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8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中的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大家好我又回来更新啦w忘记前篇的戳戳我头像好不啦qwq

*本章继续回忆杀,具体设定请勿深究orz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雪体迅速往下坠落,顷刻之间,你感觉有不计其数的碎雪混着冰碴砸在身上,仿佛置身风暴的寒冷中心。惨淡的白色遍及全部视野,失重连同雪尘带来的窒息感扼住了你的喉咙,好在坑洞的狭窄极大削减了掉落的速度,一路蹭着岩壁下去的感觉尤为明显,可接着你周身就仿佛立刻充斥震耳欲聋的轰鸣,封闭了所有你与外界的联系。直至坠到洞底,巨大的冲击将你甩出去足有一丈,翻滚的过程中头部还受了撞击,剧烈的疼痛逐渐蔓延四肢百骸。

剧痛和疲惫让你睁不开眼睛,挣扎在昏迷边缘,不远处窸窸窣窣的响动终于提醒你不是独自掉下来的,凭着仅剩的对声音的辨别,那人好像要往你这边来,但一记闷响后又栽回了原地。

你捂着头拼尽力气将自己撑起来,从喉咙里勉强挤出音节喊了对面的人:“……小周。”

周泽楷刚要应你便没忍住又倒抽口凉气,及时压下去后回了一声。

“还是我过去吧。”察觉到周泽楷状况不对,你扶着岩壁站起身挪了两步。

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比你好些,起码视野所及明晰,没到走几步路都直犯晕的地步。见你跌跌撞撞欲抬手扶你,最后发觉自己站立实在困难才不得已放弃了。

你晃晃悠悠地在周泽楷身边跪坐下来,努力定了定神,才看清周泽楷的左腿屈起的样子不太自然,然后几乎想都没想就将手覆了上去。

“喂!”周泽楷被你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般地要躲,但似乎是牵扯到伤处,又嘶了一声。

“不好意思。”你将手抬起来解释道,“我哥哥以前从医,我跟着他多少有所耳濡目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或许能看看你伤到哪里了……噢对,我哥哥是张新杰,应该很有名的。”

“张新杰是你哥?”周泽楷略惊讶地问。

“对啊,”你点点头,“他什么病都能看的,虽然他现在不做这行了。”

周泽楷对长安那里的事情不熟,捕捉到你话里的关键词,便问道:“那他现在?”

“他现在是仵作。”你微笑。

周泽楷:“……”

你看他应该不想继续往下问了,便重新试探着开口:“仵作有诸多工作原理同医者类似,况且他是仵作我又不是,我就稍微帮你看一看,真要我往深里去说我也做不到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周泽楷在心底淡淡替自己辩解。但他仍垂下眼帘做了默认的表示,你也完整接收到了,小心翼翼地将手重新往他腿上放。其实情况粗略一扫已能大致了解,应是需要正骨,这时候不宜再受压,可为了缩小伤处范围,你仍需要去按一按他,但你有记得轻一点。

周泽楷不知是怕痒还是怎么的,强忍住才没往回缩。你不敢用力,经常停下来问他是否这里痛感最是强烈,他都一概摇头。你感到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从业捕快这些年,有无丰功伟绩暂且不论,人体肌理知识总能达标,不该那么久都看不出严重程度。

这时周泽楷忽然伸出手指捏住了你的手腕,轻轻将你的手拎起来,你这才意识到你已经摸到他腿根,而一抬头看他,他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瞬间爆红。

你将手抽回,咳了一声以作掩饰:“小周你的腿应该是摔断了,不过不用担心,能接好的。”

“我知道。”周泽楷回答。

你又咳了一声,此时突然看到他衣袖上有多处破口,这会他将手臂抬起来才显现,你绕到他身后去看,发觉后背划得更是严重,甚至都露出了最里面的白色里衣。

你想起刚刚无比磕绊的坠落过程,你几乎没受到任何剐蹭,是他护着你一路下来。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你们穿得都不少,岩石和凝冰究竟该尖利成什么样子,才能将他划成这样啊。

你想他被剐蹭到的皮肤应该红了一片,就觉得心脏被猛戳了戳。你悄悄去观察他神色,未曾料到他自始至终一直看着你,见你也看他,便安安静静地眨了眨眼睛。溃败在周泽楷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你慌忙移开视线,踉跄了下从地上爬起,去观察你们所处环境了。

你们这是掉进了个洞穴里,空间不大但能够活动,积雪覆盖洞口,再加上部分雪水融化导致松动,这才让你们掉下来。并非雪崩情况氧气充足,实属万幸。

你想起应该还留在地上的喻文州,肯定正在想如何搭救你们,但怕引起真的雪崩,地上地下终是断了音讯。你转了两圈寻找出去的办法,伸出手指戳戳覆有冰雪的岩壁,思考攀爬上去的极小可能性,身后的周泽楷适时出声制止了你:“会塌的……”

你:“……”

无语完你立刻打了个寒颤,顿觉大事不妙。

你掸了掸衣袖,立刻有未化完的雪屑落出,忽然觉得好冷,原来是衣服正在被雪水一点点浸湿,接着身体跟着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

失温不可轻视,你用力搓了搓手,偷瞄了周泽楷一眼。他看起来还未受低温影响,你便想按下不表,同时维持体温,可没走两步你又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只好老老实实坐回周泽楷身旁。

你试图用得出的结论宽慰他:“出不去,但我想文州很快会有办法的。”

周泽楷顿了一顿,但很快浅笑着冲你点了点头。

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的,为了节省体力,你极少与周泽楷搭话,而他本就是个独自坐一天都能不说一句话的主。颜值不能总拿来消遣,尤其是在这刺骨煎熬的时刻,虽然对周泽楷不太公平,但你有点希望此刻坐在你身边的是黄少天。他仿佛有永远用不完的精神力,说出的话像小太阳那般暖融融的,而像周泽楷这样的美人总是要清冷些。

雪的白色开始刺痛你的双眼,你时不时要看一下周泽楷的墨衣,毕竟那是你能找到的最具反差的颜色。你想抬手揉眼睛,屈了屈手指,发现不怎么受控制了。

这时周泽楷一语不发地用力握住你的手,你朝他笑了一笑以示谢意,但对于你已经感受不到他的温度这件事,你并不打算告诉他。

时辰莫辨,根据雪反射进来的光线黯淡下去,大约能推测出来。你开始神志不清,不知不觉都将头靠到了周泽楷肩上。你困极了,言语含糊地告诉他自己就小睡一会,但你觉得他好像没听明白,半梦半醒中轻轻拍了拍你的脸还叫着你的名字,可败于困意,你终是没理他。

周泽楷意识到你昏迷后立即将你抱入怀里,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到你身体冰凉。他对失温全无经验,只能机械地抱着你。善于沉默令他疏于表达,却在心系的人有生命危险时失去了倾诉担忧的对象,就这样用力抱着你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洞口垂下一条绳索,尾端被牵扯着跳动。

喻文州绝不会等到日落才来救援,而一将你们捞上来,就边救治边回往蓝溪阁赶。

周泽楷被喂了些温水,很快缓和过来,腿上找东西固定了,坐在马车车厢努力适应颠簸的路途,仍抱着被简单照顾却还在昏迷的你没肯放手。问及喻文州是怎么将你们救出来的,年轻的蓝溪阁少阁主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疲态:“当地人有办法,用一个竹篮子放下去,把下面的人吊上来。至于冷蜘蛛的事情,等回蓝溪阁我再派专人来处理吧。”

你的情况实在很糟,事先接到消息的张新杰早在蓝溪阁等候,但在看到你时仍不免心下一惊。

遭遇低体温症的你受治还算及时,按理早该醒了,仍在昏迷的确不算什么好消息。喻文州虽通读过不少医书,但远非能及解决疑难杂症的程度,而张新杰尽管未跟进医家发展,但职业素养没丢,竟也没想出好计策,只百忙之中给周泽楷正了骨让他静养。

张新杰坐在你床边翻蓝溪阁藏书翻了许久,终是合上册子揉揉眉心:“去请王杰希吧,早些年我和他打过交道,如果他正巧在附近云游,应该会来。”

“信已经寄出去了。”喻文州接话,张新杰略惊讶地看他一眼,他从善如流地沏了杯茶,站起来给张新杰递过去,“没有别的意思,我只觉得如果是我给他写信的话,他会来得比较快。”

喻文州在给王杰希的信里写了什么不得而知,但王杰希果真次日就准时出现在蓝溪阁。中草堂的人愿意来蓝溪阁实属难得,反之亦然,此消息不免在蓝溪阁沸腾了整整一上午,最后被喻文州强行压下,就连能拄着拐下地的周泽楷想来看看你,都被回绝了。

王杰希看着体温低于常人、脉象虚浮的你,问张新杰道:“这就是你的那位红颜知己?”张新杰没有回答。王杰希会意地笑了一下:“放心,还有救的,你们先出去吧。”

觉得实在缺乏留下的借口,喻文州很快离开了,张新杰似乎不愿,反问他:“我也需要么?”

王杰希点点头:“有所好转会第一时间喊你的。”

张新杰不再坚持,以中草堂秘术不得外传为由说服了自己,多望上你一眼,便也离开了。

屋中只剩你同王杰希。他轻轻坐至你床边,脸上早已敛去方才待人时的三分笑意,抄起你的刘海探了探你的额头,担忧地叹出口气:“唉,怎么会搞成这样子的呢……”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本章基本是小周单人副本,冷蜘蛛的任务到此为止已经结束了x回归正常时间线的时候还是希望大家把目光放在官银案上orz意思意思给我们青梅竹马小哥哥和年轻的喻少阁主蹭个tag

女主的低体温症请勿深究x3虽然我并不具备专业知识……但她要恢复应该早该恢复了,如果拖那么久还没恢复她应该早就死了【喂,于是愉快的全剧终【划掉xxx以及虽然失温,她并没有出现反常脱衣现象x

终于把杰希大神弄出场了真是太辛苦了【挣扎后躺平……虽然他很快又要仅活在台词里了buni我保证正常时间线里他很快会出来的!

我们未来亟待解决的问题是:救命之恩何以为报?

评论(23)
热度(64)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