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2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现代脑回路有

*我又乱写推理过程了我有错orz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张新杰揪着你后衣领,没太用力,但你清楚你挣脱不得,索性静静站在那里。他或许是见你没挣扎的想法,便没非要你回答出个所以然。他将你的领子松开后按着你的肩,迫使你调转了个方向,轻轻推着你往外边的前堂走。在此期间他没再来同你说任何话,你亦没回应,你们保持着一种互相沉默的诡异平衡,直至走在前面的你看到张佳乐搁着腿在桌前喝茶,料想应是他自己摸去厨房倒的热水,摸摸鼻子觉得这掌柜当得真不称职。

“诶你回来了啊。”张佳乐放下手中拂茶叶的碗盖道,“咦副队你怎么从那里出来了?”

你看见朝你们眨着眼睛的张佳乐忽然萌生出一种亲切感,离了张新杰绕到他落座的另一边坐下,无声与张新杰对峙。张佳乐瞧出气氛不对,便伸手拦了张新杰一下:“出什么事了?”

“我和我妹妹之间的事,不喜欢别人过问太多。”张新杰说,遂叹了口气,“你先回楼上吧。”

张佳乐一愣,捧起茶盏几步就跳上了楼梯,你正考虑要不要提醒他这是前堂的茶杯不能带进厢房,发觉张新杰理了理不染纤尘的衣摆就在旁边坐下,顿时没了出声的心情。

茶杯被张佳乐拿走一只,张新杰伸手将剩下孤零零的那只取过来,倒进小半杯热水,缓缓推到你跟前:“那茶有些寒,来年开春之前,你都将就喝这个吧。”

你垂着眼睛,没去喝推过来的热水:“你担心别人知道得太清楚,那又何必到这里来说?”

“那里不是能心平气和谈话的地方,何况,本就没有需要隐瞒的。”张新杰不为所动。

“我跟你没什么好多谈的。”你道,“我既已被找到,自然不会再躲,你把我带回去吧。”

“肯定是要将你带回去的,但不是现在。”张新杰说,“这些年在外面,你都在做什么?”

你忽然抬眸看了张新杰一眼。要换做别人寻人,找到了定是恨不得要其事无巨细到每天能吃几两饭都尽数上报,然后再色厉内荏地将其所作所为痛斥到一无是处,最后提溜着那人随他回家,下令再严禁外出,何况还是跑出来那么多年。但张新杰只是平静地问着你出门在外的日子,纵然很想很想知道,也不会过多逼问,这问第二遍你再不回答,他怕是不会再提了。

你心叹这么多年过去,他果真没变,心里突然一软,觉得自己这么折腾他也是不好,取过茶盏喝上一口,温度正宜:“太复杂了,以后慢慢解释。话说回来,你来这百越之地作甚?”

张新杰闻言神色一凝,转头看了看四周:“这里说话安全么?”

“自然没有后面的柴房安全,就算不安全,你不也说到了现在?”你道,“放心吧,有什么风吹草动你肯定能察觉,楼上两位也并非泛泛之辈,所以总的来说,我这还是很安全的。”

张新杰点点头:“嗯。韩队的身份,想必你也猜出来了。”

“简直显而易见,我估计你们也没想花功夫隐瞒,否则不仅他要换名字,连衣饰上的家徽也要通通去掉。”你看着他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就再来猜一些事情。方才你在客栈门口与我错过时,我碰巧听到你牵走的马的马蹄声,其中一匹马的一只马蹄铁快掉了。皇家的东西不会太差,从墨城到此地路途遥远,想来应是日夜兼程所致。另外只你一人去牵马,要卸下的行李肯定不多,依你截住我的时间差来算,也不够将太多东西安置好跑来回的。轻功不是你的专长,除非你后来勤加练习那不算,由此可见你们皆简装出行。综上所述,为的是要紧事吧?”

“分毫不差。”张新杰好像还要说什么,但忍住了,转口道,“为的是一宗官银案。”

接下来张新杰言简意赅地同你说了来龙去脉。原来这官银案不是近期才犯,而是很多年前就有,近期不知怎的被人重新翻了出来。当初虽未结案,但线索全断,当职官员束手无策不能追查,只好作罢。而时间可谓是最好的试金石,现在回头看虽然仍蹊跷诸多,但能发现新的蛛丝马迹,于是朝廷派韩文清着手调查此事,由此,韩文清小队快马加鞭从墨城出发。

“所以你们调查发现,官银案和我住的这块地方有关?”你吃惊。

“还不完全确定,更多的是韩队的直觉。”张新杰说,“所以我们决定先住下,再做打算。”

张新杰提出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也多留意此事,你表示自己现在的主业就是开客栈,没有发展副业的打算,他也就不再坚持。你答应他等官银案水落石出,就跟他回长安。

他清楚你品性,知道你不会逃跑,也知道多说无益,便很早就歇下了。一切照常,仿佛你店里只是来了批普通客人。你将他们的马尽数喂饱,洗过手后在前堂的门槛上托腮坐下来。

不一会身后传来脚步声,你回过头去,张佳乐正蹑手蹑脚朝你走来,然后在你身边坐下。

“嘿,趁副队不在,我来找你玩。”张佳乐对你笑,然后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我说,他真是你哥啊?我和他认识时间可不短,从来没听过他有个妹妹。”

“其实他不是我哥。”你微笑着摇了摇头,“是青梅竹马,但如果他对外宣称他不是我哥,那找我的时候,敢告诉他我在何处的人,就要少很多了。”

“怪不得。”张佳乐恍然大悟状,嘻嘻笑道,“我说怎么你们长得有点像,又不太像。”

张佳乐高兴地还要继续往下说,忽听得楼上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回头见张新立于栏杆,朝下面的张佳乐淡淡道:“上来。”张佳乐冲你吐吐舌头,听副队指令上楼钻进了自己房间,张新杰无声地朝你比了个“早些休息”的口型,也转身回房里去了。

前堂内忽然寂静得不像话,你忆起就算是客栈刚开张什么生意都没有的那段日子,也没有像这般安静过,突然觉得怅然若失。站起身来关门插门闩,你打算再去厨房检查一遍明火,然后习惯般地听张新杰的话早点睡觉。

厨房里,伙夫正把未用到的柴火归置到炉灶角落,见你来了,便弯腰招呼你搭话:“掌柜妹子辛苦,外边这群人,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这伙夫是你唯一雇的人,虽是伙夫却什么活都做,同你撑过一段客栈最艰难困苦的日子。你对他印象很好,他亦知道一些你的事情,你笑:“先生这是哪里话?是我哥哥来捉我回家。”

伙夫愣了愣,反应过来叫道:“那怎么办!要不你趁着夜深快跑吧?我帮你在这看着店。那个穿白衣服的是你哥吧?看起来是个文明人,应该不能把我怎么样,等他走了你再回来,到那时候我把店还给你。就算他要拷问我,我也有办法跑回老家去躲着。”

你笑着摇头回答他:“谢先生,不过我本就想好,什么时候他找到我,就什么时候回家的。”

伙夫沉默了一小会,抬头冲你一笑:“那行吧!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就听你的。不过以后别再先生先生的叫啦,我是个俗人,听着怪别扭的!”他全然没提结工钱的事,就退出去了。

次日清晨,你刚刚开门迎客,张新杰便来寻你:“昨晚张佳乐有和你说奇怪的话吗?”

你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弄得有点想笑:“没有没有,我倒觉得他挺有意思的,不像江湖中人。”

“你竟然不认识他?”张新杰一脸惊讶,“前百花谷谷主,百花缭乱张佳乐,你不知道?”

你陷入片刻沉思。百花谷?百花缭乱?好像是有……当你终于在心底某个犄角旮旯搜刮出你对他的印象时,某个令你崩溃的想法也在你心中成型。

你立刻跑向正从楼梯上下来还打着哈欠的张佳乐,他被你吓了一大跳,看着你站定到他面前摊开一只手掌:“把你的火药全部交出来,除了我,本店禁止携带易燃易爆物品。”

“怎么可能!”张佳乐毫不犹豫大喊,“没有它,我不就跟剑客没有剑是一样的道理吗!”

你跟着喊起来:“冷兵器可以携带,火药太危险了怎么可以放在店里!你张佳乐研制的火药威力多大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如果携带火器,也请一并上交!”

正当张佳乐不愿让步,极力要求自己能不能保留一管火铳的时候,轻扣门扉的响动让他的话语戛然而止——仅有三下,不多不少。

来人一身月白衣裳,声音温润有韵:“请问……”像仅为吸引你注意般,后半句没有说下去。

他身边的黄毛剑客看向你的眼神亮晶晶的,笑时露出一双虎牙:“你好呀。”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本章新杰主场qwq顺便问候仅活在台词里的老韩x

请允许我给蓝雨双核蹭个tag

“跟剑客没有剑是一样的道理”嗯。剑客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拍惊堂木

评论(15)
热度(10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