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恋与制作人]紅葉の橋

妖怪奇談系列 李泽言x你

*和Anita大神开的关于妖怪的脑洞 @主塔水晶 

*没有手感……我需要复健orz……

*尝试了比较日系的风格,史实背景有参考,腰斩预警【喂

*时间和忘却从来不是解决痛苦的方式,可能只有爱才是

*推首歌qwq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这已经是修学旅行的第三天了。

山中清晨的空气很好,只是弥漫有稀薄的雾气,将远方的景色变得朦胧而不真切。你紧紧跟着同班同学的脚步,不自觉地抬手绞了绞深蓝色的领结带子。微风吹过,小道两旁红枫的声音窸窣,似能涤荡心灵,只可惜你没能欣赏多少。

透过鸟居便能看见石道尽头的神社。代表信仰的建筑静静立在那里,方才一路吵吵闹闹的少女们也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周围的气息肃穆而干净,明明每年都有不少游客慕名来此,这里却仍像从未有人打扰般,维持着近千年前的威严与纯洁。

太过于专注眼前,此时林间忽然的响动把你吓了一跳。你循着声音望去,不过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松鼠之类的,你这样安慰自己。如果真的是妖怪的话那也没办法。

毕竟正是因为从小就能见到妖鬼这样的东西,才会对这次的神社参拜格外重视啊。

同班同学们从高大的鸟居下走过,你行礼跟上,却在穿过鸟居时被猛地撞了回来。

“啊!”你被撞得倒退了两步,捂着脸轻呼出声。

“怎么了?你没事吧?”好友春奈转身问道,话语中有着关切的意味。

你微笑着摇了摇头。春奈无奈地对你开口:“你啊,好了就快点过来哦。”说完便去追其他人。

春奈走后,你试探着伸出手指,戳到的富有弹性的透明屏障将你挡在了外面。指尖接触的地方有淡淡的金色,竟有些流光溢彩,你抬头,鸟居附有的注连绳在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着。

又碰到奇怪的事情了。你叹了口气并朝四周张望。石道两旁种满了火红的枫,从枫叶林或许可以绕到神社那里去。但是如果不从鸟居去往神社的话,算是冒犯神明吧。

正当你的视线无处安放之际,神社内突然传来击响摇铃的声音。

你望着进行参拜的同班同学队伍,正好刚要轮到春奈。她伸出右手执起手水舍木勺的柄,你思虑片刻后伸手跟着她做了同样的动作,只不过你是在鸟居门外空抓了一把。

如果自己无法进去的话,就借好友的手,而自己在外面完成参拜好了,你想。

净水从勺中浇下,你努力想象着其落在手上的清凉感觉。随后你瞟了眼春奈,跟着她换用左手持勺柄的动作,取水浇向右手。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未免十分滑稽,已经从神社参拜完出来的游客纷纷侧目,但此刻的你没功夫去理会那些。

即使根本被挡在了鸟居外,你仍认为只要足够虔诚就能将愿望送达给神明。

你遥遥看着那根红白相绞的绳子,顶端系着铜铃,假装自己正握住了它。铃铛的声音使灵台变得一片清明,你阖上双眼,弯腰恭敬地行了两次礼。

希望以后不要再看到妖怪之类的东西了。你在心里如是许愿。

而当身侧传来同样的两下击掌声后,纵然参拜仪式还未完成,你已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

那人对着神社的方向行了最后一次礼把仪式完成,才睁开眼睛。

“请问有事么?”他感受到你盛满不可思议的目光,转过身来问道。

“啊,没有。”你终究还是把到嘴边的疑问咽了回去,摇了摇头。

男人西装革履,模样看起来像是报纸金融版面上走下来的商界精英,或者常年待在办公室里操控整个公司运行的总裁。看起来像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每年做出的最大让步就是陪同家人遵守些传统习俗,总之是绝对不会独自来神社参拜的类型。

更何况他和你一样站在鸟居外面参拜。也许他是真的遇到了工作或生活上的问题不得不求助神明,而他又实在不想违背信仰把硬币投到赛钱箱里去吧。你用装作整理制服褶皱的时候悄悄打量他,偶然发觉他身上不苟言笑的气质,在熹微的日光下,他的眼神显得悠远而静默。

“我的名字是李泽言。”男人忽然开口说道。

你注意到他在措辞上绕了弯,但没能领会其用意,只好笑了笑:“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李泽言看起来有些失望,仅点了点头,没作其他回应。“为什么不进去参拜?”他问道。

“说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吧。我没办法走进去。”不知为何,你竟向李泽言说出了实情。

他没露出任何类似揶揄或怀疑的表情,你想他可能是理解为你迫于神社威严而不敢进去吧。

“尽管进不去,但还是有特别想实现的愿望么。”

“嗯,这个愿望不实现的话我会很困扰的。”你轻声回答。

“方便和我说说么?”停顿了片刻,李泽言问道。

“其实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啦。”你说道,“我从小就被各种妖怪缠身。很神奇对吧?”

“但是没有不相信的理由。”李泽言说,“看得到妖怪,你祖上是阴阳师么?”

“应该没有。”你微笑着摇头,“至少我没有听说过。”

李泽言往前走了几步。他向鸟居漆成朱红色的原木柱子伸出手,缓缓地顺着圆柱的轮廓,可你看到他没有真正抚上去。现在的阳光比方才更亮了,透过云层间隙照耀在李泽言身上,即使他身着整套颜色沉闷的西服,都没能阻挡他此刻体现出来的温暖。

“鸟居被认为是神明和人类世界的分界点,穿过鸟居,就是神的世界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看着李泽言,“我不是神明才走不过去的吗?”

“嘶。”李泽言突然倒抽一口气,他对你刚才的回答一定非常不满意,但看起来像是把什么话忍回去了,他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时修学旅行小组的同学们都参拜完毕回来了,春奈径直过来找你,像是未看见李泽言般没分半个眼神给他,还是李泽言主动往后退了退,给春奈让出道来。

“先前不是说很想参拜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站这么久。”春奈有点不解地问道。

你惊讶地抬眼去看一旁的李泽言,与你对视只有瞬间,他很快移开了视线。

用身体不太舒服的理由硬是将春奈打发走后,你与李泽言皆沉默着。你似乎笃定了他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躲开你,走上前拎住他的袖子往鸟居内伸去。他的全身僵硬了一瞬,且动作进行到半途不得不停住,因为他的手掌被挡在传说中的神域外,指尖浮现流光溢彩的淡金色。

李泽言渐渐抿紧了唇。

你放开他,忽然弯腰笑出声,为的是最初的疑虑终于得到了解答。

“原来你也是被神明拒绝了啊。”你道。

·

或许是很少见到如此接近人类的妖怪,无论从哪方面意义都是,你在李泽言身上似乎能找到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因能见到妖怪而不得不面对灵异事件的你常被看作怪人,谣言流传开去,久而久之你自己都快信以为真。而“怪人”这个词究竟和人类还是妖怪更接近,恐怕谁都不能解释。说来妖怪或许也是寂寞的。身处人类社会却无法真正参与人类的生活,就和你差不多,你也认为自己是被很偶然地生下来,然后抛掷到这个世界中的。

“你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沿着来时的路从神社返回,你问李泽言道。

“有,”李泽言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略迟疑了一下,“但我不需要借助神明的力量。”

“也对,妖怪其实也是半神一样的存在啊,不是经常有人类和妖怪做交易的故事吗。”

李泽言仿佛看穿了你的想法,表情不悦起来:“所以你要向一个妖怪许愿么?”

你被他这样看着莫名心虚,回答时的声音极小:“如果你有办法的话……”

李泽言将双手插到西裤的口袋里,别过头去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眉头蹙起,你见他这副模样,保持了安静。半晌过后,他像很是头疼那般,重重地叹了口气:“没有阴阳师的血统却看得到妖怪,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忽然觉得惊喜,但他用一个眼神制止了你过多的雀跃。

“以后不要向别的妖怪许愿。”他顿了一顿,补充道,“神明也算了,毕竟也有恶神存在。”

太阳逐渐升高,林间石道也即将走到尽头,尽管李泽言好像暗示他对你的情况有头绪,你也没办法永远跟着一个妖怪,决定回修学旅行的宿馆,遂准备与李泽言告别。

由于在思考是否要期盼再见的问题上过于专注,导致你完全没看到一旁林间飘出的黑影。

“喂!”听见李泽言的斥声时你已被他用力拉至了身后。你趔趄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的后背,毕竟现在你看不到他的表情。在刚刚短暂的接触中,你只看出他冷静而待你平和,没有想到他也会出现这样的片刻慌乱。

离得近了,你才看出那黑影是个佝偻着的年轻男子。他似乎对你们没什么兴趣,慢慢飘走了。

“我说你走路都不看的么。”李泽言微微低头俯视你,眉都挑了起来。

……好像被骂了。你抬起头又低下去,明白自己犯了个小错误,同时吃惊于李泽言的语气。

他看起来很生气,你正犹豫要不要道歉,这时听见一道声音传来,明明就响在不远处,却缥缈得像是来自远方:“这不是大人吗。”

你从李泽言身后把头探出去,原来是刚刚的男子又重新飘回来。他算不得柔和的脸都快要点到胸口前,阳光大片穿透身体,没在地上投下任何影子,他动作僵硬地朝李泽言弯腰行礼着。

“刚刚没认出你。”李泽言看向他道,“怎么,没赶上队伍么?”

黑影点头不答。李泽言瞥了你一眼,你立刻会意地摆手,尽管有些不情愿:“那我回宿馆了。”

朝一个妖怪如此道别似乎有点傻,但等你意识到的时候这件傻事已经做了。

出乎意料的,李泽言短暂思考后说道:“不,你想的话也一起来吧。”

·

你和李泽言站在木桥的桥头,身后黑影毕恭毕敬地远远站着,几乎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今天的好天气应该能持续一整天,日光和煦,将桥头与桥尾的红枫林照亮,夺目得如同燃烧的火焰。桥很长,三三两两的游客在桥的那边与枫叶合影,脸上的笑容则比日光更加温暖。

隐隐约约你闻到一阵香气,天然纯正,是枫叶的清香。你恍然,它也正是李泽言身上的味道。

“我们这是要到对面去?”你转头问李泽言。

“没错,但事情绝不是你想的那样。”李泽言说,“走,跟紧我。”

这座木桥已卧在这里许多年头,踏上去时有细细的咯吱声。仅是刹那的事情,你觉得四周突然阴冷了起来,抬头只见阳光明晃,连片朵的阴云都没有,唯有温度悄无声息地降着。

李泽言发现你默默地搓了搓手,便说道:“现在反悔的话还来得及,我可以送你回去。”

你摇摇头,收紧了手臂。你没跟李泽言说,除了觉察到骤降的温度外,自踏上这座木桥开始你就仿佛得到了指引,像是哪怕今天不是跟着李泽言来,往后自己也总是会来到这里的那般。

接近到木桥的中央,李泽言道:“我们要过去了,建议你抓住我。”

你想了想,像刚刚在鸟居前那样抓住了他的袖子。

“……”或许是因为已经和你熟了,李泽言那种不满的表情又出现了一次,你非常怀疑这是他的本性暴露。你看着他用空着的那边手把你的手捉下来,塞进他的掌心里。

光线渐暗,连带着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起来。桥头那边的红枫林,色彩仍旧艳丽,将整个世界都染成一片莹红。你看着远处人们的笑脸,才真正理解李泽言那句话的意思。你现在要去的地方和桥对面的世界绝不可相比较,你未被李泽言攥住的手尽力伸长了想抓住什么,因为你忽然有预感此行前去,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抵达温暖的彼岸了。

在最后一刻你闭上了眼睛,你感觉到李泽言用指腹在你手背上摩挲了一下,轻轻叹息道:“你果然是个笨蛋啊。”轻得像是你从未听见过。

·

进入那个世界以后,反倒没有悲伤与惋惜从四面八方袭来了,尽管空气中还是冷的。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偶有绛紫色的光源出现,纸糊的白色灯笼颇有规律地被高高挂起,大幅晃动时发出扑簌扑簌的声响,蓝色与红色的鬼火跳动,寒冷而诡谧。

“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地府?”你看了看李泽言。

李泽言点头。他没有放开你的手,回头确认了一下遇到的男子还跟着,便带你朝前走去。

没走多远你又看到了木桥,这座木桥与你在地面上看到的别无二致,可是周遭的模样肯定全变了。桥边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桥头的冥差守着一口硕大的锅,过高的帽子几乎遮去他的半张脸,他用勺子舀了锅里的东西盛在碗里,分发给每一位将要从桥上走过的鬼魂。

“你就跟在后面吧。”李泽言为男子指了指队尾,男子弯腰谢过,很快飘过去了。

你和李泽言在原地站了一会,他解开纽扣把西装外套脱下,搭到了你的肩上。他边走向桥头边仔细地卷起衬衫的袖子,冥差见他过去,将手中的碗递给正要上桥的鬼魂后,恭敬地行礼并往后退避了几步。李泽言十分自然地拿起一个碗,弯腰从锅中盛好了汤,递了出去。

他熟练地做着冥差的事情,这让你有些发愣,但你很快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他的工作啊。

你看见他衬衫的袖子往下滑了滑,便主动走上前帮他重新提好。

李泽言低头看着你帮他卷衬衫的动作,意外地没说任何类似你妨碍他工作的话,尽管鬼魂的队伍因此停滞不前。你卷完后,他却将勺子还给了一旁的冥差,但没有要回自己的西装外套。

你们看一个又一个的鬼魂或果断或不忍地喝下碗里的汤,从此前尘皆忘,犹如大梦一场。

“人类在转生前都要经过这里啊。”你轻声感叹。

“是的,”李泽言说,“没有例外。”

“所以我也曾经来过这里吗?”你仰头看着他。

李泽言愣住。忽然发现,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

“你真的想知道么?”李泽言问。

他看见你点了点头。他很怀疑你是否真的清楚自己想要知道的将是什么,他甚至不懂你为何执着于那些无意义的东西,那些明明是你曾经拼尽了全力都想要忘掉的。

尽管他在潜意识里希望你能想起来,只要有选择性地回忆起关于他的部分。他自重新出现在你面前就开始将你引导向过去,而这些都只不过是出于他个人情感的私心。

“跟我来。”李泽言的声音放得很沉,朝你招了下手道。

地府无路,你跟在李泽言身侧,才辨认出你们确实在往一个方向前行。离开木桥不远,你们经过一片光秃的土地,上面间隔有序地插着许多细短的枝桠,放眼望去竟望不到尽头。

这场景在昏暗的光线下有些毛骨悚然,你觉得不舒服起来,问李泽言说:“这都是些什么?”

“是我们刚刚在地上看到的红枫的树枝。”李泽言答,“我原来想在这里也种一片红枫林,但后来才发现,这里是种不出来的。”

“那为什么不清理掉它们呢?”你问道。

李泽言看了你一眼,没有回答。

他带你来到的是一个精致的屋子,成排的镂空书架摆满了各式的古书卷轴,落满灰尘。

李泽言径直往最里排的角落走去,他伸手从书架最上层取下一本棕色册子,递到你手中。那本册子很薄,但是干干净净什么浮灰都没有,被很好的保存着。

“你想知道什么,都自己看吧。”李泽言说这话时,脸上流露出一抹极淡的哀色。

你抚摸着册子的封皮,感觉已经接近了一切事情的源头,却反倒觉得这个时刻到来得依旧太早。总是在追寻真相的好奇和逃避真相的懦弱中往复循环着,这就是人类啊。

你打开册子阅读,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就像魔怔般哗啦啦地翻动着它。从你看进上面记载的第一行字起,它就像是拥有无穷引力的漩涡,深深地把你吸了进去。

上面记载着很多东西,包括你和李泽言真正的,初遇。

·

这座神社已经有很长时间无人问津了。两大家族间的互相进攻,同盟关系的瓦解,拉拢各方势力以达到依附其武力,最深层的原因都不过是利益使然,最后万象归宗。

冷清的神社中,只有手水舍里山泉水舀起浇下的声音,和红枫林的响动而伴。

你将木杓冲洗过后放回了原处,摇动上方悬挂着的大铜铃。铃声远远传开,却带回无边寂寞。

“嗯?”钱币投入空荡荡的赛钱箱后叮铃铛嘟地跳着,你忽然听到身后一道疑惑的气音。

你维持着双手合十的姿势转头去看,那人此时正将礼帽摘下,放在了一旁的石阶上。

在战争的紧要关头还会有人来神社参拜,或许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才惊讶吧。你想。

你转身阖上眼睛,正要鞠躬行礼时,那人又突然开口:“参拜的仪式感已经被你破坏了,这样是不会见到神明的,建议你重来。”

他说话过于直接了,你皱起了眉头,毕竟你是因为他的缘故才会做出停顿,算起来还是他出声打扰在先,只是这个理由你不能说出来。

你索性停下了动作看着他,他像是未被你的目光追着那般,镇定地走向手水舍取水净手,摇动旁边拴着的那枚铃铛,然后他从兜里摸出一大把钱币,全部扔进了赛钱箱里。

好多。听到钱箱里仍有钱币震动的回声,你在心底感叹。

如今物资吃紧,竟然还会往神社投那么多钱,很有可能他是敌方大家族里的人了。

“你看着我干什么?”李泽言投完钱币后意外地没有继续,朝你问道。

“你向我搭话,不觉得破坏了参拜的仪式感么。”

听到你这样说后,他不屑地笑了一声:“竟然真的会有人相信这些东西,还真是蠢啊。”

“神明是不可亵渎的。”你严肃地试图纠正他,“如果你不相信,为什么还要来参拜呢。”

“只是奉命罢了。”李泽言声音极低地回答说,“真有神明的话,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你愣了愣,被他戳中了心事。因为哪怕站在了神社里,你都从未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啊。

“即便如此,你仍要违背本意向神明祈愿吗?”你抬起头问李泽言道。

“我会向神明祈福我自己的未来,而并非家族的。”李泽言说。他见你久久都没有动作,便出声催促道:“行了,快点完成剩下的参拜吧,别耽误时间。”

说得就像是你在耽误他的时间。你被他这么一训,心里莫名紧张起来,赶快转过了身。

你们击掌两次后弯下腰去,像是一起对天地行礼。

——明明清楚自己做了傻事,却忍不住想和你一起傻下去。

·

而后的某月某日,御所遭遇夜袭,燃起熊熊大火,成百上千的箭矢从火中破出,划开夜幕。

鲜血与火光染红了神奈川的黎明,一如桥头的红枫叶林。

“李泽言。”你曾经绝望地喊他的名字,攥紧他的袖子扑在他怀中哭到力竭,眼底也像是浸满赤红的血色,“我杀了很多人……我奉命令杀了人,很多人都是你家里的……甚至无辜的。”

“我知道了。”此时还在说这样的话,他竟没骂你幼稚,只是很轻地拍着你的背。

“每到晚上的时候我都能看见他们,被我杀死的人附在周围的东西上,就一直在我身边……”

“别担心,一切交给我。”李泽言没办法像以往那样厉声打消掉你无聊的想法和言论,但他也不可能对你的话表示认同,尽管他觉得,那有可能是真的。

——我答应你,我会为你找到一个不再痛苦的方法。

李泽言确实做到了。他逆转生死亲手把你送入轮回忘却前尘,但他也同时身归地府。

这也是为什么那本册子会这么薄的原因。那记录着他还是人类的过往,不过短短三十载,就要负责送素昧平生的鬼魂去到来生,自己则用年轻的灵魂渡过漫长而乏味的近千年光阴。

在不能去往现世的时候,每每看到这些几近枯死的红枫树枝,都会让他想起记忆中最早的那片红枫林,直到那么多年后的今天,他仍然盼望这些枫树能够长出来,成为地下世界最美好的光源。他原以为让你不再纠结于过去就能彻底解放你的烦恼,但他也有想错的时候,被压抑的过去仍在今生张狂作祟,如果要让你从此看不到妖怪的话,那你也再不能看见他了。

哪怕会引出新的麻烦,他用尽心思装作无意出现在你身边,只是想要再见你一面。

看来真正无法释怀的,自始至终仅他一人。

那些太过久远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进你的脑中,并不尖锐,只是钝钝地疼。你失手将棕色的册子掉在地上,努力摸索想要寻找支撑时又不当心拂落了一大片书籍,最终只好蜷缩身体蹲在地上,大口呼吸着:“……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让我看这些。”

“因为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知道可以,但不用记得很清楚。”李泽言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全部归到原位,然后在你面前蹲下身来,“我只需要你对我念念不忘。”

—————————————————————————

Thanks for reading~!

能不能写完evol4我也不知道……

评论(7)
热度(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