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我知道这是我的梦境。因为喻文州在这里。

说来有点感动,毕竟他是第一个愿意进入我梦境的所喜之人。

如所有不含逻辑性的梦境故事那样,我不知道我们要到哪里去,当我意识到这是梦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船上了。

这船看起来快坏了,比水乡地带的乌篷船宽上一些,渗水严重,浸进来的水都能没过鞋面。我一度担心会不会行驶到中途就沉了,毕竟我们是在整片青色的水域中央。

众所周知,水越深的地方颜色越深,而肉眼可见湖水中心已经接近墨色。

梦境开头的缺失让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好在没过多久能看到岸了,岸上小亭子后面的路似乎通向我们的目的地。

我坐在率先靠岸的船头位置,站起来对喻文州说:“我先上去把绳子拴一栓,免得船漂走了。”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告诉我他会在这里帮我保持船身的平衡。

我已经尽量同时踩住拼成船底的两块木板,却仍然觉得下一秒就会跌进水里。绑绳子的木桩戳的地方奇怪极了,要绕到亭子的后面。我心里觉得不太舒服,便扯了扯那条看起来真的过长的绳子,隐约能听到船帮敲在岸边的声音,说明船还靠在那里没有漂走。

但是我回去的时候,令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喻文州他不见了。

这是我第一次发觉在梦中也能感受到恐惧。

本能反应告诉我他跌到水里去了。他穿了最能衬托青年俊美的白衬衫和黑色长裤,而他的白衬衫在较浅的沿岸湖水里特别明显。是我绳子没扯好将他不小心翻下去的吗?毕竟那船看起来真的风雨飘摇的,但我想应该不是。与其说是他不小心掉下去的,我觉得他是故意潜到的水底。

他像是在那里打捞什么东西,而且是我不知道的东西。所以我想,我们大概是盗墓贼吧。不是经常有这种桥段吗?抑或他是而我不是。

很快现实给我的猜想提供了一条理论依据,湖中吃人的鱼聚过来,望着岸上的我露出尖尖的小牙。

事后回想起来,整件事情最令我伤心的莫过于,到底该不该下水救他的时候我犹豫了,毕竟我的水性好像还不错。

我觉得我已经想好,下一秒我就去湖里救他,不论结果是缘是劫。这时喻文州帮我作出了抉择。

青色湖水里的白影一动,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轻松地避开了那些咬人的小鱼,潜到后面的水域上岸,却什么都没带上来。

周围的温度极低,能看到湖面上有白雾升起来,我觉得湖水的温度更应该冷得使人骨骼发疼。

他全湿透了,但看上去像个没事人,夸了一句我的水手结打得不错,但要知道我根本不会那个。

我对他说:“我把我的外套脱给你。”

他在我拉链拽下去到一半的时候按住了我,感觉他的手比这种气温下的金属制拉链还要冷。

“不用,”他说,“你抱我一会就好。”

评论(8)
热度(16)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