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五次我没见到喻文州,一次见到了

*翻炒老梗5+1,真·摸鱼向速撸,大家可以真·随便看看orz

*写的时候没太过脑子……到底是不是5+1的次数这可不好说orz

*这篇属于写完后我自己都不想重看修改的那种【比划x

*感谢最近几乎每晚都催更我的大佬w给你比心心w!

*第一人称注意,可以自行代入第二人称x给老福特除除草orz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作为粉丝,我还是很希望见到喻文州的。

在电视和网络媒体上见到的那种不算,我指的是真人,或者比较拉近距离的那种。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总是没能见到他。

他的比赛在全国各地都有可能,我不可能追着他到处跑,只在有条件的时候去主场看看比赛。

我记得离他最近的一次,缘起我托朋友抢到了第六排的票。

荣耀比赛的体育场馆,第六排真的算很前面了,但是没用,座位太偏了,说实话还不如靠后排中间的位置看着舒服。而且和喻文州也仅是直线距离上略近,虽然他雨露均撒般地对全场微笑,可能照顾到的观众毕竟有限。若换我在台上,肯定也注意不到像这样坐在角落里的。

我坐在座位上心态挺平,看他打比赛就是这样的,就算坐到第一排中间,距离也没缩多少。

能被他目光瞥到的概率犹如大海捞针,不过像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实验,我也没少做。

比如在微博评论区等待被翻牌,或者安安静静地发条私信希望他能祝自己生日快乐。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渣浪私信已读会显示出来,真是让人头疼的功能。

忽视系统后台抽风的各种可能性,剩下的爱豆已读未回和根本没读,说不清哪个更是滋味。

但其实我希望是已读未回,毕竟那样他说不定真看过,总比没看到要好。

当然我从来没在私信里看到过已读,自然也从来没等到过他和自己说生日快乐。

我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前不久刚分手,虽然是我提的,但我找不出他有确切值得分道扬镳的不好。他看起来还想挽回一下,我提醒他这样坚持没有任何意思,他也就作罢。

突然变成一个人总是难过的,我找不到发泄的途径,又正好很饿,于是作死半夜出去吃甜品。

能找到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店实属万幸,我点了份杏仁豆腐,记起来现在已经变成前男友的那个人爱吃冰糖雪梨,便习惯性地也点了,点完却发觉自己不想吃。

能在这个时间出来吃甜品的,多半都有点问题或故事,我心情不好是真,却也不希望别人发现。我特意坐在背对着门口的座位,听到店门口零零落落的交谈声,应该是来了些食客。我将头往下不动声色地埋了埋,直到有人拉开就在我身后的那个座位,我站起身快步走了。

这种难过没能持续太长时间,这或许归结于我对大部分感情都贯彻得不很彻底,也有可能是新年的第一周,荣耀全明星要开赛的缘故。

我向来觉得全明星邀请赛比正规的荣耀赛事趣味性更强,因为它形式活泛,互动也多些。

但与观众拥有良好交流的同时,被选中或落选,带来的也可能是粉丝心情的大起大落。

道理同正规赛事,我心态永远很平,我是想接触喻文州,但如果接触要通过全明星邀请赛的互动,以自身表演被公众关注为等价交换,我觉得这种事情我做不来。

我发觉这种想法是能被理解的,和不懂荣耀但追着歌星的同学交流了下,有这样想法的粉丝没准有一定产量。毕竟看着他在台上就足够开心了。

但其实我连看他全程都不能做到。全明星比常规赛季后赛有趣不假,但时间也超长,那么多内容,就算对战节奏再快,没有两三个小时也下不来。规定八点整开场,结束时怎么算都要接近十一点,碰到住本市但家特别远的,恐怕到家时间都能超出凌晨到第二天去。

我正处在不上不下但绝对有门禁的年纪,这个时间无论怎样都太晚,我决定看完这家战队的表演后就提前离场,以赶上回家的末班地铁。

我之前几次想和那些女孩子一样挤到前面去看看喻文州,但出于本能我都忍住了。

我很抱歉地蹭着一排观众才挤到过道里,场馆内效果光怪陆离,晃得我有点看不清楚路,没找到四处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通道门又着实有些多,不知道哪扇才是通向外面的。在留神着别被台阶绊倒的空隙之余,我选了右手边的侧门出去,还没推,就不负期望地撞到了人。

确切地说是那人刚好推门进来,我躲避不及,好在他虚扶了我一下,没让我彻底摔倒。

现场气氛正嗨在爆点吵得不行,我竖起耳朵才听出那人说了一声:“抱歉。”

我摆摆手:“没事。”刚要侧过那人往门外钻,那人却伸手拦我。

“观众的出口通道在那里。”他指着右斜方四十五度的那扇门。

“噢好的,谢谢。”趁着这会光线比较正常,我道过谢就跑了。

新年里的深更半夜还是比较冷,街上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停车位倒是都满了,全是驾车来看全明星邀请赛的。没能将全明星看到最后我其实挺怨念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原想在街边随便买点吃的再回家,结果这个时间多数店面都已经关门或准备关门,我只好乖乖地直接去坐地铁,幸好城市里下班晚的人还是不少,挤进车厢那刻也就觉得不再寂寞。

隔天我把这次的经历简短地给我同学说了下,她木着脸说我可能确实没有追星的潜质,追星可以不必疯狂,但像我这样,连人为的缘分都不愿意制造,那真的是见不着喻文州了。

总说自己没办法好像真的很没出息,那说没有缘分会不会更好?我觉得她说的对也不对。

可世间的巧妙就在于,我认为自己真的无缘喻文州的时候,我反而见到他了。

如果不是共同被关在电梯里就更完美了。

我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栋普通的商务楼里,毕竟我也只是临时来办件事。就像没人会无缘无故和同搭乘电梯的人打招呼那样,他安安静静地在门阖上前走进电梯厢,我需要下行而他也是,结果就在行至一半的时候,好巧不巧电梯停在了两层当中。

电梯厢安安静静地卡了卡后没再有动静,我没觉得这是场变故,甚至没太惊慌,这要归功于我家那栋老式公寓楼,电梯坏了不维修那是家常便饭。

这时我悄悄瞥了瞥喻文州,那处变不惊的气质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

我走到按键面板前试着摁警铃,意外地那头没任何回应,听见身后喻文州摸出了手机在打电话,记起虽然电梯厢里信号微弱,但电话总还是拨得出去的。

电话挂断后喻文州告诉我:“很快就会有人来处理的,不过在那之前要先等着。”

我点点头退回角落,那里安全系数高些,出于礼貌没盯着他看。可这不是想忍就忍得住的。

喻文州对自己的人气定位得很准确,料想应是我已经认出他,但并未说破,所以只笑了笑。

他能保持沉默不主动搭话,不代表我也能,但是在暂时被困电梯的情形下,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话和他讲,原想着随便寒暄两句就好,结果倒是他先开口了:“我好像看到过你。”

台词有点老套,但我心里还是挺感动的:“有可能吧,你的每次活动我都会去看的。”

喻文州摇头:“我觉得我不止见过你一次,还有不在活动上看到的。”

我有点惊,甚至还有点怕:“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里看到的?”

“半夜。”他说的时候有点犹豫,毕竟这时间也是挺稀奇的,“在甜品店里看到的,有个商业活动才结束,就和大家打算吃点东西再回俱乐部。我就坐你后面,但我刚坐下你就走了。大概……这个距离。”他还伸手比划了下两个座位之间隔的多远。

“噢这样啊。”我觉得尴尬,但好在他没提到更多细节性的东西,比如我看起来特别丧。

“还有,”喻文州说,话语间的停顿让我特别紧张,“有次全明星赛我不当心撞到你了。”

“噢那时候我自己也没太注意。”不能更贴心了,他隐去了我差点走成员工通道的情节。

“这比甜品店那次近多了。”他打趣般地说,“虽然现在被关在同一部电梯里,也挺近的。”

“是啊,以前我都在观众席后排上看你,没那么近的。”我实话实说。

“好像有印象。”喻文州低头略一思忖,突然冒出来一句,“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微博头像用的是自己照片么?”

“……不是。”其实是的。但我依旧干涩地说。

“还有上回在书店,感觉经常能碰到你。”喻文州极浅地笑了下,“‘被害者大多是凶手所爱的人,而非他们仇恨的人。这也许是因为,深爱的人更能让你觉得生命难以承受。’”

我继续处在震惊之余:“你也看过这本书吗?”

“嗯,看到你拿起来翻,就也去看了看。”喻文州道,“思想是最能拉近距离的东西。”

我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但内心纠结,正好此时电梯厢外似乎有什么响了响,然后面板上的跳字便正常往下翻,直至电梯厢运行到一楼,和我那里年久失修的电梯如出一辙。

电梯门开后有安保人员过来问:“喻队长您没事吧?”

我发现片刻建立起来的距离又崩塌了,毕竟同样是被关在电梯里,就没人问我有事没有。

喻文州摇头,走时抬手挡了挡电梯门,很快有人来替他,忽然他回身对我说:“你怎么样?”

“啊我没事。”我条件反射般地回答。

“那就好。快出来吧。”他似是松了一口气。

—————————————————————————

Thanks for reading~!承蒙不弃QAQ

理论上这样的巧合不可能发生x但是……缘分使然bushi

究竟这是关于缘分还是距离的故事,我自己都搞不清了……

毕竟写着写着把关键词忘了是我常态……

喻队说的那句话来自阿加莎qwq

例行安利!《フラッシュバック》←这首!我觉得它好听极了w

评论(28)
热度(75)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