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王杰希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0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 @阿鸢_沉迷刷题不能自拔 大大你的ID真是一日三变啊QAQ

*原来以为我能理解杰希大神了……结果我还是太年轻了……

*不过老王好苏啊我好喜欢老王啊【打滚x

*应该是一个成功之前的杰希大神和意气风发的厉害妹子

*没错这就是老王和少女神棍坑蒙拐骗的故事

*毕竟杰希大神的特殊能力怎么看都像是开了挂吧啊喂x

*也是篇打不了tag的迟到生贺,因为是BE所以晚了两天发【我不会告诉你们其实是我没码完的 杰希大神生快呀www

*喜欢看HE的我觉得看到老图书馆那里不错x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死亡梗,ooc什么的老子无所畏惧x

—————————————————————————

王杰希篇 关键词:审判

如果时间能够重新来过的话,自己会不会选择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呢?

在闲下来的时候,王杰希时常会想这个问题。

·

王杰希从走廊那边过来,怀里单臂抱着一摞厚厚的卷宗,刚制不久的法官袍有点宽大,王杰希边走边不得不经常用手拢一下,才会使他看起来没有走路带风的可笑特效。

在拐角处那幅油画的旁边他碰到了来接他的你,你调侃他道:“杰希大神,准备好了没有?”

王杰希朝你点点头,很清浅地笑了笑,往法庭走去。

法庭里的灯光相当暗,只有头顶上的大吊灯上插着几根稀稀拉拉的蜡烛。

王杰希绕到那台看起来很笨重的长桌后面坐到椅子上,饶是王杰希是你见过的吸血鬼中长得最高的,坐下来后椅背还是超出他的脑袋一大截。你帮着他把卷宗码到桌子上。

你对这类椅子有一种形容,就是椅子腿砸到脚上会痛死的那种。

你翻开你的皮质笔记本,掏出白色的羽毛笔在墨水里蘸了蘸,煞有其事地在本子上龙飞凤舞地写上标题和日期,长长的尾羽都要晃到你的脸上。

你这书记员一向当得很认真,虽然那并不是你最重要的工作。

很快对面开了一道门,一线光亮透进来,沉重的铁链声不管听多少次都会搅得心里不舒服。

微草军区刚和帝国军进行了一场大规模战争,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是帝国军的指挥官。

一切按照审判开庭的流程走。王杰希对着资料分条陈述帝国军指挥官的罪状,沉稳的声线在法庭上制造了不小的回声,末了,抬眸问道:“那么,你是否承认自己有罪呢?”

帝国军的指挥官用愤恨的眼神朝在场的所有吸血鬼瞪了一记,你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王杰希,只见他微微眯起了双眸,目光全集中在帝国军的指挥者身上。

然而你对他在看什么地方更清楚些,他是在目视对方的眼睛。

也就刹那的功夫,你仿佛看见王杰希的精神游丝穿过面前立的所有吸血鬼徜徉过去,直接通过那位可怜指挥者的眼睛钉入他的脑子。

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杰希,嘴里机械地吐出三个字:“我有罪。”

你转头去瞄王杰希,他就像入定一样眼神回应着那位指挥官,在你看来其实这挺可笑的,好在他平时在法庭上的表情就是差不多的威严。

帝国军的指挥官很快就被两个吸血鬼挟起来了,王杰希也跟着站起来,手在桌上胡乱摸了摸,甚至还拍出了一些声音,你会意地立刻接上去,牢牢握着他的手。

外人看来是王杰希牵着你,实则是你牵着王杰希,发觉前面那三个人似要转身,连忙跟上去,王杰希被你拖得踉跄了几步,好在还是顺利和他们调转位置站到了他们的前方。

你自认为你们两个用很诡异的姿态倒退着,你装模作样地掏出手中的红皮古书,用引领的姿态念道:“我将代替主告知世间,跟随主的步伐,摒弃所有欲念,反之灾祸将来生降罚于你。”

帝国的指挥官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自觉走上了锈迹斑驳的绞刑架,你和王杰希则站在下面。

当拧在一起的绳子套上那人的头颈时,你猛地跳起来去晃王杰希的肩膀。

没有任何弹性的粗麻绳抽吊着已被绞死的人的场面让人难受,王杰希清醒后有点站不住,你挽着他扶着他的背,让他稍微顺了口气。

王杰希的眼睛仍盯着那里,甬道中传来的风轻轻晃动着那位指挥官的身躯,你们仿佛能听到风声,也有可能那是断裂的骨头磨合发出的咯咯声。

·

客观意义上的夜晚,对于吸血鬼来说的白天,王杰希坐在桌前翻着几本资料,那些他暂时不需要的都摊在一旁。他的手边仅一支蜡烛,豆大的火苗在偌大的图书馆内脆弱得可怜,有可能下一秒那成排的大书架就会化身怪物来把它吞噬掉。

老图书馆门口那里传来脚步声,尽管很轻,但王杰希还是听到了,他略有些期待地看着那小团跳动的火光越来越近。你举了盏油灯,将王杰希散落的书推到一旁,坐下后把油灯放在近处,一下子晃得王杰希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怎么?很亮么?”你问道。

王杰希点头:“是有一点。”

“那可没办法。”你身体向前倾帮他把蜡烛给吹灭,然后把油灯推远一点,“虽然从出生就生活在这里,但我毕竟不是吸血鬼,没亮光的话我什么都看不见。”

“那就我一个人看好了。”王杰希看了一眼你随意搭在肩上的外套,“想睡的话就去睡吧。”

“不用,我陪你说会儿话。”你拍了拍王杰希的手背,“要是哪天我日夜颠倒过来那就好了。”

王杰希闻言,停下翻书的动作,看着你柔声说道:“印刻在血脉里的本能不要强求去改变,况且你目前这样不耽误事儿的。”

“说到工作,”你顿了顿,“你统率的微草军区负责战后审判多少年了来着?”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王杰希有些失笑,“你什么时候做我助手,就什么时候开始审判的。”

“是个记住时期的好方法。”你装模作样地点点头,“那么多次审判中前几天算是危险的吧?”

“其实都差不多,只要习惯了,也就那么回事,就看你能不能在他死掉之前把我唤回来。”

你看了看王杰希:“我一直很想问,万一我没来得及呢?”

“嗯。”王杰希掂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还没发生过这种事,或许我会经历同等绞刑的痛苦?”

“那听上去就很恐怖,我以后会更加注意的。”你吐了吐舌头,“但愿你的脖子不会真的断掉。”

“毕竟我要通过精神游丝来控制他的意念和思维,让他心甘情愿走上刑场的话,精神就必须和对方保证高度同步,至于脖子也会断掉什么的,我真心觉得那不太科学。”

“真要讲科学的话,”你火速接过话茬,“你是不是还要在他脑海里编造一套完美的理由?”

“噢这个不用,无脑循环而已,你别太认真。”王杰希拍了拍你的头,“这样最简单,要是过于纠结逻辑一个没控制住就麻烦了。”

“确实,跟天马行空的你谈逻辑没啥意义可言。”你耸肩。

你到底想夸他还是损他?王杰希咳了一声:“你没亲身经历过,所以不懂。”

你支起手肘撑在长桌上,眨着眼睛看着他:“那杰希大神花点时间告诉我吧?”

“我只能牢牢盯住他的眼睛,离开片刻都不行。”王杰希伸出两根手指在你和他之间比划了一下,“而且他对被控制这件事有感觉,会拼命想要挣脱,所以很难。”

“因为太需要你集中了所以每次离开我你就无法行走半身不遂?”

“瞎说什么呢。”王杰希无奈地又去翻了两页书,“如果被他挣脱,那我们这几年就白辛苦了。”

“所以我每次都要装成防止他们死后吸血鬼化的吟唱者啊。放心吧,就目前看来,长老们抓不到我们什么把柄,顶多就是觉得我们的关系好得有点奇怪。”

“我们的关系只是好,没有奇怪。”王杰希话音刚落,似有疲惫袭来,不禁去揉了揉太阳穴。

“累了么?”你问。

“每次用完瞳术对精神力消耗都很大。”

“噫,你这特殊能力的缺陷还真是多啊,没完没了了都。”你鄙夷道。

“你这是废话啊,”王杰希语气中带着遗憾,“如果它完美的话微草早就开创王朝了。”

“总感觉长老们不生疑才是个奇迹。”

“生疑了也要把这个谎圆过去,我的特殊能力只能我们两个知道。”

你看向王杰希:“有想过把所有的权力都收回来么?”

“那不可能,自古以来贵族的权力就要受到血族大会的制约。”王杰希伸出手揉了揉你的头发,“而且和帝国军的交易都是由他们完成的,我不方便亲自出面。”

“真是肮脏的交易。”你挑眉,“血族需要人类作为血液供给,帝国军上层又有居心叵测的人想获得永生的力量,高层就随随便便借我们的手把下面的弃子杀掉,都是老狐狸。”

“这样已经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至少暂时不会用我的能力去大肆控制别人。不过最近他们要求审判的频率越来越快了,实在让人头疼。”说完,王杰希像是要证明他头疼一样,扶额。

接着你们谁都没有说话,王杰希也不再翻书了,空气中陷入了沉默。

“时间不早了,我去休息了。”你站起身。

油灯上的火苗不知因为什么跳了一下,使得照亮的所有地方的光影都晃了起来,王杰希突然伸手拉住你:“诶,等等,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从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会不会好一点?还是说,如果我能在用力一点,微草会比现在好得多?”

王杰希的反应让你很惊讶,你略微诧异地看着他,你好像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王杰希。

他有些期待地望着你,你笑了笑,扶着他的肩膀:“这事儿你别问我啊,你不早该清楚的么?”

王杰希同笑了笑,说:“也对。”

“下次别问这个问题了,太傻了,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杰希大神。”

“可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眼睛染上笑意:“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为什么瞳术对你不起作用呢?”王杰希看着你的双眼,火光倒映进他的眼底,流光溢彩得好似有万千星辰,“要是你能说句我想听的话就好了。”

“剧毒之物百尺之内必有解药,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你打趣,“所以只有我能做你的助手。还有我造为什么你每次用瞳术都会那么累了,果然要直视你的眼睛是很困难的。”

王杰希没有说话。

你更靠近了他一点,伸出手按在他的后首揉进头发里,俯身对准他的左眼吻了下去。

你突如其来的柔情让王杰希一个激灵,精巧的锁骨映入另一边尚可视物的眼帘。感觉到你的舌尖在轻轻舔舐着,他的眼睛舒服地半眯起,在烛火的映衬下仿佛蒙了一层水雾,最后阖上它,用双臂将你的腰搂得更紧了。

吻毕,你的声音响在他头顶:“放心吧,就这样继续走下去,你永远是我见过最好的魔术师。”

·

王杰希在镜子前正了正自己的领带,将西装上的褶皱抹平,他有点不信任自己的审美,毕竟他会觉得你吐槽的那条微草绿的领带还很好看。

确保这个时间不会有别的吸血鬼过来后,王杰希坐到了桌子前面。

他不知道从哪里支了张桌子,上面放了给你吃的东西,而你现在就坐在对面。

“今天血族大会竟然没有叫你过去?”你有点惊讶。

“因为我刚宣布了今天我要和我很喜欢的人约会。”王杰希说,看到你的表情变得更滑稽后,他笑了出来,“开玩笑,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别太认真。”

你心里狂喊“吓死我了”边佯装淡定拿起冰水:“我以为今天是来谈正事的,所以我很认真。”

“是要谈正事,但不是现在。”王杰希示意桌子上的一堆,“你先吃点东西。”

“那你呢?”你又扫视了一眼桌上,问王杰希。

“我看着你吃。”

你捏紧了手中的刀子:“你不会打算把我办了吧?”

“那不会,我们签过协议的。”但王杰希仍看到你鄙视地看着他,“……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

“我觉得接下来你会挺难办的,我去牢里看过,将要接受审判的那个人嗓门很大,话很多,而我们又不能让他提前闭嘴。”

“这就表明瞳术的使用要比平时夸张很多。”王杰希和议。

“但危险的不在这里,”你嘴里含着面包模糊不清地说,“我们还是要考虑失败了的后果。”

“根据交易的意思这个人不能留,”王杰希沉思道,“微草的目标实则不是对人类进行种族灭绝,而是要合作,写为合作读作统治的合作。”

“所以我有时候觉得你们微草严格得招人烦。”你将面包咽下去,“你们贵族的权力其实很有限,而且都是由底下吸血鬼转让而得的,你们相当害怕吸血鬼杀死人类没有正当的说法,所以拼命在那用审判来提高自己的公信力。”

“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况且你那个想法太感性了,我们还是要理性地看待问题,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微草军区主让人类知道吸血鬼统治下的世界没那么可怕,因此要通过审判来告诉他们,我们有完整世界的规章制度,顺便暗示他们不要投靠帝国军去。”王杰希有点不悦。

“感觉你们在被牵着鼻子走。”你停下手里切东西的动作抬头看着王杰希,“你们这样得服从人类的公意,但他们对你们的限制太大了。要让人类放弃自己的种族投靠吸血鬼可没那么容易,再这样下去你们微草非解体不可。”

“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也不是真心要待在微草的?”

“微草有把我当人类看吗?”你反问。

“有。”王杰希叹了口气,回答得斩钉截铁,“只要你还是人类一天,我们就没法在一起。”

“你不能强制初拥我,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

“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王杰希眯了眯眼睛。

“是么?实话实说而已。”你耸耸肩。

“我发现每次我们探讨解决方案的时候总是讨论不出来。”

“这本来就是一个无解命题。其实讨论了也没多大意思,因为你会发现事实总会和你设想的不一样。”你无可奈何地敲了敲桌沿。

王杰希不说话了,想了一会儿后,道:“那你快吃,吃完了我们去准备开庭。”

“行吧。”你默默切了块肉放进嘴里。

·

你和王杰希坐到法庭上后那人就被带了进来,如记忆中一样的聒噪,好在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王杰希敲了敲法锤,沉声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人的眼睛飘飘地扫过来,最后落在你身上:“我就问一个问题,你是人类吗?”

你没有立刻接话。正当王杰希要再度举锤宣布审判结果时,你慢吞吞地吐了一个字:“是。”

“没想到真有愿意帮吸血鬼的人类啊。”那人似是苦涩地笑了笑,说。

你猛然发现这个问题和王杰希好像刚刚谈过。

原先这个问题没什么值得说的,但随着吸血鬼和人类交易的扩张,这个问题随之浮出水面。

你在这种虚假的审判中能得到任何好处吗?显然不能。

你只是为了帮王杰希。但他在这审判中也表现得相当痛苦。

而且那人提点的对,你的立场应该是人类,要辩护也应该帮着帝国军。

所以这是你第一次,没有接王杰希伸过来的手。

倒不如说是他那边瞳术已经发动,你一犹豫,就错过了辅助他的时机。

王杰希没办法分心去思考你这次的无动于衷,他强控制着对面,几乎带着趔趄走下台阶。

但没有你引导的他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了,根本不能好好控制,那人的动作看上去扭曲极了,就像灵魂想挣脱,但躯体强压着不让它出来。

无奈之下,王杰希凭着意志强制解除了瞳术。

他盯得眼睛发酸,旁听席上几个被长老硬要请过来的有权限的人类不住地交头接耳,王杰希扶着被告席的桌子,挥了挥手:“直接处决吧。”

毫无疑问一夕之间微草最高贵族的特殊能力曝光,但血族大会那边并没有向他提任何意见,反倒觉得王杰希的瞳术能带领他们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然后他们开始一门心思地弹劾你,他们觉得不肯初拥的你待在王杰希身边太久了,而且你间接导致了吸血鬼和人类的信任危机。

所以,王杰希下一个要审判的对象,将会是你。

王杰希整天泡在血族大会那边,揪着那些长老不放,不断到处奔走想证明你的无罪。

但这场审判是微草要求的,天平永远会往有利血族的方向倾斜,凭他一己之力无法扭转局势。

这期间他抽空去见了你一面:“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与其去搞那些,还不如多来和我说说话,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了,长老们看我不爽很久了。”

“你不相信我?”王杰希抓住了狱里的铁栅栏。

“信你有用么?”你摸了摸鼻子,笑说。

王杰希沉默了。是啊,信他有用么?

他们联手向军区隐瞒了特殊能力的事,他没有筹码保住你了。

你说的没错,越是有严格的规章制度贵族的权力越是有限。

“审判的时候你说自己无罪,算我求你了。”王杰希说。

“如果你真想为我做点什么的话,”你说,“让审判当天来的人少点好么?太丢人了。”

·

王杰希满足了你的要求。审判那天没有人类,给出的理由是影响交易,所以旁边只有长老们。

你很自觉地站在那里,没有吸血鬼看管,因为你知道自己迟早要迎来这么一天,逃不掉的,露出王杰希在疲惫时最喜欢看到的笑容。

他怎么都没想到你会有站在他对面的那天。

王杰希用他能想到最温柔委婉的语气来问你问题,你也很温柔地回答他。

一切表现得没什么两样,是没有瞳术的审判,只是在处刑时,王杰希要求只有你们两个人。

你盘腿坐在木头搭的台子上,黑暗的甬道里有风吹过来拂动你的发丝。

王杰希说:“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现在都能把你偷梁换柱换出去。”

你轻轻摇了摇头:“不要成为空想主义者,我只是在寻思有没有更好看点的死法。”

“抱歉,根据记载,防止血族化的方法是把头砍掉,绞刑是改良版。”王杰希比了几个手势。

“我觉得上次你的瞳术控制得越来越好了,想必以后一个人也没问题了。”

“嗯,血族大会已经认可,只要审判完你,微草就由我全权受理了。我会像你说的,把权力都收回来。”王杰希沉声道,“但还是有你在比较好。”

“其实你应该恨我才对啊,如果没有我,你就不会有每次审判都成功的战绩了。”你耸肩。

“我不会恨你的。”王杰希说,“这说明我们互相牵绊着呢。”

“那你也别告诉别人你的瞳术漏洞百出啊。”你叮嘱道,两厢又沉默了一会,你摆摆手,“行了,你回去吧,挺难看的,我会自觉上吊的。我办事,你放心嘛。”

“我倒希望你让我不省心这一回。”王杰希苦笑,“而且我肯定会控制不住把你救下来。”

王杰希走了两步,回头道:“我最后问你,微草的审判制度我废除好不好?瞳术我不想再用。”

“那可不行,你偶尔还是能用用的。”你说,“永远不要因为某个人停下来。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缺席,如果再少了你这样的人,世界会变得更加毫无秩序可言。所以,无论如何,请你继续前行。”

—————————————————————————

Thanks for reading~!

不要在意那个开头,这只是个BE预警……

下篇的男神是我抽签抽出来的x

接下来我可能会跳去写篇联文,离去之原会先缓缓,当然你们可以催更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1 叶秋篇

关键词:双重性格

特殊能力:无

评论(22)
热度(9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