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血族paro]离去之原 莫凡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9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大大的点文 @黑化猫先生 我用赶死线的精神写完了_(:3」∠)_

*这篇的前因后果几乎融合在一起了【可以这么说吧x

*所以我不确定我有没有写清楚写完整啊QAQ

*写完以后发现……啊莫凡也是个相当值得喜欢的人呢x

*这篇是真·终炽paro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BE预警,死亡梗,不是很虐嗯√

—————————————————————————

莫凡篇 关键词:背叛

帝国军,K区。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会议就开始吧。”中佐将手中订书机装订好的人员名单翻过去一页,从上往下看了一遍,然后扫视了坐在圆桌周围的人,抬起头大喊,“莫凡!莫凡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这里这里!”你大声地引起中佐的注意,把手举起来吸引着他的视线。

中佐点头示意他看到了,边勾了名字边抛下一句“会议结束来补签到”就没再理会这边。

你怨念地看了眼旁边穿着黑色帝国军服连军帽都不脱的家伙,似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你帮他的代言,手都没有动弹一下,收到你的目光,甚至把帽子压得更低后默默将头转了过去。

“这次K区的主要任务是针对吸血鬼兴欣军区作战。因为此次任务特殊,所以只派一个分队去,为避开吸血鬼军的眼线,只给配备两辆越野车,不采用直升机支援,去往用时为三天左右,具体任务内容只有参加此次行动的人员有权知晓,那么,谁愿意执行?”中佐直截了当地把这次会议要讨论的内容都说出来了,虽然清楚,但你总觉得他这个人似乎过于耿直,你很好奇这样耿直的人是怎么当上K区中佐的。

你舒服地将身体往后面的皮质椅背上靠了靠,都快打算闭上眼睛听他们热血沸腾的报名和中佐的批准,这时会议室里的声音突然停了。

中佐用手指划过一应的人员名单,说:“还差一个人,就你去吧。”

你睁开双眼,发现中佐正看着你,确切地说,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你,就连莫凡这个游离在状态之外的人闻言都抬了抬眼睛。

你有点懵。说实话根据现有的信息理智地判断,这个任务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的,为帝国军效力也要分能力范围和危险系数,但你虽不喜欢这个任务,只要被帝国军点名,你就不会推辞,因为这是身为帝国军人的职责。

正当你举手示意自己可以参加此次任务时,旁边响起一个声音:“我替她去。”

你不可思议地看着莫凡,他平静地将军帽脱下来放在桌上,没来看你,像是怕中佐没听清似的,盯着他又沉声重复了一遍:“我替她去。”

中佐没有提出什么指导性意见,点了点头算作允诺,往名单勾上了莫凡的名字。

很快指定人员的会议结束,你们被下令离开这里,而莫凡他们则留下来继续听取作战。你们被中佐催着走,离开会议室时你回头看了莫凡一眼,只见他又不动声色地将军帽重新戴上了。

·

分队很快就迎来了他们的日子,为了保证路上的畅通,没有吸血鬼的阻挠,出发在日出时分。

你在K区营哨的城墙上感受到脚下隔板升起的震动,两辆越野缓缓开出。你看到莫凡坐在后面一辆车上,屈着一边膝盖,手臂很随意地搭在上面,不和周围的人有任何交流,头随着车子的颠簸而一点一点的,有些像在补觉,从日光在城墙投出的影子中慢慢驶向光明。

后来你听说了他们的任务,是前往兴欣军区对贵族进行拦截,理想的话完成调离,给K区争取休整回防的时间。联系目前帝国军K区的现状,所有人基本都能推测出来龙去脉,因而知道任务地点离兴欣军区太近,驻守的贵族实力又很强,行动相当艰巨,很难全身而退。

最终你没得到如他们出征前从阴影走向光明那般的消息,此次任务行动彻底失败。分队成员的尸体在兴欣军区附近的荒野被找到,由专职人员负责回收。

根据他们随身物件已经能证明身份,可单凭尸体的数量上就看出少了一人,唯独不见莫凡。

没人能在这种情境中活下来,但由于杳无音讯,帝国军将他判定为失踪。而这也仅仅是书面文件上的记录,具体这个失踪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明白,尤其是你,你觉得自己格外清楚。

哪怕现在还能骗骗自己,说以莫凡的保命能力能够存活下来,现在只是隐匿在某处,既然帝国军找不到他,那么吸血鬼也同样很难抓到他,然而这一天终究要到来。

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况且一个人死了,在死者自身和他的眷属是悲惨的事,但在一村一镇的人看起来不算什么。[1]所以说到底,拥有不幸和悲惨的只有你一个人罢了。

在事情过去了一年后,莫凡仍未被找到,档案上由失踪改为了死亡。

·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你做了很多事情,年初时随着大部队暂时撤离了这里,经过加上前一年总共两年的历练后,又在年尾随部分人员调回了K区。

有时甚至会想,如果不是替你执行任务,莫凡根本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啊。

期间兴欣军区应该早就看透了K区挣扎的行动计划,但始终没有进一步的骚扰,两方就这样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这还是乐观的说法,就帝国军与吸血鬼漫长的战局来看,这只能算作短暂的休战,还远没有达到平衡。

很快这种不正常的安宁被打破,K区拉响了警报,来自兴欣军区的直升机停留在K区上方,大批吸血鬼空降攻入K区,时刻准备被放弃的K区指挥部宛如空巢一样毫无招架之力。

多负责小规模行动的K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面对这种突发的大举进攻,因此对于兴欣摧枯拉朽般的攻势完全措手不及。

你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侧身站在实验室附近的拐角,吸血鬼的脚步声已经足够密集了,基于对K区指挥部内结构的熟悉,你甚至都能想象出他们往这里靠近的路线和样子。

然而就在这时,你面前带起一阵风,你确定有什么东西闪到了你前面,但你什么都没有看到,这让你变得非常恐慌。随之肩膀和腰部都有禁锢的力量传来,感觉上你像是被谁圈住了,但是周围真的什么都没有。你的后首被按住,迫使你低头,你的脸似乎埋到了柔软的布料上,有很淡的好闻的味道充斥进鼻翼,说不上是什么,但有令人怀念的清香。

你闭上眼睛听吸血鬼仿佛预演好那般从旁边的过道冲过去,应该没有注意拐角尽头的你,虽然身体始终在战栗,可你面前那股恍若天生克制你的力量让你没叫出声来。

待附近不再有吸血鬼,那种束缚跟着离开了你的身体,同样带起有温度的浅风。你吃惊地看着眼前仿佛墨水般在空气中化开一个青年的轮廓,由半透明变成正常人,穿着吸血鬼兴欣军区统一下发的白色斗篷,边缘的红色纹路彰显出他的小贵族身份。

青年抬手将连在斗篷上的兜帽摘下,看样子也是松了口气,殷红的眼睛看着你。

你盯着他与莫凡别无二致的脸,颤抖着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

·

时间还要从莫凡出发执行任务的时候说起。

分队按照计划一路无阻向兴欣军区行进,其他队员知道莫凡是个不喜欢与别人打交道的人,自发凑到旁边去研究地形图去了,还以为莫凡在睡觉特以压低了声音,实则他们在说什么莫凡听得一清二楚,他只是闭目养神而已,被袭击过的城市留给他们的道路让他根本无法入睡。

一切都顺利地让人唏嘘。那天的太阳很好,但是临近兴欣军区的边境线却一个把守的吸血鬼都没有也是顺利得让人奇怪。负责开车的人不敢再往前了,两辆越野相继停在边境线前,在空旷的荒原上显得突兀而又无可奈何。

分队在边境线前方徘徊了好久,确认没有什么隐藏的埋伏,才有人敢说话:“说不定真的是因为阳光太好,他们不敢出来了。”然后就有剩下的人自我安慰般地附和着。

当然这其中肯定是没有莫凡的。说他少年老成也好,这种欺骗自己的表情是不会出现在他脸上的,他的困惑也仅藏在心里。吸血鬼中日行者的承受极限在哪里谁都不知道,但他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队伍最后面往前走,车子慢悠悠地作为掩体跟在一旁。

莫凡记得他强压下心中的惊讶,因为他已经能依稀看到兴欣驻地的城堡,他敏锐的感觉告诉他这样单薄的队伍编成深入腹地是很危险的,而他们要找的贵族始终没有出现。

这时周围仿佛有突然暴涨的气势,从四周不知何处围堵过来吸血鬼,他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莫凡终于确认了这出戏码都是事先内定好的。

莫凡认清局势,发现是打不过的,他们这支队伍不是精英,只能慢慢撤离,尽管这也很困难。

他低声招呼了附近的队员,也不管他们听没听到,回头就将手里剑扔了出去开路。纷乱中他摸清了来者似乎目标明确,且远处有指挥,明明很简单就能打到他的攻击,反而没有甩到他身上。本着自我救赎风格的莫凡无法以一己之力改变什么,最后就打到只剩他一人。

接下来发生的事是让莫凡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想说的。被包围的他被强制带到了兴欣初拥。

·

再然后发生的事情你们就都看到了,不过其中的经过九曲十八弯,到了莫凡这里也是一句话都不会提的,他更倾向于让你自己看,好在你也看得懂。

相信你心中已经有答案后他将你拉到实验室门口,也只低低地回了一句“是我”来印证你的猜想,伸出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输入了一串密码,显示屏上红色的密码错误让他跳了跳眉毛。

你见他抬手要输第二次,连忙扑过来:“哎别动别动!密码换过了,你那个是旧的,再输就自动锁死了。”你站在他让出的位置,麻溜地开了锁,紧跟着他进去。

K区现在到处都是吸血鬼,这样的情景你管不了了,相较之下,明显是莫凡的重新出现让你更值得探究,因为你知道,自古以来就没有什么死而复生之法,他如你曾经所愿一直都活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那他也不会经历死亡所带来的痛苦与恐惧,虽然你固执地认为他是不会感到恐惧的,顶多就是难以化解的痛苦。那么你曾经的不幸就算有过也不算什么了,哪怕他的痛苦必须经历因为转移到初拥上,也比他就此沉睡让他再也无法出现在你面前要好。

但是。“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对啊,他现在是吸血鬼啊。莫凡眼底血红的颜色刺激你的思维快点跳跃回来,同时是震惊过后无法言明的忧伤。

“这个以后再讲,现在赶时间。”莫凡在实验桌上那几沓纸张中翻来翻去。

“赶什么时间?你在找什么?吸血鬼马上就要过来了啊!”你看不懂按照莫凡的思路是在干什么,只能跟在他后面一路摸过去,然后在他突然停下来的时候撞上了他的背。

莫凡转身盯着你看,面无表情配上他眼睛的颜色讲真有点吓人:“我跟他们说过不要往这里走。”然后他停顿了两三秒,又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他就出去了。

你插着腰有些气,但也只好待在这里,现在K区里你最熟悉和信任的人依旧是莫凡,时隔多年,只是跟他总消灭不掉这种沟通困难,而且现在跨了物种,估计这种趋势还将愈演愈烈。

很快莫凡如言回来了,你问他:“他们呢?”

“走了。”莫凡同样言简意赅地回答着,但对于你本身就含糊不清的问题仔细想想也觉得不对,又迅速补了一句,“这里就我们。”

接着莫凡钻到实验室的最深处,终于抽出了一份实验资料,塞到你怀里。

你本想期待他能对此说点什么,但他就只用隐藏期待的眸子示意你看,那种晦暗的样子让你有些不安,但仍顶着巨大的压力看了下去。

这份实验资料的信息量相当大,震得你一瞬间忘了你面前还站着个莫凡。

·

资料里详细记载着帝国军长期以来做的一个实验。

吸血鬼中存在特殊能力者已经不是秘密,甚至会挑选有潜在可能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类强行施以初拥,这类特殊能力者是极难对付的,因而帝国军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试图人工改造基因来让人类也获得特殊能力,以此抗衡吸血鬼。

这个计划实在太大胆了,根据资料上记录的进度来看还没有成功过的先例,而且曾经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终止过,最近又继续在K区这个不起眼的小军区启动。

莫凡无视了你的目光还牢牢地黏在上面,直接把资料拿走帮你翻到了最后一页,你睁大了眼睛,赫然看到上面有你和莫凡的名字。

而你们两个的数值又有很明显的差别,你凭多年混迹帝国军的经验来看,对比前面的数据,莫凡应该是能成功的,而你就是所谓的次品。

“药还在吃吗?”莫凡问。

你点点头。帝国军下发要你们定期服用的药的作用已经揭露,可你的答案却让莫凡犯了难。

K区是打算作垂死挣扎才会重新启用这个计划的,既然已经是次品还要继续操作实在是有点奇怪,不过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莫凡的眉头拧了拧,叹了口气说:“走吧。”

你愣:“去哪里?”

莫凡说:“帝国军待不下去了。”

“等、等等,”莫凡的意思明晰得让你有点害怕,“你这是要背叛帝国军吗?”

你和莫凡都没有见过各自的父母,从小在同一所孤儿院长大,你们和你们各自的双亲都是战争的牺牲品,是帝国军在孤儿院覆灭的时候救了你们,用你的话来说,帝国军的收留是对你们生命的再造。你们曾经说好要从此为帝国军效力,为了不让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悲剧在别处重演。虽然莫凡从未有表露如此热血的念头,但你已经单方面帮他宣判。

帝国军一直以来都是你们的家啊。

莫凡听了你的想法后似乎露出了鄙夷的表情:“我现在是血族。”

“但是你可以继续留在K区啊,变成吸血鬼不是你想的,我相信帝国军会理解的。”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仍去尽力鼓动他。

莫凡张了张口,此时冲进来一个帝国军队员,要通知你尽快撤离,转眼看到莫凡,脸上复杂扭曲的神情很难说清,反应也算快的,回过神来刚要拔武器,莫凡的手里剑突地就甩出去了。

他的行动表明了他的答案,他边走边说:“我还会来找你的。”

“等会!”你叫住他,“要走可以,把你的隐身衣留下!否则吸血鬼又来了我一个人怎么办啊!”

“……那是我的特殊能力,和斗篷没关系。”莫凡此时有点嘴角抽筋。

“那你隐身的时候怎么连衣服一起隐了!”

莫凡看上去是很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可能是……黑科技……”

你:……

·

之后兴欣军区和K区有过几次小规模作战,莫凡和你都保持着一种不正常的关系,你们永远不会向对方出手,但却不会阻止对方攻击各自的队员。

兴欣军区很快公开了帝国军实验人类的消息,这对他们血族掌握统治崩坏后的世界政权格外有力,甚至有了足够攻打帝国军的充分理由,如此在帝国军和人类间仿佛硬插了一道横梁。

帝国军没有追究为何K区唯独你一人活着,正如当年没人去管为何唯独莫凡消失一样,但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莫凡成为了吸血鬼活着,那个曾经的天才回来了,只是是个倒戈的叛徒,你都替他感受到舆论压力的巨大。

后来莫凡又潜进来过一次,看见你正在服用帝国军下发的药。

指定剂量已经变成了原先的三倍,同时你也感到了明显的不适,像被人扼住了喉咙。

莫凡悄悄握紧了双拳,故作平静地对你说:“现在停还有得救,可以初拥的。”

你没有给他什么很好的态度,只是将药片一次性放在掌心吞到口中咽下去,吐了吐舌尖给他看:“我的敌人永远是除你以外的吸血鬼,哪怕知道被帝国军利用,就算我死也心甘情愿。”

莫凡脸上的表情有点绷不住,但什么都没继续说下去,立刻起身走了。

你承认帝国军的做法确实违背人道主义精神,可以说是帝国军背叛了你们,但这种背叛已经成既定事实,你不能放弃机会再背叛帝国军转而去帮助你的敌人。现在饱受口诛笔伐的莫凡早就扬言背叛了帝国军,而你和帝国军的联系无法割断,所以客观上他也背叛了你。

你感觉你陷入了错综复杂的背叛骗局当中,但是除了站稳最早的立场,别的你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只要走错一步,你非但不能实现你的初衷,反而也会触碰背叛的禁忌线。

莫凡是个很难和外界沟通的人,他永远只想在必要的时间说必要的话,别的什么也不想说。

失败实验体的结果他已经能推测出来,几天后兴欣军区和K区将有最后一次交锋,所谓的最后一次,就是指这次如果不能坚守阵地,K区将会被兴欣吞并而不复存在,而K区需要压榨所有实验体的能量,让你们在这场战争中将所有的特殊能力发挥出来,哪怕经脉寸断。

他希望你能在这场最后的战争中没事,但是看你刚刚的反应,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莫凡其实很清楚你的脾气性格,他认为向帝国军效忠的后果他已经说得很露骨了,只差没把死亡两个字说出来,但显然你并没有接收他的提醒。莫凡永远不会过多干涉你的决定,他想了想接下来他能做的,大概就是在所有事情结束后用漫长的时间来缅怀你。

三天后兴欣军区与K区的战争全面爆发,场面相当混乱,莫凡没有刻意地在人群中找到你。

而结局也好似排练过般完美地发生了,你们是帝国军的死士,理所当然地要被留在战场上。

莫凡是在清理战场的时候找到你的,他轻轻地将你抱起来,看样子能力的爆发只是瞬间的事情,但是经络断裂的痛苦却是相当长时间的,让他心里非常的淤塞和不好受。

人有没有灵魂是件可疑的事情,可人是由一种能量聚集而成的,现在,这种能量要散开,要恢复他原来的状态,就像这能量的聚集是在痛苦和爆发中形成的一样,这种能量的散开也是在痛苦和消磨中完成的。[2]莫凡想。

莫凡发誓他有好好地安置你,尽量往你可能会满意的方向上,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特别长。

只要选择背叛的人,总归会付出属于他们的代价。莫凡有点小后悔为什么没早点想通这个道理。他将斗篷上的兜帽重新翻起来,拢了拢披风,往兴欣军区的方向走去。

—————————————————————————

[1]来自伊壁鸠鲁、《生命的路》

[2]选自《死亡印象》

Thanks for reading~!

因为我的习惯是写莫凡不扯其他人,所以写贵族的时候特别别扭x

以及我相当好奇啊莫凡到底是哪里人……

最后上次点杰希大神的妹子看过来x我们交流下具体设定可好QAQ?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0 王杰希篇

关键词:审判

特殊能力:瞳术

评论(20)
热度(82)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