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
男神x你||伞修||药庙||明羊
乐乐的点文只接HE
来自某永不撕毁的条约x
正宫青江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最爱的职业是喻夫人w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许博远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5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点文前请阅读

感谢点文的妹子 @许博远在绘汀的床上 

今天虽然是叶神生日但我发的是蓝河_(:3」∠)_

因为叶神的我已经码过了……

不过也算作赶在蓝河生日前完成啦~只可惜都是点文不能打生贺tag

这里借个地方再向叶神说一句:生日快乐!

这篇主角是蓝河x3,大家不要出戏

虽然这是个双人类的故事,但还请大家不要把蓝河看作人族……

通篇第三人称许博远但我就喜欢叫他蓝河我任性x

码完后发觉蓝河这篇剧情真心高能,然而不太会写蓝河,所以ooc什么的我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没崩就好……

—————————————————————————

许博远篇 关键词:慵懒

你是在室内的床上醒来的。床垫很软,睡着很舒服,床架周围有四根立柱,像是铜的,上面挂了纱制的帷幔,只不过没有放下来。你打量了下屋子里的陈设,都很齐全,虽然干净,但是东西均很老旧,粗略估计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你下床在屋子里走了两圈,目光落在卧室的那扇门上,轻轻一推,未曾落锁,便开了。

走廊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头能看得到底,另一边通向哪里看不清楚,出于好奇你走向那处。

那里的尽头是一扇极大的落地窗,或者说,整堵墙都是它也不为过,唯一的光亮就是那里发出来的。窗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由于背对着你,你只能看到他搭在扶手上的手臂轮廓。

你不敢上前,他也没有任何动静,两人就陷入了无声的僵滞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就在你以为他或许睡着了打算上去看看时,那人叹了口气:“在那站那么久都不知道累么?”

意料之中是个青年的声音,你小心翼翼地绕过去,他算是朝你笑了笑,说:“过来坐吧。”

青年长得很清秀,却有点像是强打起了精神看着你,面容上有一闪而过却无法掩藏的倦怠。

“你是谁?是吸血鬼吗?”你问道。

“不是,我是人类,”他摇了摇头,“不过很快就会是了,至于名字,我叫许博远。”

许博远的回答出乎你的意料,当你再度开口想问点什么的时候,许博远眼神向后瞟了瞟,似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然后重新转向你:“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现在你先去睡一觉吧。”

“可我才刚刚睡醒。”

此时许博远已经起身,听到你的话后拍拍你的肩:“你会觉得困的。”说完他便走了。

许博远的话仿佛带有魔力,你感觉到他甚至还未走远,就有潮水般的睡意袭来,困倦得站不起身,很快眼皮一重,倒在椅子中睡过去了。

·

如许博远所言你真的很困,睡了整整一天,突然惊醒的时候发觉自己还坐着椅子,身体快要滑到地上去了,许博远则同昨天一样坐在他的地方望着窗外。

“许博远。”你边喊他边吃力地调整了下坐姿,庆幸没有想象中疼到四肢百骸的感觉传来。

“你可以叫我蓝河。”许博远说,“等我成为吸血鬼后会被赋予一个新的名字,或者说,一个代号,我觉得就从现在开始熟悉起来吧。”

说这话时,他很不自觉地握了握扶手,你了然三分,转换着话题问道:“我现在是在哪儿?”

“蓝溪阁,往大里说,算是溪山城的范围了。”

“溪山城?!”听到这三个字你瞬间就炸了。这离当时吸血鬼把你弄晕的地方,可是相隔了十万八千里啊!“这么说我现在是在蓝雨的驻地了?”

“还不能算。”许博远边说边指了指身后,“从后门出去一直往前有座城堡,那才是蓝雨。”

“吸血鬼把我们抓来当家畜不是应该直接送往驻地么?丢在这里算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家畜。而且,我跟你又不太一样。”

接下来许博远向你解释了你的困惑。

现已知,少数人类成为吸血鬼后也会伴有特殊能力,这些特殊能力不分好坏,都是战争中的一大助力,所以蓝雨特意发掘这样有潜力的人类来强制把他们吸血鬼化以投入使用。其实不止蓝雨,几乎全部吸血鬼组织都有这样养殖的工程。假设这个人类本身就拥有特别的力量的话,成为吸血鬼后这种能力将会是百分百的保留,并且得到提升。蓝溪阁作为收容所,而许博远,就是为接应前方送过来的这类人,择日将他们送往蓝雨的专职工作人员。

“哦,保姆。”你点了点头,说道。

“不是保姆好不好?”许博远对你给他的称呼非常不满意。

“你也有特殊能力吗?”你无视着许博远的不爽问他,他点头后好奇心被激发,“是什么?”

“言灵。”许博远淡淡地道。

“言灵?!”你很惊讶。

在很久以前,不管哪个种族都会有他们的神力,例如血族,依血而生,不老不死,而人族神奇的地方,就在于言灵。顾名思义,言话成真,一语成谶,就是言灵。可是在漫长的岁月里,人族因为趋利避害的天性而说谎,讲出来的东西与事实不符,渐渐地这种神力就丧失了。

现在居然还能看到拥有言灵的人类,你觉得许博远简直比能起死回生还要稀奇:“那你可是这片大陆上最强的人了!只要你说一句‘吸血鬼全部消失,人类大获全胜’战争就结束了!你我就都能回家了!”而且只要他动动嘴皮子,自己也会死吧。

丝丝害怕混杂在兴奋里冲袭着你的神经。

“不可能的。”许博远想也不用想地拒绝,“这种能力是要发动的,不用的话说什么都不会有效的。没人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就算成为吸血鬼也不会有。我现在的本事只不过能让你睡一觉。”许博远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在你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不是他的风格,可苦于一个小激动就顺溜地说出来了,无法只得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你的特殊能力是什么?”

“我想应该没有吧。”你不假思索地回答。

“没有?!”这回轮到许博远惊讶了,稍稍提高了音量叫着,“那蓝雨把你抓过来干什么?”

他郁闷地揪着头发,不过很快便冷静下来,神色复杂地望着窗外,不再说话了。

你看了他一会,又实在忍不住地去招惹他:“你一直坐在这里干吗?”

“看窗外的东西。”许博远道,“我在这里度过自己的白昼和夜晚。”

你站起来看窗外许博远所说的那片风景。

大地有细微的龟裂,焦黑色的枯木像一只只破土的魔爪般挣向天空,争先恐后地伸往那片阴霾。太阳还依旧存在,天光还亮着,但就仿佛熄灭了火焰一样,世界陷入了无边无际的荒芜。

许博远跟你说的景象你毫无兴趣,而相较之下他这个人有更多值得探究的地方。

他每天花很多的时间坐在那里,不管有没有人去陪他,你相信在你没来之前,他也是这么做的,半眯着眼睛看着远方地平线透出丝缕般的曙光,迎来重复的一天。

可一旦蓝雨那边有任务过来,他会立马从椅子里站起来,干净利落,和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人交付得井井有条。

为什么说是隐匿在黑暗中的人呢?因为每次你都只能看到侧着身跟他说话的许博远,听不到那个墙角落里的声音。

你问过许博远那是谁,只见许博远两手一摊:“我也看不清。”

许博远又不得不在你面前承认他不知道的东西,不过他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倒是你埋怨他。

“不让你知道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再提醒你件事情,这座房子是很早就流传下来的,这么多年却依旧一尘不染,不是我打扫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扫的,你别纠结。”

许博远的一番话让你闭了嘴。暂时的。

你曾经通过许博远眺望远方的神情判断出他是在思乡,仔细想想又觉得不是。

他明明可以去很多地方,但他总是把自己困在这个阳台上,椅子上就像有一具无形的枷锁拷牢着他,他被自己绑在臆想出来的牢笼里了。

他不汲汲于富贵,也不戚戚于贫贱,别人为了名利而熙熙攘攘,他自是信步慢行,却终是疲倦于吸血鬼和人类之间的勾心斗角,觉得很没劲。

那日你照例和许博远一起坐在落地窗前,眼尖的你突然发现荒原上有个东西,你跳起来双手撑到玻璃上去看,因为惊喜而喘的气在玻璃窗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那东西很像一位佝偻的老妇人,戴着头巾,穿着拖地的长袄,似乎从底楼的大门出来,若非身后没有晶亮的痕迹,都要被人误以为是一只巨大的蜗牛,在干涩的硬土地上艰难地爬行着。

你的眼睛因为发现了新奇玩意而闪着光彩,这是你第一次在这片死地上见到生命,感觉那东西在血红天空的映衬下甚至显得凄美而又悲壮了。

忽然你觉得那东西带着布巾的头似乎想朝你这边扭一下,这时你的手被人握住,你没注意到许博远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他将你拉到身后挡在你身前。

你刚要开口问他,他便朝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别出声,它知道有人在看它。”

许博远小心翼翼地探出点头,机敏地看着那东西继续爬远,才松了口气:“这里也算是吸血鬼的地盘了,有什么怪生物并不稀奇。我一年到头都在这里,它应该不会轻易伤害我,但是你就不好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麻烦了,所以还是不要太有好奇心。”许博远苦笑着说。

你们俩一低头,你的手还被他紧紧握在手里,他像触了电一样快速把手抽回来,佯装清了清嗓子:“那什么!你别多想,主要蓝雨的指派对你还没下来,你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好交差啊。”

你“哦”了一声,笑了笑,假装无视他刻意别过头去,脸上明显红了一片。

那天的黄昏是你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黄昏。[1]

·

因为许博远是人类的关系,你和他说话也就不那么注意:“蓝河我问你,这里有机会下雪么?”

许博远闻言后看着你:“不太清楚,迄今为止没有下过。”

你稍稍有些失落,但不死心地追问道:“那你言灵能控制多大范围的东西?下雪可以吗?”

“那是需要很大能力的东西了,应该不行吧?”许博远说。

你想想也是,控制天气什么的还是太强人所难,两相无言地陪了许博远一会就跑去睡觉了。

那个夜晚你曾醒后出来晃一圈,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看许博远有没有睡,结果发现深蓝的夜幕下,许博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在窗前,银色圆月和雪白星辰的光辉洒在他身上,他口中浅唱低吟的仿佛是古老的咒语,听不清晰,你也无法理解,但这种缓慢而悠远的调子相当吸引人,你悄悄盘腿席地坐下来看着他,愈发觉得他能安定人心,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是傍晚,你在分给你的卧室床上,不用多说应该是许博远把你抱回来的,你一想到他的昨晚,立刻下床飞奔过去找他。

你看到了令你无法言语的风景。

偌大的窗上蒙着一层水汽,那些虬曲扭结的焦黑树木挂着尖刺般的冰凌,整个荒原一片雪白。

深灰色的天空下,雪原有一种荒诞的美学,窗旁,许博远回头看着冲进来的你,轻轻笑了笑。

下一秒你几乎是扑在他怀里抱着他道:“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蓝河!”

许博远愣怔于你突如其来的亲近,尤其是在你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睡衣料子的时候,他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反应过来才柔柔地拥住你拍了拍你的背:“秋天已经过了很久了,我想是该到冬天的时候了,冬天的话下雪也不奇怪吧?这里的气候总是没个准,所以不要太感谢我,我怕我会得意忘形。”

许博远还破天荒地说,可以带你出屋子去看看。

从房子底部的后门延伸出去有一个看不到边际的湖泊,越过它就能到达蓝雨。你们的活动范围只能到这个湖泊,再往前就不能去了。

湖泊已经结冰,弥漫着浓重的白雾,远方似乎有参天的杉树森林。你回头看看蓝溪阁的哥特式城堡,犀利的塔尖仿佛要戳破灰蒙蒙的天空,整座城堡就像一具黑色金属制的骷髅。

许博远看上去并不冷,你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慢慢地走着。

天空发出呜呜的怪响,大地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像一座空旷的大音乐厅。你听得见一种时隐时现的音乐声,来自天宇。这时,你感到世界上只存在你和许博远。

透过迷离的雾气,远处似乎有一支披着丧服的队伍与雪一个颜色,他们沉重而顽强地向远方移动着步履,队伍长长的,像一个人孤独而漫长的生命。[2]

许博远从来都不在意那可以吞噬任何东西的城堡究竟可以隐藏多少秘密,蛰伏着多少生物,他只做好自己的本分,对别的并不关心。

在你读书的时候,老师会把许博远这种人称作“懒散”,但在你看来,他只是“慵懒”罢了。

慵懒其是一种“不在乎”,一种对什么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生态度。

“这里的湖中好像有一种鱼,叫光雨,不过我没有见过,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许博远说。

“是嘛,如果今天能看到就好了呢。”你喃喃地回答。

冰渐渐的开始变薄,你似乎都能看到冰层下湖水涌动的生命。

不远处的冰湖破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上面漂浮着细碎的冰,你自然而然地在那停下了脚步。

微微泛波的深蓝湖水,有着神秘的攻击力,你在它面前缓缓蹲下来,许博远站在一旁望着你。

突然湖面下有着一闪而过的微光,那团光晕越来越明显,很快成了一个光点,再仔细看看,游鱼的轮廓便清晰可见。

“莫非这是……光雨?”许博远惊讶地说。

你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条游动的鱼儿,那似乎带着邀请意味的灵活,使你鬼使神差地把手伸到了水中。然后刹那间,你只觉得恍惚,闭上双眼栽了下去。

你自己是毫无意识的,许博远看到你直直全无预兆地掉进冰湖且不带挣扎,吓了一大跳,眼疾手快地在你沉下去之前扣住你的手腕,将你拖上了岸。

许博远的反应很快,你离开冰湖后也清醒了,只是被冻僵,身上温度低得吓人,他飞快地抱起你带回到蓝溪阁内。许博远的神色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忧,他将你安顿好后,扯来了一床毛毯,应该是欲言又止,却又不得不说:“都湿透了……你得把衣服脱了……”

然后你不说话,他也不作声,双方陷入了死寂。

确实,蓝溪阁内没有壁炉,也没办法生火,吸血鬼不喜欢炙热的火焰,于是他们不喜欢,你们也就不会有。许博远只是湿了袖子,除了你蹭到他身上的水,并无大碍,但你被从冰湖里捞起来后感觉身体都僵死在了那里,动弹不得,又必须把渗透的衣服换下来。

“可是……”

“我娶你。”许博远说,“我会娶你。”

说着他解开你的扣子,利落地用毛毯将你卷在里面圈在怀中,抱着你坐在他腿上,指尖有说不清的细微颤抖:“血族的世界,有太多东西魅惑人心。”

“所以还是人类好啊。”你说,看到许博远超级诚恳地点了点头,你颇为顺从地靠在他肩上,“你总是这样,永远对什么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

许博远将抱着你的手臂紧了紧,柔声道:“也有放不下的。”

他沉默了一会,说:“过一阵子我就要去蓝雨了。”

你抬眸:“什么时候走?”

“下个星期。”

“那我呢?”

“没有通知,就是继续留在这里。”许博远慢慢揉搓着你湿漉漉的头发。

你突然知道了这句话代表什么,你相信许博远也很早就知道了你是为什么来到蓝溪阁。

许博远将去往蓝雨,蓝溪阁需要一位新的接引人,而接引人根本无所谓有没有特殊能力。

“下次再相见的时候,我就是吸血鬼了吧。我会经常来看你的。”许博远向你承诺。

“你多久来一次?”你问道。

“嗯……大概一个月吧。”许博远说完见你默不作声,又道,“呃……半个月?一个星期?”

可你就是看着他不说话。

许博远见状笑笑,揉着你的头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天天来的。”

—————————————————————————

[1][2]选自《正月大雪》

Thanks for reading~!

原本以为蓝河这篇会很短,结果字数竟然超过了伞哥……

光雨这名字是我随便想的,但是我觉得比起这鱼我关键词扯得更有水平啊

咳咳,接下来我们来聊聊那些不得不说的事儿……

这个系列的先后问题吧,我可以告诉你是按照一定顺序来排列的,但是你非要我解释一下是按照什么顺序,这我就说不清楚也没法说_(:3」∠)_

所以还请没有轮到自己男神的妹子耐心等待

然后是关键词的问题……这是个问题中的大问题……

注意:我们不是七宗罪专场x3

如果不懂什么是关键词的话可以参考前几篇,或许我定的文州篇的关键词绝望和伞哥篇点文取舍后定的占有含误导倾向,导致点文妹子的脑洞跑偏,这是我的锅……

所以大家可以看齐另外几篇,分别是叶神篇 @似水繁华尽 大大的卧底,下篇乐乐篇 @优然长欢__yuuki 大大的救赎和未来小周篇的守望,以及江波涛篇春寒和水大大的无心之过与无心之言(春寒和水大大由于你的江波涛还遥遥无期就不予艾特了……但愿大大能自己看到……)

这三位堪称关键词的典范!

当然我自认为我拍板的孙翔篇的重生也是不错的

最后老规矩√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注意2:离去之原系列想全头甜到尾似乎不大现实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6 张佳乐篇

关键词:救赎

特殊能力:无

评论(52)
热度(67)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