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5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你来蓝溪阁几日,四处整合了下已有的情报,同蓝溪阁少阁主喻文州和第二交椅黄少天一道出发,很快便追查回了丢失的货物。张新杰的仵作历练还没结束,你不希望他分心,便也没去他叔父府上叨扰,便受蓝溪阁的答谢之邀,继续在那里住下,顺便接点闲活。

“作何感想?”将你从方才的清议上带回蓝溪阁,喻文州如此问道。

你仔细想了想后回答:“精彩,各家发言也着实厉害,只是我觉得有些可惜。”

喻文州微讶,生出几分兴致,笑了笑继续问:“何处可惜?”

“派来参加清议的皆是在此道上颇有天资之人,但我觉得有些理论的角度过于刁钻,令人难以接受。”你心知喻文州也是在此道方面天赋过人,因此边说边细细斟酌着用词,“只见离而不见合,太过绝对没法被我们普通百姓所理解运用,这样的才能终是被白白浪费了。”

思忖片刻,喻文州点头:“没错。然从逻辑方面考虑,道理还是有的。”

“我暂时没法想到你那样深刻。”你笑着说,“如果要研究,还将有很长一段学习过程。”

“如果还愿意接触这些,”喻文州道,语气隐隐含了期待,“你可以来蓝溪阁工作。”

“好啊。”你正负手轻快地走着,几乎立即就给了喻文州答复。

“当真?”此时却是喻文州犹豫了,“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你摇摇头说:“不需要了,研究治国之道本就是助力经济发展政局稳定的好事,与我做捕快的本意不违背,况且作为捕快与人交往,知道得多些也是好的。只是不知道我哥哥……”

“他不嫌弃的话,也欢迎他来蓝溪阁。”喻文州会意地接话。

“不了,”你摆手,“他是有自己想法的人,肯定会有自己想去的地方。”

这时不远处冒出“铮”的一响,是利器破空之声,你们循声望去,只见黄少天剑尖上挑,冰雨剑锋汇聚如虹剑气,寒芒迸出,出手便是一招落英式,带起的劲风旋起一地桃花花瓣,最终在他剑招已定时又归于沉寂。一片未落的桃花花瓣飘至剑刃,刚触碰到便立即被削为两半。

“好厉害。”你由衷感叹,“不愧是蓝溪阁的天才剑客。”喻文州难得的没有附和你,你并未意识到此,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佩刀:“文州,你说我能打得过他吗?”

“打不过的。”喻文州毫不犹豫地说,“你是捕快,才能在于办案,武功未必要到那么高。”

你亦毫无犹豫:“话虽如此,可捕快的职责就是要将犯人缉拿归案,如果某天我遇到某个江湖高手,比如少天那样的,我打不过他,还怎么将他缉拿归案?武艺当是越精进越好。”

“那么,”喻文州“啪”地一下将手中的羊皮册子合上,“我让他和你试试看吧。”

“如果我能打过他呢?”你问道。

“那他的位子,换你来坐。”喻文州说。

次日在喻文州的批准下,你向黄少天递交了战书,和他约定十日后较量。此次比试在一定范围内引起了不小轰动,已经有很久无人敢挑战黄少天,何况还是稀有的小姑娘。于是比试当天,蓝溪阁搭建的擂台里里外外被围了满满当当,大家纷纷来见证此次具有纪念意义的比试。

最终你的招数在十招之内被黄少天尽数拆完,毫无悬念。

你本人其实也对结果没抱太大期望,反倒觉得亲身领教过妖刀本事也挺开心的,真心只有那么一点点难过而已。“蓝溪阁不接案子,我武功又没少天高,我这个门客算是废了。”你摊手。

“没关系的。”喻文州眼里含了三分笑意,“你可以在我身边做别的事。”

事后听说喻文州和黄少天因此事受了责罚,你当是因为你和黄少天私自逞凶斗狠,结果发觉不是。阁主生气的点在于这是场具有历史性的比试,喻文州竟然没有想到收取每人一两纹银的观赏费,严重缺乏经商头脑,你听后顿觉哭笑不得。虽然最后喻文州并未受到什么实质性处罚,但黄少天确实被勒令禁足,练功思过。你觉得这位蓝溪阁阁主真是有趣,只是他惩处完两人后又立即闭关了,至你离开蓝溪阁都未见上一面,实在可惜。当然,这是后话。

你继续在蓝溪阁逍遥混着,喻文州算很会玩的一个人,无论清议贸易每次都带着你,还经常带你看交易偶得的新奇物什,直至终于迎来了一个让你为之期待的消息。

蓝溪阁虽主营经商,但由于下一任接班人的少阁主风格所致,偶也接触国事,因此各家也有看重蓝溪阁而送后辈来历练的,这次被送来的是一名叫周泽楷的年轻人。

比起你从长安赶来,周泽楷是从百越之地出发,比你近了半程有余。与其说是来历练,倒不如说是有要事,特来此地请蓝溪阁相帮。

周泽楷一身玄色衣袍,沉默寡言,但据说行事如雷霆万钧绝不含糊。你与他在走廊上打过几次照面,觉得他真是长得极好看,就是腼腆了些,每次见你只红着脸笑一笑,就到别处去了。

“简直百步穿杨!”那日你看到周泽楷在中庭搭弓拉弦,由衷地评价。

“不,”喻文州立即纠正道,“那是一箭穿云。”

周泽楷此次所为之事在寒冷之地,你突然想起喻文州不会武功,需不需要请示阁主将黄少天放出来。喻文州则说不用,周泽楷武功不俗你也不低,就靠你们了。周泽楷点点头,同意了。

你抽空提笔写了封信,差人给张新杰送了去,信中列了一排黄少天推荐过你的名点小吃,让他事情办完也且在此地不要走动,等你完成任务陪你一起回家。

好不容易等到临行,结果又有问题。喻文州学不会武功,自是连马都不会骑。

你提出能不能让周泽楷载他一程,这回周泽楷却是怎么劝都不肯了,平日交流超好说话,这会一言不发但头使劲摇,坚持得倒挺彻底。

“等过了青州地界,想骑马都不能骑了。就是不知道从这里到青州,如果拜托你的话,会是太无礼的要求么?”喻文州委婉地道,但这话却是对着你说的。

恐怕你这辈子都没见过他如此无辜的眼神,坐马背上使劲扶了扶额,向他一伸手:“上来吧。”

一旁的周泽楷似乎张了张口要说什么,但被他自己给咽了回去。

就此,你们三人两骑绝尘北上。你忘记了,你曾经和张新杰约好要一起回长安看雪,此刻他还在楚亭等你,但你此行前去能先一步看到银光耀眼的白雪,看雪的约定,终究是你违背了。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文州虽然擅长玄学 环境学但他不是道家的,本篇没有百家争鸣x清议也不是魏晋时期的那种玄学讨论,但那个只见离不见合说的就是公孙龙没错x

本篇蓝溪阁副本回忆杀~女主对文州的称呼是不是和正常时间线不一样√

少天玩剑客我真的感动到想哭QAQ难得看到和古风相性那么高的……

注意文州一开始说的是在蓝溪阁工作,但后来就变成可以在他身边做别的了√重点不是他的想法有所改变,而是他本来就想干什么√

一两纹银参照的是晚清中期的折价,估计就和现在看场平价话剧差不多……

玩个剑三梗:小周委托的任务,可能是一起去拯救小极……

评论(26)
热度(90)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