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张新杰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3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 @雪地茶(U・x・U) 妹子你很久之前点过新杰我现在才码出来很不好意思,因为具体设定关系虽然是HE但是没有很甜,而且此篇和作息规不规律无关,由于你没有给我关键词所以我只能表示土下座……

 @君不见_脏心杰mua 谢谢亲支持w虽然这篇好像并没有突出悲悯orz

*终于把新杰男神的写完了感觉神清气爽

*果然如果我想找个搭档的话新杰是最合适的x

*其实是我对这篇的设定有点语无伦次不知道说啥好orz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如果我说擅长写新杰你们会不会打我?

—————————————————————————

张新杰篇 关键词:悲悯

这是发生在某天下午的一件事。

当意识渐渐侵入你大脑后你可以说完全清醒了,但眼睛还是沉重得睁不开。你的手指勉强动了动,因为视觉被阻碍了所以其它感官自然而然地提升,你可以分辨出指尖触到的床单的细腻质感,再往上,盖着的毯子似乎是羊毛的,相当柔软又不扎手。仔细嗅嗅,房间里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松香味道,在床尾不远处,还隐约传来柴火的哔啵声,周围环境很暖和。

你想了想还是努力将眼睛睁开,视线从模糊到清晰,最先看到的是天花板上的老式吊灯。

“你醒了。”相当老套的台词,由坐在你床边的这个男人说了出来。

你勉强歪过头去看他,刚才可以仔细分辨出他的声音中透着期待,看来已经在这里守候多时,然而发现他表情和声音有些不太匹配,是完全的波澜不惊后莫名有点失望。

“我在这里睡了多久?”你用力将自己的身体支起来,旁边的男人有点殷勤地扶了一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顿了顿,似乎在思考,“到今天午夜是正好三天整。”

“啊……”你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肩膀和后颈,“竟然已经睡了这么久了。”

“应该说昏迷才对。”他说,“不过还好你醒了,否则那真的有可能再也起不来。”

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面向他轻声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面前的男人一下子愣住了,但他还是很谨慎:“你的意思是……你不认识我?”

“是的。”你想了想按照他的思考方式又补了一句,“但我没有失忆,我很清楚我是谁。”

他沉默了,然后重新开口:“我的名字叫张新杰。”

“我很抱歉,”你说,“因为我真的不记得我认识你。”

“其实是认识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你忘记了我而已。”张新杰纠正道。

“可能吧,”你看着张新杰,“因为我现在觉得我确实有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没关系,虽然部分失忆会导致我们生活的障碍,但我觉得,影响还不太大。”张新杰说。

你觉得张新杰这话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对不起,请你解释一下好么?”

张新杰此时已经站起来了,他穿着很老式的黑色长袍,就像教堂里吟咏的牧师穿的那样,你靠在床上看不到太多角度,但你估计他这件袍子都快要拖到地上了,他转过头:“解释什么?”

你有点尴尬:“我没听错的话,你刚刚是不是说了‘我们的生活’?”

“嗯,我是说了。”张新杰点点头,看来他觉得很理所应当,“有什么问题?”

“呃,所以,我想请你解释一下,”这话说得你越来越尴尬,“我们是什么关系?”

张新杰绕着你的床尾走了一圈,似乎要把挂在衣架上看起来很像是你的的衣服取下来。墙上的挂式钟摆提醒着现在是下午五点,外面的天光已经很惨淡了,甚至透出了种核反应武器爆炸以后刺眼白光的效果,导致张新杰的眼神有点模糊不清。而当他转过身来面对你时,你才看清楚他镜片后有双血红的漂亮眼睛,还听到了他平静的话语,说:“夫妻关系。”

·

你在房间里的小圆桌前坐下时,张新杰正好端了一壶茶过来。

张新杰刚刚去把壁炉里的柴火调整过,使整个屋子处于一种暖融融但不会过于干燥的状态。

你看了看已经叠得整齐的床铺,才来得及感叹刚才盖在你身上的白色长羊毛毯真是好东西。

张新杰将茶倒给你后就将茶壶放在了一个小架子上,顺手点燃了下面玻璃器皿里的蜡烛。

他沉默不语,感觉上像是在等你发问,你轻咳了一声:“张先生,请问您是吸血鬼吧?”

“嗯,存在很长时间了。”张新杰把手指交叠,“另外,纠正一下,你以前不这样叫我。”

“在我没搞清楚我们之间到底什么问题前我拒绝叫你名字的后两个字。”你说。

“你现在在霸图驻地的城堡,我现任此地的第二贵族。”于是张新杰给你了个提示。

“那张副好。”你礼貌性地笑了笑,“基于我不是吸血鬼,请问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解释清楚。”张新杰说。

你可不满意这个回答,挑了挑眉,但仍继续问道:“那我们换个简单点的,我是怎么昏迷的?”

张新杰又沉默了,然后开口:“我更改一下先前的回答,你不是昏迷,是你死了。”

你目视着张新杰,听到了自己手里捏的茶杯摔到托盘上的声音。

你承认你听到这个答案的前几秒被吓到了,接着的反应是很想打人,好在你的自制力还没弃你而去,尤其是你发现张新杰脸上的表情也特别困惑的时候,意识到他也还在思考。

你咳嗽了一声催促他:“这样吧,张副你别管我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张新杰点了点头,事实证明他的条理还是相当清楚的,合着是你先前影响了他的思维。

“因为你看起来不怕我,所以我姑且认为你对吸血鬼有基本的了解,然而吸血鬼中部分有特殊能力,我就属于这部分。在你死后,是我用时间旅行的特殊能力把过去的你带到了现在。”

张新杰简明扼要地说完,你大概能理解他是什么意思,但其中逻辑关系还是让你觉得有点头晕目眩,而且不得不说,这相当荒谬,所以你直截了当地回答:“我不太能相信。”

张新杰对于你的回答并不意外:“那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我?”

你没想到他那么认真地来问你,反而是你想了想后,道:“如果你能让我亲眼看看的话。”

张新杰不语,正当你觉得他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转而想拜托他把你放回人类所在地的时候,张新杰突然站起了身:“那我们现在就出发,蜡烛别吹灭,这样回来的时候茶还热着。”

·

当你们重新站稳的时候你的感觉就像整个人被扔到滚筒洗衣机里洗完再脱水一样,捂着腹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反胃得难受但又什么都吐不出来。旁边的张新杰没有任何不适,而且还能极好心地帮你拍着背顺气。

张新杰看起来于心不忍,轻声说道:“这是没有能力的人进行时间旅行的正常反应。”

“但我没想到会这么糟,”你说,“况且这世界上有这种开挂能力的也只会有你一个人吧?”

张新杰扶着你的腰让你直起身:“我觉得那可不一定。”

“其实我在答应你之前有很多问题忘记问你了,还好我担心的那些状况都没出现。”你说。

张新杰心里大概能猜到你都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但仍很平静地道:“现在问也来得及。”

“我先前以为只有你才能进行时间旅行,别人是没办法带走的。”结果你的问题非常正常。

“经过多次实验,我发觉只要是直接接触的都能跟着我。”张新杰看了看牵着你的手。

“那真是不错,我还以为只有身体能过去,衣服什么的都会被留在原地呢。”你说。

你果然还是问出了这种问题,但张新杰只是推了推眼镜,平静道:“……那就太糟了。”

这时候你才开始打量身处的环境。这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后花园,有着浓浓的中世纪的特色,那里用白色的粗铁丝搭了一个装饰性的拱门,上面缠绕着少许的爬山虎和盛开的牵牛花,窄路两旁的绿色灌木被修剪得方方正正,你觉得排列好的话一定会造出一个出色的迷宫。

你问张新杰:“时间旅行的时刻和地点受不受你控制?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以控制的,只是不会太精确,”张新杰撩起袖子看了看他的手表,“这次差了十分钟。”

你感叹道:“我说是开挂你还不信。”

张新杰直接忽视了你的评论,去回答你的上一个问题:“这里是十年前的霸图城堡后庭。”

“没想到你们看起来刻板得要命的霸图也会有这么情怀的地方啊。”你四下看了看,注意到远处似乎有金属碰撞的声音,你踮起脚尖朝那里看去,有两三个园丁双手并用地拿着古铜色的大剪刀,咔嚓咔嚓地修剪着路旁的灌木丛,“张副,他们会看得到我们么?”

张新杰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解释,就先带你站到了颗大树后:“这就是不太完善的地方。”

你也跟着点了点头。

你对时间旅行这种东西还算有点认知,宏观上大概可分为两种方式,作个比喻,就是分为参与者和旁观者。所谓参与者的时间旅行,就是转换时间后能被他人看到,且能触碰到当时的事物并对其作出更改。而旁观者,有点类似于魂穿,不能被发现,也做不了任何改变。两者各有利弊,前者虽能弥补过错,但篡改历史的风险很可能加到自己身上,后者虽然安全,但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却无能为力也是相当难受的。

至于类似鬼魂能作出变更而又不会被别人发现的时间旅行,那叫开挂。

所以这也不难解释为何张新杰会小心起来,毕竟张新杰这是来办你们的私事,没有任何预兆地凭空出现就算对于霸图贵族来说也是相当难给出合理理由的。

然而就在你无意识看了下自己的手后,始料未及地,你大喊一声:“我去我的手指呢?!”

张新杰要扑过来捂住你的嘴,不过肯定来不及了,你的高分贝很快传到了园丁那里,他们纷纷回头,其中一个还朝这里小跑了过来。

那个男青年站定后向你们鞠了一躬:“大人、夫人好,请问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么?”

你赶忙把双手藏到身后,张新杰倒是非常镇定,淡淡地道:“没事,你去忙吧。”

园丁回去工作后,你把右手拿出来看,无名指和小指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但是又不是断掉,缺失连接的部分看起来模糊不清,而去摸的话手感也很诡异:“这是怎么回事?”

张新杰拿着你的手看了看,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估计在时空扭曲的时候没跟过来。”

“也就是说回去以后会自动接上?”你看着张新杰,他刚刚好像在说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张新杰点点头,觉得这件事没有多值得讨论的必要:“放心,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还好只是无名指和小指不见了,并不影响你朝张新杰竖中指。

而从手指的问题跳出来你才反应过来那个园丁对你们说了什么:“刚才他喊我夫人?”

“显而易见,”张新杰说,“这下相信我了?我想我们已经可以回去了。”

“抱歉,还不行,”你沿着这条偏僻的小路走了两步,“这对我来说还是很玄幻。”

“那就再找找证据吧,不过尽量别被人发现我们。”张新杰说。

你本来想问为什么不能,结果那里迎面走来的两个人差点让你绊上一跤。

你分明看到了张新杰和你自己,只不过张新杰还是那副样子,你看起来年龄要比现在大点。

你穿着和那时的张新杰……呃由于不好区分他和你身边那位,姑且称他为十年前张新杰,你穿着和他身上老式衬衫外套款式相仿的连衣长裙,也透出股子浓浓的中世纪味道。

你挽着他从花园那头的小路走来,然后两人坐到花园中央的白色桌椅前喝下午茶。

当然只有十年前的你一个人在喝,张新杰他从诞生之初就是吸血鬼,不喝茶。

你和张新杰暗搓搓地躲在灌木丛后面,当然也只有你一个人猫着腰偷鸡摸狗似的,张新杰他坦然地站得和标杆一样笔直,总之就是看到十年前的你和十年前张新杰间的气氛出奇温馨。

张新杰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在一旁推了推眼镜,而你看到这一幕,心里五味陈杂。

·

你们回到正常时间里的霸图城堡时你不禁打了个哆嗦。

窗外已经完全黑了,壁炉里的火也已经熄灭,只剩茶壶底下的那点烛光,还顽强地摇曳着。

张新杰抬起手将厚绒布的窗帘拉起来,把高大的落地窗玻璃遮得严严实实,房间里顿时生出种外面的世界已经和你们没有关系的奇妙感觉,而且你觉得张新杰拉窗帘的动作还很好看。

张新杰本来想继续把壁炉里的火升起来,你阻止了他:“诶别,我想我们等会还要离开的。”

张新杰拾柴火的动作顿了一顿,你承认你的要求可能非常任性,而他最终只是首肯而已。

这让你非常过意不去,因为他完全可以不给你作出任何合理解释,但却愿意带着你进行时间旅行,然而为了搞清楚你身上的问题,你不得不接着麻烦他。

你动了动自己的右手,确定手指都没有出问题后,道:“我们现在就去下个地点,行么?”

·

这次你们来到的是冬季的霸图城堡。

比正常时间里的霸图军区驻地还要冷,你们站在城堡的某个过道,看见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

可能是刚刚经历过一次时间旅行的原因,这次你只觉得晕得厉害,没有窒息和反胃的感觉。

你看着窗外的冷清,向张新杰确认一件事情:“张副,时间地点都是你决定的对吧?”张新杰点头,于是你又继续问道:“那你的决定是不是基于想让我看到什么事情才这样做的?”

张新杰想了想:“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样。”

“那需要记得极其精确的时间和地点才行!”你惊讶,“就比如刚刚的茶会,记住地点可能不是那么困难,但这看起来就是一次普通的下午茶,你要记得十年前你和我喝过茶,还要记得精确的时间,你该拥有多么可怕的记忆力!我现在甚至觉得你的特殊能力是掌控时间!”

张新杰听了你的话,摇了摇头:“其实也不是记得那么清楚,我只能挑选记得发生过的事情带你去看看,除了现在带你来看的以外,已经想不起来任何精准的了。”

或者他该告诉你,因为那是你们最后一次有机会在花园里喝茶,才记得特别清楚吗?

你露出了个不置可否的表情,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笑道:“你就不怕让我看到不该看的?”

“我不记得有什么不该让你看到的事情。”张新杰说,表现得十分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脸上一个大写的不信,张新杰忍不住道:“那我们来证明一下。”

张新杰对于自己家轻车熟路,看他那走路架势拐过个弯就是他要找的目的地,可他在到达那个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你猝不及防撞在了他背上,然后被及时堵在了房间外。

你正奇怪张新杰怎么也开始躲在门外偷窥,越过他的视线后发现还好刚才你们没闯进去。

由于没问这个时空里的张新杰是几年前的张新杰,所以你还管他叫十年前张新杰……

他正紧紧地将那时的你搂在怀里,按着你的肩头,并顺势将下颚抵在了你的肩膀上,闭着眼睛,额前的碎发扫到了眼镜镜片上。这一幕看起来持续了有几分钟,简直温情无限。

但是你们此刻好像都没有任何感性细胞,你嘲笑地看着张新杰,他推了推眼镜,道:“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的。”看样子他还在忍。

然而就在你们简短交流的时候,房间里传来的声音让人无法忽视。你们将视线移回去,就看到十年前的他将那时的你扑在床上深吻,手抚着你的手臂一路向下,然后在你腰上揉了一把。

你一脸复杂地看着身边的那位,张新杰相当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把视线挪开了。

·

这次不管你怎么要求在那里多看一会证据张新杰都没有答应你。

你们重新回到张新杰的房间时,连煮茶的蜡烛都燃尽了。

张新杰伸出两根手指放到茶壶附近探了探,然后给你倒了一杯,冒着的热气说明温度适中。

“这里冬夜里会很冷,我再去给你加点热水。”张新杰没询问你的意思,拿了茶壶就要走。

“诶等等,别走。”你知道他现在不太好意思见你,但仍是想都没想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张新杰回头看了你一眼,然后将茶壶放了回去,坐到你面前:“好,我不走。”

你身体朝前倾了倾,看着张新杰的眼睛说:“我现在相信我们的关系了。”

“有点意外,毕竟先前你还相当执着,”张新杰道,“看来我这招牌砸得还算值得。”

“这没什么可丢人的。”你轻轻摇了摇头,“现在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死后还能在这出现。”

“你想不想得起来自己是谁?”张新杰思考片刻后,抛出他的问题。

你回答道:“我是平原西部那片草地上牧场主的女儿。”

“对的,”张新杰说,“在认识我前你确实在牧场工作,我就是把那时候的你带到了这里来。”

你问道:“为什么是那个时间节点?”

“因为那时候的你年龄合适,而如果选择遇见我以后的你,你消失了,那时的我肯定会发现。”

“可即便这样做你仍然破坏了命运,”你道,“这有可能导致过去的你从来没遇见过我。”

圆桌前陷入了沉默。过了片刻,张新杰推了推他的眼镜,叹出口气:“所以我遭到了反噬。”

仿佛被圈划出的狭小空间里又回归了寂静。你觉得自己的手指有点颤抖:“怎么反噬了?”

此时房间里那个大钟摆发出了当当当的沉重声响,你看了过去,发现已经午夜十二点了。

张新杰缓缓答道:“我发现我身上的时间出现了混乱,虽然已经很累,但就是没法睡着。”

“我想这对你肯定相当痛苦。”你说,“或许我该为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

“不是你,是我的错,”张新杰说,“因为时间节点,你没有对我的记忆这件事就说得通了。”

“我想再问你件事,”你说,“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死的么?我是指,精确的时间地点?”

“我觉得我永远没办法忘记那一天。”张新杰向你伸出手,“去看看吧,虽然对你我很痛苦。”

·

你们在圆桌旁边的空地上站好,张新杰突然开始解他的长袍扣子。

“你在干什么?”你看着张新杰的举动有点懵。

张新杰一丝不苟地将他那件黑呢子长袍的扣子全部解开,露出里面看起来很暖和的白色高领毛衣,然后将你揽进怀抱,说:“靠我近一点,这样时间旅行的时候你就不会那么难受。”

他的长袍料子有些刺,蹭在你脸上痒痒的,而他的毛衣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他的双臂很牢地禁锢着你,你枕在他的胸口,听着他那吸血鬼特有的,一声一声,虽缓慢但异常有力的心跳。你曾经觉得戴着眼镜的他斯文得就像个学者,没想到他也会有带给你如此安全感的时候。

张新杰微微低下头凑在你耳边,近乎气声,道:“把眼睛闭上。”

你照做了。

在他转换时空之前,你问了他一个问题:“既然这么辛苦,为什么还要找回我?”

“并非是因为同情,而是我没有办法就这样看着你消失在我的时间里,从过去的时间中把你找回来我心里会好受很多,你就当这是对我自己的悲悯。”张新杰道,“或者说,是因为爱。”

·

当张新杰依旧用温柔的声音让你把眼睛睁开的时候,你们已经置身一片茫茫的雪原。

要不是张新杰用他的外套裹着你,估计你还不能从温暖的室内立刻适应到这里的严寒当中。

“我特意将降落点设远了些,”张新杰说,“马上会有战争打响,从这里走过去比较安全。”

你没有任何异议,跟在张新杰身后慢慢地在雪地上走着。

这片雪原的尽头看不到在哪里,但是根据张新杰对地形的熟悉程度来看,应该不会离霸图军区太远。视野里除了皑皑白雪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偶尔会出现枯死的树木,也已经被雪冰结的不成样子。积雪不深,只堪堪没到脚踝,天光虽然微弱,但由雪地反射出来还是很眩目。

你只觉眼前一晃,正好又踩到积雪偏深的地面,人歪了歪就要栽在雪地上。

一双手很及时地托住了你,你抬头便对上张新杰那对你来说过于深邃的目光。

他眼睛里透出的信息很沉静,甚至有种八风不动的淡漠,但你想你在其中看到了隐隐的流光。

支撑着你肘部的力道非常真实,你重新找回重心站稳,这时远处天边传来一声巨响。

张新杰带着你快走了两步到达前方,只见在下面海拔较低的雪原,两军已经对列。

你很快捕捉到了当时血族一方压阵的指挥者,镇定自若,俨然就是当年的张新杰。

而在他身后方不远的距离,你也站在那里,样貌比之前见过的都要成熟。

没有战前喊列的两军开始正面对攻,场面混乱难辨。

按照这几天的观察你对张新杰的水平相当有信心,如果他是指挥者那基本不会有问题,但人类帝国军方面武器强大,战况尤为胶着,或许就是因为霸图军区只出了一个贵族的关系。

很快两军都突围到了对方的后部,那时的张新杰看来是不会亲自动手的,仅仅带着你在那里指挥阵型,尽管如此,照帝国军先进鬼咒装备的威胁,他的安全还是令人堪忧。

你看到有帝国军人持着刀剑长驱直入不惜所有都要杀掉指挥官,心里渐渐揪紧。

而就在这时,站在你身旁的张新杰突然揽过你捂着你的双眼,天旋地转过后你已身处霸图。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继续看了。”这是张新杰给你的交代。

你没有任何责怪他不让你亲眼目睹真相的理由,毕竟后面的事情看不看都已经没有意义。

“你的寿命很长,”你去打破你们之间的沉默,“我们认识的时间和你生命比起来太短了。”

“但这并不妨碍我去拯救你。”张新杰看着你,“这也是在悲悯我自己。”

这件事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坏处,之前死亡的痛苦记忆消失,能用年轻的躯体再度苏醒,而且还能继续碰到张新杰,但一想到他为此承受的风险性,你瞬间就觉得不大值得:“可是我们只认识了短短十多年,虽然已经没有办法补救,但我建议下次你别太纯情为好。”

张新杰又推了推他的眼镜:“……也没有很纯情。”

“也就是说你不是第一次拯救别人?”你惊叫起来,“我去你这是经历过多少感情?!”

“每次都是你好吗。”张新杰答得很快,“我每次都会去找重生后的你的,只是这次没有。”

“虽然怎么都不该我来给你建议,毕竟这看起来很像批评,”你说,“但是我要问你,如果你把血族的这种感情称为悲悯的话,那你为什么只同情我一人,而不去悲悯整个世间呢?”

“毫无疑问,”张新杰说,“血族向来不参与你们人类的宗教信仰。”

“所以为了把我从已经流淌远去的时间里带回来也不合理,”你说,“我也属于世间啊。”

“不,你隶属于我的时间里,或者更准确一点,我们共同存在的时间。”张新杰道。

时间可能是世界上最像奇迹的东西,它无法参透充满神秘,偏偏又存在得理所应当。它囊括了所有最平淡无奇的事情,可是也留住了世间所有的繁华。我们常常认为它逻辑理性,但事实证明,最主观臆断最文艺感性的悲悯也能使它逆转回溯,光阴交错倒流。

两者使我们就这样相遇,然后又分别努力使我们作别。

—————————————————————————

Thanks for reading~!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又偏题了不要打我!

但是我就是想写这样的设定和剧情你们还是打我吧x

我已作好你们来问我看不懂的地方的心理准备……

其实花点时间还是能解释清楚的但是我不想让它8字开头x

毕竟我和新杰一样也有强迫症嘛bushi

想了想终于决定了下篇写谁,但是已经开学了估计会更得很慢orz见谅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4 邱非篇

关键词:坚守

特殊能力:无

评论(53)
热度(125)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