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叶秋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1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 @庚辰♟甲申♛庚子♣丙子 你的叶秋x

*我思路混乱QAQ

*最近玩梗玩得太欢脱了_(:3」∠)_

*跪求乐乎爸爸别屏蔽我虽然什么都没有x

*其实天那么热跟男神来一发提提神也是不错的选择x

*可能这是这个系列以来设定最报社的一篇x

*叶秋双重性格(精分bu)设定,如有不适者及时撤退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BE预警,ooc什么的老子无所畏惧x

—————————————————————————

叶秋篇 关键词:双重性格

人类和吸血鬼的战争仍在持续,其中吸血鬼兴欣军区与帝国军H区形成了长期对峙的局面,为了形式上对危在旦夕的H区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总部派出你去往兴欣军区进行谈判。

普通帝国军人是无法进入兴欣军区的,但你作为帝国军的特派使臣,并不通过任何军区而是直接由总部指挥,手握帝国军总部的特派令,在兴欣军区边防线上斩杀了几个吸血鬼后出示了文件,很快便由吸血鬼将你抓了进去,作为回应,他们很主动地卸去了你身上的鬼咒装备。

走在你左右的两个吸血鬼没有动你的打算,但他们显然对你也不友好,就差把你携起来过去了,你很理解他们作为血族没有你们人类善待使臣的认知。

他们在打开了那扇雕花的大门后就退出去了,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圆桌上的油灯是唯一的光源,而且根据你的判断,这间屋子应该很大,因为火光没有映到任何墙壁,就这么被四周的黑暗吞没了。你只能顺着被照亮的地方往前走。

圆桌前坐的人是你要找的目标,高背椅能从卷边看出来是铜制的,上面安了红色的软垫。

你发现就只有一张椅子,看来你是只能站着了。

你微微欠身:“请问是叶秋先生么?”

“嗯。”那人发出一个鼻音,将腿搁了起来,双手手指交握放在了膝盖上,指间还夹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穿着干净的黑色西服和白衬衫,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心情不坏。

你继续说道:“叶秋先生你好,我是帝国军总部的特派员,上级领导让我前来向您传达,如果您不能及时撤回兴欣军区在H区外的驻地,三天后我方将向兴欣宣战,以上。”

叶秋听了,脸上扬起一抹笑容:“那你们来吧,我等着。”

哦,果然是这样么?你心里一个大写的冷漠,将之前帝国军准备的发言稿揉成了团。

本意是先营造一种帝国军很厉害的气势先发制人的,但是人家兴欣怎么可能会怕啊?

自己就像是帝国军的炮灰一样被当作垃圾丢过来了。

叶秋似乎还饶有兴趣打算听你的下文,毕竟这场谈判才刚刚开始,虽然你觉得已经可以结束了,但你仍沉了沉嗓子,继续开口:“叶秋先生,其实撤军对兴欣军区也很有利,帝国军现在还是很有实力的,开战先生你也折腾不是?与其防着帝国军何时会开战,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兴欣军区暂且不要触碰我方的边界线,而帝国军承诺绝不干涉你们的战略部署。”

叶秋只是挂着笑容,暂时没有说话。半晌:“好啊。”他的尾音上挑,让你松了口气,但他随即也伸出了手:“H区四分之三的驻地,拿来吧。”

“你想都不要想!”叶秋的态度让你有些恼怒,以致没有顾忌你和他谈判的身份怼了他一句。

“这不是还给你们留了四分之一么!”叶秋竟然开出如此没下限的条件,你一时无言以对。

虽然H区就那么点大,还马上就要被放弃了,可叶秋的开价实在让人有些肉痛,不过同时又能给总部争取时间休整,好像也不是不值。

“没想好我可以给你们点时间再慢慢想,”叶秋随意地敲了敲扶手,“那咱们下回再约?”

你气得把文件全都扔在了他的面前,走出了屋子,透过飘落的纸仍能看到他玩世不恭的笑容。

·

叶秋没想到你第二天刚入夜就到了,来得比他想象得早很多,但依旧是三言两语把你打发了,面见的时间很短。你觉得他是在故意戏弄帝国军,从而出其不意地攻克你们,于是今天你做好了和叶秋打拉锯战的准备。最近几次你出入兴欣军区都相当自由,叶秋清楚且自信于他的实力,这与你迄今为止搜集到的叶秋的情报评价相符。

但好像就是这过于便利的一点,让你那天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叶秋照常坐在你的面前听你向他鼓吹撤兵的言论,你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毕竟是深入了解过的对手,你能猜想他的目光已经聚焦到了你身上,你以为是你这次的长篇大论很好地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你有点兴奋起来,稍稍提了语速,以至于讲到此刻有点累了,停了下来。

这时叶秋说话了:“你要坐一会儿么?”

此话一出,你们两都缄默了,气氛有些僵滞。

你深吸了一口气,说:“其实……你不是叶秋吧?”

叶秋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但终是没说出来,往后瘫靠在了座椅上:“被你看出来了啊。”

没办法,叶秋那慵懒的气质给人印象太明显了,今天他对你的发言认真起来这点本身就很不对,而且从来都让你站着的叶秋会主动让你坐下,更令你注意到了今天他神色有异。

“那么,”你问道,“你是谁?”

“我是叶秋。”他说,“你们一直要找的那个家伙,他叫叶修。”

叶修?叶秋?等等,信息量突然间有点大。你有点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秋好像也很头痛的样子:“这说来就话长了,还请你坐下来慢慢听吧。”

很快叶秋让人给你搬来了和他一样的丝绒椅子,并给你端来一杯驱寒的茶。

吸血鬼的驻地在夜晚确实很冷,你在送茶的吸血鬼把杯子放下后立马端起来喝了一口,由于坐到了圆桌前,你看清楚叶秋对你露出了礼貌性的微笑。

温度适中的茶滑入喉中,你瞬间感觉暖和不少,抬眸:“叶秋先生,请你继续说吧。”

叶秋点点头,又凑近些让你看清楚他眼睛的颜色:“如你所见,我和你一样是人类。”

“人类?”你心中的惊讶又被提起来,但叶秋的眼睛确实不是红色,“那你说的叶修莫非……”

“不,”叶秋打断了你,“他确实是吸血鬼没错,不过曾经也是人类。”

好混乱。“我承认你和他长得很像,但他今天为什么找你来顶替?他如果有事今天完全可以不见我,冒着穿帮的风险这样真的好吗?”

“不、不是的,”叶秋摇头,“这些天没有叶修,只有我一个人。”

“可你们气质相差太大了,一个人怎么可能转换两种相反的气质,你和他到底有什么联系?”

话音刚落,叶秋“砰”地一下拍在了桌子上,茶杯和瓷托盘碰擦发出声响,你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反应,被硬生生地吓了一跳,只见他咬牙:“他是我哥哥!”但是叶秋很快恢复冷静,咳了一声,那个看起来很不牢靠的圆桌并没有晃动,可见叶秋也没有真的用力:“抱歉,失礼了,其实,某种意义上他也有可能不是我哥哥,或者说,他对我的关系不适合被称作哥哥。”

你不明觉厉:“方便说清楚点么?”

叶秋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请稍等,让我整理下思路,从来没人问我这件复杂的事情,我觉得我真该去请个秘书。”

·

你捧着温润的骨瓷茶杯听叶秋的叙述,你相信他是真的很久都没跟别人说这么多事情了,所以思路不是最清晰,因此你这个长期和文字打交道的人用对话引导他,并帮他做了整理。

这已经要追溯到吸血鬼和人类不知道前几次的大规模战争,那时叶秋和他哥哥是双胞胎。某天叶修离开人类很长一段时间后,再度归来就已经成了吸血鬼。

而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就只有叶秋知道。

你惊讶于当年是谁初拥出了这个目前吸血鬼的最高指挥官:“他是怎么变成吸血鬼的?”

“我不知道,”叶秋说,“他当时是离家出走。”

叶修回来后就将叶秋带走了,之后叶秋就负责在叶修离开的时候伪造出他并未出门的假象。

你大惊:“你不是人类吗?!那你究竟活了多少岁?!”

“我不知道,”叶秋说,“我的记忆出现过很大程度的断层,不过我记得叶修给我喝过他的血。”

你怕自己一个激动没拿稳把叶秋的杯子摔了,默默放回了桌上。

从事你们这种工作的人都知道吸血鬼的血不能乱碰,民间曾有流传吸血鬼的血能长生不老的偏方,你表示这是对的,但要配合初拥才行,否则会痛苦而亡。但很显然叶秋看来没事。

你把这件事向叶秋做了科普:“……你哥哥胆子也真大,在结果未可知的时候就敢这么做。”

“所以说是混账哥哥!”叶秋炸毛,立刻又变得很愤怒。

你安抚叶秋的情绪:“其实他也有做好万全打算的,万一不行,你们可以初拥。”

双生兄弟初拥什么的,啧啧,想想就很带感啊!

然而。“我才不要被这种人初拥呢!”叶秋又拍了一回桌子。

“可能因为你们是双胞胎的关系,基因相当接近,就算他成为吸血鬼后染色体有所改变,但也没到致你死亡的地步,反而能让你获得永生。你和吸血鬼真的只差初拥一步,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意想不到。”你试着用科学去解释叶秋身上发生的现象,但叶秋没有接话,很可能是因为不买你的账,于是你打算换个话题,“那么,现在我知道这么多,你是不是要杀了我?”

“当然不会,不过放你出去是不可能了。”叶秋摇头,并给你空了的茶杯斟满,“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算人类,我不喜欢自相残杀,我和你们认识的他们不一样,而且我哥哥也不是这种人。另外,”叶秋突然很严肃地看着你:“我是在十多年前开始帮助他的,虽然我有一些权力,但你真的认为外面那些人会听我的么?所以你除了去房间睡觉以外,尽量不要离开我身边。”

你和叶秋盯着对视了一会,然后说:“哦,既然我有可能老死在这里,那么我知道更多秘密也不要紧了吧?”你站起来,绕过叶秋的椅子活动了两步:“话说你这个空间到底有多大……嘶——!”你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没事吧?”叶秋赶忙站起来,见你没事,礼貌性地扶了下你就松开了,“请你稍等下。”

然后叶秋走到了你看不见的黑暗里,随之“哗啦”一声,是铁钩在滑动。柔和的微光突然洒进来,叶秋还定格在了那个拉窗帘的动作,大块落地窗玻璃外面便是湛蓝的夜幕。

你意识到,天快亮了。

接着你重新开始注意你踢到的东西,是个支架,撑着一块一人多高罩着厚布的东西。

叶秋将所有的窗帘都拉开,然后走回你身边,抬手将布扯了下来,原来是一面大铜镜。

眼前的场景仿佛只有在魔法世界才能看到,透过镜子的影像配合夜晚的光亮是如此空灵。

叶秋抚摸着铜镜的镶边:“我哥哥走之前将这面铜镜留给了我,让我有空多看看它,往往这之后性格转换就会得心应手很多,就像那种感觉不是我在刻意伪装,而是我本身就是那样的气质。他不在的这十几年内,从来没有外人拜访,或者说是没有出现拥有足够高拜访权限的人,你是第一个,因此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它了。虽然知道我和叶修的身形气质都有一定差别,但有时候真的怀疑我是从镜子里被他复制出来的。”

“可能因为你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一张和他极其相似的脸,所以潜意识帮你作出了反应。”

“呵,”叶秋笑了一声,去摸揣在兜里的金属烟盒,在你看来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下意识动作,道,“这种事情,哥可不会相信。”

·

之后你就一直被软禁在兴欣军区,和叶秋一起,你当然不会认为自己将被永远关在这里困到死,你还希望出去向总部交差后能回老家,然后再去东北玩泥巴。

在此期间你一直在观察叶秋,并把他的事情做了个总结。

不知道是否因为镜子里那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反正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叶秋每天都有很长时间表现出的是叶修的样子,你感觉每天面对的就是一个叶修。

先前大概是因为他很久没看镜子了,你突然出现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以至于最后演崩了。

其实你觉得叶秋完全不必那么累,因为讲真没人知道叶修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他强得无法无天,而叶秋的性格虽然被同化了,但身体机能不会变,因而他依旧是个战五渣。

后来你发现,随着你每天和叶秋的交流,他表现出的叶修的状态时长会越来越短。

起先你以为叶修是结结实实地坑了叶秋一把,可渐渐发觉并不是这样。

吸血鬼和人类有很大差别,当年叶修能潜入人类所在地把叶秋捞出来,这本身就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再者,把叶秋提回来了给他什么身份好呢?叶修总有事情要出去,而让叶秋伪装成他还在的假象,从整体大局来看是对兴欣军区的防御工事,从个体来看也是对叶秋的保障。

哪怕叶修只是顺便,也是对叶秋作出了保护。

在你留在兴欣军区调查叶修事情的期间,叶秋对你非常不错。

但可惜的是,你和他之间除了他哥哥,好像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

于是这天,叶秋单方面宣布和你吵了一架。

你惯例在脑中整理了下目前获得的情报,发现应该有还需要知道的问题,于是开口问:“话说叶秋,你哥哥……”

叶秋突然浮现出特别不耐烦的神情,你以为自己不当心问多了,但是下一秒,叶秋用出乎意料的力气拽住你的手腕将你按进椅子里,膝盖抵在了你分开的双腿之间,双臂撑在了椅子的扶手上,身体压得很低,用的是将你圈在椅子中的姿势,他额前的碎发都快要扫到你的脸上。

他看着你的眼睛:“话题总是集中在那个混账哥哥身上,你什么时候能多注意下我。”

他的声音很多都是生气的成分,但似乎还夹杂着一点儿委屈。

你承认你被叶秋吓到了,并强迫自己与他仿佛有层水雾的眼睛对视,想好好安慰他,但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一句话:“其实你自己也是这样啊。”

叶秋又盯着你看了一会儿,终于泄了气,身体沉了沉,抬头时有意无意地蹭过你的脸:“你说得对,刚才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叶秋不失风度,但又万分诚恳地说。

·

你看得出,叶秋这些年作为替身活得并不轻松,甚至很累,可毫无办法。

你曾经想起对叶秋说过的话:“实在不想干了就来帝国军吧,帝国军是不会介意你的身份的。”

但是叶秋拒绝了你,因为他说,他也是叶修部署的一环,他不能给叶修使绊,叶修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不让人担心的时候。

可是他刚刚好像就由于叶修的关系吃醋了一样。

你学着叶秋的样子抚摸着铜镜的边框,心想,如果一定要找个东西怪罪的话,这极有可能是叶秋痛苦的根源,或者说更严重点,是叶秋的根源。

你眯了眯眼睛,感觉镜面上可能有浮灰,便拿出了口袋里的手绢想去擦拭。但刚一触及到镜面,它就像软化了似的荡起些许涟漪,你连手绢带手臂一起伸进了镜子里。

“当心!”突如其来的惊悚感受让你重心不稳,眼看就要往镜子里载,这时叶秋突然从身后抱住你,把你带远了镜子,但手帕却因此脱手,掉在了镜子里。

你靠在叶秋身上,他的双臂紧紧环在你的腰上,借着身高优势把头埋在你的颈侧,慢慢呼出的气息打在你裸露的肌肤上。你们就这样过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你从镜子里看到叶秋抬了抬头,通过镜子,碎发后的眼睛与你视线交汇,然后他用手指稍稍拨开你的衣领,对准侧颈吻了下去,先是亲吻,然后变成或轻或重的吮吸,等他离开,已经留下了一个浅红色的吻痕。他似乎颇为满意地再帮你把衣领整理好。

叶秋对自己刚才表现出来的强势完全不自知,你尴尬地咳了一声,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手绢上。

镜子里是有手绢的,外面的地上没有,你目测了一下距离,要探进去大半个身子才能拿到。

“等等,”你走上前去,就要蹲下的时候,叶秋拦住了你,“我们把它倒出来。”

你和叶秋合力把镜子放倒横着抬起来一点,镜子映出了地面,手绢滑到了镜子玻璃上,但就是没有掉出来。你把手伸进去,你很确定你拿到了它,但它都被你攥成了一团,甚至贴到了玻璃上,你的手进出自如,就是无法把手绢拿出来。

“看来整个进去的东西是无法被取出来的,以后要小心。”你说。而且或许叶修也不知道这面镜子的秘密,要是知道他肯定早就说了。

说完这句话你发现叶秋在看着你,你这才想起自从上回叶秋向你道歉后,你们就不大说话了。

叶秋慢慢地问:“嗯,关于上次的事情,我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哥?”

“怎么可能?我又没见过他。”你很惊讶。

“你不是见过我的另一面么?”叶秋的表情有点阴郁。

“你是你,他是他。”你说。

“好的,我知道了。”叶秋顿了顿后,说,“既然这样我要离开去处理些事情,在给你最终答案前我想先告诉你,我喜欢你。”

·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1]

叶秋的位置很难摆脱,你对他这点表示极其的心疼,作为回应,你想你也应该特别喜欢他。

三天后叶秋重新出现在你面前,告诉你了他的决定:“我去整理了些事情,虽然这种琐碎的工作干起来让人头疼,但最终的答案都指向最有可能开始的地方。”

你对叶秋如此高端的话语一头雾水。

叶秋走到那面镜子前,它因为危险被放到房间里远一点的地方去了,揪住那块厚布的一角,用力扯下扔在地上,就像他第一次见到你时做的那样,空气里腾起一层浮尘,叶秋拍拍镜框。

叶秋知道,自从看过镜子仿佛被植入另一段性格后,这种双重性格在他身上是无法消除的。他很想找回自己的性格,就像很久以前那样,这样能更完美地和你在一起,但是他不能破坏叶修留下来的布局。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挺想揪着叶修的领子揍他一顿,可要是他就此不干了这伤害就大了,他需要理智,而且前提是叶修得回家才行。

然而假设自己因为某不可抗力无法继续就任的话,叶修想必很快就会被逼回来。

叶秋觉得他自始至终可能就是个被复制出来的镜中人,这里才是他的终结。不管是不是真的。

你虽然是个文职人员,但在帝国军受训后反应行动力比叶秋要快一点,你在他做出具体动作前冲过去,从背后抱住他。

叶秋摩挲着你的手背,轻轻地让你把手松开,钻进了镜子里。

你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然后就真的哭了,去拉叶秋的手,但他的手被镜子卡着出不来。

你朝着里头的叶秋喊:“你信不信我把镜子搬到帝国军我那去!”可是镜子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互相都听不到彼此的声音。

不过这真的只是说说而已,你会很理智地不跟着跳到里面去,更会尊重他的决定。

叶秋笑了下,将之前你掉进去的手绢捡起来,手指抖了抖把它折好,放进西服的左前口袋,那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他的口型像反复在说“我喜欢你”一样。

这是让所有在顷刻间完结的最快办法。

当晚,你借着先前叶秋打通的关卡,趁着月色回到了帝国军总部。

“报告长官,这是兴欣军区的最新情报。……嗯?叶秋?是的,我见到了。……啊,没有异样,一切正常。”

—————————————————————————

[1]来自仓央嘉措

Thanks for reading~!

大家好我回来更离去之原了!

虽然尽力想不扯叶神的,但就如本篇所说,如果不谈叶神,我和叶秋就真的没什么话可说了_(:3」∠)_

最后默默问一句有没有喜欢双叶x你的_(:3」∠)_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2 吴羽策篇

关键词:薄幸

特殊能力:无

评论(44)
热度(84)
  1. 易南风楚雨寒枯 转载了此文字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