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6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开始官银案的抽丝剥茧……

*今后角色tag打得都是我觉得对本章有主要贡献的x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看着面前露出张扬笑容的人,你站着没动,后排的张佳乐眼尖,差点咬到舌头:“我靠!”

“老叶?!”黄少天跟着怪叫,将出鞘半寸的冰雨用指力“噌”地弹回去,“你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真是让人心情复杂得一言难尽啊!”

喻文州常年习惯性微笑看不出喜怒,而韩文清的脸此刻已黑成了锅底,至于张新杰,虽然他没有明确表示,但显然看到叶修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开大会不通知我,你们觉得合适吗?”叶修边说边将千机伞倒插回背上,挑了挑眉。

“通知你才不合适吧!”众人内心不约而同喊道。

你尚未从见到叶修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仍挡在客栈门口,叶修轻轻拍拍你的肩膀,你竟不由自主地侧了身让他进去,你几乎是感觉全无地看着叶修走进堂内,直到眼睛被一双微凉的手从背后覆住,说话人的语气调皮,而有喜悦:“猜猜我是谁?”

你眼眶一热,下意识抬手,指尖触到那人手背时缩了缩,而且也是这一触让你灵台有所清明回转,将手收了回来,但开口时嗓音仍有些哑:“是……沐橙么?”

“许久不见,真是想念你呀。”苏沐橙绕到你身前,笑嘻嘻地说。

你有百般情绪堵在心里难以言表,而叶修此时已径直走到长桌尽头的位置,衣袍一甩便坐了下来:“都别在门口杵着了,进来坐吧。”那感觉,说得好像这家客栈是他开的一样。

众人无语,但也都发现了叶修话中特别,这才注意到跟在苏沐橙身后进来的还有一个少年。

“东洋人?!”众人惊。这时不仅是黄少天,就连张佳乐那不惯用的腰间佩剑都出鞘了几分。

“不,”喻文州阖上眼睛摇摇头,“虽然很像,但他不是的。”

少年全身深紫装束,刚从门外进来时仿佛是由夜色融出,蒙得仅露出一双眼睛,乍看之下确实与东洋人无异,但仔细观察过后,便会发现他与那些漂洋过海的东洋来客确实不相类似。

“别看到个有点像东洋人的就咋咋呼呼的。”叶修说,“莫凡只是在东洋的商船上待过。”

“那也很可疑好吗。”黄少天拧着眉头,“平白无故往东洋商船上跑什么?东洋的商船有我们蓝溪阁的好吗?我们这正商议要事呢还往我们这里来,谁知道是想干什么。”

“莫凡本来不想来的。”苏沐橙说,“是我硬要把他带着,他不得已才跟过来。”

有苏沐橙此言,堂内的气氛倒不似方才那么剑拔弩张,但若说众人脸色有所缓和,显然是没有的。黄少天所说基本也是众人所想,只不过大家仅是放在心里,而黄少天直接挑明罢了。

韩文清看似随意搁在桌上的拳头紧握,终于开口:“你来做什么?”

“发觉诸位有权有势的过来为难小姑娘,我是来拯救她的。”叶修说道,将手往你肩头一搭。

“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韩文清沉声,“把你的手从人家姑娘身上挪开。”

“她不愿意自然会说,老韩你替她着急什么。”叶修对此无动于衷。

你听到自己被点名才仿佛回神,却发现韩文清是真要怒了,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黄少天似乎也顾不上什么克己复礼矜而不争,跳起来一把揪住你后衣领,和你交换了位置,将你塞到他先前的位置才重新在长条板凳上坐下。坐下后似乎仍觉不妥,捏起杯子将你刚刚剩余的茶水饮尽,将茶盏拍在桌上,方长出口气。

邻座的喻文州朝你温和地笑了笑,其余人虽然对这个话痨剑圣好感也有限,但此刻朝他投去的目光是少有的赞许。叶修拢起手指轻咳两声,以示胡闹到此为止。你被拎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中间坐着,和他之间隔的又是黄少天,饶是他手再长也捞不着了。

“我知道大家来此地为的是同一件事,而我确实纯属路过进来凑个热闹,但是如果有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大概也不会推辞。”叶修伸出食指敲了敲桌面,又补上一句,“不必谢了。”

“……”这回彻底没人愿意回答他了。只听韩文清说:“继续吧。”

“本起官银案数额约为两万余两,当时负责银库的知府倒是已被处决,可亏空的两万余两纹银至今仍不知下落。最近此事无故有了风声,因此重新彻查。”张新杰说。

加入霸气雄图后才勉强有过办案经验的张佳乐提问:“当时的那位知府怎么说的?”

“因修理衙门多用银两,以致亏空。”张新杰道。

喻文州神色复杂:“官不修衙,纵使再怎么铺张浪费,两千两都是用不着的。”

“广陵郡与临郡相交甚密,他们也没有可靠消息。”张新杰卷开一张图纸,在某处点了点。

这才商议没几句,叶修突然站起来:“有些累,先上楼去了。”

甚至不存在眼神交流,苏沐橙和莫凡也从长桌的那头站起,跟在了叶修身后。叶修路过时又使劲地揉了一把你的头发,最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离开了。你斟酌了片刻要不要再度藉由收拾客房这件事跟着苏沐橙,但想到叶修也在,你又无法解释离席原因,最后作罢。

之后霸气雄图和蓝溪阁双方都陈述了些许对官银案的想法,你内心混沌,没太注意他们各自表达了什么观点,也无人来问你,你便有些浑浑噩噩地坐到了席散。

深切感到身心俱疲,你觉得还是早睡为妙,不曾想到刚踩上二楼,好巧不巧又遇见了叶修。

他似乎是刚沐浴出来,周身都仿佛蒙着层水汽,就连眼里都是起雾般湿漉漉的,头发尚未擦干,或者说根本没有擦过,水珠顺着发丝滑至发梢,滴在他衣襟,将那里晕成一个深色水渍。

没等你有所表示,叶修就冲你弯了弯眼睛:“忙了一天,可是要去休息了?”

“嗯,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来这里到底所为何事?”你问。

“如我所说,我是来救你的。”叶修回答。

你硬扯出个笑容,轻声说道:“我不需要任何人救。”

话音刚落,你抬步便走。在经过他身侧时他喊住你:“诶等等,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你朝他投去个疑惑的眼神,叶修扯下随意搭在肩头的白色长巾递出来:“能不能帮我擦下后面头发上的水?你懂的哥已经是老人家了,胳膊抬不起来……”

“……”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叶修不自知地笑了笑:“怎么,没有这项服务啊?”

“……”你夺过那块长巾糊在他脑袋上,而他低低的笑声从长巾的半遮半掩下传出来。

“好梦。”待你将要消失在拐角处,你听到身后人敛了笑意,如是说道。

你不需要任何人救,但你实际想说的是,你没救的。

尽管被如此祝福了,可你今夜睡得并不安稳。你又开始做那个已经很久没做过的梦,方才从叶修发尾落到地上的水滴,与梦中雨点渐渐重合。

那人执一柄青竹油纸伞,立于桥头向你伸手,眼中似蕴星河明朗,笑意如早春暖阳。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ummm终于写到沐橙女神啦,她也参与修罗场x不喜的现在退还来得及orz

带莫凡玩w发觉他玩忍者和古风相性也是蛮高的qwq

鉴于我脑洞非常狭隘……官银案有参考orz大家只要记住这个案子,别的案子都是用来凑字数 发糖的bushi

其实叶神和女主还是很有CP感的ummm

最后猜猜女主的梦中情人是谁!

评论(31)
热度(9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