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最近半夜思如泉涌,没错都不是文。

有段脑洞我一直想写,但在黑道paro的正剧和番外全都华丽地忘记了x所以结合我第一人称的脑内小剧场来补个档。世界观接深蓝边缘,让我继续矫情你们的首页x

如果某天我跟你们喻总裁闹僵了关系,那肯定是我作的。

我没法对他过去的感情生活不耿耿于怀,可都是拥有此社会地位的人了,没有在风月场上的前任也说不过去。

就好像他也不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那样。

早些年有个人问我,如果有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要和我竞争上位,我当如何。我不知道他算是我的什么人,说是友军那绝对不可能,说是敌人那也太过,只心里清楚他待我算仁至义尽的,尤其在这事上绝不与我模棱两可。

我想都没想便回答,当然是能退则退,我素来不喜与人相争,尤其感情的事,就算他说爱我,我也定要不惜任何代价将他推出去,因为比起自己,我更爱成人之美。

现在回想起他当时的眼神,我才明白是恨铁不成钢和看弱智的眼神。他虽然和我年纪相仿,远比我通透得多。

但现在好像做不到当年那么洒脱,有可能是当年爱的还没那么重要,想爱想触碰却终究收回了手。难过是更加难过到无以复加了,可一切来源的对自身的不自信和懦弱无能还是没变,反而变本加厉。

我以前看《月上重火》,大多剧情现在都不记得了,只一段印象尤为深刻。林奉紫问蔡诚,倘若重雪芝现在来找他,说要跟了他,他会不要重雪芝吗。蔡诚一怔,笑了笑说:自然不会。这对我来说真是经历得太多,你看他口口声声说心里只你一个,现实也有可能就是如此。

我这几天故意把各类报表单签得龙飞凤舞,想喻文州这下总该对我不满了吧总该把我赶出去了吧,然而他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地对我,就像我从来没折腾过他一般。

所以我在他底线前试探他的最出格一步,是示威般地拿了他的左轮压在枕头底下睡觉,还没有告诉他。

结果喻文州在临睡前很平静地绕到我这半边,并把我从被子里揪了出来。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女孩子不要玩枪啊。”他看起来很无奈地把手枪从枕头底下抽了出来。

“动了不该动的东西,你打算杀了我吗?”我挑衅他。

他看起来惊讶极了,而后便没忍住笑出了声,并游戏般很配合地将枪口抵到我左胸的心口处。

这个人真是……我既想激怒他又害怕他真的抛弃我。

而且按照套路,这时他总该把枪漂亮地收回去了吧。

可喻文州不仅没动作,反而把枪的保险给打开了。

评论(10)
热度(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