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10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中的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本章前半部分为回忆杀,后半部分终于回归正常时间线惹!

*东洋和官银案有参考史实,请勿较真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无论身处蓝溪阁的几位如何反对,东洋来访已成定局。你觉得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你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会想起那日的不欢而散,于是有注意回避,而他们也因要为东洋使臣的到来做准备,忙得不见踪影。双方保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大概是认为自己正做着对方不喜欢的事情,无意义的碰面只能给大家都徒增烦恼。你心里遗憾,因为你本来觉得大家是同路之人,而现在突然冒出来的一件大事,让你发现了你们思想的本质其实一直存在分歧。

几日之后,东洋的船只在十三行港口靠岸。

“‘风声鹤唳,落子从容’[1],早就听闻蓝溪阁的少阁主棋艺精湛,”使臣的代表吉田先生作揖行礼道,那张极富东洋特色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不知是否有幸一较高下,语嫣先生?”

迎接贵客的空积亭霎时噤若寒蝉。你心下一惊,同时发觉立在身边被下令卸去兵刃的黄少天攥紧了拳头,就连鲜少表现喜怒的周泽楷都暗暗眯了眯眼睛。

“他这是在讽刺文州纸上谈兵。”你松开黄少天攥紧的拳,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而喻文州却只是微笑,伸手将吉田先生引入座内:“请。”

最终年轻的蓝溪阁少阁主仅凭黑白之色大杀四方,吉田败兴而归。后来也有许多出于切磋目的的棋艺高手登门讨教,均落败,自此喻少阁主武林之内再无敌手。

东洋使者离开充作驿站的楚亭奔赴王城后,不久从那里传来了东洋以“日出之国”自居,而以“日没之国”相称的消息,举国轰动。东洋无礼如蛮夷之地,与其冲突在所难免,朝廷立即派人强制来访的东洋使臣归返,终于两国兵刃相见。

当晚,你最后走过一遍蓝溪阁的角角落落,没有告诉任何人,从这个地方离开了。

人与人终归是无法互相理解的,你如此认为。所以你希望独自去外面游历一番,看看究竟是你尚年轻才对许多事情的解读出现了偏差,还是说世上本就不存在知己,人只能自己而活。

纵观与你私交最好的几人,你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仅黄少天,但你不能告诉他。一来他有可能不让你走,二来只要你告诉他,他必定会告诉喻文州,你没有信心能躲过蓝溪阁的搜捕。

而也是在那个干戈满地、火光连天的夜晚,穿云箭周泽楷一战成名。

周泽楷的出身其实与你相仿,他原是百越之地一小家族的接班人,因天赋异禀、风采无双很快被重点培养,送往江湖各大组织参与历练。你卿家以捕快为营,三代擒拿盗匪,但你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因为跟隔壁的张新杰关系好,借着他家的势力才能有今天的这点成就。经此一役,周泽楷已在百越之地创立轮回境,成为轮回境主人,你却仍旧是个不入流的小捕快。

你抱着手臂站在客栈门口看街上的人来人往,忽然想起了这段陈年往事。冷冽的穿堂风吹进来,你缩着身体敲了敲有些发疼的膝盖骨。自己这身伤病不宜受寒,在韩文清下令禁止揽客的时间里,你还是回温暖的房间里歇着吧。

然而没等你在楼上磕掉几把瓜子,楼下便吵吵嚷嚷的,是外出调查的韩文清小分队回来了。

“累死了……”张佳乐扶着门框歪歪斜斜地把自己送进客栈内,“没想到跑趟衙门那么吃力。”

跟在后面的韩文清看他一眼:“缺乏锻炼。”

你连忙噔噔噔跑下楼,倒了杯茶给已经趴在桌上的张佳乐,他看都没看是什么就仰头喝掉了。

张新杰虽没说什么,但眉目之间也满是倦色,你拎着茶壶悄悄瞥他,发觉他也在看你,你迟疑了下,还是给他也倒了茶推过去。他点点头以示感谢,开口道:“方才我们在江都的……”

“等等那什么,”你立刻打断张新杰,“你们要商议机密大事,我不方便听,我这就回楼上去。”

然而张新杰像没听到你说什么似的:“你对这里的环境比较熟悉,我们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韩文清嗯了一声,张新杰明摆着不让你走,又得到了韩文清的支持,你不敢公然违背当朝王爷的意思,只好在空余的座位里挑挑拣拣,最终却是挨着张佳乐坐了下来。

“我们去调取了江都官银案那年的府衙记录,那年因久旱成灾,很多人都死于非命,于是朝廷决定开放银库赈灾,就在那时,发现府库的两万两纹银竟然全部不翼而飞。”

你将视线投到说话的张新杰身上,轻声低语:“原来银库空虚是这么被发现的……”

张新杰还是听到了,点着头继续说:“江都知府给出的理由,是因修衙以致的亏空。”

韩文清冷哼一声:“显然他在说谎。”

“据规定,各县衙在每月的十五日会将官银送至府衙,府衙则在每年的三月将官银送至巡抚衙门。”张新杰翻出方才抄写的记录,从容地念道,“那时的银库一切正常,而发现官银失踪是在七月,所以可以初步断定,蹊跷就在这三月至七月间。”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张佳乐一听这时间段,又想哀嚎:“整整四个月?!这范围还需要缩小吧?”

你和韩文清都用一种“你真的跟着去查案了吗”的眼神看着他。

“恐怕很难。”似乎连张新杰都有些伤脑筋,“发觉银库被清空后,朝廷派出了两拨人,一拨负责追查官银的下落,另一拨则负责重新调取赈灾所需的款项,其中更被重视的为后者。现在时隔多年,当年的江都知府也早因此案被处死,除非我们能有什么意外发现……”

说到此处张新杰不禁看向了你,你瞬间松开手中抓着的茶杯停止看戏,装作打了个寒颤:“不行这一楼实在太冷,各位大人请恕我先失陪了。”

因畏寒而不想做这样那样的事情,这是张新杰永远都不能拒绝你的理由。

刚刚他屡屡看你,你怀疑他已经觉得你和官银案有所牵连,如果没有,那至少也知道零星的内情,可他应该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韩文清。霸气雄图、蓝溪阁,外加叶修那个打游击的小团体,各路英雄齐齐汇聚你这江湖客栈,这恐怕不能用巧合来解释。

若说你原先只是猜测他们认为你能提供重要线索,而当喻文州再次找到你时,你发觉虽然讽刺,但你对他们言行举止背后的目的,还是依旧那么了解。

“你这是何苦呢。”喻文州道,“这事非同小可,一个人硬撑不好。”

听了这话的你吃惊不已:“喻先生,您知道您自己在和我说什么吗?”

“当然是官银案啊。”喻文州低顺着眉眼说,神色有些黯然,“你以前有事都不会瞒着我的。”

直到此刻你终于确定,他其实并不清楚你与官银案的联系,他只是基于疑惑在套你的话。你相信他这份惦念与伤心是真实的,若换作别人,恐怕早就抛却过去与他重修旧好了吧。

你晓得他在和你打感情牌,可致命的是,你在知道的前提下,仍被他这句话打击得痛心疾首。

“过去是我让你失望了。”喻文州道,“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希望你能再信任我一次。”

我和你时至今日,最不用谈的就是感情。你真想就这么告诉他。

他试探着向你伸出手:“……还记得我们共同的理想吗?”

他的眼神中似是蕴着三月桃花流水,你想起了当年他轻拍你的肩膀鼓励你的模样。

下一刻你的肩膀真的就被人轻拍了拍,不过那力道是来自后方。

你被吓得险些没扑到喻文州怀里,他及时扶了你一把,也顺势将你拉到了身边。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只是你挡住了客栈的门……”男人似乎是觉得你的反应实在有趣,说话间还忍不住轻笑着。他一袭深深浅浅的墨绿衣衫,腰侧坠了一个红线系着收口的布袋子,上面疾风劲草纹样的金色暗纹若隐若现。

仔细嗅嗅,能闻到那人身上传来的一缕幽幽草药香。

“你是谁啊?!”你惊恐地看着悄无声息出现在你身后的男人。

男人似是戏谑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没出声,却是手上用力将你往他身边收了收。

王杰希很快将眼神收回来,对你微笑道:“许久未见,近来身体可好?”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1]化用“风声鹤唳叹苻坚,落子从容赞谢安”

原来想用赵括的事情戳文州不会武功的,但发觉赵括不好发挥,所以跨个剧组换成王语嫣……神仙姐姐还是非常好看的qwq

评论区里呼声最高的杰希大神终于正式上线了!恭喜大家也恭喜我!

女主知道有人救了她的命,她只是暂且忘记是杰希大神了而已qwq

突然很想问这样的剧情我写清楚了吗……大家能看懂吗……

#我从未如现在这般想成为一个写手#

评论(13)
热度(67)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