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7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本章正常时间线和回忆杀各半,鉴于强迫症+懒癌,我连个回车都不愿意打

*本章的冷蜘蛛借梗克鲁苏冷蛛的设定,有改动orz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一夜多梦,醒来你自然感觉没什么精神。简单将自己收拾完全,你又要出去对付外面那群人。

然而打开房门后发生的事情着实让你瞬间清醒了。

你曾经从事捕快多年,虽然这项业务也早已被你丢弃许久,但职业素养的敏锐度还在。你总觉得有人在对你进行暗中观察,没走两步,半幅深紫色的束巾就从你上方垂落。

接着你手中捧着的茶杯也跟着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你、你你你在房梁上做什么?”你难以置信地看着沿墙壁跃下的莫凡。

“没做什么。”莫凡闷着声音,将垂落至地上的深紫围巾重新在颈上围好。

茶杯里剩余的水此刻几乎全部渗入到木质地板内,你正有些头疼地板会不会开始向烂掉的结局迈进,楼梯口那里的脚步声表明刚才瓷器碎裂的声音已经惊动到楼下。

“出了什么事?”黄少天跑在最前面,靛蓝色披风甩在身后一扬一扬的。

很快叶修和苏沐橙也从走廊那里过来,你轻轻摇了摇头:“没事,我失手摔了个杯子。”

喻文州的目光在你和莫凡之前扫了两遍,但他终究不是喜欢多话的人,因此没说任何。张新杰摸出一块方巾,蹲下身将碎瓷片仔细地拾进去包好,站起时说:“非常时期,万事当心。”

你双手将软巾包着的碎瓷片接过,发觉他也往莫凡那处望了一眼。你知道他说的非常时期是什么意思,恐怕其言下之意不仅是官银案,还有与东洋牵扯颇多的人出现在此吧。

“既然无事,都别在这儿站着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叶修说道。

纵使叶修的为人处世让大家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但不得不说他的话还是挺有效力的,尤其是你留意到韩文清不在的这时候,或许他是将客栈敲碎碗碟算在了正常范围内,因此不来。

方才你不愿横生枝节给莫凡带来麻烦,此刻仅有叶修和苏沐橙留下,而且莫凡是他们带来的人,你自是要重新问他,语气却仍惊魂未定:“你攀在房梁上做什么?!”

莫凡依旧对此沉默,苏沐橙过来拍了拍你的手:“莫凡学过东洋忍法,你就别问那么多啦。”

“是的,有时候就连我问他,他都未必愿意说,”叶修道,“不过你是怎么发现他的?”

“我开门的时候,他的围巾正好掉下来。”你说。

叶修看起来有点吃惊:“莫凡的遁身之术从不出错,他如果想藏,别人绝对发现不了的。”

苏沐橙好奇地向莫凡望去,后者将围巾往上扯了扯,遮住大半张脸,低声道:“……手滑。”

说自己手滑的莫凡很快就离开了,你同叶修和苏沐橙一道下楼去,前堂的门大开,穿堂风急急走过,与二楼相去甚远的温差让你险些打个激灵,最终寒颤没打,膝盖处倒是痛了一痛。

“你小心点啊。”看到你忽然腿软有点要跌下楼梯的意思,叶修忙抬手扶你。

“多谢。”你没拒绝叶修好意,虽也能自己走下楼,只抬眸看了看门外,“天开始冷起来了。”

叶修没有应答。你站到堂内活动活动筋骨,正欲招揽生意,突然就想起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昨夜韩文清说过让你暂停营业,所以你根本就没有生意可招揽嘛。

你同喻文州周泽楷策马北上,比预估的更早到达青州,商议过后决定在此地休整几日后另做打算。你原担心你和周泽楷不算很熟,他又不爱说话,喻文州不会骑马和武功,路上难免波折,结果还挺顺利,没多少值得谈论的插曲,也是为任务节约了精力。

“我们马上要出山了,前面的路不太好走,”记得将要踏入青州地界时你扯着缰绳放缓了速度,回头对身后的喻文州说,“我马骑得也不是特别好,你不抱紧我的腰,当心被甩出去。”

“却之不恭。”喻文州极轻地笑了一声,声音几乎就响在你的耳侧。

感到腰上力道的略微收紧,你觉得这距离着实太近,内心有些小后悔,但不这么做确实很有可能将喻文州从马背上翻下去,那就糟了,为分散注意力只好假装去找周泽楷说话。未曾料到刚转头便对上周泽楷黑沉沉的一双墨瞳,里头蕴着潋滟水光般的神采,正牢牢地望着你。

你微怔,脑中空白没找出话题,就见周泽楷用力把缰绳一扯,掉头便跑了。你只好追上去。

明明是山路周泽楷却骑得特别快,这也是你们提前到达青州的原因之一,就是你跟他跟得吃力,好几次险些在岔路与他走失。你莫名其妙,本欲在山路尽头问他,后来把这事给忘了。

周泽楷超气的理由特别简单,如果你没忘而是摁着他问怎么回事,估计会对他的想法无奈。

其实他从来没怨过喻文州不会武功不会骑马,他只是郁闷自己为什么会骑马,如果他也不会的话,你们肯定就要更换出行方式,至少那时喻文州肯定不会坐在你的马后。想想你不可能带着两个连骑马都不会的人出任务,所以也仅是暗暗鼓了鼓腮帮子,马鞭一扬又加了速度。

这次委托的内容是要去上京驱除一种冷蜘蛛。当地人民本以为这只是普通蜘蛛,放任自流便好,结果好几人已因此蜘蛛毒液丧命,所患多时,听说是外来物种,不得已才南下求援。

“蓝溪阁商船每艘都审查严格,绝不会有外来物种。”客栈内,善于经商的喻文州喝了口茶。

“应该无关,”你手中玩着一根筷子,“否则从最南的渡口进来再运送至最北,怕是有病。”

“沿海渡口很多,况且还有不是水路进来的,源头太杂很难查到,”喻文州将写有情报信息的羊皮簿子翻了一页,“没法从源头解决的话,只能等看到东西再说了。小周觉得呢?”

“嗯。”周泽楷点点头,算作是同意了目前的行动方案。

“那就先讨论到这里吧,这几天在青州好好休息。”喻文州将册子收起来,向客栈内的跑堂招了招手,后者诶了一声但明显还在忙,喻文州便重新转向你们说道,“出了青州就很难见到稻谷了,大多是玉米和高粱,这几天趁还能看到多吃些。”

其实在青州边界的绝大多数客栈,已经看不到水稻,这所应能算是青州最大的客栈之一,故还有稻黍的影子。你们就在这所客栈住下,五日后重新上路。

刚到上京附近,你们就提前感受到了冬日的味道,呼吸时能带出一连串的白色水汽。你落下马背蹲在地上搓起一堆雪捏了捏,虽然较为干燥,但在你手中也很快化去,未有什么异常。

你们的委托人在上京边界的城镇里,镇里人口很少,来了外乡人的事情很快传开。特别是喻文州和周泽楷,他们一个一身月白微蓝,一个玄衣如墨,不凡气度让人很难移开眼。你走在他们中间难免觉得不太自在,努力使自己将重点放在委托上面,你负手又匆匆加快了脚步。

委托人告诉你们,冷蜘蛛体型中等,腿上长着绒毛,腹部是斑驳的淡紫色,而腿间和螯则是黑色的,非常好辨认。它们平时在山上的洞穴里活动,前阵子气温骤降,那时候才下山来。

“怕火吗?”周泽楷简洁地问,得到了委托人的肯定答复。

“你们还没来的时候,我们也不是没尝试自己杀过,但这东西那么毒,谁敢上山去?前阵子有个胆大的上去过,说那洞里粘满了蜘蛛网,结果还是被咬了,刚死。几位如果有神通的话劳烦赶紧解决这件事,再不去等到大雪封山,恐怕就不好办了啊。”委托人絮絮叨叨地说。

你们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喻文州道:“好像只能我们自己上去看看了。”

你心里的预感不太妙:“你不会武功还是留在山下吧,我和小周上去就行。”

“那你们就都上不去了,山上方向难辨,也没有镇民肯冒着生命危险带路,你们得留一个人下来把这个学会。”喻文州淡淡地道,手指弹了下掌心的风水罗盘,“快的话也就三年吧。”

最终你们三人动身上山。那是被冰雪覆盖的世界,纵使天光微弱,反射出的耀眼白光也刺得人双眼生疼。昨日雪停了,但也没带来便捷,雪水和积雪混在一起,走起路来还是困难的。

喻文州抬手拨弄了下内盘,玄学在此处派不上用场,它就充当了指南针:“再往前走要更加小心,那里土质本就松动,大雪又覆盖掉了很多原本能看到的危险——”

甚至还没等喻文州的尾音收住,你忽然觉得脚下的土地一软,没等你反应过来,就仿佛是有人在雪下进行火药爆破般,大片积雪朝左边倾倒,连带着你和周泽楷一起向下坠落。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前两天被雪山副本卡住惹所以进度缓慢……我真考虑过让他们拯救企鹅的x

莫凡真的超级好的【比划,我不会说其实他是看到女主一激动就手滑了qwq

小周真的也非常可爱【躺平orz

雪山只是用来刷感情线的副本,下章应该继续回忆杀,到时候大家会看到这个副本很快就通关了√【你走

断断续续写了好久没想到仍旧爆了字数……接下来要闭关几日肝生贺了orz但估计结局还是敌不过我自己失智x

最后安利《不负时光》!超级好听脑内循环停不下来!简直全明星阵容!

评论(27)
热度(80)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