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古风paro]红尘客栈 第01话

*古风all你修罗场,架空荣耀江湖

*复健产物,文风很随便的长篇

*私设如山,地名称号随心取,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你从客栈二楼下来时注意提了提裙摆,昨日刚把住店的大批客人送走,未曾想到傍晚时分打尖的食客都快把前堂挤满,以致今早你才有空把所有客房打点出来。你穿过满堂的桌椅板凳到厨房去烧了壶水,趁着等水开的功夫回到前堂来照看店面,却发觉仅仅是这短暂功夫,就又有两名男子跨过门槛走进堂内,你心下感叹一声,实在未料到最近生意来得如此之快。

“先生们是打尖还是住店?”你快步迎上去问道。

“住店。”走在前面的红发男子明快地回答你。

对上他视线时你愣了愣神。这些年来你接待的客人不在少数,江湖纷扰,他们其中大多庸庸碌碌生于江湖困于江湖,像这样明朗讨喜的眼神,是有多久没见过了?你移开目光不动声色打量他一番,这人衣着颜色朴素,但无论衣摆袖口皆有金银双线绣满华丽暗纹,就连柔软腰封上吊玉佩的红线都色泽饱满,怕是有点身份和背景。

你没敢怠慢,连忙走到账台后将笔执起来:“我这就给两位先生登记。”

“是三位。”男子跟着你走到账台前,笑着摇头,“还有一位将马匹送到马厩去了。”

你顿时明白,方才在厨房听到的交谈声多半是为牵马,若是平日里你在前堂,牵马定是由你代劳,但偏偏你正巧不在,以致他们不得不自己来。你笑笑把这事略过:“先生们如何称呼?”

“我叫张佳乐。”男子笑,然后神秘地指指与他同行的男人,“方便的话,这位就别登记了。”

你早就留意过这位从进门起就一言不发,兀自在前堂桌前坐下的男人,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到你身上来过,此刻借着张佳乐所指,你便正好往他那方向看上几眼。那人有种不怒自威之感,令你都有点难以正视,他披风滚了圈黑色毛边,你眯了眯眼睛,在这圈毛边半掩半遮之下,他衣襟左侧似是订着金虎纹样。你本想多看几眼好确定真伪,怎料那人像是感受到你的目光,转头朝你这方向看来,吓得你赶紧把目光收回盯着簿子。

“那还有一位呢?”你未立即回复张佳乐,边写了几划边道,“敢问尊姓大名?”

“张新杰。”张佳乐说。你执笔的手一顿,在宣纸上留下一个渐渐晕开的墨点。

“等等?”你将头抬起来看着张佳乐,“此姓名很常见,请问是哪两个字呢?”

张佳乐未发现你表情有瞬间异样,高高兴兴地抬起手给你比划:“新旧的新,杰出的杰。其实我的名字也很常见嘛,你刚刚怎么不问我呢。”

“可能有直觉告诉我该怎么写吧。”你极勉强地把反复确认过的那名字写上,觉得此事不该如此巧合,继续随意地向张佳乐试探,“两位先生穿得挺多呀,莫不是从北部来?我们这里近日天气变化多端,增减衣物方面,还请多加留意。”

“我们从墨城过来,也不算太北边吧。”张佳乐说,“不过我们会注意的。”

你顿觉得大事不好。如果你消息没错的话,霸气雄图就位于墨城。

在众多江湖势力中,霸气雄图是相当有实力的一家。众所周知,但凡要在江湖中坐拥一席之地,必要有所司有所长,而霸气雄图的特殊,就在它没有固定经营。它是由朝廷支持,观察江湖各家势力的瞭望塔,也可谓是庙堂出资平衡江湖势力的一杆良秤。霸气雄图的建立者是当朝王爷韩文清,他原非王公贵族,因建立的霸气雄图对江湖百姓有诸多贡献,且本人武功精湛,后来被朝廷授予封号,定下的霸气雄图家徽正是金色猛虎。

如此推断事情几乎已经能够敲定,但你存有侥幸,希望住店的张新杰不是你知道的那个张新杰,安慰自己从墨城方向来的张新杰能有很多,继续问张佳乐:“身份登记得差不多了,但那边那位先生,最好还是能够提供下姓名,要是碰上衙役来核对,我也好有个交代。”

张佳乐是心直之人,笑了笑就要告诉你,那人忽然沉声道:“勿要多言。”张佳乐立刻闭嘴不说话了。那人侧了侧身子看向你,缓缓道:“韩漠烟。”

果真是大漠孤烟韩文清!你内心彻底炸开了锅,明白这下事情复杂了。不是因为当朝王爷光临此处而觉蓬荜生辉,而是如果可以的话,你真希望自己从来没开过这家店。然而事已至此你不可能丢下店面不管自己跑路,只能祈祷自己能完全避过他们再另想对策。

“唉呀,我突然想起厨房里还烧着开水,这样吧,麻烦先生您帮忙将他们领到楼上,房间挑自己喜欢的便好,有需要添置的待会同我说,我去去就回。”你佯装突然想起开水,连韩文清这行人到底要住几天办什么事情都来不及管,只希望张佳乐能姑且拖住张新杰。

张佳乐在你身后“诶诶诶”地唤你,你不理他,眼见就要消失在前堂后门,这时端坐那处的韩文清哼了一声:“你就是这样做生意的?”

闻言你站定脚步:“实在对不住,本店人手不够,除我之外仅一名不来前堂的老伙计,如果觉得我招待不周,您大可以往前再走段路,那里有别的更好的客栈。”

张佳乐在一旁使眼色,示意你少说两句,但你完全无视了他。你清楚韩文清向来眼睛里容不得沙子,而是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你料准他这次隐姓埋名出来定是为不能声张之事,因此就算他生气,也不能亮明王爷身份惩治你,而他如果立刻被气走,那真是帮大忙了。

韩文清盯着你神色凌厉,你生出种空气凝滞之感,半晌他将手肘往桌上一搁:“我就住这。”

请便吧您,误我大事。韩文清话音刚落,你一刻都没停留,立刻冲到厨房里去了。张佳乐站在门口向街上招手:“副队!这里这里!”你听见后心道还好躲得及时,不然怕是要撞个正着。

将已经沸腾的开水倒好,你抱着手臂在厨房里转了两圈,估摸着此时张佳乐该带着他们上楼进房间里去了,你偷偷从客栈后门出去应该问题不大。虽未想好万全之策,但当务之急是先避过这回。事不宜迟你轻轻溜出厨房,都快要穿过走廊,尽头拐出的人让你硬生生停下了。

那人一身白衣,腰间挂着棕色羊皮卷,一双淡漠眼睛仿佛能看到你心里去。

张新杰走过来伸手揪住你后衣领:“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快随我回家。”

TBC

—————————————————————————

多谢各位打尖的住店的和来听在下说书的~

本章为青岛霸图主场,忽然发觉韩漠烟这名字挺好听的哈x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拍惊堂木

评论(30)
热度(137)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