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血族paro]离去之原 孙翔篇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1

*脑洞源自《离去之原》中文版,配合歌词效果更佳

*部分设定参考《终结的炽天使》

*英文是我自己翻译的,大家不要过度纠结

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写成一个系列

*每篇之间并无联系,各位看官可放心食用

*血族paro的设定各家各不相同,每篇都会透露相应的世界观和设定,如果想了解所有离去之原的信息的话,可能要每篇都看哦【笑

*这个系列可以点文,具体要求在文后

这是150粉点文的第三弹,感谢点文的妹子 @秦蔑氿sunndy 

原本想用文州开篇,但因为妹子点了就先写了孙翔

#想努力分享一个全程带脑的冷静孙翔和机智少女#

但结果好像ooc得厉害 私设如山 避雷注意

—————————————————————————

孙翔篇 关键词:重生

大约在千年前,大陆上曾经存在着一个神秘的种族,他们昼伏夜出,能力异常强大,成功挑战了人类作为世界主宰的权威。

因为没有生命体征,靠吸食动物乃至人类的血液为生,他们被称为吸血鬼。

为摆脱被支配的命运,将这群不老不死的怪物永久驱逐,人类与吸血鬼展开了近百年的战争。

终于人类找到了消灭吸血鬼的方法,获得了战争的胜利,重新拥有了几百年的和平。

然而时至今日,世界政治统治崩坏后古老的种族卷土重来,经过长时间的进化,他们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尘封已久的方法对他们失去了威胁,人类再度陷入了被支配的境地。

由此,人类与吸血鬼的战争再度打响……

·

“进去!”吸血鬼几乎是将你摔进了监牢里,身后的门合上,铁索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

你爬起来,坐着看了看同样被关进来的其他人。

你们所在的地区被吸血鬼中的轮回军区攻陷,你们被尽数俘获。

吸血鬼无法进行新陈代谢,所以血液的纯度至关重要。而你们会被扔到这里来就说明之前抽血的检测已经出来,你们的血液不够纯净,连成为提供血液的“家畜”都不够资格。

虽然吸血鬼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但你们这种血液不合格的人,多数会被底层的喽啰们折磨,就算弄死也不会有上层来管的。

像牲畜一样永远被囚禁在牢笼里,这基本是一条无解的出路。你想。

“大人,都关进去了。”循着声音抬头,你发觉监牢外的过道里多了个吸血鬼。

汇报的吸血鬼毕恭毕敬的样子,你觉得他应该是某位贵族,腰间一柄乌黑的佩剑散发着寒光。

“知道了。”他明显不太耐烦,像是认为这种事无需向他汇报一样,转身就准备离开。

而就在此时,他瞥了一眼监牢内。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他看到你的那刻直直地往后跳了一步,猩红的眼睛睁得溜圆,指着你的手指都是颤抖的,那样子感觉就像是他活见鬼了一样。

你一脸茫然,四周的下属也是一脸茫然:“孙翔大人,请问怎么了吗?”

孙翔利用他的职权将此事揭过,带着不可一世的语气:“不该你们问的别问!都走!”

他咬着牙发号施令,很快就带着人离开了这里,走之前,他仍是看了监牢里的你一眼。

·

你们已经几天没有进食,而只供吸血鬼解决吸血欲望的最低等家畜,是不会被供给食物的。

所以当吸血鬼闯进来猎杀的时候,大家尽管害怕,却几乎没有反抗的力气。

一名吸血鬼将你身旁那人摁倒,为了防止猎物挣扎,扑上去的最初就早已掐断那人的喉骨。

吸血鬼按压着人类吸食血液,四方的监牢里到处都是这样残忍的组合。

周围血腥气弥漫,还有因颈动脉破裂而喷溅到墙上的血液,在烛火的摇曳下显得更令人恐惧。

他们中有的人你认识,有的人你不认识,而此刻,他们的生命一律在你面前消失。

这是一种虽然残酷却异常整齐划一的平等。

一名吸血鬼一次吸干一个成年人的血液不是难事,单凭这点就足以让你无法否认,你很恐慌。

很快,你旁边的那名吸血鬼抹掉了嘴角的血迹,抬起头来时锐利的眼神像刀似的狠狠刮过你的脸,在你看来那就像是已经吃饱而不得不放弃猎物的不甘,然后走出了监牢。同样的,其他吸血鬼在吸血完毕后也悉数退出,剩你和一屋子横七竖八流不出血的尸体。

身旁死去的人的手蹭着你已十分脏旧的鞋子,你还不能从这样的情况里反应过来。

可发现他们没有关上监牢的门后,你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腿,本能地要去外面张望一下。

就在你将起身的那一刻,突然,孙翔进来了。

你坐在地上抬头看他,以致他的身型显得更加颀长,透出的一大片阴影将你笼罩在里面。

他背对着过道里烛火的光影,可你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现在是人类的瞳色。

“跟我走。”孙翔居高临下地说,说完他便走出了监牢。

走了几步发现你还坐在原地没有跟上来,隔着监牢的铁栅栏,他冲你喊道:“不走等着被他们把血吸干吗!”吼完便气愤地离去了。

你又停滞了两三秒,没人知道你在想什么,接着一骨碌爬起来,去追已经走远了的孙翔。

·

你跑得不快,但还是勉强跟上了孙翔,拐过最后一个转角后,你看到他在过道尽头等着你。

“到这里就行了,不会有别人过来。”孙翔说。

你慢慢地朝孙翔走过去,直到站到他的身边:“既然我们可以过来,那别人也过得来。”

这是你被吸血鬼抓到后说的第一句话,在说这句话前你有好好的思考过,毕竟这句话的语气并不是那么友好,而且就你与孙翔的能力差距而言,在他面前你实在没有安全好讲。

你知道这不是最聪明的做法,但因为发生的一切都太过反常,你忍不住想去试探他的底线。

孙翔意外的没有生气,态度缓和了很多:“他们不会过来的。”

“为什么?”你问。

“因为这里看得到太阳。”孙翔说,他将手从那个墙上唯一的没有玻璃的窗户中伸出去,通过他的指间,可以看到天空是很浅的灰蓝色,像水掺多了的蓝黑墨水,“你看到对面那个山谷了吗?一会太阳就从那里升起来,整个城堡只有这里是能被太阳直射的地方。”

“我知道你们经过进化已经可以在白天活动,”你说,“可那毕竟是太阳,你不怕吗?”

“怕?有什么好怕的!”孙翔说,“阳光会让我们变得非常虚弱,却不能真正杀死我们,只有那些弱小的才会在阳光下自焚。不过没用,因为我很强!”孙翔提到那些弱小的吸血鬼时表情十分嫌弃,提他自己时就对你露出了个称得上灿烂的笑容,像是在等待你对他的夸奖一样。

你本来想呛他几句,但一看到他的笑容,话哽在了喉咙里,你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喂!”孙翔突然不笑了,很严肃地看着你,“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你摇头:“我们以前见过吗?”

“肯定见过的啊!”孙翔喊道,然后开始掰着手指,“我想想是什么时候啊,是五百年前吗?还是六百年前来着……哎呀不管了!具体的我记不清楚了!反正大概就是几百年前吧!”

你看着他数完手指,还很肯定你们见过的样子,非常无语:“几百年的话那我早死了啊!”

孙翔愣了愣,一脸的恍然大悟:“哦,也对哦……”

你看着面前不仅算术差还蠢到家了的吸血鬼,表示不是很想说话,可他没了趾高气扬的样子又让你心里稍稍摇摆了一下,和他平静地对视了一会,你开口:“这么久了,你到底在找谁?”

“找你。”孙翔说。

“都说了我不是。”你扶额,但觉得他那份执念又有点可爱到引人发笑,你继续尝试着和他交流,“不过人类有一种说法叫重生。”

“我知道。”孙翔挤出了一个苦笑,说道,“我知道,因为曾经……我也是人类啊!”

·

你很惊讶,没有想到你不经意间的一句暖场,竟牵扯出了孙翔的惊天大秘密。虽然他执意把你当作他要等的人你是拒绝的,但你为了听到各中隐情,只好先默认下来。

事情要追溯到人类与吸血鬼上一次大规模战争时。

你和孙翔隶属于同一村庄,负责在两个人类军区之间传递消息。孙翔在那时就表现出了超高的武力值,身手相当的好。偶尔遇到需要去吸血鬼军方打探情报的任务,你会给他事先制定好路线,然后他如鱼得水般的翻过重重关卡,你拿着战略部署和图纸在墙外边等他。

作为邻居兼青梅竹马的你们非常默契,一次又一次共同穿过战场的混沌硝烟。

可就在最后一次行动的时候出了意外。

那时你们村庄所属的阵地将要失守,军区下令全面撤退,你和孙翔因刚递完消息回来,是最晚接到命令的,便于负责断后的帝国军混在了一起。

帝国军和吸血鬼军打得难舍难分,讲不清是否属己方误伤,混乱中一柄长剑没入了你的腹部。

很快断后的小分队全军覆没,孙翔也受了伤,但他的确真乃神人也,硬是将你带出了战场。

一整片寸草不生的荒原上,孙翔抱着你坐在那儿,也不管身后的吸血鬼会不会追上来。因为他发现你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死,而离你们找到军医还有很长一段路。

他想救你。

虽然你快死了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可那并不能阻止骄傲的他放弃救你的念头。

若说他平时还是能想出办法的人,那此刻他真的是束手无策,只能看着你的神志越来越模糊。

他知道如果是你的话会有办法,可要求那个濒死的智囊爬起来给他出主意,未免太强你所难。

结果最后孙翔作了一个令人咋舌的决定:他去求吸血鬼为你初拥。

“我在这里等待死亡,同时也期盼重生。”孙翔说,这是你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

在这里等待死亡,同时也期盼重生……吗?

“那然后呢?”你问道。

“他们初拥了我,没初拥你。”孙翔怏怏地说。

城堡外渐渐变亮的天光透进来映在他的身上,他弯腰伏在窗台上,单手因为撑着脸的关系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腰间那柄玄铁似的乌黑佩剑黯淡无光,一如他黯淡无光的眼睛,看起来像极了因大人食言而没能得到奖励的孩子。

而事实就是如此。现有的情况摆在这里,孙翔成了吸血鬼,你很容易就判断出中间定有差错,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真相,着实让你唏嘘不已。

少数的吸血鬼在诞生之后会伴有特殊能力,而孙翔正是被预判有这种能力才会被施以初拥。

这也是为何你被放弃的原因。他们并不认为孙翔宣传的你的智力能诱发出什么特别的东西。

死斗,这是孙翔最终获得的能力类型,虽然这是种较为常见的能力,意为让能力者拥有极其强大而具备爆发性的战斗力,可也正是这个特殊能力,让孙翔很快上位成了贵族。

而现在这个一脸傲气的死斗贵族,在提起这件事后,疲倦的眼神里装进了几百年的落寞。

你很无奈地道:“所以说你蠢啊,你当时怎么能去找吸血鬼做交易呢。”

“靠!”孙翔听到你说他蠢立刻炸了毛,“当时我有别的办法吗!”

“照我看来那个贯穿伤本来就没有办法。”

“所以说我是完全正确的啊!”孙翔突然像被你的话点透了一般,变得春风得意起来,“这不是等到你了吗?也算我没白辛苦!”

“都说了不是我啊。”你实在对孙翔奇特的脑回路膜拜得五体投地,“就算她重生后是我,那我也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重生了就什么都不一样了,你懂不懂?”

“这不是一脉相承的吗!”

“名字、经历、记忆都不一样,能叫一脉相承吗?这能算是一个人吗?”

孙翔说不下去了。本来讲道理这种事就不是他擅长的。

你一早就知道他肯定会理亏,同样不说话,等他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你知道顺着他的意思来能得到他的庇佑,但你是有原则的人,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

而且出于潜意识的反应,你不想看到倘若他发现你和那个人一点都不像而更加失望。

但当你感觉到他周围渐渐暴涨的气势,和他死盯着你的眼睛爬上血红的颜色,你猜大事不好。

果然,孙翔伸手揪住你的衣领拽你到他面前,粗暴地撕开一个豁口,对准你的侧颈咬了下去。

他失去了话语权,就只能在行动上占便宜了。

獠牙刺破血肉的尖锐痛感传来,然后……

……你就下意识地抱紧了他的腰。

他全身为之一滞,然后松了口,但没有马上抬起头来,头发蹭着你裸露的皮肤有些微痒。

“算了,下不去口。”他说,“不喝了。”

他放开你,头也不回地朝来时的路走去:“有刚刚的记号,他们不敢碰你。天快亮了,应该不会遇到别的吸血鬼,你认识路的吧?自己回去!”

自始至终孙翔都没再看你的眼睛。

你看着窗口投进来的曙光尾随在他的身后一路照过去,估摸着你应该看不到他的背影了,你将滑下来的领子往上一提,朝监牢的方向走去。

·

孙翔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去了血库。

吸血鬼和血液好比是汽车和汽油的关系,喝的血越纯净,吸血鬼就越强大。

而像孙翔这样地位的中坚战力,想喝什么样的极品血液没有?

他从冷库里抽了一袋血浆出来,扯破血浆袋,却突然又不想喝。

他刚才没有咬到你的动脉,你出的血不多,只是流了一点。

孙翔努力去回味刚才尝到的你的血的味道,却发现怎么都回味不出来。

他一时气急,很重地将手上那袋优质的血浆扔出去,吓得旁边看管血库的吸血鬼齐齐低头。

血库里的血腥味更浓了,但孙翔一点都不想吸血。他只是眼睛洞视着前方,微微喘气。

其实孙翔还有没有告诉你的事。

比如初拥非常痛苦,很多人都是在其过程中没有顽强的意志,导致初拥失败而死。

但是孙翔挺过来了。因为当时他天真地以为,天真,至少他现在这么看过去的自己,你也是会被施以初拥的。而等你们都过了初拥的危险期后,他又可以重新看到你。

可是他甚至连你的尸骨都没有看到。

再比如他认为身为一个男人不该哭,可他那天抱着你在荒原哭过,还很伤心。

·

你自己关上了监牢的门,躺在里面,冷风一吹脖子上的两个血洞有些凉嗖嗖的。周围的尸体已经被拖走了,可刺鼻的气味和斑驳的血迹不断提醒着你刚刚发生的事,让你无法休息。

或许正如孙翔说的,你是重生而来,所以你在面对孙翔的时候,一点都不恐慌。

你想起孙翔撑着头看外面时的眼神,发觉这一路走来他确实不容易。在人类即将胜利之际被迫变成吸血鬼,然后经过长时间的苦修,只为了反过来统治人类。

其实迁就他一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你一把拍在脑门上,觉得刚才自己所谓的正直有些过分了。

下次见到他,你要对他好一点。

如果……他还愿意来找你的话。

·

当夜晚降临的时候,你是被孙翔叫起来的。

他开牢门的时候气势如虹动静极大,那时候你已醒了一半。

结果他一把把你扛起来,你彻底清醒了。

孙翔把你一路扛到卧室后把你摔在床上,然后欺身压了上来……

没错……他这次真吸了……

你全程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不如说是处于懵逼状态,以致他吸完抬头看着你时一脸“老子征服了世界”的表情特别明显。

然后孙翔开始了他每日晃进晃出的例行巡防检查时间。

这次孙翔不用去前线,而帝国军也打不到位于山区的轮回来,所以这工作对于孙翔来说是小事一桩。但他似乎下定决心要看着你,便拽着你的手腕让你跟着他。

孙翔一路神采飞扬,有个有点军衔的吸血鬼大着胆子调笑道:“孙翔大人牵着的小狗不错呀!”

你想孙翔这么在意你,听到这话该跳起来了吧?

怎料孙翔笑得特别开心,摸摸你的头,高声回道:“是啊!昨天还咬人来着,今天学乖了!”

这人……几岁了……你捂脸。

此后孙翔去哪都带着你,有些城防部署还会询问你的意见,你真心实意地给他出谋划策,他考量后会决定要不要采纳,你想他或许会在从中找到以前的感觉。

孙翔每次吸血的时候都不花力气,身体覆在你身上,这份沉沉的重量让你觉得真实。

你一手抱着他,另一手插到他的发间轻轻揉搓着,心情好的时候甚至将自己再往他那送一点。

你告诉他:“我的血液不够纯净,多喝不好。”

他亲吻着被他咬出来的伤口,说不要紧,因为他已经足够强了。“而且我不想喝别人的血。”

事实上孙翔喝得本来就不太多,为了不让你头晕,他每天只能勉强解解饿。

况且他吸太多血的时候你会推他,在你“我会死”的威胁下,他就不敢喝了。

不过他总有那么几天情不自禁,你会选择迁就他,晕晕乎乎的时候你隐约可以听到他的吞咽声,你觉得你快要溺死在他怀里了。

最后孙翔在吸血时还有个不得不说的习惯。

不管你穿什么样的衣服,他总是要在你的衣领撕个豁口,然后寻找下口的地方。

你总觉得他想把你身上每个地方都咬一遍,某次你带着气说:“你到底要撕坏我多少衣服?”

孙翔躲闪着你的目光,支支吾吾了半天,说:“要……要么你别穿了。”

你:……

从此你再没向他提过这件事。

·

你和孙翔度过了一段堪称美好的时光,但你知道,这种日子不会再持续下去了。

你终归是要离开这儿的。

那日孙翔按例来带你去巡防,你拒绝了他,说他昨天血喝得太多,有点头晕,孙翔就走了。

这段时间你对轮回的兵力部署已经很熟悉了,而最容易出逃的地方,就是孙翔与你初次见面时告诉你的山谷,出了这里就彻底出了轮回的掌控范围。

你都想好了,被抓到就说你在找孙翔,并且主动要求他们通知孙翔来接你,计划则改期进行。

为此孙翔昨天喝了你很多血,你都给了,你知道整桩事情你最对不起的还是他。

可你并不会因此而取消计划。

你可能是这方面的天才,你躲开了所有盘查和关卡,眼看着就要到达山谷的出口。

然而那唯一的必经之路上,站着一个吸血鬼。

那个你抚摸过无数次的背脊轮廓,在蔚蓝的夜空下特别柔和。

孙翔感受到来人的气息,转过身来,面色十分平静。

如果他对你极度愤怒的话你或许还不会那么愧疚,但就是这种平静,让你开始心慌。

不过孙翔似乎很意外的样子:“咦你怎么在这里?”

“那你怎么在这里?巡查结束了?”你问。

“没带你速度当然快啊,趁结束得早我想来看日出,本来想带你一起来的,这里看得更清楚些。”孙翔说,你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并未发觉什么异样,但他接下来的话让你仿佛置身冰窖,“我早就知道留不住你,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你不会回来了,是么?[1]”

你顿了顿,叹口气,说:“我毕竟与你不是同路之人[2],你是吸血鬼,而我是人类。”

“‘我在这里等待死亡,同时也期盼重生’。你还记得这句话吗?”孙翔说,“你曾经用来形容自己,但这几百年来,我也是这种状态。身为吸血鬼等待等不来的死亡,同时期盼能够给我带来重生的人……早日归来。”

“我知道你……”

“你知道的话你就不会走!”孙翔不想给你说话的机会,“我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你这一走,我可能再也等不到你了,所以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他蓦地把那柄据说叫却邪的乌黑佩剑抽出来,指向你心口的方向:“这里不会有别人来,你只需过我这一关。但你要清楚,就算今天你逃出去了,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抓回来,我说到做到!”

你看了看却邪,沉住气就往前走,直至离剑尖三分仍面不改色。

并非是你在利用孙翔不敢杀你这点,恰恰相反,这种对峙下他的行为你根本无法预判。

就在剑尖快要贴上你的血肉之躯时,你眼见孙翔的手一抖,剑锋默默地缩了回去,入鞘。

孙翔没有看你,别过头说:“你走吧,明天再抓你。”脸上悲伤和愤怒的表情混在一起。

你绕到他身边去,找到一块大石头踩上,身体晃了两下保持住平衡,然后将手放在他的头顶揉搓他的头发,就像你经常做的那样:“你们吸血鬼很特殊,即是活的物种,也是死的体现。在漫长的生命中,你迄今为止一直活在时间的牢笼里,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有时候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但是啊,再怎么喜欢,再怎么珍视的人,总有一天会迎来生命的终点。”你将孙翔那体温很低的身体拥入怀中,靠在他肩上,极尽你毕生的温柔对他道:“所以,无论多么珍视的人,总会迎来别离。”[3]

孙翔在你话音刚落时便回抱住你,力道之大使你和他的身躯贴紧得严丝合缝,你甚至感觉自己的双脚快要离地,身体都由他控制着。

“你很聪明,和你以前一样。”他说,“但是这些道理又关我什么事呢?你知道就可以了,用不着告诉我。我只要明白,我喜欢你,就足够了!”

“我有办法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孙翔说,“你愿意和我初拥吗?就现在!”

你叹了口气。这是你早该料到的结果。

因为你知道自己根本舍不下他。

你忽然就释怀了,顺从地闭上眼睛,将拥抱收紧了些:“初拥会很危险,而且太阳快出来了。”

“所以证明你喜欢我的时候到了!放心!”孙翔轻轻咬着你的侧颈,含糊不清地说,“这次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

[1][2]改编自《凤囚凰》

[3]中的语言描写改编自《樱子小姐的脚下埋着尸体》

Thanks for reading~

这篇也写了很久,理所当然的爆字数

如果妹子不满意的话……

……咱回头再说

写完以后我对孙翔的感情立刻变成当爱覆水难收x

我认为后期的孙翔加上几百年的积淀是可以如此冷静的【强行圆场x

妹子的点文要求是 吸血鬼孙翔x人类少女你,结局HE

关键词和特殊能力是我自己加的

*点文时要写男神是谁、关键词和结局

*注意:特殊能力不是每个吸血鬼都有的

*当然如果想不出关键词和结尾就我来想,么么哒~

*另外对设定有详细想法就最好不过啦~

*全职所有男神均可点,包括伞哥

*已写的男神不接,但点文可以是重复的男神

*如果点相同的男神我可能就挑一个,也有可能把你们的设定拼拼凑凑……

*有人点的话优先更这个系列,没人我就写别的了

*在每篇的结尾我会放出下一篇是谁,在发布之前点文都有机会被录用为下一篇,你们还可以猜下剧情

有不清楚的问我,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呀~

敬请期待

The abandoned plain系列之2 喻文州篇

关键词:绝望

特殊能力:未知

评论(55)
热度(130)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