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你是我遇见过的最美风景 喻文州线 下篇

上篇 中篇←链接走这

*这是和卿涵大大的联文,已经完结

*你们要相信我只是去摸了个鱼x

*写得我有点尴尬症,而且没有修改的欲望_(:3」∠)_

*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这种文夏天看不热x

*有女主名字的全职BG,不喜勿入

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荣耀职业联赛一赛季从当年的八月中旬开始,到次年的五月上旬结束,通常是单周单赛,颜初手里的这张票是第四赛季常规赛的第一场,蓝雨广州的主场。

蓝雨战队在第三赛季的夏休期经历了一次重大洗牌,自由人队长方世镜退役,接任队长之职的正是从训练营里被提拔上来的喻文州,所用账号荣耀第一术士索克萨尔,同出道的还有一位青训营学员,叫黄少天,账号也是未曾在赛场上展露锋芒的剑客夜雨声烦。

蓝雨主场的场馆内,颜初坐在红色的软座上稍显不安。喻文州给的座位实在太好了,靠中间的第一排,能看到每个屏幕的实时转播,越过前面分隔的栏杆就是选手席,客场的那家战队已经到了,颜初甚至能清楚地看到队员间的交头接耳。

很快第四赛季常规赛的第一轮比赛正式开始了,颇具电子竞技风格的红蓝灯光从场馆各个角落打出来,配合全都熄灭了的顶灯,展现出热爱着这一行业的人们才能看到的光晕。因为是蓝雨主场的关系,蓝雨的粉丝们格外热切,呐喊欢呼中有着仿佛要把场馆掀翻的迸发力。

颜初知道,这其中很多都是给从选手通道中走出来的喻文州的,他们的蓝雨队长。

喻文州似乎和印象中不太一样了,他相当温柔,有亲和力,但在赛场上的他瞬间附身了一种领导者的气质,纵使在网游中运筹帷幄的时候颜初也没有这种感觉,她曾经以为喻文州是少年老成,现在看来他是真的稳重。那个青年蜕变成了自己不熟悉的模样。

喻文州经过时有意无意地朝这边看了一下,颜初抬起手,与周围格格不入地挥了挥。

蓝雨主场选图权占尽优势,先赢一赛拔得头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人气想必是要水涨船高。

颜初在座位上多坐了一会,等会场里人走掉一些,刚要站起来,口袋里的手机震了。

摸出来看竟然是喻文州的短信:能在C区通道口等我一下吗?记者招待会结束马上过来!

今晚的月亮不错,C区普通游客通道那里已经没人了,有穿堂风,颜初靠在墙上划拉着手机。

过道里有脚步声传来,喻文州在看到颜初后很快平复了下气息:“抱歉,让你等得有些久了。”

颜初摇头:“没有。话说怎么了?”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但没有接下文,像是还在思考着,“你觉得今天的比赛怎么样。”

“抱歉,”颜初尴尬地笑了笑,“你们的事情我是真不懂的。”

“其实我是想说,”喻文州微不可察地叹出口气,“以后我们见面有点困难,但我会来看你的。”

颜初听后,懂了。

喻文州正式出道,作为在前三赛季都冲入季后赛战绩不差的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的名字将会很快在荣耀玩家中流传开来。随之就是商演和代言,尤其在学生党这类年轻人当中,他会有极高的知名度。所以他不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众场合了。

“没事,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们可以Q上聊。”颜初说。

“嗯。”喻文州点点头,离开带冷气的场馆后渐渐体会到了广州夏夜的闷热,喻文州将长袖的队服外套脱下来,在这之前从口袋里拿了张账号卡出来,“这是给你的,守护使者。”

看到ID处的“浮灯留影”颜初的眼睛亮了亮:“讲真之前我很担心你们账号卡的取名品味。”

“还是找了一会的。”喻文州表示喜欢就好,“不是什么心血号,给你消遣的,也不用练级。”

“知道啦,另外开学以后我会好好读书,你再怎么有办法,读书这种事,还是要靠我自己。”

接着两人都没找到能快速承接上文的话题,气氛在一片安静中有些微妙,颜初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喻文州见状开口:“不早了,我送你回学校。”

“呃不用,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很快就能到的。”颜初说。

第四赛季开始的这个赛季,颜初升到了高二,学习任务比高一更加重了,而且面临选科的问题,不过颜初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自己擅长的文科。

常规赛对于蓝雨的压力不大,但比赛大多放在周五,周末要准备复盘,所以颜初能和喻文州在网上碰见的时间都集中在前半星期。周末颜初的新守护使者浮灯留影千载难逢才能看到喻文州的索克萨尔,更多时候还只是她混在蓝溪阁的公会团里。

大家都很忙,还好联系不断,喻文州偶尔会在校门附近等颜初,就这样她混到了高三。

对,就是用混的。高三,怎么说?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讲,与其认为这是学业冲刺季,不如毕业季告白季分手季在学生脑子里占的比重大。各种期期艾艾都会在这段时间集中涌现,挡都挡不住,学生党的精力向来令人佩服。

喻文州这家伙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只要是在人多的地方想单独见他一面就难如登天,但同时莫名其妙的,喻文州说这回周五能来接颜初出去,作为长时间以来支持的谢礼。

适逢五月艺术节,班里有人留下来讨论节目编排,颜初暂且闲着没事坐在教室里凑会热闹。

据颜初所知其中有两个女孩子也是荣耀的粉丝,刚才还听她们讨论着常规赛最后几轮。根据现有的分数来看,蓝雨跻身领跑战队的行列,并且接下来的赛事不会影响到他们季后赛的名额,这也是喻文州最近得空的原因。

颜初估摸着喻文州快到了,开始理东西和妹子们告别,然后就看见了站在教室门口的喻文州。

这个人就这样冲进来了啊?!他是靠刷脸的吗?!

于是本来挺欢脱的教室里突然死寂,颜初深谙此场景似曾相识,并且为自己亲眼见证而迟疑是幸还是不幸。喻文州像个没事人一样问颜初好了没有,并且表示自己不着急后,颜初嘴上说着“马上马上”边去瞄班上妹子们的反应。

那两位接触过荣耀的此刻已经交头接耳上了,目测已经把喻文州给认了出来。主要喻文州最近出镜率频繁,而他这人吧确实就长这样,想认不出来都不行啊。

然而还好她们没有当即上前拥堵大神求签名,毕竟这也是需要勇气的,让颜初放宽心不少,但是万万没想到,旁边对荣耀力量一无所知的妹子上去搭讪了啊!

颜初下定了决心让喻文州等着,慢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顺便观察喻文州的表现。

喻文州笑意盈盈的特别苏气,看着相当撩人,颜初不知道小姑娘打的什么主意,但扪心自问下,如果自己不认识喻文州,看到他这种气质的人也会有要聊两句的冲动的。

小姑娘讲话细声细气,身段超好,长得也素净,是颜初偶尔会羡慕下的类型。偏偏喻文州此时竟然还很耐心地和她说话,颜初发誓她从来没这么想过喻文州,但她现在觉得喻文州简直像个中央空调。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怎么个不舒服法,抬手扶额很是头痛。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先失陪了。”突然听得喻文州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颜初的手被人拿下攥起来,“怎么了这是?东西理好了吗?”

颜初扫了一眼书包,含混地说着“理好了”就快步跟着喻文州走了出去,有点像逃。

牵着的手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放开了,颜初甚至都不能理解刚才自己的一系列行为,她偷偷去看喻文州,他唇角的笑意还没消下去。

不就和小姑娘聊个天么至于这么开心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

喻文州每次都超快发现颜初在偷看,轻笑一声:“你那个同学好有意思。”颜初一个大写的“噫”,结果人家喻文州还没讲完:“就是话太多了点,和少天有得一拼,还有严重的自来熟。”

喻文州转得一手好仇恨,颜初不信:“你们队的话唠剑客么?真的假的?”

“是真的。”喻文州语重心长地拍拍颜初的肩,“没见过真人吧?改天我带你去看看。”

于是颜初顺理成章地暂时没想刚才的事,和喻文州很开心地在外面浪了一圈。

不过次日颜初收获了来自同学的问询:“你是怎么认识职业圈大神的啊!”

颜初想了想:“应该说是我认识的人恰好成为了职业圈大神吧。”

接着是那个很喜欢跟喻文州说话的姑娘:“那他是你男朋友么?”

这回颜初想都没想:“不,不是。”

颜初不太想让那些不很相熟的同学知道自己和喻文州的关系。颜初承认喻文州对自己特别好,但是她隐隐有点期望喻文州只对自己一个小姑娘这么好。

颜初高考的时候喻文州没有来,因为那时候他必须准备季后赛的争夺,其实颜初倒希望他别来,他现在的成就如日中天的,他来反而紧张。

高考结束的几周后,学校举办了毕业典礼,当天也是校园的开放日,很多家长也都会抽空前来。颜初的家长远在天边,所以混在人堆里进来的是穿着白衬衫的喻文州……

他不是很怕被别人认出来,也是钻了没人会在这个时候注意他的空子。

大多数人都集中在操场上合影留念,颜初为了见喻文州所以缩在了楼上的教室门口,看下去一片绿的操场反射着阳光有点刺眼。

喻文州无意识地敲了敲晒台,看着颜初趴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正好有个之前没敢问的问题,于是伸手碰了碰她的肩膀:“我想问你,你会在广州上大学么?”

颜初差点被喻文州一吓,听清楚才发现多大点事:“对啊,志愿填的都是广州的学校。”

喻文州点点头,在考前没敢问颜初是怕这个问题误导她思考,要是能让她留在广州那还好,万一本来没想那么远,自己一问她想回去了怎么办?现在颜初肯定至少要在他喻文州的地界上待四年,至于为什么不问以后是否考虑在广州就业常住,原因同上。

颜初的声音听上去比刚才还要懒散:“其实也有想过回老家的,那里有很多关系好的人,对这里的感情没有太深,但又觉得好不容易凭自己的实力跑出来,就这样读完高中就回去太没劲了,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呀。”

“哪里又寂寞如雪了啊?”喻文州笑,他不是第一次听颜初说这话了,“刚才看你挺开心的。”

“废话毕业了领证书当然高兴啊。”颜初懒懒地说,跟喻文州说话时的胆子越来越大,甚至有点口无遮拦,手搁在台上指指下面的人,“我有种高三一毕业全世界都去谈恋爱了的错觉。”

“这个我暂时可没办法啊。”喻文州在颜初看不到的角度似乎笑得更加开心,忍住了伸手想要揉她头发的冲动。不过我会尽快想出办法来的。

颜初最终顺利考上了广州的一所大学,结果并不坏。可大学统一住宿,校舍很远,而且校园很大,喻文州不方便来找到颜初,不过自从喻文州向颜初讨了她的手机号码后,三天两头晚上的电话打得是越来越勤快。开始是类似校舍住得习不习惯的问候,接着会问一些学校里的事情,最后实在没什么可问的了,也会在训练结束后深夜致电道声晚安。

对于喻文州这种狂刷存在感的方式,颜初只道他是盯自己盯得越来越紧了,不过一点都不烦。

喻文州温柔,在职业圈和社会中都是相当优秀的存在,颜初觉得,他没有把自己忘记,每天能收到他打来的电话,就很值得雀跃了。

第五赛季时微草夺得魁首,百花作为亚军,蓝雨是四强,蓝雨已经不容怀疑具有夺冠的实力。自喻文州出道一役后,蓝雨的比赛颜初有时会自己买票去看,不告诉喻文州的原因是不想麻烦,什么时候去看颜初自己也说不好,职业选手们整天主客场间坐飞机飞来飞去,颜初只能看看属于蓝雨主场的比赛,况且,蓝雨对明青这种小透明战队的碾压局实在没有看的欲望。

但是,如果碰上蓝雨冠亚军的争夺呢?

颜初看着喻文州寄来的第六赛季总决赛的门票。

总决赛的蓝雨还是颜初印象里的蓝雨,可这是迄今为止最接近冠军的一次,所以无可厚非地多了一层所向披靡的气焰,看着沉稳中透着锐利。

甚至当大屏幕上飞跃出“荣耀”二字、宣布蓝雨为年度总冠军时,颜初能做到的只是死死盯着转播屏,手里本想好好保存作为纪念的票根险些被攥出褶皱。

颜初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祝贺喻文州,就在靠近选手通道的地方被他抓到了。

场馆里很凉快,但喻文州的手因为方才在台上的疯狂有些发热,他说:“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颜初被喻文州从选手通道里拉走,然后塞进了他的车里。

顺着场馆外的大道一路向下,颜初认为她来得及回学校,就什么都没说,尽管气氛特别尴尬。

这时喻文州努力想让自己变得平静些,但声音听起来仍有些抖:“看到了吗?蓝雨,冠军。”

颜初知道这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可别的话确实说不出来,因为无论什么都没法形容至高无上的荣耀,所以只是笑着道:“恭喜。”

“其实我对于蓝雨这次的夺冠很有信心,”喻文州也笑,“虽然在赛前总是会紧张。”

“这完全能够理解啊,”颜初说,“另外我怀疑蓝雨这次没夺冠的话你就不会找我来看了。”

喻文州只是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颜初就当他是默认了,车里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你们战队今晚不准备庆祝?”

“放在明天了,今天让他们好好休息,而且冠军在手,很多人今晚都有事情要做。”

喻文州带颜初到达的目的地瞬间唤醒了颜初的记忆,他问:“还记得这个地方么?”

颜初环顾四周,点头:“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地方吧。”

“嗯,我觉得凡事都要有始有终,像这样回到起点就很不错。”喻文州随意地将手搭在护栏上,似是觉得不妥又拿了下来,街上的灯景照亮他半边的侧脸,仔细看能看到他眼眸中有星星点点的流光,颜初听到喻文州柔着声音对自己说:“和我在一起好么?”

半晌。“你这样简直是摄魂夺魄。”颜初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叫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其实我很早就想和你说了,但我觉得拿到冠军后,你拒绝我的可能性能再小一点。”

颜初闻言,歪着头想了想:“那是不是没拿到冠军你就打算再等两年,直到拿到为止?”

喻文州笑得弯起了眼睛,很是好看,衬得他气质又温润了不少:“那可不行,我离你们大学太远了,我很担心你会被别人拐走啊,这个冠军既是为荣耀,也是为了你。”

江风吹过来,带着湿气,能嗅到江水的味道。

颜初从来不会拒绝喻文州,现在不会,以后不会。

也正如喻文州所说,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终结。珠江两岸一定会成为颜初最留恋的地方,为夏夜的江风,为升腾的水汽,也为仿佛点燃黑夜的万家灯火。

更重要的是为了喻文州,世间无双,其实最好看的永远是他。

因为,你是我遇见过的最美风景。

—————————————————————————

Thanks for reading~!

虽然不太会写告白_(:3」∠)_但是还是完结啦

不要着急明天还有个世邀赛的番外w

评论(1)
热度(35)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