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你是我遇见过的最美风景 喻文州线 番外

上篇 中篇 下篇←链接走这

*这是和卿涵大大的联文,今天的份是番外

*你们要相信我只是去摸了个鱼x

*写得我有点尴尬症,而且没有修改的欲望_(:3」∠)_

*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这种文夏天看不热x

*有女主名字的全职BG,不喜勿入

*世邀赛,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联盟那里来消息了,三天后去北京的酒店参加集训,夫人帮我准备行装吧。”

颜初有点惊讶,因为喻文州去客场的所有行李都是他自己理的,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但喻文州就真的只是拿了空的行李箱过来,外加抱着一堆衣服,根本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不过颜初理所当然地从喻文州手里接过了那堆东西。

颜初背对着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将那些弄散的衣服重新叠过来。

其中颜初有看到喻文州的那件白衬衫,他经常穿,每次一见她就故意解开两颗扣子露出锁骨。

但是此刻手指抹过平滑的不带一丝褶皱的白衬衫,颜初并没有被它吸引,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压在最底下的那件外套上——中国国家队服。

其实那次喻文州在镜子前穿它时颜初就很喜欢,不是因为配色,而是因为她喜欢的人马上就要穿着它去征战世界为国争光呀。

喻文州方才全程笑着坐在颜初身后看她整理,虽然平时这个家的家事都是颜初较多操持,但是颜初像这样直接涉及他单人事物的真的不多。

颜初在帮他准备随行物品。还是衣服,这种感觉……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善于捕捉细节的他看到颜初的手指有些僵硬,在把袖子折进去的时候手甚至开始抖,道:“你好像很喜欢这件衣服。”

“是啊。”颜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想到这件衣服是穿在你身上的,我就感觉我是在犯罪。”

“哦?”喻文州凑过来,“没那么严重吧,不过这么说是喜欢我的意思吗?”

“是是是,我啊最喜欢文州你了。”颜初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想我大学毕业就回家了。”

“还要谢谢你爸妈,”喻文州接话,“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我怕是每周末都要飞上海了。”

“那也得我愿意才行。”颜初把衣服拍到旅行箱里,最后轻轻地将国家队服放到最上面,“应该说是文州你太聪明,在我最具少女心的时候出手,可惜再怎样的少女也都会变成少妇的。”

喻文州在背后伸手把颜初揽到自己怀里:“那也是我家的少妇,挺好的,我可喜欢。”

颜初安安静静地靠在喻文州身上,目光正聚在窗外黑夜里的高楼上,喻文州家的阳台又很大的一面玻璃窗,优良的地段能饱览城市的夜景,对面那幢大厦透出暖黄的灯光,像萤火。其实就颜初自身开的这盏客厅顶灯,在对面人家的眼里也会变成美妙的火光的。

颜初默不作声了很久,半晌,重新开口:“文州,你是不是之前没出过国?”

“嗯,”喻文州说,“之前所有比赛都是在国内,假期也没有时间跑到国外去。”

颜初依然盯着窗外:“那你想不想趁今天再去看下街上?呃,我是说……”喻文州似乎不太能懂的样子,颜初想了下解释道:“虽然你经常飞去别的地方打比赛,对离开广州的感觉不是很强烈,但是即将要去的地方是瑞士的苏黎世对吧?到时候离开国土肯定会有感觉的。就像我不常离开上海旅游的人,第一次来广州的时候也会特别不安。嗯,不过这么说好像也有点不对,如果是文州你的话应该不会吧?你……”

“好啦,”还真是和以前一点都没变啊,喻文州将手覆在颜初的发顶上适时打断了她,并将她身子扳正过来面对自己,“我懂你的意思,那就下去街上转转吧,正好有段时间没跟你出去了,东西明天再理。”

很快喻文州去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时候他背了个斜跨的单肩包,那只单肩包被晒得褪色严重,包上那个橡胶拉链头子因为老化已经断裂掉了一半。颜初一点都不关心他是从哪里把这个包翻出来的,她只知道这样一身打扮融在夜色里根本认不出他是喻文州。

喻文州本人显得特别坦然,说:“走吧。”

颜初和喻文州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沿着街道走着,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路上还是有很多行人的,经过行道树旁能间歇性听到几声夏蝉声嘶力竭地叫唤。店铺的生意仍做得起劲,但也有几家特立独行的已经打烊,甚至拉上了灰色的防盗帘,亮堂的光线每次一到那边就像被拆吞入腹了似的,说不清它们组成的光影画面是美还是不美。

喻文州牵着颜初,背着他那个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包,大大方方地走在街上,一切顺利。不过去便利店的那两份罐装果汁是颜初买出来的,便利店里对于喻文州实在太敞亮。

喻文州家附近有个街心花园,此刻颜初和他就蹲在附近的马路牙子旁边喝果汁。

颜初看着喻文州仰头喝了一口,喉咙那里动了一下,然后继续注视行人,侧脸被光晕打得线条柔和极了。她很有自信,就算是现在国家队名单还未公布的风口浪尖,只要被人发现竞猜重磅目标蓝雨队长喻文州此时蹲在这里喝罐装果汁,绝对会上《电竞之家》的头版。

不管现在她和喻文州看起来很像工作了一天开始畅想人生的新进小白领。

颜初想到这事,不禁感叹:“你们世邀赛需要翻译的对吧?如果我当初学的是翻译专业就好了,没准有机会和你一起去。”

喻文州知道颜初这是玩笑话,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慌不忙地跟上一句:“翻译有,但我们可能更偏爱金山和有道。”

“你说你这次出去比赛那么久,下雨天谁给我送伞呀?”颜初问喻文州,她指的是那次真的不当心忘了拿伞,喻文州特意从俱乐部跑出来给她送的事,尽管现在都很过意不去就是了。

喻文州答:“那我只好祈祷我不在的时候你这尽量少下雨,或者下雨的时候你不用出门。”过了一会,喻文州站起来:“喝完了吗?”

颜初晃了晃易拉罐:“好像还有一点。”

“边走边喝吧。”喻文州向还蹲在地上的颜初伸出手,“今晚风有些大,我们回家。”

—————————————————————————

Thanks for reading~!

你是我遇见过的最美风景这个长~标题系列结束啦

和男神蹲在马路牙子旁边撸串一直是我的梦想QAQ

我明天更离去之原,为啥告诉你们是因为

如果我不说,我恐怕又要拖到后天_(:3」∠)_

评论(4)
热度(31)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