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
男神x你||伞修||药庙||明羊
乐乐的点文只接HE
来自某永不撕毁的条约x
正宫青江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最爱的职业是喻夫人w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30粉点文②]到底谁才是联盟好爸爸呢

30粉点文第二弹 感谢点文 @叶泠空 

张新杰x你 对给出的梗有点改动,望不介意

#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

#论画风不对的霸图#

#向有心理医生和大学老师潜质的新杰大大致敬#

ooc这种事真是太容易了_(:3」∠)_

———————————————————————————

“出门注意安全,”张新杰替你把外套的扣子多往上扣了一格,“不要碰奇怪的东西。”

“知道啦新杰!”你将他抱了满怀,顺势蹭了蹭,说,“那么我去啦!”

张新杰浅笑着点点头,看着你将双肩包提到肩上,然后离家。

你是刚进校不久的大学生,学校要求学生利用课余时间自行组队,进行野外调研。你和朋友的规划安排是今天为期一天的野外生物考察,于是很早就出门了。还没去战队的张新杰在你临走前特地提醒你,要多加小心。你听完他一字一句的嘱咐,在这深秋季节心仍旧是温暖的,感叹自家男朋友真是每天都超温柔超认真啊!

你们的考察地点在城郊后山,内容主要为野生植物。你是个极富好奇心的人,所以当看到那个小土堆上长出来的超级像巨菌草的植物后,迫不及待地招呼了同学一声,然后自己率先爬到了土坡上。快要登顶时,你就觉得脚下石块一松动,整个人突然坠了下去。

然后你就不知道然后是什么了。

这段时间里同学把你送到医院,摸出了你的手机给你家人打电话。可是你的父母都没有接。这么一打就打到了通讯录第三顺位的张新杰的手机上。训练室不许带手机,霸图俱乐部也有这条规定。张新杰摸到手机时离事发已经有很长时间,而当看到那五条未接来电显示都来自你的号码时,他迅速回拨了过去。

你同学在看到备注姓名是“新杰”的时候已经很莫名了,但那疑惑远远抵不上荣耀第一牧师亲自打电话来感受到的震惊。同学吞吞吐吐的说不清楚,好半天挤出一句“你在昏迷中”的话,把张新杰吓了一跳,向战队告了假就赶到医院里来。

医院厅里的护士站,张新杰正向护士打听你的所在,你的医生看见了,朝他走过来。

“她已经醒了,掉下来的地方不高,除了左手臂有点擦伤已经处理过了外,没有其他外伤。只是……她的记忆好像出现了点问题,可能是不巧撞到头了,刚转到心疗科去。”

记忆出现问题?撞到头了?把医生甩在身后,张新杰敲开了你病房的门。

看到你好端端的坐在那里,样子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他松了口气,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定定地看着突然从门口闯进来的男人坐到你床边,不免问他:“你是谁?”

张新杰一愣:“你问我……我是谁?”

你点头,说:“对啊,我好像不认识你。”

“那你记得自己是谁吗?今天早晨发生过什么事?”

你摇头:“都不记得。”

张新杰蹙了蹙眉,扯过挂在床尾的病历板,从头看到底,然后指着姓名那栏问你说:“会念吗?”你缓缓念了出来这个对于你来说很陌生的名字,然后他又问你了你些常识性问题,例如加减乘除法则,几个大国的首都等等,你都一一答了。

张新杰明白记忆出现问题是什么意思了。这是因为受到外伤而造成的逆向失忆啊。

迟迟赶到站在一旁的心疗科医生这时说:“病人虽然有记忆缺失,但是不影响正常生活起居,而且失忆是由于外伤造成的,这种情况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回去好好休息,在经常生活的地方,会有助于记忆恢复的。”医生说完这些就离开了。

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就好。张新杰叹出口气,虽然失忆这种糟糕透顶的事情发生了,但他可以照顾你,生活还能继续,况且你还有恢复记忆的可能,不是吗?

抬着头打量坐在你面前的人,你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张新杰示意你继续想想,突然你一拍手,喊道:“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我爸爸!”

什么?张新杰推了下眼镜:“我不是你爸爸。”事情好像往他控制不了的方向发展了!

“我知道的!你是我爸爸!”你拽过他的手紧紧握住,“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对不对!”

张新杰默默把手从你的手里抽出来,说:“我是你男朋友,现在我来给你真正的爸爸打电话。”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你正牌的爸妈那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这时之前照顾你的小护士进来,说:“病人下午就能出院了,要家属办出院手续吗?”

还没等张新杰表态,你抢过话语权,说:“要的要的!我爸爸帮我去办!”

“你……你爸爸?”小护士看不懂了,“他等会过来吗?”你指指张新杰,小护士瞬间惊讶,目光在你们两个之间来回扫了好几遍,道:“他是你爸爸啊?”

你用力点头,张新杰咳了一声:“我知道了,我帮她去办,一楼是吧?”说完走出了病房。

小护士冲你笑笑:“你爸爸真年轻啊。”你也笑得一脸开心,点头说是。

办完出院手续,张新杰也没心思再回战队训练了,直接带你回家。一路上你偏要拉着他的手,路人看着你们,用的都是看情侣的眼神,只有你自己知道是爸爸牵着女儿的意思。至于张新杰,他心里乱的不行,什么意思都想不出来。

回到你们共同居住的地方,张新杰没有放开你的手,牵着你把家中里里外外都认了一遍,简单说了些你们住在这里发生的事。他惊奇地发现,你们的生活状态套父女关系好像也完全套得上,而他说什么你都开心地回答是,于是心里更加乱成一团。

他停下来看着你,说:“失忆的人通常都会很迷茫不安,但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紧张。”

“我不算完全失忆啊,”你笑笑,说,“我记得你是我爸爸啊,所以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张新杰怔了怔,随即也回了个微笑给你,说:“也对,那你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做饭。”

吃过晚饭,张新杰随手拿了几本你的专业书给你看,发现除了那些常识性问题之外,几乎所有知识点你就像没学过一样完全不记得了。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去学校上课,他帮你给大学里请了假,让你在精神好些的时候从最简单的知识点开始学起。虽说记忆有恢复的可能性,但倘若真的无法复原,也要做好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的准备啊。

至于是不是这辈子他就一直当你的父亲了,霸图的张副队表示他不知道。

到了睡觉的时间,你看看家里好像没有别的房间了,于是扯着张新杰的袖子问他你睡哪里。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说:“你以前都是跟我睡的。”看到你没有动作,他又说:“从现在开始你要自己睡么?我可以睡到外面的沙发上去。”

“不用不用不用!”你跳起来搂着他的脖子,人挂在他身上,“能和爸爸一起睡简直太好了!”

所以你们一躺到床上去,你迫不及待地抱紧了他的腰,他也没有阻止你。

在他身旁舒服地蹭了一会,你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爸爸,我妈妈在哪儿呢?”

旁边的人身体颤了颤,久久没有回答。

你稍微支起一点身子,想看看他是不是睡着了,却没想到他突然将你压在身下,双手撑在两旁,声音低沉地响在耳边:“你想知道么?”

你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推了他两下,他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你心里突然生了惧意,发出来的声音也有点抖:“你……你先起来……”你恍惚间觉得他一点都不像你的爸爸,倒像是他说的,什么他是你的男朋友。开玩笑,父亲就是父亲,不是什么男朋友啊。

可他仍旧没有动。两人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僵了一会,终于他侧身躺了下去,将你虚搂在怀里拍了拍:“不早了,睡吧,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

刚才自己在干什么,好像这样你就能恢复记忆一样。张新杰在心底稍稍感慨了一下。

你轻嗯了一声,闭上眼点点头,又往他的怀里缩了缩。

第二天,张新杰不能留暂时无法去学校的你一个人在家里,毅然决然地把你带去俱乐部。睡过一觉的你仿佛把昨晚发生的事忘了个干净,满脸笑容地向他保证会好好听话不给他捣乱。

别说是对你,就算对于很多霸图粉来说,霸图俱乐部都是个极富探索性的地方。去休息室的路上,你好奇地打量着异于寻常公司的设置,问张新杰:“爸爸,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句话正好被从休息室出来的张佳乐听到,他怪叫道:“我去!副队你哪来那么大的女儿!”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兀自把你带到休息室一角,说:“你在这里看书,看不懂的我等会来给你讲。”

“好的爸爸!”你响亮地回答。

张新杰转身就要走,你突然拽住他的袖子。他心下了然,从身上霸图队服口袋里掏出几颗糖放到你面前。你松开他,笑着和他挥了挥手。

张新杰出休息室后顺手把门带上,看到张佳乐自顾自地在和林敬言扯他怎么会有女儿:“老林啊你说副队多不厚道,结婚了都没和我们说。”

“我没结婚。”张新杰在一旁说。

张佳乐似乎没注意到张新杰已经出来了,揪着林敬言继续扯:“不过结婚也不奇怪啊,奇怪的是他的女儿什么时候长那么大了?”

奈何林敬言今天的脑洞也是大得离谱,笑了笑说:“有可能不是副队的亲生女儿。”

张佳乐的眼睛瞪得更厉害了:“你的意思是这是他媳妇和别人生的女儿啊!我去副队多年轻啊!他媳妇有这么大的女儿该有多大年纪了?”

张佳乐刚才那声叫唤已经把战队其他人吸引出来了,本来莫名其妙的他们还怪罪张佳乐清早瞎嚷嚷,结果目睹了整个过程,再加上张佳乐和林敬言的对话把真相越画越黑,就算心里不想承认客观上也信了半分。同目睹全程的韩文清队长意义不明地拍了拍张新杰的肩。

“她不是我女儿。”张新杰这算是回答先前张佳乐的问题,“她是我女朋友,只不过失忆了。”

张佳乐全没听见,还是林敬言示意张新杰回来了,张佳乐才掉转集火目标把疑问全都丢到张新杰身上:“诶副队你女儿该有十几岁了吧?”

“她刚上大学。”张新杰放弃再花时间和张佳乐解释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于是说。

“可是副队你比我年纪都小,你什么时候生的她啊!”想想这微乎其微的年龄差,张佳乐整个人都不好了,都决定掰手指来数清楚到底张新杰能比你大上几个月的时候,没有什么热闹可看的众人已被韩文清遣散,张新杰也准备去训练室训练了。

适时停止数数的张佳乐叫住张新杰,张新杰回头,问:“还有事?”

“那个……副队你还有糖么?”张佳乐说。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两颗糖,拍到张佳乐怀里,掉头就走。

午休时间一到,张佳乐起身便往训练室外跑。张新杰本来想第一时间去看你,但先前指导赛有几个新进选手成绩不太理想,他留在训练室多指点了几句,就晚了。张新杰过去时张佳乐已经和你聊上了,和你熟络得飞快。你去摸他扎起来的小辫子,他也不生气。

看到张新杰来了,张佳乐站起身:“诶副队你这女儿好有意思,这么多年了我还没被人叫过叔叔呢,她可是第一人。”

张新杰看了眼张佳乐,不置可否,朝你招了招,说:“过来,带你去吃饭。”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大概半个月,半个月后的某天早晨,你迷迷糊糊醒来,下意识去摸床头柜上的闹钟,发现上面的跳字显示已有六点。

你瞬间清醒了大半,“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惊动了旁边的张新杰:“怎么了?”

“我快要迟到了啊!今天星期五学校里早自修很早的!”

“你说什么?再来一遍。”张新杰拿过他的眼镜戴上,直直地看着就要掀被子起床的你。

“我说我上课要迟……诶?”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看向他,“我全都想起来了?”

“看样子是的。”他说,“那你应该叫我什么?”

“爸爸!”张新杰轻咳一声,你说,“好啦我知道啦是新杰对不对?”

他对于称呼终于转回正常画风没有表态,只说:“今天你学校别去了,也不差这一天,跟我去战队把事情好好解释一下。”你坐在他旁边默默捂脸。

除了张新杰,张佳乐每次都是俱乐部里最早看到你的人,今天他也是朝气蓬勃地朝你跑过来:“小姑娘早啊,今天你这里还有没有糖啦?”

“咳,我已经不是昨天那个小姑娘了。”你继续捂脸,“我是你们副队的女朋友。”

“咦咦咦咦咦!”张佳乐再一次成功地把战队所有人都吸引了出来,“说好的女儿呢!”

明明也参与了八卦的林敬言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在一旁笑道:“看来还真是副队的女朋友啊。”

后来微博上不知哪个粉丝发起一个投票:职业男选手们谁会成为未来最称职的父亲?

微草战队的王杰希选手得票率高得一逼,这个在大家意料之中,但令众人不解的是,霸图战队的职业选手们把票整齐划一地砸向了张新杰,其中包括霸图队长韩文清。

你坐在电脑前看着投票选项,张新杰走过来,弯腰把手覆在你的手上,飞快地点击了他自己的名字,然后提交。

你回头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不喜欢这种无聊的投票的么?”

“那你怎么想的,要投票给王杰希么?”他说。

“没,话说你干嘛投给自己啊?”虽说这种投票只是粉丝之间胡闹,不管有没有获得最高票选都无好无坏,但是这种年纪的男选手觉得自己未来肯定能当个好父亲的着实不多见,就连现在位居榜首的王杰希本人都不一定这么想过。

“这点我肯定超过王队了,”张新杰揉了下你的头发,说,“因为我已经是养过女儿的人了啊。”

———————————————————————————

终于写出来了_(:3」∠)_

希望没有把这个如此有创意的脑洞写崩……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Thanks for reading~!

评论(21)
热度(125)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