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周泽楷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7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 @咚哒哒 妹子你的小周,但是你没有具体要求所以我用了别的点小周的设定,结局我接的HE

 @优然长欢__yuuki 长欢生快!这也是你的小周~一切标准化,所有点的设定都写了!包括字数6000+没有过7000~虽然具体剧情需要迎合paro有所改动,求不嫌弃_(:3」∠)_

*我就安安静静地撒一篇糖就好_(:3」∠)_

*我只求这篇不要被屏蔽……我不想删剧情啊啊啊啊啊QAQ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

—————————————————————————

周泽楷篇 关键词:守望

“雌性,品质A级。”一吸血鬼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里面的猩红液体散发出刺激的气味。

但对面的吸血鬼似乎很享受这种馥郁的味道:“也只有在检验的时候才能尝到这样的品质。”

毕竟,她是属于那位大人的。

你站在暗处听着他们的谈话,抱着手臂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

你来到轮回已经很多个年头了。

当年你所在的城市覆灭,随着同龄的人类被掳到了轮回,作为提供血液的家畜。

你是在吸血鬼堆里长大的,对人类的感情不深不浅,纵然种族之间的血脉联系还在,却始终不敌见得最多的吸血鬼的视觉影响。

说到底你可能更适合吸血鬼的世界,因为你聪明,无可厚非的聪明,在这个承认实力大过血统决定地位的环境中,反而更容易生存。

不过从来没人发现你的重要性,你只是和其他家畜一样,整天蹲在笼子的角落里等待被采血。

直到那天你等来了周泽楷。

轮回最近几年的势头很劲,这大多都是由于轮回军区首席贵族周泽楷的缘故。

你默默地听着身边的吸血鬼谈论着周泽楷在战场上的英姿,而在带领轮回向人类帝国军一阵攻城略地之后,这个占据轮回内部话题榜的男人要回来了。

于是为了更好地供给轮回的高层,你们这批接受了一次集体规模的血液检测,耗时很长,导致轮回的食物系统险些出现问题。

当最后结果出来时,你的身价一夜飙升。

家畜终究是家畜,但是优质血液的人类难得,会获得自由活动的准许。

因此你很快就被放了出来,并告诉你在某时去见一个吸血鬼贵族。

你没敢怠慢,提前就过去了。可是你发现那位贵族到得比你还早。

周泽楷披着长风衣,里衣松松垮垮地露出精巧的锁骨,他的双手似有些局促地背在身后,肩膀也没舒展开,看见你走来时歪着头笑了笑,弯着眼睛说:“刚到。”

你闻言脸色一变,知道这就是那位周泽楷大人。他刚刚说话有些轻,语气你听不清楚,以为他对你晚到了有所不满,但仔细看看这位笑容治愈的男人没有任何要责罚你的意思,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他自己也刚到,不竟感叹他意料之外的年轻也意料之外的平和。

周泽楷偏过头去,轻轻地咳了一声,脸有些微红,说:“饿了。”

这回你秒懂了,因为从战场转移到轮回,他已经有几天没喝到血了。

你“哦”了一声点点头,想了想又朝他笑笑,便跟着他走了。

·

周泽楷将你按在床上,眼中敛了刚才的笑容,倒是认真。

你们谁都没有再出声,无言地对视了一会。你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希望能从中读出他想传达什么,但是无果,因为你还没思考出任何东西,他就凑到了你的颈边。

你能感觉他按着你的双手的凉意,可他轻轻呼在你颈上的气息是有温度的。虽然之前你没被吸血鬼咬过,但对于当了多年家畜的你来说,任何采血的方式都能习惯,也不会觉得惊讶。

破开血肉时不疼,你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这样的感觉总比那根细长的针管从你锁骨间扎进去的感觉要好很多,你想。

但是你也明白,不是所有吸血鬼都会那么温柔地对待人类。

周泽楷的动作如此娴熟,到底是咬过多少人类啊。你的脑子不禁转到了这个问题上。

周泽楷开始用舌头舔弄他咬过的地方,让你感觉忍不住的酥痒,你扭动了下身子,周泽楷就稍稍用力将你摁住,转而亲吻,也有可能是吮吸着渗出来的血液。当他抬起头眼眸藏着笑意看着你时,你伸手去摸侧颈,发现伤口已经愈合,留下两处细细的痕迹,应该是结痂了。

周泽楷牵着你的手把你引到餐桌前,桌上有预备好的食物,用了一个不锈钢的盖子罩着,你把手放到上面摸了摸,皆是冷食。

吸血鬼不开火,你表示理解,但是盖子底下只有白米,让你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

周泽楷诞生之时就是吸血鬼,不能感知人类的味觉,这点相当无奈。

自己上一次吃到米饭已经是没来轮回时候的事了,但在只有白米的情况下,让你一点都不贪恋它的味道,反倒希望周泽楷现在放你去吃家畜吃的蛋白质块。

周泽楷坐在你对面,看你迟迟没有动第二口,站起身过来舀了一勺,另一只手掰开你的下巴将那团饭塞到你嘴里,露出一个颇为宠溺的笑容,说:“多吃点。”

能体会大灰狼叫小白兔多吃点是什么心情和动机吗?

哦并不是说周泽楷像大尾巴狼,你也不会是只小白兔。

但这确实是你当时能想到的最贴切的比喻。

最终你在周泽楷的注视下默默吞完了那一大团饭。

·

周泽楷在轮回城堡内巡视的时候,手底下的吸血鬼匆匆忙忙地赶过来:“大人,她又跑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轻声嗯了一下,却没有立刻去抓你。

这已经是你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出逃了,饶是周泽楷也记不住,他早就见怪不怪,不过他私心地觉得,你应该是一直记着的。

起先他还没注意到你的能耐,尽管最后还是把你抓回来了,但你的第一次出逃确实让他心惊。

因为你竟然能趁他转身的功夫,瞬间消失在他的身边,动作相当干净利落,虽然那次连轮回城堡都没能跑出去,可之后你就跑得一次比一次远了。

周泽楷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把你带在身边。

因为你学东西实在太快了,这些年来你拆掉了轮回数不胜数的机关。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他带你去边境线的时候你从没想过要逃跑,没在战场上给他添麻烦。

想到这里,周泽楷晃了晃脑袋,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凭着直觉第一时间出了轮回城堡,头上的呆毛也随着他的动作一起晃动起来。

周泽楷在轮回驻地的边境看到了你,你正在和负责防御工事的吸血鬼理论。

其实周泽楷很早就见过你,说是看着你一路走来的也不为过。

但他就只是像这样站在远处观望着你,所以你并不清楚他的存在。

虽然你曾经说过他观望的不是你这个人类,而是他在观望的那个能帮到他的人类正好是你。

周泽楷回忆了你那句仿佛绕口令一样的话,开始觉得委屈,发现自己又胡思乱想了起来。

或许,不爱说话的人想的都会比较多吧。

周泽楷只知道,如果不采取点什么措施的话,这场追逐和逃亡的游戏还会无休止地进行下去。

周泽楷隐匿气息走近的时候吸血鬼工程师正举双手投降:“我说小姐,我求求你快点回去吧,不然周泽楷大人很快就要来了。”

已经来了。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工程师听闻以前也是个人类,是个很有意思的吸血鬼,作为逃跑专业户,你和他交手多年,关系某种意义上说不错,但这只会让你更想欺负他一下:“这应该是最新研制的密码锁吧?这样吧,如果我在半分钟内能解开它,你就放我走,怎么样?”

根本没有和他商量的意思,你双手放上键盘噼里啪啦一通按,堪堪到第三十秒的时候,驻地大门的金属消栓“咯噔”一声,然后缓缓向两边移开,摩擦发出“咣”、“锵”之类的声音,再然后,驻地的金属门板整个彻底打开了。

“好啦我走啦!”你朝一旁的工程师挥挥手。

腿刚跨出去,后面一个声音响起:“回来。”

你的身形一滞,刚准备向着驻地外的平原开展末日狂奔大逃杀,身后周泽楷先你一步,扣住你的手腕将你拽进驻地范围内,面前的金属门重新缓缓合上了。

周泽楷抓着你的手,你索性也就不反抗了,任由自己被他拖走,经过工程师身边还不忘跟他眨眨眼:“再见啦,很快我会再来的。”

工程师低着头时抬眼瞥了一下周泽楷略阴沉的表情,一脸纠结。

他要操心的事情很多。

比如你到底什么时候会大驾光临?下次你来要不要直接放你出去?虽然你挺烦的但是把你这样一个奇门遁甲的人才放出去万一你跑到帝国军那里就得不偿失了。况且你还知道那么多轮回的机巧关卡。但不把你放出去吧你又会以别样的方式来提醒他防御工事又该加强了……

瞬间他的表情变得比周泽楷更加阴云密布。

·

你曾经找到过轮回城堡里的暗门,也曾记住过只看了一遍的密码本,躲在暗室里让轮回一通好找。按理说这次也只不过开了道密码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罪过,但你总感觉周泽楷的怒气值上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

周泽楷一路拉着你到了他的房间,几乎是带了点甩的动作把你丢到床上。你没开口说话,因为你觉得这次的惩戒顶多和以前一样,周泽楷扑过来把你吸到差不多贫血就可以结束了,但当周泽楷跟着压到床上来时,你发现好像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他执起你的手咬住指尖,痛感随着手指仿佛一直窜上了大脑皮层,你忍着没吭声。并非要将你的手指咬断,在上面留了一排血红的牙印后,他又开始啃你的手骨部位。可以说是每隔一段距离就咬下印记,咬得越来越重,根本不为吸血,就只用这种近乎疯狂的方式顺着你的手臂一路向上,没有要停下来的动因和趋势。

终于你打算回避这种痛处,可也只是有意把手抽回来的这一微小的动作,刺激到了周泽楷。

他对准你的侧颈咬下去没留一点情面,而且带有侵略性的撕扯倾向。你吃痛地弓起了身体,顶起来的膝盖又被周泽楷用力地压了回去,抱着你的他扣你的肩膀扣得更紧了。

你发誓你的动脉一定破了,还自认有志气地一声都没喊出来,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心想周泽楷既然舍不得杀你也只能用这种方法,勉强做一回精神上的巨人。

你很快便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放任他去咬你的另一条手臂。

其实周泽楷这样对你令你挺伤心的,因为你本来就很喜欢周泽楷。

即使作为人类身处吸血鬼的世界,也要证明自己的应得地位和价值,这是你的信条,所以当周泽楷伸出手向你递来橄榄枝的时候,你是非常感激他的。他将你时刻带在身边,虽然默不作声,却用他的方式向整个轮回给予了你身份的肯定。你能清楚感觉自己地位的水涨船高,而他对你向来温柔,也只会在你犯错时惩罚你,你的心理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你仔细回忆了下他那次在战场上挡在你身前的时刻,手中紧握着双枪碎霜荒火,你能体会到他誓要保护好你的感情是真的。

可是时日渐多,你发现了你身上的要命桎梏:家畜终究是家畜。

这直接导致了你的第一次出逃。虽然你承认这很对不起周泽楷,但是为了你能去往可证明人生价值的地方,你想不到更好的选择。

估计你是累了睡着了,只要不是被折腾得失血过多昏过去了就好,周泽楷将被你动脉血染红的白色枕头丢到一旁,让你直接靠在他身上,顺势抱着你。

如果说是因为他当年硬给你塞了一堆白米饭而生气的话,现在伙食已经改进得很像人类了,况且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他不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也问不出来。

周泽楷料想你不会那么快醒过来,低头便在你唇上亲了一下,慢慢将你放平躺好,走到窗前静静擦拭着他的荒火和碎霜。

困扰周泽楷的不是你逃跑的行为,而是你逃跑所带来的后果,因为要是你哪天出去了他没那个能力把你找回来怎么办?

他郁闷地用软布摩擦着一红一蓝两只枪身,可冰冷的枪管不会给他任何有温度的回答,就连他自己的手都是常年冰冷的。到底对你严加看管还是给你多点空间,这个周泽楷还在斟酌。

其实还有一个任由你去的选项,只是周泽楷无论如何都不会选的。他可以站在远处等你,等你什么时候想通,这没有问题,并非你说的他不想再去找新的有优质血液的人类,而是这和他忠于轮回的感情类似,他只此一个你。

就像这个世界太大了,他只能注视这片荒原。

你睁开眼睛,偷偷看了看周泽楷略有阴影的侧颜,气质上像笼了一层灰蒙蒙的光。

·

你路过轮回收押家畜的地方,以前的旧识对你说得阴阳怪气:“我觉得你又要被抓了……”

你出逃能手的称号在轮回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知道他们一定是看到你身上满排的牙印才如此冷嘲热讽,想到周泽楷咬得连你腰上都不放过,你的脾气上来了,不禁咒骂:“没用的东西!”

你不是在策划逃跑,就是在逃跑的路上,这次很显然你是后者。

周泽楷刚下的决定是给你更多的自由空间,但他不是专业搞战术的,这次是他失算。你如同穿越火线般通过边境地带,一瞄发现上次的密码锁还没来得及换,这次连招呼都没打,当机立断踹开工程师输入密码,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强行突破。

而等周泽楷接到最快的线报时,你早就跑得没影了。

周泽楷有点担心,他怕这次真的是无法把你找回来了。

轮回军区依傍城市,说起来这座刚被炮火粉碎的城市还属于帝国军管辖的范围,只不过没有什么可利用的资源和地形,是两边都不常理会的灰色地带。你踩着四分五裂的瓦砾,似乎还能闻到硝烟的味道。路边有报废的杂货店,窗玻璃都坏了,柜子上的货品散落一地。

或许跟吸血鬼待久了的关系,你开始也对那种艳红色的东西敏感,你看着没倒的架子上那像血一样的红莓汁,伸手取了下来。

尽管看着颜色有点恐怖了,但尝起来的酸甜口感相当讨喜。你把饮料揣进随身携带的包里,在那个缺了一大块角的收银机里塞了点钱。

你从城市的这头走到那头,晃了大半天,眼看快要出城了,心思突然跳到了包里那瓶饮料上。

这种具有血液迷惑性的饮料,周泽楷会不会也很感兴趣呢?

说曹操曹操到的即视感,你身后刮过向前倒吹的风,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去想周泽楷。

大概这原理和你每次想要逃跑成功,然后屡屡得手差不多。

你看着蹿到你面前直勾勾盯着你的周泽楷:“小周?你跑到帝国军的辖区来很危险的啊。”

你也知道危险吗?周泽楷腹诽,但口头上不想理你,上前抱起你就走。

吸血鬼的移动速度让你有点不适,你搂着周泽楷想跟他说跑慢一点,可周泽楷没有任何回应。

这是让你最没办法的,虽然不善言辞,但每当你叫他的时候他都会看着你,他的眼睛会说话。

可显然这次他什么都不想和你说,包括眼神交流,直接到了轮回。

你无奈地盘算着周泽楷的手段,他已经开始噬咬你的锁骨,牙齿的尖端正在上面摩挲,这种不疼痛反倒让你有点呼吸困难,因为那感觉就像他随时要直接把你的锁骨从身体中拆出来。

好在他只是在上面留了一个深红色的吻痕。

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有些深重,微凉的手掀起衣摆摸上你的腰,让你浑身一个激灵。

诶等等!这家伙不是要吸血啊?!他这是……?!

你反应过来周泽楷到底是要以何种办法来收束你,于是恐慌和屈辱一起奔袭向你的大脑。

与其这样你想倒不如做个简单的家畜,至少不会像现在你们的关系那样变得不伦不类的。

周泽楷所希望的终极的占有是你恐慌的源头,你认为你一旦妥协,那些你所追求的身份价值从主观上已经变得不可能了。

你着急地去推周泽楷,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抗拒叠加足以把周泽楷这样好脾气的人逼疯。

他抓着你的手腕,亲吻顺着你的脖颈向下,并且在你抵死挣扎中试图解开你的扣子。

“小周……”你哑着嗓子喊了他一声,像是得到了某种信号,周泽楷的动作一下就停了。

连你自己都惊讶,刚刚你的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

事实上是你真的哭了,红着眼眶看起来就像是只兔子精。

“别哭……我……”周泽楷看着你有片刻愣神,语无伦次起来,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词汇。

其实……他也没真的想把你怎么样,只是一时冲动,他归根结底还是个温柔的人。

周泽楷把你按到怀里,手指轻柔地按着你的后颈处,你本意也不是想哭的,纯粹只是生理性的泪水管控不住,现在情绪去得很快,你问周泽楷:“你不生气了?”

“不生气了。”周泽楷拿你没辙。

妄想用人类拙劣的方法来处理吸血鬼和人类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是错误的。

过了,就是错了,这就是过错。凡事都有个度,过了这个度,也会走向它的反面。过了,就是错了,适可而止,适度而为,才是避免过错最有效的方法。[1]

“对了,我这有个东西,你尝尝。”你松了口气,想起那瓶红莓汁,拿出来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其实尝不出人类饮料的味道,这点你也清楚,但见你对他那么有期待值,周泽楷还是喝了一口,道:“应该……很好喝。”

“实话告诉你吧这是垃圾箱里捡的!”你拍着床板狂笑。

“真的?”周泽楷也笑笑,不信。

“是真的,不服你来咬我呀。”

“确实这个更好喝。”周泽楷啃着刚才他吻过的地方,含糊不清地道,獠牙嵌进了血肉。

周泽楷咬得不疼,他的话却有杀伤力,让你的心里“咯噔”一下。

你不禁重新开始怀疑他冒着极大风险找自己回来的理由,或许真的只是他找不到同样优秀的血源来替代你,一旦找到,你马上就会被那个听话得多的人类取代掉,重新跌回低级的身份。

既然如此,你认为他干脆不要再找你了,因为你还是会跑,而他又要重新提醒你家畜的地位。

你双手扶着周泽楷的肩膀,用力地收拢手指。半是真心半是假意地去亲周泽楷的发顶,一下又一下。周泽楷很享受你的这种亲近,抱着你又紧了紧手臂。

·

你和周泽楷,两个生灵如同在荒原里拖着垂死的躯壳,相互猎取着对方的生命。[2]

这次你占据的是轮回一个废弃的瞭望塔,这里是轮回的至高点之一。你虚着眼睛抬头看颜色惨淡的天空,又抱着手臂看着底下找你找得团团转的吸血鬼们。

你一失踪他们就往外面跑,这已经成了固有的思维定式,哪知道你这次反其道而行,没躲暗室也根本没出轮回,光明正大地站在这里。

除了天气值得抱怨,这几日风餐露宿的没有任何东西来烦你。

木楼梯发出清脆的咯吱声,你转身看到周泽楷站在那里,他的长风衣被吹得猎猎作响。

“危险,下来。”周泽楷在楼梯的拐角向你张开双臂,说道。

“我不会就这么下去的。”你带着点狡黠盘腿坐下来,冲周泽楷摇了摇手指。

“那我看着你。”周泽楷说。

你猜想他的意思,大概是你不下来就这样一直跟你僵持到死吧。

你叹了口气:“其实要留住我很简单,一直以来我执着什么,你是能猜到的。”你顿了顿,仰头看了看天,继续道:“每次最先找到我的永远是你,但是这几天下来你我都清楚,我已经有能力再也不被你找到了。如果我没办法在轮回找到我的价值,我想这就是我最后一次逃跑了。我……不会再回来了。其实我的要求不高,真的!别再把我当家畜看了……行吗?”

周泽楷明面上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像被人揪过然后突然松开一样。曾经他以为的都豁然开朗。

他同你的隔离是海一样的宽广,纵使是海一样的宽广,他也要日夜搬运着灰色的砖泥,在海上建筑起一座桥梁,百万年恐怕这座桥也不能筑起,但他愿搬运不停。他不能空空地怅望着彼岸的奇彩,度过这样长这样久的一生。[3]

周泽楷想了想,重新向你伸出手:“那……直接嫁我,行吗?”

—————————————————————————

[1]选自《过了,就是错了》

[2]选自《热爱生命》

[3]改编自冯至《桥》

Thanks for reading~!

最近三次特别忙所以吐文更慢了_(:3」∠)_

没想到这篇我三天能写完……虽然压缩一下可以算作两天x

下篇江波涛烧脑向可千万不能这么写x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8 江波涛篇

关键词:无心之过&无心之言

特殊能力:无

评论(36)
热度(23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