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遇见逆水寒]共沐温泉

*无情师兄温泉卡和第7第8章的剧情延伸,取名废实在无能标题就这样吧orz

*感觉伊清池那里的故事根本没发展完整【正色脸

*摸鱼向意识流,和游戏剧情重复的地方有【高亮

*这是继我恋与后跳坑速度最快的一个剧组……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你们在毁诺城停留已有小半月,你蛊毒发作后无情又牵动旧疾,幸而那日唐晚词总算带来一个好消息:“经过几日施针,无情公子的身体已有起色,倘若不介意,还请每日去城内的伊清池沐泉片刻,那里可以帮助驱除公子体内的寒气。”

唐晚词话音刚落你就下意识地看了眼无情,见他没有拒绝之意。你记起前些日子金剑银剑对你的嘱托,想他身体尚未痊愈又有诸多不便,就主动要求每日守着他沐泉。

伊清池泉水热气氤氲,朦胧的白汽从池面慢慢蒸上来,即使仅在岸边都熏得视物模糊。无情阖着眼睛闭目养神,你知他向来浅眠休息不好,又为你劳心太多,便想尽量不去惊扰他。结果身子维持同一姿势太久,你刚侧卧下来,手中刻刀就因不稳而削歪了一块。

无情听到你有些慌乱的动静,缓缓睁开眼睛,问道:“你在做什么?”

既已被他发现,你索性将那才初具人形的玉雕摊到他跟前:“我也在试着做一个你。”

那玉雕仅有一个轮廓,无情看着它,却弯起了眼睛。你不懂他笑里的含义,但没由来的觉得心虚,赶紧将白玉收了回来:“我做得慢,离完成恐怕还有很长时间。”

“没关系。”无情眼神温柔,“但要记得用刀时需小心,切不可勉强。”

“知道啦。”你应道,“等我做出来了,我再用它去换你做的那个,可好?”

“好。”

无情答应得极为干脆,你的思绪被一下打断,好在你立刻想起了什么,拿出上回在匣中一并发现的木质圆盘:“对了,还有这个,也是给我的么?”

无情点头:“我想借鉴水运仪象台,用五轮沙漏的方法来驱动齿轮,记录时间。”

你忽然有一瞬的愣怔。你知道无情为你做过很多,你记得的已有不少,你不记得的恐怕还有更多。但你很难想到,他竟然为你事无巨细到了这样的地步。你想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可你记起玉蝶曾告诉你的话,觉得或许他只是为了那几段年少时光与同门之谊。

毕竟你也很清楚,江湖上所传闻的无情公子,从来都是重情重义的。

“我曾听说过一种计时的工具。”金属与木质的机括之术已是古代精巧的极限,你不希望看他再为你辛苦,便伸手折了杆修长梅枝,在雪上为他将现代钟表的计时方式绘出,娓娓道来。

你拈着梅枝斟酌用词,无情靠在池边认真地听,你偶然抬起头看他,发觉他专注得连睫上雪屑都不曾拂去,偏头的角度是如此的恰到好处。

你捏着梅枝的手指渐渐收紧,点至雪地时手腕不受控制地抖了一抖。

“所以比分更精确的是秒。”无情顿了片刻,开口时声音喃喃,似有所思,“如此短暂,该如何捕捉。”

你在他的目光中放下梅枝,将手摁至胸口:“你闭上眼睛听,就是心跳的声音。”

无情依你所言阖上双眸,静静感受。而你却是看着他的,你不动神色扫过他的眼尾眉梢,仿佛仅凭那雕刻白玉已不足以寄托感情,你势要把他的模样直刻进心里。四下静寂,梅花花瓣承不住白雪重量悠悠飘零,最终落下盛开在雪地间,点点殷红。

半晌过后,你悄没声息地打了个寒颤,无情望着你,关切地问道:“冷吗?”

你笑笑,自己搓了搓手:“有一点,不过不打紧。”

无情忽然握住你的手腕,他的掌心温热,略一用力便将你也拉进池里,溅起三两水花。

他揽住你的肩膀和腰身,很轻易就将你抱起,让你坐在他的腿上。他浸在池中已有不短的时间,暖意只隔着你与他的两层轻薄衣衫渡过来。热度比全身更快地蹿上你面颊,你不禁挣了挣,可他像是不准,抬手将你的长发理至肩后,迫使你靠在他肩膀上,埋首于他颈间。

“放心,没人会过来。”他道,“这样会好一些。”

“伊清池是毁诺城宝物,特地借出来给你疗伤用的,我用不着,被人知道更不好。”

“你不说我不说,又能有谁知道呢?”他微笑起来。

我心说,还有这高天远地,这红梅白雪,也都知道。

你语气染上刻意装作的几分调笑:“无情师兄你,现在不需要防着我么?”

“你每日都来陪我,此刻问是不是晚了?”他简单地就你挡回来,“况且,防不住也没事。”

你偏过头去不看他:“无情师兄救我性命无数次,再加金剑银剑特意嘱咐……”

还没来得及说完你就被无情打断:“如果不是他们拜托你,你难道就不来了?”闻言你心里有点慌,刚要否认,无情又说:“我前几日的问题你还没回答,你到底是为什么在担心我?”

你鼓足勇气:“那无情师兄你呢?你说的那些并非……并非两情相悦,又是什么意思?”

无情微讶,应是没想过你会知道,但作为天子御前四大名捕之首,无情诈供的能力想必也是一绝,你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说,然而他已抚上你脸颊:“我说并非两情相悦,是因为我尚不知你心意,至于私定终生……若要用这四个字对你,那实非我愿,也太过胡闹。”

你分不清是枝头或是他身上传来,周围充斥着冷冽梅花香。

他唤了一声你的小名,眼神比这月色更让人沦陷:“你可曾把我放在你心上?”

“我何止是把你放在心上,你都快嵌到我心里去了。”

—————————————————————————

Thanks for reading~!

前几天在空间里刷到一句话:别人赏天上的月亮,我赏我自己的月亮。

各位的月牙儿请接好~祝大家中秋快乐,即使和家人异地也要开心鸭

来自某吃不上中秋团圆饭的哭唧唧QAQ

评论(7)
热度(74)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