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喻文州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2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

文州这篇是给我自己的,虽然剧情很破碎,但确实就是我想象的样子……

这篇昨晚竟然被屏蔽过一次……我真的好想知道这篇什么剧情要被屏蔽……

*这是修改重发,如果再被屏蔽……我继续删剧情……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ooc

—————————————————————————

喻文州篇 关键词:绝望

午后的阳光明媚地照进屋子,风把白色的薄纱窗帘吹起来,你看着他慵懒地揉了揉眼睛,说:“你醒了?要吃些东西吗?”

喻文州朝你微笑,算作是他的回答。

·

两个多月前,你所居住的城市被蓝雨军区攻陷。

坍塌的建筑物化作砖石堆在路边,剩下幸免于难的楼房也多有裂痕,弯曲的钢筋像虬结的血管那样挣扎着从墙体里戳出来,路边的车辆大多被震碎了玻璃和弄坏了轮胎无人认领,少数的干脆同废车场那样变形着叠在一起,整个城市毫无生气。

蓝雨军区的攻占迫使城内居民大批转移,你的父母也在其中,而就当人们争抢着要上最后一班帝国军派出的直升飞机时,你很遗憾地没有赶上这艘末日的诺亚方舟。

很多人都没能坐上去。

你不断地在自己从小长大未曾离开过的城市中奔跑,躲避着吸血鬼的抓捕,同时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或被抓去做家畜或企图逃出蓝雨军区管辖的边界。

吸血鬼不断靠近的军靴声音和黄昏拉长的影子使你心中狂跳不止,背靠冰冷的墙壁。

你没有怨恨过谁将你置于如此境地。因为你相信你的父母也曾拼命寻找过你要带你一起离开,帝国军也不忍抛弃如此多的普通民众。

就连吸血鬼,你知道他们也只是为了权力和生存。

可惜大家都无法做到自己能力范畴外的事情,

眼前的小分队似乎没有要过来的意思,你看着对面那条阴暗的街道。

如果……如果能跑到那里的话……或许不会那么快被抓到。

你这么想着,脑袋刚从大楼的阴影中探出去,立刻被身后的人拖进了附近的水泥管道里。

水泥管道是中空的,人蜷缩起来刚好藏身,但因它就朝向吸血鬼必经的大道,很容易被发现,而且被发现之后再想逃跑就不可能,所以你不敢进去。

可现在那人捂着你的嘴,手臂环过来禁锢着你,你又没法转头看到他是谁,本能就是挣扎不断,好几次撞到头,直至吸血鬼巡查走到这里你才不得不安静下来。

你的心跳得更快了,身后那人察觉到你不再反抗,就没有再捂着你的嘴,但圈着你的力道并未松懈半分,以致你贴着他的身体,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均匀呼吸。

他就像若无其事般坐在那里,冷静如千年冰川不会融化。

小分队渐渐远去,那人放开了你,颇有些无奈地道:“好险,差点就被你害死了。”

“你是谁?”你转过头去问道。

“喻文州。”那人笑得温润。

·

太阳升起来了,这个时候吸血鬼不会大规模在外面活动,你在几近变成废墟的城市里兜兜转转,同时往你家那里去,喻文州则背着手跟着你,打量四周的街区。

回家,那是每个种族与生俱来的天性,可能吸血鬼除外。因为这种可征服人类的,宛如漏洞一样的存在是被世界排斥的。

“刚才谢谢你救我。”你说。

“举手之劳。”喻文州朝你点点头,“你如果贸然冲出去的话,我和你都会被看到的。”

“刚才你怎么知道吸血鬼不会检查那里的?”

“我不知道。”喻文州说,“所以带着你一起赌了一把,我向你道歉。”

人类之间没有互相决定生死的权力,就算当时没有更好的地方可躲,我也不应该阻止你冲向对面街道的阴影,判定你生命的去留,所以向你道歉。

喻文州说他是从附近城市逃到这里来的,正在躲避吸血鬼的抓捕。

“他们挥军北上,一连攻占了两个城市,需要整修,应该会在这里待很久。在此期间可不能被抓到啊,如果被抓到,我的下场会比你惨很多的。”

你们穿越了大半个城市,没有发现别的人,你隐隐意识到,或许这里只剩你们两个人了。

你居住的大楼似乎被吸血鬼入侵过,所有房门都被强行打开,搜查过一番,楼道中还有刚刚干涸的人类血迹。你绕开它们来到你家,发现房门被破开,东西凌乱,玻璃被轰炸的冲击波震碎了,没有看到什么惨不忍睹的现象。

也是,你的父母已经撤离,你又不在家,有什么见血的事情会发生呢?

喻文州将桌上亮着的台灯摁灭摁亮,试了试水龙头,又检查了下天然气管道:“吸血鬼需要电力能源,发电厂还在继续工作,水源没断也是可喜可贺,只是天然气管道好像被弄坏了。”

“家里应该还有食物和水。”你拉开柜门寻找所有能用的东西,“实在不行去别的地方找。”

或许是因为被吸血鬼抓到过的关系,你觉得喻文州的身体似乎不太好,而且相当嗜睡,跟你出过几次门就露出疲惫之态。他的锁骨之间有针眼,那是作为家畜被常年采血的痕迹。

你按他的要求给了他一张这个城市的地图,让他在家休息,你熟悉这个城市,就负责避开吸血鬼去搜刮超市和便利店中的食物和水源。

逃出去已经不可能,城市的边界有吸血鬼重点防守,你们就在这里等待吸血鬼撤离,或者帝国军派人来救,不过不管哪种希望都很渺茫。

你将所有废弃物都丢到一处去,空了一个大房间出来,你们就住在这见方的地方。

你们现在同属绝境逢生的种族,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我们就像末日情侣。”喻文州合上书,靠在床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

人类所说的吊桥效应无论在何时都被证明是正确的。你很喜欢这个长相清秀的男人,自然也能接受他无法仅藏于眼中的爱意。

和有昼伏夜出本能的吸血鬼时间错开,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本能印刻在血脉里。

喻文州似乎有低体温症,但你就是愿意蜷缩在他身边。每当半夜你迷迷糊糊地醒来,他总是撑着头看着你,越过他能看到窗帘被风轻轻吹动,月光配合着夜幕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破碎的蓝光,他的手就很随意地搁在你的腰上。

“白天睡得够久了,到了晚上反而睡不着。”他笑了笑,“你放心睡吧,晚上有我保护你。”

喻文州是突然出现在你生命的男人,带着你说不出的人格魅力,让你无条件地相信他。

没有创造生命的大义,纯粹只是你相信两情相悦。

你醒来看到自己的扣子开了两颗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在看到多出来的印记后微讶。

你锁骨下方多了一个蓝色的印记,似利剑,又有雨滴,六芒星后是跳动的幽蓝火焰。

“喜欢吗?”喻文州问,你点头,他将自己的衬衫扣子也解开两粒,“我也有一个,这个位置很靠近心脏。”

你看着无论位置还是模样都如出一辙的印刻,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是纹上去的吗?不疼。”

喻文州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修长的手指抵在唇间,说:“这是魔法。”

你知道这样的日子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希望它比你想象的还要长,孰不知,在这个分崩离析的世界,怎么可能呢。

·

你背抵在钢筋洞穿的墙体上,心跳得飞快,你怎么都不敢相信你会撞上一个吸血鬼。

因为不知所措,你不由得蜷缩了起来,可这并不能阻止吸血鬼的逼近。他们本来就是对周围波动很敏感的生物,害怕、无奈,这种情绪他们比人类擅长感知得多。

他没有把你抓走当家畜的打算,看样子是要在这里就把你的血吸干。你们之间力量是悬殊的,他将你的衣领提起来,已经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可当他看见你胸前那枚印记的时候,他的动作停住了。

只他一瞬间的停滞,空气中骤然炸开蓝色的气劲,震得那吸血鬼倒飞出去,勉强稳住身形。

而现在赫然挡在你面前的是喻文州。

“滚。”他简明有力地说道,声音没有感情。

惊恐和不可置信堆砌在吸血鬼本就惨白的面容上,显得有些滑稽。喻文州不想给他反应的机会,抄过你的膝弯将你飞速带离了战场。

你们躲在附近的楼房后面,喻文州仍抱着你,观察不远处吸血鬼的动向。

你惊异于这个单薄的男人突然迸发的力量:“你……”

“嘘,别说话。”喻文州的声音重新染上些许温度,确认吸血鬼不会过来了,他说,“我们走。”

他回家后别过你的头检查你的侧颈:“怎么样?有被咬到吗?”

你摇头,问:“你怎么出来了?”

“你出去太久了,不放心你,所以出来看看。”喻文州盯着你的印记看了一会,眼中的不甘一闪而过,然后严肃地帮你把扣子扣上,没再说什么。

你承认喻文州身上有太多你不知道的秘密,就像他说的,有魔法,但这并不妨碍你喜欢他。

你将脖子上银制的十字架褪下来递到他面前:“你已经被他们看到了,这个给你,护你平安。”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没有用的。”

虽然他不需要,可见你执意要塞给他,他便很顺从地低头让你给他系上。

冰冷的十字架从领口滑进去,喻文州握着你的手按到他胸前,你触到了那圣物的轮廓,他笑着说:“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

黑夜降临的时候,当确认怀中的你已经熟睡,喻文州轻轻吻了吻你的眼睛,离开床铺,翻身便站到了阳台的扶手上。夜晚的风将他的衣角掀起,他随意地将手放在裤子口袋中,噙着三分笑意凝视今晚的月亮。然后他悄无声息的,径直从高空稳稳坠到地上。

喻文州就像散步似的走在大街小巷,没有遇到一个吸血鬼巡逻,却又不像是他刻意避开的。

他来到一个已经废弃的地铁站口,周围有仿佛经过打斗撕扯般的血迹喷溅,地底下有阴冷的风返上来,他毫不迟疑地就走了下去,发出轻轻的脚步声回荡在黑暗之中。

喻文州走向通道最尽头的王座,坐下支起下颚,身旁的高脚油灯倏地亮起了火焰,然后通道两旁的烛火跟着亮了一排,跪地的都是吸血鬼中的长族。

“喻文州大人,您回来了。”最近的那个吸血鬼说道。

“嗯,回来办件事,办完就走,”喻文州看上去心情不错,“把今天离队的那个新兵叫来。”

那吸血鬼新兵收到传唤的时候还在想白天的事。他似乎在你身上看到了蓝雨的族徽,那是贵族大人们才配拥有的,而你……会是哪位大人的人吗?

当他看到坐在王座上好整以暇的喻文州时,他便知道了这次的传唤是为了什么,惊恐和难以置信又再一次在他脑中炸裂,他佯装镇定自若地跪下低头行礼:“大人。”

喻文州没有跟他废话的打算,直接切入正题:“你今天是不是碰到过一个小姑娘?”

刚升上来的新兵不大认得不常在军区露面的喻文州,将头埋得更低了些:“是的,大人。”

“看到她身上的蓝雨族徽了?”喻文州慢悠悠地说道,“我之前以为那个位置只有我能看到。”

新兵不懂喻文州的意思,便没有接话。只见喻文州将掌心朝上,突然像在空气中抓到了什么似的紧握成拳,蓝色的火光乍现,幽蓝的火舌同时从那新兵脚下升起直蹿头顶,只消片刻还未反应便已化为灰烬,剩下蓝色的火星莹莹闪光,殿中的低呼声转瞬即逝。

·

喻文州带你来到废旧的地铁站时你的心情忐忑不安。

凉风裹挟着莫名的回声,有点像来自黄泉的声音。你半跪在向下的楼梯口望不到底,看着拐角处的日光灯因电压不稳跳动着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喻文州弯腰拍了拍你的肩膀,兀自走了下去。你握紧了双拳跟在他身后。

刚下来时还只能看出就是一个普通的地铁站,但越往后走越能发现其实早已改得面目全非,俨然就是军事基地。利用城市本就错综复杂的地铁网络加以扩建,形成了极具规模的驻地。

你看着前面的那个人轻车熟路,气质疏离,才发现自己连喊他一声“文州”都已是不能。

通道两旁的烛火已经燃了,接着烛光你可以看到两旁立满了隐在黑暗中的吸血鬼,他们血红的眼睛看上去比烛火还亮堂,不约而同地死盯着你。

“人类?”“这是人类吧?”

四面八方传来窃窃私语。他们对于有体温和热血的生物是极其敏感的。

你止步于红色的地毯前,喻文州走了几步发觉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回头招招手:“过来啊。”

吸血鬼对于喻文州的态度是极其恭敬而臣服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背后对你展示血族的獠牙。喻文州见你实在害怕,便握住了你的手。

这时旁边一吸血鬼作出扑过来咬你的样子吓唬你,你本能的就往后退,拖得喻文州也是一滞。

他又不得不停下来,给了那吸血鬼一个眼神示警,无奈地对你道:“就这么害怕吗?”

这样走下去,这条路要走多久才走得完……他索性揽过你的肩,让你与他并排同行。

有喻文州护着,再没有吸血鬼敢上来捣乱,有的只是用指甲戳一下你,没有大的动作。

喻文州在王座上坐下,你本是立于一旁的,被他轻轻一拉就带到怀里,坐在他腿上。

他摸着你的头,用的是给宠物顺毛的姿态,对下面一众说:“这位是新上任的军区夫人。”

·

针对你这个人类蓝雨内部意见不一,血族大会那边等着给喻文州提意见,都被他驳回,有少数投赞成票的,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

尽管事先完全被蒙在鼓里,方才在大会上你也没有失喻文州的面子,但此刻既已来到他私人的卧室,你便绷不住了,所有情绪在顷刻涌上来。

包括你对他未知的恐惧。

看到他进来并关上了门,你往后倒退了一步:“你到底什么人?”

“如你所见,我不是人类。”喻文州笑了笑,“是吸血鬼。”

“不可能。”你说得斩钉截铁。

你的自信是有根据的。

白天嗜睡,选择在夜晚守护你,不能被吸血鬼发现的男人,你不是没有怀疑过,所以曾经割破过自己的手指,将一滴鲜血混入他喝的那杯水中。轻轻振荡过后,血珠化为丝缕消失不见,喻文州没有任何怀疑地将水饮下,黑色眼瞳一如既往的含笑与深邃。

还有一次,你想去拿一个被震出裂痕的玻璃杯,岂料杯子刚握在你手中,就成了碎片掉下来。

喻文州见状,过来含住你伤口的时候也并未表现出有分毫嗜血的意思。

听完你的话,喻文州笑:“你说的……是这样吗?”

他的眼睛合上只消片刻,再度睁开来时眼底一片血红。

“血族可以控制自己的瞳色。”喻文州说,“我知道你试探过我。在你离开之后,我的眼睛有一瞬间的变红。虽然这样忍着会有点辛苦,但为了不过早的吓到你,也是没办法。”

“不可能的。”你仍旧不敢相信,“那我给你的十字架呢?我看到你还戴着。”

“你是说这个?”喻文州将十字架勾到领口外面,“已经被我换掉了,这个是假的,你的那个在这里。”说完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丝绒盒子,打开给你看,你送他的东西安静地躺在里面。“浸过圣水的银制十字架,你有个好东西呢。虽然对血族会有伤害,但是这种方法已经没用了。”他边说边解开上边的扣子给你看,他的胸口有很浅的灼烧痕迹,想来是第一次的正品留下的。“对外面那些血族的损伤可能还会大些,不过对我,只能到此为止了。”

明知会有影响还是带着了吗?现在看来不是不能被抓到而是会被认出来吧?

你努力想把他刚刚灌输给你的信息从脑中清出去,却还是忍不住问:“那你甚至被采血了?”

“这倒没有,还没人敢这么做,针眼是我自己刺的,就像这样。”喻文州说着,取过圆桌上的一根长针,对准自己的锁骨间毫不犹豫地戳了进去,针头拔出来时立刻有血珠冒出来,“血族的血液只有那么多,失血后回复极慢,所以很珍贵,可惜现在还不能给你喝。”

喻文州走近一点,想像以前那样宠溺地摸你的头,可被你闪开,他的手硬生生地停在了空中。

“你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你问他。

喻文州默默将手收回放到衣服口袋里,也不生气,说:“为了进行对人类种族的研究。”

“研究……什么?”你有点茫然。

“战争打了那么久,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很明显,在我看来,你们人类投降才是最好规避伤亡的办法。”喻文州说,“可是你们没有。武器的力量终究有限,为了将你们驯服甚至进行种族灭绝,我需要对你们进行全方位的剖析。我想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们才能绝望呢?”

绝望,是的,绝望。你也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曾经在绝境逢生般的情况下逃亡过,你都没有感到绝望的感觉,尤其在喻文州出现以后,反而有种说不清楚的乐此不疲。

但现在的你似乎马上就会知道绝望是什么感觉了:“你把我当作实验体?”

“可以这么认为,毕竟当时就剩你一个人类了。”喻文州说得诚恳,你本是最喜欢他身上这种态度的,但是现在这种诚恳只让你觉得反感和害怕,“你以为你在城里大半天我都发现不了你么?”他当时可一直站在楼顶观察着你啊。

你不语。你承认你和喻文州的相遇太过玄幻了些,却仍旧希望着这样静谧开头的日子能持续很久。可今天喻文州突然通知你,你那么喜欢的他只是为了让你体会到此刻的绝望感觉才和你在一起,甚至他作为血族要以此为切入点将人类赶尽杀绝,希望恐怕就此破灭再不复燃。

你觉得有些重心不稳,颤抖着手指扶了圆桌慢慢坐下来:“你要把我丢到家畜那里去么?”

喻文州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那双平时总是观望着他的眼睛黯淡无光,血族那颗感情寡淡的心也不禁抽了下,他蹲下来揉着你的头发,轻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虽然真相对你来讲有些残酷。”他的声音带着魅惑的力量:“我不会把你变成家畜的,尽管最初的打算是那样,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因为我很喜欢你,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

你任由喻文州说着些安慰的话,半晌抬头,说:“那你愿意放我走么?”

“抱歉,这个不行。”喻文州叹了口气,“不过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

说完他起身,似乎是简单地对门外的吸血鬼交代了两句,便就此离开。

之后你被扔在这里几天,彻底断了和外界的联系,门平时从外面锁上,只有定时会开,由吸血鬼送食物和水进来。进来送东西的吸血鬼不敢冒犯你,可也不见得对你多友好。

·

你和喻文州的冷战终究以你的妥协而告终。因为你并不是真正的讨厌他。

所以当喻文州询问可不可以喝你的血时,你也同意了。

他的牙齿咬在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动脉血管上,鲜血滑入他的口中。

喻文州慢悠悠地吞咽着,这时门却突然被打开,一个吸血鬼闯进来:“大人……!”

看到此情此景,他明显愣住,赶紧退了出去,你努力偏过头去看,但实在不方便,看到后也觉得分外尴尬。只有喻文州本人权当没听到似的,反将抱你的动作紧了紧。

没有刻意抑制,喻文州喝完你的血后,温软的舌舔舐着你的伤处。

血族的唾液有治愈的功效,伤口愈合得很快,你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问他:“一定要咬这里么?”

“嗯。”喻文州仍旧抱着你,蹭在你的身边,“这样容易喝,同时也有抱着你的理由。”

“之前你也是这样对待别人的么?”

“血液都是由他们送过来的,我不直接咬人,你是第一个。”

喻文州问:“你今后还会想着离开我吗?”

“不会了。”

“说起来最早挑起战争的是人类,因为传言血族的血液拥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所以血族遭到大肆猎杀,实则世界上哪有什么起死回生的东西,只是能让人类成为血族罢了。我为你浪费了那么多血液,补偿我一下?”喻文州在你耳边轻轻说着诱哄着你,“所以和我初拥吧,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嗯。”你想过后,答应了喻文州。

—————————————————————————

Thanks for reading~

今后也要努力和文州男神好好相处呢_(:3」∠)_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可有特殊能力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

*已写的男神不接,但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3 苏沐秋篇

关键词:占有

特殊能力:亡者

评论(14)
热度(177)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