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3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奇门遁甲的局数那里调整了下qwq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江湖曾有两大名医,张新杰和王杰希。

两者皆为可使枯木逢春的医术高手,其中王杰希善于用药,开出的药方虽使各家医馆都难以参透其中药理,看似天马行空却每每药到病除。

而若说王杰希的治疗方法还算在医家所研究的范围内,那张新杰就显得剑走偏锋许多。他曾提出不少疑难杂症仅靠用药无法根治,必须剖开人体,才能找到病症之源头所在。这种开膛破肚之法一度被世人所诟病,认为其有悖人伦,是屠夫与杀手之道。然张新杰不曾为自己辩解过,而是在猪牛羊等家畜身上试验,后用针线缝合伤口,渐渐转变了世人对此法的印象。

此术虽从未被广泛使用,但不可否认张新杰另辟蹊径的地位。为判定谁棋高一着,江湖遂开展两位的医术之争,不求回报地为天下患病之人诊断,看究竟谁最终可誉满杏林。

“新杰——!”你攀上屋顶时看到张新杰在庭院,于是踏过一溜黑瓦,朝他那边飞身而下。

你落地已经很稳,张新杰却仍伸出手臂揽住了你的腰,出声提醒道:“当心。”

你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关系,走到长廊边的石阶处,张新杰便跟着你一道,在石阶上坐下来。

张新杰家府的庭院修得极好看,比你自己家里的好看许多,你对其乐此不疲,可自家庭院对张新杰的吸引力实在有限,看了院子没多久他就把目光移到你身上:“案子办得可还顺利?”

“挺顺利的。”你轻快地说,“很快就结案了,也不怎么累,所以刚回家就来找你啦。”

张新杰应了一声,悄悄把你自上到下又打量一番,并未看出有受伤迹象,遂放下心来。出于熟稔,他其实仅凭第一眼就能知道你有无大碍,而你有事也定会跟他说,他往往比你父母知道得还早些,所以只是有些忧虑,若你有朝一日真不愿再和他说了,那对他会是个深重打击。

他兀自阖上眼睛摇了摇头,似是在把脑内的想法赶出去,沉默片刻后,从善如流地换了枚话题:“明日是比试最后一场,你希望我赢吗?”

那时的张新杰虽少年老成,却自然不比今时今日的思维缜密,况且是在你面前,心中想什么便直接问了,没有多少顾虑。由此可见不禁感叹,若行走江湖时能长久保持少年热忱为人处世,江湖关系将会简单很多,更少几分险恶。他对比试输赢实则不太在意,这般问道只是觉得如果你希望他能胜出,那他会很开心的,对明日的比试也更期盼些。

可是你却浅笑着摇头:“其实我不太希望你赢。”

张新杰觉得奇怪:“为什么?”

他并非觉得有挫败感,而真的是仅仅对原因感到奇怪,便这么问了而已。

你浑身不着力地往他肩上一歪,又闭上眼睛往他身边蹭了一点过去:“你如果赢了,以后肯定就要开医馆救死扶伤,就不能继续当仵作和我办案了。”

张新杰没有回答。他微微侧过头,庭中池水在月色下波光粼粼,映射出的光芒层层叠叠照在你身上,令你看起来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借着此暮夜流光,他甚至能看清你颤动的眼睫。

半晌过后,也不知你听没听到,张新杰轻声说:“那我这辈子就陪你办案吧。”

次日比试最终场,张新杰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向王杰希提出,医者本为悬壶济世,相互较量实属无聊,他自认医术方面不比王杰希,且志不在此,决定往后以仵作之身协助捕快主持世间正道,为表敬意,他仍会将比试进行到底,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张新杰的想法得到了王杰希的认同,最终比试结果出炉,确实是王杰希胜。

张新杰祝贺时道,今后有王杰希在,江湖定会免去许多生死离别之苦。他虽落败,但不乏有远近闻名的医馆邀请他坐诊,被其全部谢绝。王杰希听说他屈居仵作之位只因红颜知己,笑着评价了句“真是教人心生羡慕”,之后投身中草堂。

张新杰与医家无关后,他的流言反而越传越开,其中颇具热度的说法将他形容为鬼医,称他当仵作是因为可活死人肉白骨,逆转阴阳。被你知道后立即批斥:胡说八道。

对张新杰此举,你的失落大过欣喜,仵作不过是领衙门工钱的行当,觉得他为曾经不成熟的约定而放弃了大好前程实在可惜,但张新杰说,成为仵作是他的决定,与你本无关系。

既已尘埃落定,张新杰也要为江湖第一仵作的名号历练,那日他递来一封信笺叫你打开:“近日蓝溪阁丢了批货,如果你愿意接的话就当打发时间,等我回来。”

你将信大致看了看,道:“蓝溪阁在楚亭,掌管着十三行,离这里很远呢。”

张新杰低头沉思了一会:“听说那里挺好看的。”

“真的?”你将信重新折好塞进信封。

“真的,比我们家好看。”张新杰点头,“可惜入冬以后下不了雪。”

你摆摆手示意无妨:“那就回长安来看,那时候你的事也办好了,我们还能一起去买糖葫芦。”

你原以为你将有很长时间见不到张新杰,怎料那日在码头,他和你上了同一艘船:“我的叔父在楚亭,经他介绍,我能在当地衙门做一段时间的仵作,此行去蓝溪阁,我陪你去吧。”

蓝溪阁倚湖而建,景色动人,凭此地理环境,说是各江湖势力中风光最好的也不为过。然其地理优势不是用来让人欣赏湖光水色的,过去战火纷飞的年代,无论官办商办或是官商合办的都禁止开埠,唯独十三行例外,这也是蓝溪阁至今对经商之道参悟得最为透彻的缘故之一。

迎接你们的是时任蓝溪阁少阁主的喻文州,他实为阁主之徒,阁主正在外经商,由他代劳。

双方作揖过后,张新杰复抬手行了一次礼:“我妹妹就拜托喻先生了。”

“好说。”喻文州微笑,恭敬地也回了礼。

“去吧。”张新杰在你耳边道,轻轻推了推你,你刚要走,手忽地被他握住,“万事自己当心。”

与张新杰别过后,由于蓝溪阁刚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马还没回来,就凭手头信息你也判断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被喻文州带着在蓝溪阁内转了转。

关乎这位蓝溪阁少阁主喻文州,你是有所耳闻的。待人诚恳行事果断,拥有精准的预判及洞察力,经营手段则沉稳内蓄,曾被朝廷赠予牌匾,上书四字“光风霁月”。

然而如此优秀的喻文州少阁主,却有个对行走江湖来说致命的软肋——学不会武功。

由此不得不提蓝溪阁阁主的第二个徒弟,他只收过两个徒弟,另外一位便是人称“妖刀”的黄少天。这位年纪轻轻的剑术高手自被带回蓝溪阁起,便作为护卫跟随喻文州左右。

那日喻文州领你经过,黄少天正枕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看见你来便打了个响亮的唿哨。

“那是妖刀黄少天?”你觉得他有几分轻佻,道,“他没有跟着您,在那里做什么?”

“抱剑观花。”喻文州答道,答完觉得不妥,又补了一句,“字面意思。”

你四下看了看:“哪来的花?你们蓝溪阁水路较多,却是连荷花莲花都不种的。”

“我们阁主对那些兴趣平平。”喻文州微笑,“不过谁说没有?我身边就有一朵。”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进客栈的那刻,你觉得记忆仿佛被撕开了一道豁口。时至今日,当年的妖刀黄少天早已荣封剑圣名号,而喻文州已是蓝溪阁阁主,除继续经营十三行生意外,因其有幸掌握六十四局奇门遁甲,也负责房屋的风水玄学和为人指点迷津。有偿。

你顿觉得心力交瘁,若说张新杰来已让你觉得烦恼,那此刻蓝溪阁的到来无异于雪上添霜。

“两位先生,本店客房已满,还请往别处去吧。”你说,说完掉头就走。

“可以不要这样吗。”喻文州唤住你,你竟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一丝无奈,你下意识想把那解读成绝望,“分明就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们的关系,还很好的。”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本章仍旧新杰和文州主场qwq说好的老韩并没有轮到他下楼orz

觉得能把文州少天大部分回忆杀写完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西医张副队提出的理论脑洞来自《彩云国物语》,它算是我启蒙动漫了QAQ当年特别喜欢十三岁就考上状元的杜影月来着,阳月也喜欢w不过脑洞归脑洞,古时归根结底是不方便动外科手术的orz

你们看以前新杰和女主的关系多好【摊手,然而现在却orz

因为这篇没打算带林杰玩orz所以没写杰希大神是中草堂少堂主x

索克萨尔这张卡简直是古风杀手【气哭QAQ

解释下为啥文州掌握的是六十四局奇门遁甲√之前我觉得三师公和文州的共同点是非常非常多的,而奇门遁甲本来有1000多局,被三师公简化至72局后,很多人就看不懂他想表达什么了,包括我,其它数字听起来好像不太对x也因为三师公是谋圣,所以我擅自给文州克扣到64局x

最后安利我河图男神的《陈年卷》!超级好听!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拍惊堂木

评论(34)
热度(9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