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小周世界第一可爱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吴羽策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2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谢谢卿涵的点文 @凤箫吟弦 拖了很久真的不好意思_(:3」∠)_

*卿涵你说了不舍得虐吴羽策所以我多写了他的视角

*字数多看起来太费劲了我想少写点的但是写完发现咦怎么又这样了!

*我参考了以前我某篇文的设定

*本来想换换场景写一个在路上的故事x

*但是后来发现各种剧番文的设定混起来了啊!看出设定的有奖bushi

*于是这个故事我自己都不想看_(:3」∠)_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可能有很大的常识问题,虽然要BE预警但是真的一点都不虐,ooc什么的已经不用去管它了,因为我真的不懂吴羽策

—————————————————————————

吴羽策篇 关键词:薄幸

不知是何原因,位于荒原各地的吸血鬼军区,最近内部削减的人员越来越多了。起先以为是在各大战役中被鬼咒装备杀掉的,于是一时间大批的折损都归结于了贵族们领导不力,但后来根据贵族们的会议记录发现战术战略布置都没有任何问题。那日吴羽策走在虚空驻地城堡中时,偶然遇见了个奄奄一息被另外两名吸血鬼架回来的血族。

“这是怎么回事?”吴羽策见状蹙了蹙眉头,停下脚步,那两个尚可行动的吸血鬼对望一眼,看来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而知道内情的现在完全已经失去意识了,他摆了摆手,“先去吧。”

他们离开后,吴羽策放弃了从那个受重伤的吸血鬼那里直接询问的念头,而是直接去翻了虚空军区最新的人员进出记录。对照此名吸血鬼士兵的任务记录,发现他是在执行帝国军驻地附近任务的时候被抓获,目测刚刚从帝国军逃出来。

“帝国军似乎在进行血族的秘密实验。”血族大会上的情报员宣布,“我们正在讨论该由谁去做进一步的调查。”情报员向中途进来旁听的吴羽策报告。

“这个问题都要想啊?”吴羽策有点失笑,他不太懂他们都在想些什么,说道,“让我去吧。”

血族大会的长老们欲言又止。吴羽策时任虚空的贵族,他的意见只需告知血族大会,而大会无法对他做出过多制约。况且,按照这位主的性格,他所要求的事情是会一直认定到底的。

·

准备工作很快做完,吴羽策立刻从虚空出发进行调查。他决定隐匿血族身份混入帝国军内部。

根据情报,将会有一辆帝国军执行任务归来的越野车经过虚空城堡外的荒原,途中停留接一个长期在虚空附近活动的人,但是那个帝国军人早在数月前就暴露从而被虚空军区抓到,吴羽策就要试试他的运气能否让他冒名顶替然后混到帝国军X区。

此刻天刚亮,据说是人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没有人也没有吸血鬼,在同一个地方站久了离开后就会留下浅浅的风沙冲出来的鞋印。吴羽策用手挡着风沙找寻越野的踪迹,在这哪里都一样的荒原上有种要迷失自我的感觉。突然,视线所及最远处掀起一阵尘土,然后是排气管排出来的灰烟,都快要升到天上去,再接着就是发动机突突突突突的声音,一辆和贫瘠的土地没什么两样的土黄色的越野抖着抖着朝吴羽策站的地方开过来。

你单手把着方向盘,在荒原上唯一的人面前停下来,手臂搭在越野缺了的车窗上,顶了顶军帽的帽檐,说:“嘿我的朋友,找你很久了,快上车啊!”

吴羽策点点头,没有说话,从另一边拉开车门跳到了副驾驶上,越野几乎同时就开了出去。

吴羽策庆幸他的运气还可以,你看起来也不认识这位帝国军的同盟兄弟,否则他怕是要揍你。

吴羽策悄悄偏头看了你一眼:“最近情况怎么样?”吴羽策这话问得不能再模棱两可了。

你也看了吴羽策一眼,轻快地说:“我一直还可以。”

“那就好,”听了你的话吴羽策知道你暂时没有怀疑他的身份,“那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吴羽策想尽力迎合你的风格使话题听起来轻松点。

“我啊,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来接你。”你回答。

吴羽策有点不敢再问更危险的事情了,明明荒原那么开阔,除了砂石以外没有任何东西,他甚至认为你完全可以开到120码,为什么就不能多说两句呢?

然而吴羽策可是相当坚韧,他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自己也能回X区,没必要特地跑一趟。”

“战乱时期,有人接送总是好的。”

“我很久没有回帝国了,能详细说说么?”吴羽策道。

你踩了踩油门:“当然,我们有很多时间慢慢说。”

·

车子开出去一段后,吴羽策道:“总部运作还好么?”

你有点不明就里,想了想:“其实我最近也在虚空这带活动,如果是我离开之前的话,那还是正常的,不过讲真,我对总部的教条事情不是很感兴趣。”

吴羽策像是硬轻轻笑了笑,将台面上的一颗碎石子丢出了车子:“像我们这种没有本事的人,才只能在虚空和X区间偏僻的地方执行任务。”

“我的朋友,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近些年出入X区的总部要员可是越来越多了。”你应付了一下吴羽策,道,随即话锋一转,“说了这么多话,我的资料想必之前就传到你手里了吧?但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呢。”

“我叫吴羽策。”

你不认识这个虚空的贵族,道:“真是别致的名字。”

吴羽策不置可否:“叫什么其实不重要,名字是什么?一个符号,代表的荣耀将属于帝国军。”

“说得好!”你兴奋地紧了紧手中握着的方向盘,将身体坐得更正了些,这都属于自发的认同感,“我没有父亲和母亲,我的名字都是帝国军给我取的。”

……吴羽策无法接受X区的人为什么看起来都很脱线而且战五渣,他只是想引导你多谈谈X区的事情,对于你的名字没有任何兴趣,没想到就在偏题的路上越走越远,按着发痛的太阳穴,他忍不了了然后说道,“所以……你可以告诉我最新X区的消息了么……?”随后吴羽策做好了得到长时间沉寂的打算。

然而没有让吴羽策等太久,你很快从脚下的纸箱中取了一瓶矿泉水出来递上,吴羽策点头致谢,拧开瓶盖灌了一口,说道:“谢谢。”

“离到X区还很远,这可是稀缺物资,别喝太快。”你道,“这要从本世纪人类和血族开战说起,前期帝国军秉持的是种族灭绝,但随着血族实力提升,鬼咒装备已经无法构成威胁了。”

吴羽策用那双隐藏了红色的眼睛注视了你一会:“你这话说得太意味深长了,继续。”

你口中喃喃:“其实我不太敢说,毕竟这些事情对我也都很久远啊。”

“又没人会怪你,你放心地说,不对我帮你纠正。”

“然后帝国军发现鬼咒装备也需要提升,可以根据装备和血族、克制与被克制的规则。”

“显而易见。”吴羽策表面扶额,心底鄙视。

你先前因为自学的开车陋习喜欢时不时修一下方向盘,可此刻已经不再动,目视前方表情微微严肃:“所以大概是前几年的事情,帝国军开始在X区进行抓捕血族的行动,并将之囚禁。”

吴羽策重重地帮你正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呢?”

你握方向盘的手像在和吴羽策扳手腕:“我也只比你多在总部混几年,具体的完全不知道。”

吴羽策的表情阴沉了许多:“那到X区能清楚么?”

你并不恼,凭吴羽策数落,完全没有意识到吴羽策已经带出了领导气质:“放心,应该可以。”

面对你的话,吴羽策努力使自己的火气消去大半。

·

越野一路沿着较为平坦的地方走,你不常主动朝吴羽策说话,吴羽策也不会主动来搭理你,通常只是支着手肘喝那瓶矿泉水,甚至有点把它当作消遣。

荒原上的日落比别的地方来得早些,吴羽策知道夜晚快要降临,神经本能地活跃起来。于是他看到在越野车晃晃悠悠的行进路线上出现了一所小房子。

你将车子停好,拔掉车钥匙在指尖转了转放进迷彩外套的口袋,叫吴羽策的名字道:“下车。”

吴羽策的理解是你们要找地方露宿,于是他不知该摆出怎样表情地跟着你走了进去。

但当你拉开木门带起一阵仿佛金属铜铁片制成的风铃声后,吴羽策才发现他万万没想到。

这哪里是旅店,这难道不是一个小酒馆么?!

靠墙的吧台里面站着一个在忙的调酒师,吧台前都有或站或坐在喝酒的人。有点吵的音乐都是现场敲出来的角落里还坐了几个稀稀拉拉的人。吴羽策觉得有点浑身不自在的违和感。

你生来就不高,抽掉了厚手套随意丢在吧台上,显得特别滑稽,因为你就是假正经,你对吴羽策说:“我们今天在这里住一晚,明早再出发。”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是虚空城堡和X区中间偏虚空的一个补给站。”

吴羽策看起来对这个小酒馆相当不明觉厉:“竟然会有人在这片荒原上设立补给站。”

“也不算值得奇怪。老板,给我来杯樱桃酒。你要喝什么自取,算是我给你接风。”你坐上了一个吧台前的高脚凳,示意吴羽策在旁边也坐,待唯一的调酒师兼服务员去放酒的时候,你往吴羽策那里凑过去一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其实,店里有血族。”

吴羽策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反应过来他现在是帝国军人,于是在他一愣后立刻去摸腰间的剑柄,然后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带,道:“你确定么?”

这时调酒师把你的酒端过来了,吴羽策什么都没要,你不紧不慢地灌下去一口:“当然,因为这家店就是人类和血族合开的。”

这还算在虚空的地盘上啊,我竟然不知道?吴羽策满腹疑惑:“你为什么不在之前告诉我?”

“因为我不确定今天在不在,怕引起幼稚的恐慌。”

吴羽策不相信你有分辨人类和伪装后的血族的能力,因为他就属于后者,想必你也知道和一个血族单独在荒原上进行长期旅行是很危险的,但他的心里仍不清楚你用意:“什么意思?”

“这家店的老板就是那个女人,她是人类不假,但这家店接待的客人既可以是人类又可以是血族。”你指了一圈坐在店里的生物,“里面肯定有的。”

“我很意外血族没有捕猎人类这件事。”

“他们可以和平共处。起先我也很奇怪老板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我发现老板交了一个血族的男朋友,这样就不仅是和平共处原则的问题了。当然,这种和平仅限于在这个小酒馆。”

吴羽策环臂看着你:“人类和血族在一起,可能吗?我认为这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你眨着深不可测的眼睛与吴羽策对视一阵,最终俯首微微笑道:“但这并不代表不会有好结局。”说完,你看向那边弹吉他的男人,长发微卷,待老板经过时看着她血红的眸子含笑。

吴羽策点头时,老板已经在酒吧内转了一圈回到吧台边上,手指交叉风情万种地看着你:“来这里的只有常客,帝国军的小姑娘,这位是你的熟人?”

“战友,还麻烦在你这里混个脸熟。”

老板笑:“这次需要听些什么情报?”

你也给了老板个笑脸:“请问你知道X区的实验么?”

吴羽策把投在老板身上的目光转到你这,血族实验就这么简单地问出来了,这样真的好么?

老板笑笑,从吧台下面的抽屉柜中取出纸笔,歪头写下一串文字:“情报是要有相应报酬的。”

“好说。”你早料到是这样的结果,笑着提出一袋金币放在桌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老板将那张纸片递给你,收走了你的金子后便离开了。吴羽策把座位调整成更方便对你说话的角度,要质问你连她写什么看都不看一眼就给钱的态度,想想又没有立场:“你告诉我为什么她会知道这种密辛?”

“诶,能开这种酒吧的老板自然是有这样的神通,放心,情报只要她给,就肯定会是真的,而且值这个价。”你拍拍吴羽策的肩。

吴羽策只好点头,见你看着纸片上的文字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有点想伸头去看看写了些什么,但你随即将它对折收进了外套的内侧口袋里,吴羽策将询问的话语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晃着装樱桃酒的杯子,微微侧头看着吴羽策,液体透明中带着点瑰丽的颜色,你说:“嘛,也有道理,反正一切等回到X区就见分晓了,等会去找找住宿的房间,现在,来一口吗?”

你朝吴羽策举了举杯子,吴羽策想了想接过后喝了一口下去,道:“我觉得还不错。”

·

你和吴羽策去找空着的房间,吴羽策看着你手上拿着的仅一把的钥匙陷入了沉思,由于他刚刚没有听到你和老板说的话,他以为他遇到了文内必出只剩一间客房的情节,然而当他问你时,你回道:“啥?我只付了一间的房钱。”

吴羽策看向你:“因为战乱时期需要特殊的互相照应?”他表示懂了你的套路。

“是的,而且战乱时期请忘记男女有别,吴女士。”你伸了个懒腰。

入夜时分,单开的格子窗用了根横条的木头撑起来,荒原里特有的气候,空气里干燥得仿佛没有一点水分,你们谁都没有去关窗,任凭风沙和惨白的月光灌进来。

你枕着手臂躺在唯一的那张床上,吴羽策坐在了另一旁墙边的椅子上。他知道你虽闭着眼睛但你仍很清醒,而他向来是在晚上工作,你对他没有睡着这件事也很清楚。

吴羽策过了一会站起来,在房内悄无声息地踱了两步,你开口问道:“吴羽策你是睡不着吗?”

吴羽策愣了愣,脚步也跟着停了,说:“是的,X区的事情果然还是有点在意。”

你一个翻身坐起来,拍了拍床沿示意吴羽策坐过来:“你想知道可以直接问我的。”说着你从和衣的口袋里把那纸片抽出来,递给吴羽策,吴羽策接过便看了,你在旁边说道:“情报只给了秘密实验的内容,但目的和方式都是可以推的,无非就是为了鬼咒装备和血族之间的克制提升,至于方式嘛,我的朋友,我相信你知道每个军区都会有间电室。”

吴羽策冲着手里少得可怜的情报出神,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你不是知道得挺清楚的么?”

“哈?”你笑道,“毕竟我也在X区附近混了那么多年了啊,看个开头,基本就能猜到结尾。”

吴羽策本来想问你那何必还要出那笔情报费,等到X区再看也不迟,但这么一来就显得你做错了事要被冤枉,他可不好意思,所以只是笑了笑,而且很快收起了先前的笑容:“好的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你快点休息。”

“也是,明早我有东西给你看。”你躺下翻了个身,吴羽策见你睡了,回到了他原先的位置。

·

次日吴羽策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你已经起身了,坐在那里,他白日的时候必须暴露在阳光下,所以只能借夜晚的时间闭闭眼睛,因而没太注意你的动向。看看旅店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间还早,便淡淡道:“你这样一直看着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昨晚说过今早有东西给你看,所以我们早点出发,补给我已经提前拿好了,直接走就行。”你自顾自地道,“如果你实在觉得为难,我们也可以再歇一会再走。”

但是很快吴羽策就站起了身:“不用,现在就行。”看起来丝毫没有不清醒的样子。

你听完后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都没有刻意等吴羽策的回答,转眼已从门口出去了。

你们的越野车停在酒馆的后面,那里还有一个废弃多年的马厩。酒馆加不了油,你检查了下所剩的油量,足够你们开回X区再在里面溜个弯。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你回绝了吴羽策以疲劳驾驶为由要让你坐副驾驶的意见,将布袋子里的补给全部扔到后座。越野车排气管和发动机突突突的声音打破荒原里的宁静,这种噪音常让吴羽策出现麦田里的拖拉机的错觉。

越野车突突突突突了半个多小时,吴羽策觉得如果你手上有个电子导航器的话它一定会告诉你“您已偏离轨道”,但很可惜没有。

不凭什么,凭吴羽策还保留的物种的直觉。

最后在吴羽策面前出现了足以令他晃眼睛的东西。

那是一条河流,看起来已经像是到尽头了,水流已经变得非常细密,在附近有龟裂的河床中积淤了不少,一层一层蔓延开来,在清晨的微阳下足以显得波光粼粼了。而这条窄得可怜能清楚看到对岸的河流,在渺无人烟地区的中央倒成了最荒诞的存在。

可惜吴羽策好像不太能懂风情的样子:“你就特意让我看这个?”

“是的。”你点点眼前的景象,仿佛道出吴羽策的心思,“这不是尽头,反倒是源头。”

“所以,这有什么含义吗?”吴羽策咳嗽了两声。

“就算是在最西部的高原,源头可能也就和这个类似,而最终却能汇入海洋。”这时你笑了笑,“你就当是我词不达意,所以不要小看人类世界的力量,也不要觉得这些很反社会。因为。”你停顿了下,深吸口气:“既然会有不伤害人类的血族,也就会有不攻击血族的人类啊。”

吴羽策沉默,睁眼的功夫眼睛已经一片血红,看得你甚至有些眼睛疼,他道:“你看出来了?”

“嗯啊,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你道,“再说了,哪有夜里看字不用灯和不睡觉的人类啊。”

“……夜视力好和精神力强大也不行么?”吴羽策问。

“其实起初我也不能很肯定,真正肯定在于你们血族没有味觉。”你对上吴羽策的眼睛。

吴羽策皱眉:“是因为那杯酒不太好喝么?”

“错!是很难喝啊!”你说,“如果不是因为在荒原里选择太少最好别喝这种酒。”你嫌弃。

吴羽策默然,转头瞥到你腰间帝国军的佩枪:“所以你现在要怎么办呢?”

“没怎么样啊。”你抬头冲着吴羽策笑了笑,“我会按照约定把你送到X区的。”

“为什么?”吴羽策问。

“因为说实话,我一开始就挺喜欢你这个人的。”你笑,吴羽策在此处张了张口,但你显然是想把他的话堵回去,“诶,等等,你别说话,或者说,你不用告诉我你的想法,也不需要你做出任何回应,因为这是我的事情,和帝国军、和你关系都不太大。”

吴羽策终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之后你们在荒原上待了几天,吴羽策和你都很少说话了。在行程第五天的上午,你们抵达了X区。然而军区的闸门已经开了,你却在这时候将越野停下:“好了,前面就是X区,只要我们一进X区,我的任务就结束了,吴羽策。”

“如果很让你为难的话,”吴羽策想了想,说,“你可以在虚空谋个职位。”

“不用,”你甩了甩利落的头发,笑道,“到这里就可以,进入X区后我就不会再帮你,当然也不会阻碍你,所有的事情你自己去做吧,再过不久,我就要回总部了。现在,祝你好运。”

—————————————————————————

Thanks for reading~!

有个设定注意一下x吴羽策的薄幸不是对妹子不好的薄幸,而是妹子喜欢他,但他既不喜欢也不讨厌妹子的薄幸,别说了我知道我偏题了!

这篇如果设定完整的话很像从长篇里截出来的对吧

下一篇要写男神了!开心!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3 张新杰篇

关键词:悲悯

特殊能力:时间旅行

评论(21)
热度(51)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