌,然后眼神光慢慢地黯了下去,阖上陷入了休憩。

老兵发现你不打算再和他对话,下意识地抬手,却发现烟早就灭了,又轻轻地放下。

他脑海中回想起当年也正是你这个年纪开始参军,跟着部队在荒原上斩杀过无数吸血鬼,到如今已经想不起来军服上的血渍是属于战友还是自己。

·

你加入帝国军后的第一次大规模作战就要前往遥远的北方。

之前你打过很多次仗,面对的都是血族控制的奇怪生物,至今还未看过吸血鬼的真面目,而这次为了防止吸血鬼侵占的土地从南方向外扩张,帝国军需要率先绕行去北方进行拦截,如果作战计划和情报几乎无差的话,帝国军将会和一批吸血鬼在雪原上相遇。

你们的队伍成为两列,由于在覆盖厚厚雪层的原野上行进相当困难,队伍很快被拉得很长。

你埋着头默不作声地混在男士兵里,想起来就抬头去瞄昨晚说过话的老兵,但目前还没看见。

前面的积雪感觉都快有到腰际的深度,你皱了皱眉,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好。

对你来说只是很简单的迈出步子,此时前方两边的雪地里突然有东西爆破而出,溅起的雪块足有两米多高,经过阳光的照射变得刺眼万分,然后纷纷砸到帝国军队伍的头上。

你虚着眼睛看到从地上的雪坑里跳出大批的军人,拔出腰间的长剑朝你们围攻过来。

吸血鬼的速度要比人类快很多,如果是擅长潜行的血族的话,在雪地里短时埋伏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在帝国军总部接受过理论教育的你,拔剑后堪堪挡掉对面吸血鬼刺过来的兵器,然后用力朝右边挥开,帝国军的同僚替你接下了这个威胁。

果然,要挥动手中的剑真正的去砍杀对你来说还是困难么。

你强迫自己去想起参军的理由,心底的愤恨和焦躁便渐渐涨上来,而且在你发现吸血鬼被刺死不会像人类那般涌出大量的鲜红血液,而是会成为像烈火燃烧过的灰烬那样升腾后,心中那仅有的一丝胆怯和怜悯也消失殆尽,利剑驱使着你去划开他们的身体。

正当你要把鬼咒装备用力杵进面前那个吸血鬼的胸膛时,从旁划过来一道蓝光,近乎透明的锋利剑刃几乎要刺破你面前的空间,把空气都全部冻结,感觉仿佛有冰凌打在了你的脸上。

那个你差点能杀死的吸血鬼被救下了,你的对手换成了一个身着冰蓝色盔甲的年轻人。

雪原上浅薄的风吹动着他黄色的碎发,他保持着持剑的姿势朝你一笑,露出两边的虎牙。

“哎,好像自从我上战场以来就没在这种地方见过女孩子啊,小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他问道,血红色的眼眸衬得年轻的将领英俊而又魅惑。

你没有回答他,将右手抽回来握紧剑柄就是往前一送。

“小姑娘不回话也就算了,长得那么好看,出招未免太凶了点吧?”年轻的将领在你生涩的剑招下仍显得游刃有余,嘴上还说个不停,没有半点窘迫的姿态,很多时候甚至放任你去攻击,在你马上就要伤到他时故意让剑尖擦过坚硬的铠甲。

你被他耍得开始有些恼怒,在帝国军学了时间不长的招式越来越没有章法,那位年轻的将领看来也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没有再和你纠缠的必要,打飞你手中装备的动作果断而狠辣。

“怎么样啊?嗯?”你的手腕被震得很疼,因为突然失去武器而重心不稳向后跌坐在地上,年轻将领的剑尖就抵在你咽喉前几寸,散发的极强威压中夹杂着丝丝寒气。

他此时竟然还有自信分心去看一圈周围,看完后还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哎我说你们帝国军的格斗术都是谁教的啊这么差,如果我们不是敌人的话我都有自己来教你们的冲动啊,不过小姑娘如果你想跟着我学更好的带你回蓝雨军区也不是不可以……”

这时身后一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你感觉到有铺天盖地的雪块砸在你身上,然后衣领被人猛地揪住,整个人被向后在雪地上拖行出一道印记,眼前除了白茫茫的雪什么都看不到。

·

你加入帝国军以来的第一场大规模战役以惨败告终。

吸血鬼相较于人类需要的物资更少,而且没有新陈代谢的他们往往能保持长久的精神力,凭借着北国的艰难条件对你们开始了摧枯拉朽的碾压。

最后还得感谢谁带了那个救命的手雷,否则不仅是你,整个部队都无法苟延残喘地撤出来。

你们的这支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帝国军里条件最差的了。在跟着队伍南征北战的后来几年里,你身处过很多难以想象和形容的环境。你曾和好几十人共同躲在一条狭窄的防空洞中,连年的战争使得深埋地下的电线都快被扯断,电压不稳的日光灯散发出惨淡的光亮,空气中混合着劣质军用棉衣的奇怪味道。你还曾经被同队的人挤得就像被直接架了起来,数个小时只为了在这片荒原的边缘等待军用直升机载你们去往下一个作战点。

顺带提一句,你自始至终没再看到那个关照你的老兵,你觉得和你那被吸血鬼侵略的故乡一样,你大概是把他丢在你的过去里了。

跟你们作战的吸血鬼部队也就那么几支,最主要的还是和蓝雨军区的那脉相遇。

蓝雨军区的血族的披风颜色鲜亮,当你第一次在雪原上遇见他们时就给你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你曾经想过,如果你们不是宿敌的话,你或许会喜欢上这支队伍。

还有那个年轻的将领,绝对是个优秀的剑客。

凡是遇上蓝雨的日子,你十次里有九次能在队伍里看见他那身冰蓝色的铠甲。

但随着部队的南方迂回,你也有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

当你再次见到他时,是他找人把你逮到了蓝雨军区。

你被提溜着后领送到蓝雨,身后的吸血鬼紧紧抓着你还勉强连在衣服上的兜帽,然后用力把你摔出去,你当即跪在了一路通向王座的红地毯上。

厅里的烛火明灭,你这才看清王座上没有人,而旁边持剑的剑客露出虎牙朝你笑得朝气蓬勃。

“大人不在,就由我来带她吧。”黄少天走来,从地上把你扶起,然后顺理成章地抚上你的背,从后方的昏暗走廊送你出去。

黄少天跟在你的后面,没有对你用任何禁锢,也就是说此刻你想去哪里全凭自己的意志,你虽然对这里全然不熟但越走越快,大有要把黄少天远远甩在身后的架势。

“妹子你别走那么快啊知道前面是哪里吗就走那么快?”黄少天方才在厅里的时候表现得沉稳到不行,等这里没人了本性就立刻显露出来,突然开口连珠炮似的说话还把你吓了一跳。

你确实不知道,经过黄少天似有若无的恐吓后脚步真的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黄少天顺势绕到你面前挡住你的去路,正好也能使你看着他,总算不用那么费力快走,他松了口气般的耸肩笑笑:“我说我们见过那么多次面也算是朋友了吧?怎么都不愿意理我呢?”

你抬头挑眉,对他说的话非常不满:“很多次么?我记得这才第二次。”

“不会啊这都数不清多少次啦,我给你看看啊,第一次是在北国,第二次是在你们帝国军的G区附近,还有第三次和第四次……”黄少天还真就装模作样地数起来,让你更加头疼。

“你真烦,”你打断黄少天,“如果按照你说的,你现在应该把我放回帝国军。”

“那可不行,这次请你来是想让你留在蓝雨。”黄少天眨眨眼睛,加重的“请”字特别讽刺。

“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我是人类,你是吸血鬼,我们永远是敌人。”你回答。

“不要那么快拒绝我啊,”黄少天双手作投降状,“不同意也好歹给我个理由吧!”

“你们吸血鬼曾经侵略了我的家乡,还需要比这更好的理由吗?”你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那曾经是多么富饶的城镇啊,我们拥有南部最繁华的集市,还有整片平原上最大的港口,但你知道我重新回到那里时看见了什么吗?只有衰败的草,那不是我梦中的家乡。”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你深爱的家乡呢?该不会是因为当时觉得你的家乡还不够优秀吧?”他说这话时勾着唇角哼了一声,像是在嘲讽你。

你有些被黄少天噎到,顿时觉得尴尬但仍据理反驳:“如果不是得到情报我们将成为你们下一侵占的目标,居住在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类用得着集体撤离吗?”

黄少天这次是真切的带有嗤笑:“那还不是因为对你们城市实力的不自信?”

你被黄少天说得近乎愤怒,你认为他不但在羞辱你还在羞辱你的家乡。管它这条走廊通向哪里呢!你掉转头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却被黄少天拽住袖子,他眼底的血色强行撞入你的瞳孔。

那一刹那你差点认为自己的眼眶已经被鲜血浸满,然而血色渐渐褪去,在你视线中铺开的是像油画一样的色彩,那是你家乡的城镇。

你仿佛能看见汇入海洋的支流贯穿大街小巷,闻到港口海水的咸腥味,拥有巨大吞吐量的航运轮拉响汽笛声,你认为这声音不仅能传遍城镇的各个角落,还能到达很远的远方。

等回神时黄少天正扶着你的双肩,而泪水早已布满你的整张脸庞。

“咦这个地区就是你的家乡吗?还真被我猜对了啊?”黄少天略微弯下腰打量着你,看到你落泪时突然变得慌乱,“我去诶诶诶你别哭啊!那都是假的!是幻觉!”

你任凭黄少天用好看的手指抹去你的眼泪,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来我们蓝雨吧,你看我给你分析分析啊。当初你是觉得我们肯定能吞并你家乡所以才离开的,所以你肯定要去找更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对吧?你这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呀,蓝雨是比帝国军更好的选择,你在蓝雨绝对能比在帝国军混得好啊,当年既然能离开那么喜欢的城市,现在的帝国军只是用来报仇的所在,又有什么不能丢掉的呢?妹子你觉得是吧?”黄少天说。

黄少天说得很有道理。选择的原因归根结底在于我们看重什么,在哪里能更安定。

“你跟着蓝雨还是帝国军,就要清楚你的内心其实更偏向哪方,才容易有清晰的判断。”黄少天难得的文艺了一把,然后安静下来,等着你说话。

你有点哽咽,因为在筛选完他那些重复的话中的核心思想时,大概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你强忍着把头别了过去:“抱歉,我不能……”

“那好吧我知道了。”黄少天没有听你说完就打断,长出口气。

接着他突然环住你的肩把你带进怀里,你身上过于宽大的军衣还没换下,虽然这次如果能回帝国军总部就表示愿意拨款,但此时正好给黄少天提供了便利。他一口对准你保护得很好的脖颈咬了下去,尖牙刺破血管,然后血液随着他的吮吸慢慢滑进他的口腔。你知道黄少天已经显得足够小心翼翼,但是第一次被血族咬到都会很疼,你不禁揪紧了他的衣领。

黄少天的舌尖在上面打了个卷儿,然后扶着你的肩膀将距离拉远,弯起眼睛说:“想走就走吧,不过我给你留了个记号,这样别的家伙就不敢碰你啦。”

·

来年开春,树木重新长出了绿叶子,在人们看不到的时候悄悄地舒展,飞鸟低空掠过这方土地,风吹过旷野,草被吹得向一边倒去再折回来,就像被梳理顺的长羊毛毯。

你单手松松地扣在鬼咒的剑柄上,帝国军的军服不知道被你丢到哪里去了,只剩一件布衬衫。

年轻的剑客换下了战场御敌的盔甲,身着的布甲看起来很柔软,衬得他的轮廓也柔和不少,披风被刚才旷野的风吹飞起来,此刻刚刚垂落,胸前的蓝雨族徽在初阳下闪烁着微亮的光。

“哎呀真是好久不见,”不出所料他挥手打着招呼过来,“最近过得怎么样?”

你瞥了黄少天一眼:“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三天前帝国军刚刚惨败在你们蓝雨手里。”

“啊哈毕竟像你说的我们可是敌人啊是不是?当然要让你们输啊。嗯不过看你现在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似乎好像对我没有敌意了?还是说想改变主意来我们蓝雨啊?”黄少天笑得爽朗。

你的眉头慢慢蹙了起来,黄少天从来也没有非要你说出个所以然来,自顾自地接下去:“其实喜欢故乡和自己的帝国军本来就没错,不过假设真要决定归顺哪方、跟谁在一起,只要知道现在你想追求什么,哪怕面临更难办的选择,比如让你现在拔剑把我杀死,都可以很简单地做出选择。诶这个例子是不是举得不太恰当,好像我现在在你心目中还没那么高的地位?”

你很认真地听着黄少天长篇大论,偏过头极轻地道:“这可不好说……”然后再转回来。

“并不是识别自己的真心有多困难,而是我们常常被各种杂念或旧日的经验困住,以致心思迷乱。比如说,你可能被灌输过,或者从之前努力谋生的经历中学到,生活艰难,活下来是第一位的。[1]这就是当初你跑掉的原因,但是当你可以回来的时候,发现原本深爱的家乡已经变成了这副样子,无法接受的差异让你变得愧疚,但这也仅仅是第一层。你开始为你的家乡复仇,而等发现帝国军那帮老家伙实在靠不住,单纯的复仇变得很没意思,甚至觉得加入我们蓝雨是个不错的选择时,你又有了第二层的愧疚,然后就总是在我面前炸毛。”

“照你这么说这些都是先入为主的成见?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你抬眼。

“不会啊这很明显,思想不要那么保守啊小姑娘。没有规定你是人类就一定要为帝国军而战的,至少你也该看看蓝雨是不是真的比你们帝国军差嘛。不过我保证啊蓝雨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比帝国军差的,毕竟你们帝国军已经到底了还有什么能更糟糕啊,而蓝雨还有像我这样优秀的人在呀。”黄少天弯腰凑到你面前说道,感觉语速快得都要飞起来。

你还是不说话。黄少天似乎有无穷的耐心:“这样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现在要追求什么啊。”

你抬头望着远方的草原,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和平。”

“啊和平啊不错不错领悟的很快嘛。”黄少天用力地点着头,“毕竟如果和平你们家乡也不用遭受洗劫了对吧?话说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吧,虽然我是血族,但我其实很喜欢人类哦!”黄少天伏在你耳边故意压低声线,语音语调虽然依旧阳光但是尾音上挑。

“或许跟你回蓝雨真的是更好的安排?”你说,“我家乡有重建的那一天吧?”

“对对对当然啦!为了表示达成共识我们来拥抱一下吧!”黄少天向你伸出双手。

“我是为了家乡。”

“不应该是为了和平。”他一把将你抱入怀中。

从今往后,一朝为了和平,一生都为和平。

—————————————————————————

[1]选自《有什么理由一定要背井离乡》

Thanks for reading~!

为什么写冰雨的时候我脑子里出现的是水寒剑x

如果不知道那是什么就算了_(:3」∠)_

其实每个男神真的都好棒,我感觉我要睡遍全联盟bushi

但是这个系列应该大限将至了【趴着躺平

如果你们不催更我大概真的吃枣药丸

下篇……我造的现在找我谈人生还来得及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6 郑轩篇

关键词:忘爱症候群

特殊能力:无

评论(21)
热度(12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