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4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感情线流水账(。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喻先生也说,那是几年前。”你道,“如果无事,两位还请回吧。”

“诶诶别急着赶我们走啊!”黄少天嚷,“这么多年不见,你就当真一点点点都不想我们吗?”

你转身过来平静地说:“我也觉得不正常,但实在没什么值得想的了。”

“那好吧,先不谈这个,”喻文州看你坚持,露出个无奈的笑容,“我们此次前来确有要事。”

你正欲开口,身后有脚步声响起,韩文清抬手打断了你,向来人道:“喻阁主。”

“韩先生。”喻文州作揖回礼,会意地隐去对面人身份,黄少天与韩文清目光相接时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喻文州接着道,“站在门口不方便谈事,可否让我们进去说话?”

韩文清颔首。喻文州便带着黄少天走了进来,还贴心地把客栈大门合上了。

喻文州越过你这个客栈掌柜向韩文清请示,永远被挡在外面和先进来再说两者中选择,喻文州只能先不理会你的反对,蓝溪阁掌握着庙堂和江湖重要的经济命脉,韩文清自然不会陪着你为难他,而碍于韩文清当朝王爷的身份,你也不能说他的话无效。

如此这般,你没有心情继续去收张佳乐的火药,随着蓝溪阁到来,你这客栈里的危险系数只会高不会低,做什么预防措施怕都是没有必要了。为防止再被韩文清提点一遍经商之道和待客之道,你朝众人鞠躬行了礼,借打点客房的理由跑上了楼。张佳乐伸手拦你但没拉住,韩文清瞥了一眼硬从他身边蹭过的你,后把眼神收了回来。

你平时就收拾得干净,没什么需要额外准备的,但你觉得就算他们把你这客栈拆了也比你下去好,便抱着手臂在空房里转圈圈。待时间拖延得实在不妥了,你方面无表情地出去,正听到韩文清称喻文州和黄少天千里迢迢赶来,今日就早些歇下,剩下的部分明日再议。

之后的整个下午和晚上你果然没再见到他们,不知真是因远行舟车劳顿,还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早已外出,就连你准备晚膳的时候都没有再出现。你也不想知道,觉得自己还能勉强装作无事发生,却不免感到心里空落落的,便例行去客栈大小角落走了几圈。

你百无聊赖地坐在灶台前拨弄柴火,火光明晃,你不得不虚着眼睛,只见门口人影一摇,后看清是伙夫将你刚刚洗净的碗碟搬了进来:“掌柜妹子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啊,最近天气转凉,夜里坐这暖和些。”你微笑着回答。

伙夫把碗碟收好,习惯性拍了拍手,又在身上擦了擦,到你这边来蹭炉火,坐时与你隔开一段距离,似是认同你的话般感叹了一声:“是啊。”

你看着炉火投在地上不断跳动的黑影,说:“先生,今天蓝溪阁来人了。”

伙夫显然对此名字不陌生,指指点点道:“生意人最不好对付,掌柜妹子可要当心呐。”

“倒不是这个问题。”你摇头,忽笑出声来,“按你所说,我也是做生意的,我也不好对付呀。”

“对对对,我不会说话,还请掌柜妹子不要介意。”伙夫也笑道,撑着膝盖站起来,“如果有什么帮得上忙的,还请尽管吩咐。外边好像有大人来找你,我露面不合礼数,就先走了。”

你点点头,张望着门口等人来,很快就见张佳乐探出了半个脑袋,猫着腰钻了进来。

“怎么又是你?”惊讶之余你觉得奇怪极了,然而话还没问完,他就坐到了刚刚伙夫的位置。

张佳乐似乎是临时起意要来找你,只草草披着外衣,外衣仍是霸气雄图代表的红黑配色,你瞥了一眼他的里衣,在火光的映照下愈发显得粉嫩。你不知如何评价,默默把头转了回来。

“你们这夜里可真冷啊。”张佳乐使劲搓了搓手,“我有点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

“担心我什么?”你问。

“难道你自己不担心吗?”张佳乐愣了下,被你问得都有些莫名其妙,“你不用告诉我到底发生过什么,但副队平时不太会跟别人计较的,你和他是青梅竹马能闹到这个地步,我看着都有点可惜。退一万步讲,就算没你和副队这事,你到底又是做了什么能得罪蓝溪阁啊?”

你事不关己般地笑道:“你不觉得看起来,是他们得罪了我吗?”

这回张佳乐是彻底没能说出话来。你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种“好自为之”的表情,便不出声了。

厨房内只剩柴火的哔啵声,陪你坐了一会后,张佳乐也站起身来:“我得回去了,要是副队发现我不在还来找你,又要有麻烦。”你闻言抬起手挥了挥,却见一件外衣兜头罩来,张佳乐拎着他那件外套披到了你身上:“你也别坐太久,熄了火以后当心着凉。”说完他自己都险些打了个寒颤,却仍是负着手从厨房出去了。

今晚一个两个都是怎么了?蓝溪阁的影响力那么大吗?你心想,下意识拢了拢身上的外套。

次日晨起营业,你提着扫帚在门口除尘,听见有声,你连头都没转,就向身后人打招呼:“早。”

“早。”喻文州应道,“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您歇着吧,别到门口吹风。”你依旧没抬头,“怎么?少天没跟着你?”

“他一早就到镇上打探消息去了。”喻文州道,“只待在客栈里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说吧。”你终于肯停下手中动作看向他,“找我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我此次也是为官银案而来,以及,”喻文州叹了口气道,“那么多年过去,你还在生气吗?”

“其实我从来没生过你们的气,包括我哥哥的也没有,”你将扫帚搁到门上,但好像放得不太稳,扫帚柄往下滑,敲在门边发出“当”的一记声响,你道,“我只是有点难过。”

喻文州不语,你觉得他也实在安慰不出你什么,想重新弯腰把扫帚捞起来,他却突然抬手。

“你要做什么?!”你惊。

他未回答你。你忽然没由来地不敢动,甚至连微微后仰都不能,你感觉到他触碰你细软的刘海,伸出两指从你发间取走了什么东西,而你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就被他拂去了。

“没什么。”喻文州笑了一下,“只是浮尘而已,已经不在了。”

之后喻文州朝你欠了欠身便离去了。你意识到他刚才甚至连大门的门槛都未跨出,而你却是站在客栈门外的。曾经共事却理念不同,甚至可被区区门槛划清界限,你顿觉世间真是知己难寻情难守,眯着眼睛看了看今日暖阳,你掸了掸身上灰尘,继续低头扫地。

如果仅为官银案而来,你倒不是不能容忍他们将这里作为据点,只希望别再让你看到熟面孔了。傍晚时分你下楼来,看见霸气雄图和蓝溪阁两拨人分列在长桌两边坐好,下意识要回避。

喻文州朝你招了招手,“过来这边坐吧。”

黄少天立刻给你在他旁边腾了个位置,还将茶壶拎过来添了热茶,你坐下后他露出个颇为微妙的神情,凑过来压低了声音:“真是好久不见啊小队嫂,你看这都一天了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上话,当真一点都不想我?总归多少有一点的吧!”

“不许这样喊我。”你也压低了声音厉色道。

韩文清适时地咳了一声,黄少天再想说什么也不好继续,只得安静下来。

“此次官银案……”他刚说了五个字便停了下来,目光看向你这边,“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客栈从今日起暂停对外营业,所有损失,我一人承担。现在去将客栈大门关一下吧。”

这对你来说确实是永绝后患的好办法,你松了口气,起身走了过去。就当你快将大门闭上的时候,突然一截伞尖戳了进来,卡住了这条门缝。

你本能往后一仰,黄少天见状已经跳起,将手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门重新打开,门外叶修后撤一步,将千机伞在半空划了个漂亮圆弧抗到肩上,冲你一笑:“哟。”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出场人物越多tag越不好打了orz

叶神终于出场来推动剧情发展真是喜大普奔!

大家看女主对少天称呼是不是和别人画风不一样√

文州和女主其实本无关系【摊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拍惊堂木

评论(17)
热度(9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