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恋与制作人]流淌于时间之外

@主塔水晶 梗源这位大神发了张表情包,告诉我李泽言送了她一枚戒指

*意识流向摸鱼速写短篇,与主线支线剧情无关,温馨日常截取的片段

*被普遍采用的流星飞逝场景,如果李泽言来见证会有不一样的花样吗

*纵使时间残酷,但李泽言他内心向来温和啊

*私设如山,避雷注意,欢迎捉虫,ooc

—————————————————————————

李泽言是人生中的意外惊喜。因为你每次出点什么状况时,李泽言好像都会在那里。

你曾经认为那挺不可思议的。后来觉得可能是命运轨迹中的碎片拼凑,最终让你们相遇了。

在办公室见到李泽言的时候,他总是那样不苟言笑的。明明没有刻意张扬外露的锋芒,却有勿容抗拒的压迫感从他身上透出来,衬得他这人外表愈发冷硬而矜贵。他拥有与生俱来的高雅气度,这名身居上位者带领华锐在商界叱咤风云,短短数年已令人折服。他有点像是浩渺河汉,又像是远方山峦。他穿着剪裁挺括的衬衫西服,选用了搭配得体的领带,银质的袖扣于落地窗穿透进来的日光下熠熠生辉,再无意间对上他的淡漠眼神,这真是足够让人感叹了。

但是一来二去熟稔之后,如今你望着坐在欧式办公桌后面的李泽言总想腹诽:不过是个总裁。

腹诽归腹诽,你仍从心底感谢李泽言,你希望将你认为美好的带给他,哪怕他不这样认为。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李泽言追问道,盯着你的眼睛皱了皱眉头。

你沉了沉嗓,声音比方才响了些:“这周五晚上会有流星,我能邀请你一起去看吗?”

这回李泽言听得再清楚不过,也显然他的沉默并非因为这个,他似乎是想够桌上的白瓷马克杯,但手伸到半途便停下了,缓缓吐出两个字:“无聊。”

你没接话,静静等待着李泽言的下文,片刻过后,他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A4纸贴着桌面推过来,仿佛是心有灵犀般地开口:“我记得你这周五有场报告会,会议结束顺路一起去吧。”

可是你都还没说在哪里看呢,怎么个顺路法呀。你站着多看了李泽言一会,他发现你的动作后别过脸咳嗽了一声,以快去修改报表为由将你赶出了办公室。

·

今天的行程仅排到来华锐汇报工作为止,接下来就都是你的私人时间。在华锐公司楼下巧合般地遇见李泽言,他主动提出坐他的车送你回家。

正值年终岁末的城市格外热闹。平安圣诞的余韵还未结束,人们又要忙不迭地陷入迎接新年的欢喜中。街上的商铺前挂起了高高的庆贺彩灯,有些只是将富有圣诞特色的装饰去掉,添置具有迎新气息的便接着用了,可尽管如此随意,无论远看近看那些明晃的灯光都好像能连成晶莹剔透的河流,顺着这座城市的干道支路延伸去想象不出的远方。

你坐在轿车的后座,偏着头看窗外充满光亮的装饰物,突然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身边的李泽言闻声转向你,车内的空间相对有限,他似乎有意放轻了声音问道:“怎么了?”

此刻前方路口跳成了红灯,司机将车平稳地停在斑马线开外,你将正对着你们的橱窗兴奋地指给李泽言看:“Lavander!国内新引进的欧洲品牌,虽然还比较小众但根据国外市场的评价很有格调,我觉得这家的饰品很有发展前景,要是能拍他们家的专题报道就太棒了。”

李泽言看了看你脸上的表情,视线在Lavander充满浪漫气息的橱窗多停留了几秒,然后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你的脑内企划:“以你们小公司的实力,想要做他家的生意还很困难。”

李泽言没有故意加重那个“小”字,但你仍觉得自己听出了点什么,心里气得不行但又明白李泽言说得完全没错,只好立刻噤声,继续欣赏Lavander橱窗里带有梦幻色彩的展示。

才没过多久,他重新开口,努力让话语尽量轻描淡写般地略过:“你很喜欢?”

你愣了愣,露出一个不好意思但柔软的笑容,映在车窗上被李泽言看得真切:“还行啦,嗯不过他们家的饰品确实挺漂亮的,就是真的好贵啊……”

这时车子重新发动起来,李泽言问:“要停吗?”你没反应过来,李泽言脸上的神色看起来颇为不满:“我指的是时间。这里不能停车,而我看你好像要多留一会。”

你这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没有这个意思,过几天我路过也能来看的。而且我觉得……”语无伦次到此处你顿了顿,“我觉得Evol还是不要随意使用的好。”

·

专属司机驱车到你家楼下,李泽言体贴地替你打开了车门让你出来。

你礼貌地朝他浅浅鞠躬:“谢谢你送我回来。时间不早了,你也快点回去吧。”

李泽言不动声色地拧了拧眉头,然后干脆把脸别了过去。这反应让你无所适从,站在原地不知该留还是该走,觉得自己大概说错话了。半晌他道,语气表示有哪里不快:“我很忙的。”

你仿佛知道了这位总裁的意思:“这么说是等会还有要紧事吗?如果不介意的话……”你的话被李泽言重新瞥来的目光堵回去一半,但他的眼神好像在鼓励你说下去,你便接着道:“我想说的是,你的领带有点歪,既然是要紧事,如果不介意的话,调整一下?”

“我没说是什么要紧事。”李泽言回答,“但既然你看见了,你就帮我调整一下吧。”

什么?你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但李泽言垂着眼眸看你,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也是,只帮忙重新调整下领带而已,没什么的吧?想到这里,你认命般地将手伸了出去。

李泽言的眼底似乎有东西亮了亮,可稍纵即逝以致你完全忽略了。你鲜少离李泽言那么近过,更何况是要将他那根仿佛量身定做的领带解开,系好优雅的温莎结再替他将领子捋平呢。

然而在他那双深邃眼睛的注视下,你的动作在即将抚上他领带的那刻停住了。

“那个,能麻烦你低下来一点吗?”你觉得自己非常尴尬,“我好像有点够不着。”

李泽言的表情显而易见地僵了一瞬。“简直不可理喻。”他如此说道,然后握住你的手扣在他的领带结上轻扯了几下,竟然真的被他摆正了。

李泽言却没立刻把你的手松开,眼里有细碎笑意:“就这样,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晚安。”

片刻,李泽言目送你假装若无其事地进楼后弯腰钻进车内,对司机道:“去一下Lavander。”

·

扪心自问,你其实对向流星许愿这件事没有太高涨的热情。但这种境况就好像在吹生日蛋糕蜡烛时也要许愿那样,已经变成大众所约定的习惯。如果能在遇见流星时恰好许下自己的愿望,并且这个愿望在未来真的得以实现,那这件事将变得无比重要,我们该把它称为奇迹。

作为《发现奇迹》的制作人,或许你本身就在盼望奇迹的诞生。

“报告会要推迟?为什么啊!”安娜还没来得及朝电话里的你打招呼,就被问题砸了正着。

安娜抱歉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对不起啊,我临时接到通知,这次的投资方的出资人飞机晚点了好几个小时,应该是不能准时赶到了……也不能调换时间。”

这条信息必须容许你消化一下,你在心底快速盘算了些东西,大抵是市场部和宣传部的那些与会人员能不能留在公司到那个时候,想了想影响还不太大,便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还算有活力:“谢谢安娜姐,你先去忙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挂断电话,你把所有时间安排在工作手册上重新列了一遍,没什么问题,然而列到最后,你终于发觉你把什么东西给忘记了——你本来约了李泽言要看流星的。

趁着还不晚,你觉得还是主动向李泽言承认错误比较好。不敢给他打电话,于是你用短信委婉地编辑了公司发布会要推迟,自己会努力赶上与他的约定的事实。

怎料李泽言秒回——是你提出的,现在这样,真的合适吗。他如是评价。

这算不算放了李泽言的鸽子?毕竟你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心情不爽,但总不能在报告会开到一半的时候跑出来吧。你还在犹豫,这位总裁的消息却是又到了:把地址给我,我先过去。

·

华锐公司顶层,还没到这座城市真正寒冷的时候,等过了新年,气温怕是要跌破冰点。

李泽言站在由钢化玻璃阻隔成的护墙旁,没穿太多,仅一身黑色长风衣,只有随意挂着的围巾颜色还比较浅,眉眼淡漠地看下方灯火阑珊的城市。

当你告诉他就在华锐顶楼的时候他没太意外,毕竟这里是目前最没遮拦的至高点。

风衣内侧袋里的小方盒子有点硌,他伸手将它换到了口袋里,然后没松开就这么一直握着。

轻轻呼出的白气慢慢升腾着飘上去,李泽言心里清楚万分,你怕是赶不上今夜的流星之约了。

他曾经动过某个念头,比如将时间定格在流星划过天穹的那刻等你到来——那对他这样的时间能力者来说并不困难,可这样会妨碍你的整场报告,可行性完全为零。

虽然这只是很小的事情,李泽言却难能可贵地、再次感受到了他对时间的无力感。

他也有不能停住时间的情况,想起你说过的,Evol终于在需要它的时候短暂失去了功能。

忽然间的夜色里,那美丽的陨星碎片从天际外飞逝而来,尖锐地刺破深蓝的穹顶,投到远处楼房的后面。或者再远一点,投到地平线的身后,成为过方才整片天幕的唯一光源。

李泽言那仿佛蒙了层水雾的眼睛倏然睁大了。若在过去,他对流星之事肯定不屑一顾的。

可是李泽言在森然的夜色里,许下了平生第一个仅为自己的愿望。

·

当你终于赶到华锐公司顶层时,李泽言转身过来望着你:“你迟到了一个小时。”

“真的非常对不起。”你已经对着他鞠躬了好几次,“我有给你发短信,你没先回去吗?”

“总得等到你才能回去吧。”李泽言将视线躲开了,“况且,还有东西要给你。”

他从口袋中很顺势地将攥了许久的盒子摸出来,你接过时,似乎觉得比这个夜晚要有温度。

淡紫色的Lavander字样印了碎银花纹,你看清上面的字时险些破音喊出来,心里闪过千千万万的话但不知从何说起,直到李泽言重新将眼波转回你身上,说:“回家以后再打开吧。”

通常送礼会避开戒指的选择,他却除了这个,不知道还有什么适合你。

人们错失了生命中的很多机会,但都该努力不错过当下。纵使时间残酷,但岁月总是温和。

“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李泽言见你默不作声,打量你道,“是因为没能赶上流星?”

“没有,你能送我礼物,我很开心。”你把头抬起来,“只是这颗流星作为世纪之会,错过要再等两百多年。虽然不知道能否应验,但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只能告诉星星的愿望吧。”

李泽言没有说话,半晌,他平静地问道:“就那么想看吗?”

他话音刚落,有繁复的金色烟火在宽阔的深蓝中绽开。远处似有架客机驶过,闪烁着一红一绿的指示灯,忽然它的灯光不再变换,所有时间连着迎面的夜风,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给你准备了这个。”李泽言抬手示意你看向空中,那些火树银花的光影,就像是万千星星同时落向你们一样,“就把这当作流星吧,我想无论你有多少愿望,它们应该都能听见。”

—————————————————————————

Thanks for reading~!

难得踩了次热点,几乎是义无反顾地往恋与这个坑里跳x然后说写就写了……

肝度不是很强的我表示对主线没了解到最后,也不想被剧透……想维持现在走一步算一步的状态,以我对恋与的热情来看,这是能长期坚持写的东西

不管怎样先用这篇李总提前祝艾特的大神生快!以及即将到来的新年快乐w

感谢你和你们长久以来的支持,比心!鞠躬!

评论(12)
热度(158)
  1. 燕迟楚雨寒枯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可爱!!!!!!!!!!
  2. 千机伞是条好咸鱼楚雨寒枯 转载了此文字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