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
男神x你||伞修||药庙||明羊
乐乐的点文只接HE
来自某永不撕毁的条约x
正宫青江w
喜欢所有的庄花w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x
最爱的职业是喻夫人w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01

又名 联盟里的妹子都被队长拐走啦

计划是篇长篇连载 涉及到的人物挺多尽量不ooc

最近重新喜欢上了一句话:当你真心希望某样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的忙。不知可否当做题记?

———————————————————————————

你的母亲是上海人,工作没多久后就嫁给了你父亲。父亲全家都是广州人,他由于工作的调度只身来到上海。母亲怀上你后,发现若你出生娘家人无法接下照顾你的任务,便与父亲商量,能否请你爷爷奶奶帮忙照看。父亲同意后使自己得以被调回广州,母亲也随他来到了那个城市。而你也顺理成章的在广州出生。

父亲工作很忙,忙到你自始至终都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做什么的。而母亲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需要重新找工作,也是早出晚归。因此在你生命的最初几年,除了把你交给爷爷奶奶照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然而说到底你爷爷奶奶都是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人,纵使有最卖力的隔代关怀在,还是会有很多地方缺失,比如亲情的给予。

再者学业就是最大的问题。他们那代人接受的教育和你的完全不同,况且他们都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家,就算他们有教你功课的意愿也没有那个本事。母亲考虑到这个问题,在你的学前教育上下了死功夫,你一幼儿园毕业,她便如释重负,全身心投入到她刚起家的工作中。那之后你会被教育得怎么样,除了你全家都认为是小学老师的事。

你上的是市里的重点小学,离家步行不过二十分钟。或许是母亲的学前教育真的基础扎实,你在班里的成绩说不上名列前茅,但也说得过去。而你父母因为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成绩也就中等水平,对你的成绩自然满意,爷爷奶奶更是不会对你有所要求,导致你自此仿佛被放养式的对待。除了受到的亲情格外稀少些,别的几乎没什么可不满的。

你就这样成长到了十岁。十岁生日临近,你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大礼物,一台电脑。电脑是大你不知道多少岁的表哥送的,他很清楚你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什么。可你对这台新机器并没有太大好奇心,因为之前已在同学家摆弄过这种机械,操作什么的不用他教你。但等他接好网线离开你家时,你赫然发现电脑主机上有个不认识的东西,好像正好能把交通卡插进去,而同学家的电脑没有这个东西。

你打了个电话给表哥,表哥说那是用来插账号卡的。你又问他什么是账号卡,他说近两年有一款热门的网络游戏叫荣耀,账号卡代表创建的人物角色,登录游戏时插入,取代了传统的账号和密码。最近他也在玩,觉得你说不定会感兴趣,未雨绸缪,就帮你弄了个登录器。

荣耀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你想到放学路上那家卖游戏账号卡的店,决定第二天去看看。

刚进小学的那个冬天,这家小店门口会排起长长的,等候购买账号卡的队伍。现在小店生意依旧很好,但已不用排队。和蔼的店老板递给你一张账号卡,红色的,上面有荣耀的大字,图案双剑交叉,展翅仿佛就要飞出这张磁卡。

你回家插卡登陆,创建角色界面提醒你输入账号姓名。你抬手输了“岁暮天寒”四个字上去。只因今天语文课本上看到的那句“岁暮天寒,又到了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岁暮天寒上打了小圈标注一,语文书最下面有对它的解释。通常这些词语都是比较难的,而难的一定有文化,当时的你是这样想的。不巧系统告诉你有重名。你又想了想,把那个“暮”字删掉,换上输入法第一个跳出来的“墓”字,选择区服为第一区,完成了角色创建。

暑假,小学里的功课还不算太多,爷爷奶奶也不会管你干什么,你坐在电脑前进入了游戏。

很快你就发现了问题。这个游戏对于一个开学刚到四年级的学生来说,太难了。同学中也普遍不乏玩网游的,但荣耀操作的技术性和复杂性远超其他网络游戏,这也是他们几乎没有尝试这款热门网游的主要原因。而你作为他们中新航路的开辟者,顿时有种自己上当了的感觉。足足花了五分钟,你才明白怎么让自己的角色走路,而且是最傻的笔直走。

为了玩家游戏的热情,城镇新手村的任务都带教学性质,不会太难,主要是让玩家适应游戏的环境和操作,升级也很快。但你愣是保持着一天只能练上一级的速度,怎么也没法再快一点,终于在七月中旬挣扎上了20级。

荣耀20级转职,那天你看了一遍24个职业,在牧师的选项上点击了确定。原因很简单,以你现有的认知水平,在你能猜到是干什么的职业中,牧师是最顺眼的。

也是那天,你第一次见到魏琛,那个不经意间改变你此生命运的人。

你操作着你的小牧师来到布尔斯镇,冰霜森林地处荣耀大陆的西南边境地带,新人离开新手区的第一落脚点。你发现主修治疗技能的牧师是很难单刷任务的,就打算找个人组队。

刚这么想,你视角盯着的那块岩石后突然就窜出来一个人,把你吓了一跳。

那人好像也被你吓到了,角色边急刹车边说:“卧槽吓死我了,怎么这里还有人。”

布尔斯镇是从来不乏热闹的小镇,但是你处在的城镇边缘却人烟稀少,那人被吓到也是正常的。来者的角色名叫索克萨尔,是个术士。忽略掉不明觉厉的ID,这个男术士还是相当帅气的,武器手杖的尖端还带有隐隐红光。不愧是55级满级的,你感叹着。只是……这样帅气的角色暗搓搓地躲在岩石后面真令人糟心啊……

你注意到索克萨尔只剩一层血皮,很有可能是在进布尔斯镇前被打掉的,想也没想一个小治愈术丢到了他身上。不过就你刚转职的技能丢到满级的号身上,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索克萨尔看到血条变化,注意到他身后那个20级的小牧师:“诶妹子谢谢你啊,不过在这里我已经不会被攻击了,你这个小治愈术冷却时间太长,丢给我太不划算了。”

那你能带我练下级么?出于小学生最低级的自我保护观念,你不想让不认识的玩家听到你的声音,密聊打字给索克萨尔去了一条消息。

“妹子手速还可以练练啊。”索克萨尔那边又说话了,你重新关注了下他的声音,虽判断不出年龄,但明显比自己年长好多,“要换做平时还能考虑考虑,今天我可是很忙的。过会儿那边该来人了,要是被他们发现我躲在这里,那就糟糕了。”

你在被人追杀?你问索克萨尔,站在那里看着他。

“嘁,老叶那帮人可是越来越不要脸了,不就一野图BOSS么,用得着对我赶尽杀绝么!还派人来小镇盯我!万一我死在这儿还不当心把武器爆出去呢!这可是战队的职业账号!”

索克萨尔仿佛没有听到你的问题,自顾自在那边嘀咕发着牢骚,你又问他。什么是战队?

索克萨尔似乎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前方移开,扭头过来看你一眼,你近距离看到他英气的系统脸,又感叹这张脸和声音好像不是那么匹配。

“妹子你连职业战队都不知道啊?荣耀近两年有职业联赛,要组建战队才能参加,懂吗?”

那你是什么战队的?你继续问。

“我啊,蓝雨的,主场在广州。妹子好好练练技术,以后争取也来打职业比赛啊。诶诶诶不说了他们来了!你在这藏好啊别让他们看到我。小治愈术冷却好了没再给我刷一下!”

你无语地将刚冷却好的技能甩到索克萨尔身上,看见他起身就要跑,想到虽然自己就住在广州,但是这个索克萨尔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看到了,忍不住开麦叫他:“你叫什么名字?”

“魏琛。”说完索克萨尔疾跑,很快就出了你的视野范围。

你扭头看见那边零零散散几个玩家过来,估计是追索克萨尔的。失去练级的兴致,打开好友列表,你输了索克萨尔进去,发送好友请求,收到系统消息同意后,你心满意足的下了线。

第六感真是可怕的东西,自此那天你就真的没有再见过索克萨尔。好友列表里他还躺着,系统却从来没有提示他上过线。而等你技术已经磨练到能碾压比你装备精良的玩家时,你发消息过去,回应也只能如飞雪落入大海般无声无息。

他可能是忘了自己。你心想。毕竟谁会记得那个20级连和他一起蹲在岩石后面动作都做不来的小牧师呢?

虽然有时候还会想起他,不过在那之后的很多年里,你从来没去关注过职业联赛,因为你觉得,你自始至终认识的只是索克萨尔,和他背后的操作者没多大关系。而你,只要记得那个曾经站在你面前的索克萨尔就好了。

TBC

———————————————————————————

终于码出来了_(:3」∠)_

凡是涉及时间轴啊职业技能甚的就非常苦手_(:3」∠)_

如果有错欢迎捉虫( ゚∀゚) 

对不起我还是用了岁墓天寒这个ID

其实此后的剧情和老魏并没有太大关系

最后点文继续接,祝我今后一切考试顺利!

评论(39)
热度(78)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