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点文②]明日恋歌

还债点文第二弹 感谢点文

*不好意思艾特x请点文的小可爱自行认领orz

*摸鱼使我快乐x是篇有点啰嗦的摸鱼产物,大家随便吃吃x意识流x

*我发觉我原著向世界观的文结尾总是相似,只是中间的过程各有不同x

*张新杰x蓝雨新闻部部员你 虽然这篇文本质上和新闻已经没有关系了x

*没有写出霸图和蓝雨究竟会有何纠葛x如有关乎这两家的文请给我投喂orz

*感谢群里提供脑洞的亲友!欢迎各小天使扩列w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张新杰刚从招待会的现场走出来。十一月的天气急转直下,从人头攒动的礼堂到室外,巨大的温差令他有点不习惯,但想到方才记者招待会的嘈杂,张新杰觉得自己还是出来比较好。

近期的联盟正处在常规赛阶段,霸图战队再度于对手身上取得了胜利,按部就班地评价他们尊敬他们,梳理赛事脉络和对我方的精准总结,万事都显得如此乏善可陈。在压力尚且不重的常规赛期,这样的日子怕是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比赛是霸图主场,张新杰没有和队友一起乘大巴回俱乐部,而是选择独自从体育馆步行。路过体育馆附近的地铁排风口时,张新杰被喷了一脸热气,使他不得不把眼镜摘下来,用口袋里的软布擦拭着。他抬起头,没戴眼镜的他视力有限,便瞧见远处霓虹灯连成一片模糊的织影,大概是千千万万盏拼凑起来的光怪陆离。张新杰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复把眼镜重新戴上。

这时后面有很大的声音,似是在打电话。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回头,声音的始作俑者就在他身侧跑了过去,并在堪堪经过他身旁时把肩上抗的三脚架翻到了地上。

“好我马上就回去。”年轻的小姑娘歪头夹着手机对电话那头嚷道,空出两只手忙乱地捡躺着的三脚架,胸前挂的单反没关,镜头盖由线连着晃荡晃荡的,看得张新杰心惊胆战。

尤其她手臂上还挎着巨大的相机包。张新杰走过去蹲下,帮她把和体型不相称的东西扶起来。

“谢谢。”刚从招待会现场冲出来的年轻女记者匆匆忙忙抬头对张新杰道,男人的身影融进夜色,导致她没有认出这就是她刚刚拼命都想要采访的人,继续埋头听电话,“我马上就回报社了,争取明天一早交稿,给我留个灯吧。”然后又扛着那一堆新闻装备跑了起来。

给我留个灯。张新杰突然想起来,依稀很多年前,你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也是在某个秋冬,你立在旁边就这么说着,或者是在电话里,他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你的声音带有暖意,一如飘落在他备战室窗台上的红枫叶。

霸图将和蓝雨有一场友谊赛。

作为两家互相没什么历史遗留问题的战队,这场友谊赛倒还算名副其实。

两局里双方打成平手,气氛融洽,霸图对参加赛后访谈表示意兴阑珊,因此招待会全权交由蓝雨负责,霸图那边只留下了在记者面前发言最多的张新杰。

说到底,张新杰其实不喜欢这种汲汲营营的世俗化活动,但奈何他天生是擅长这个的,所以为了战队,他也从没躲开过。而当招待会结束,他要以准备季后赛为由离开会场时,忽听得不远处一个含有笑意的声音道:“今天时间掐得好准,有点像是我喜欢的那只兔子先生了。”

这句极为少见、甚至很难被旁人理解的借代,简直让张新杰的心跳漏掉半拍。

更深的记忆如同潮水般层层朝他袭来。往事不刻意记起,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忘记。

你曾把他比作故事中那只揣着怀表的白兔。毕竟他是钟表不离身的人,你觉得他冷静自持但又不会过分刻板,有种极简主义和拉斐尔前派的特殊浪漫。就算你刻意招惹他撩拨他,他也未曾动摇过半分搭理你,然而内心早就晃荡不堪,要来确认你到底在他工作时又搞了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偏偏表面还是端着。那样的张新杰真的要比时计兔更加可爱了。

而且他曾经当你是爱丽丝。

灵魂深处的人就在那里。张新杰循了熟悉的声音望去,你正朝报社的男同事微笑,看起来是在提点今天发布会文章的条条框框。由于那位男同事比你高了不少,以至于你要抬起头才能令他听得清楚而又礼貌。张新杰自始至终将目光锁在你身上。男同事很快把手中的薄软面抄卷成一个纸筒,握着跑开了。他的目光平静但太过温柔炽热,在你总感到被谁盯着看的直觉下,只是稍微转了转头的动作,眼神一秒过后便与他的在空中相撞。

你微讶,可表情告诉他你也不是那么惊讶。两人无声地对视几秒,张新杰本想说点什么,最后却终是你强大的新闻公关本能让你先开了口:“嗨。我是说……好久不见。”

“嗯,”张新杰淡淡点头应道,朝你的方向走过去,“确实好久没见了。”

他不动声色瞥了一眼你的职员证,上面的蓝雨队徽仿佛一团跳动的蓝色火焰,下意识地抬手推扶了扶眼镜:“最近过得怎么样?工作还顺利么?”

“都还可以。”你耸肩,“联盟里的事情总是这样。”你好像还要和他说些什么,这时主会场那里有人大声叫你的名字,你便就此打住向他微笑,“抱歉,我得先去忙了,回头再说吧。”

张新杰轻轻点头:“我记得霸图有在蓝雨主场的比赛,只要比赛结束,我就去看你。”

你却摇着头笑道:“你们赛程排得多可怕我又不是不清楚,比赛结束新闻部也得赶稿,还是另找时间再见吧。”说完你刻意避过与他的目光接触,掉头走了。

联盟里总是这样?是哪样?张新杰觉得颇为费解,你这是说了联盟里他不知道的事吗?直到此刻他才真真正正地发觉,已经不能把你当作荣耀的局外人来看了。尤其是在明知他加入霸图战队,你却选择了在蓝雨战队的新闻部工作之后。

你们的再次相遇比张新杰预料的来得更早。

荣耀赛程不是秘密,你作为新闻部的部员,也该知道蓝雨和霸图对上也就是这周的事,他想。

在本场比赛平凡地结束后,张新杰立刻申请了提前离开。对于这接连两次的单独行动,韩文清没说任何,他明白张新杰很少有毫无理由的时候,真以为他有什么要紧事,便很快放行。

张新杰对蓝雨举办赛事的场地还算熟悉,他挑选那些人少的通道走,很快就到了员工通道口。

今晚的月光很亮,有些穿堂风,不严重,从这里能看到不远处的一条城市主干道,铺满初冬落叶,仿佛要延伸至尽头的远方。而过道里有隐隐嬉笑声传出,是你正领着一群记者往外走。

所以,不如说你们的提前相见是张新杰一手策划的。

你看到张新杰时有略微的难以置信,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而你的同事们当然也是认得张新杰的,刚才和蓝雨本家打的嘛,只是不懂你们为何突然对峙了起来,于是大家跟着不走了。

一长串人堵在一个普通的员工通道里,实在是尴尬,你只好偏了偏脑袋:“你们先回去吧。”

再怎么想看后续也不好强留下来,何况大家还是负责蓝雨门面的公关部。众人稀稀拉拉地拥了出去,边继续刚才没讨论完的话题,人群里不知谁吹了一声唿哨,于是你愈发尴尬了。

张新杰倒是没什么反应,待人全部走后冷静地邀请道:“能一起吃顿饭么?”

你答应张新杰去一家人很少的餐馆,离霸图战队所住的酒店很近,离蓝雨俱乐部也不远。

这个时间生意冷清,找不出可吃的,张新杰说那就要锅热气腾腾的汤,暖完身子后送你回去。

“不用。”你把捧在手里的汤碗放下,声音含糊着对他道,“我自己就可以,你别在街上乱晃。”

眼镜被蒸汽熏得一层白蒙,张新杰脱了它,虚着眼睛在锅里捞菌菇,然后熟练地放进旁边的小碟里,顺着桌子推到你这边来。听到你说的什么后他笑了一下,站起来又往你几近空掉的碗里添了半勺汤:“说的也是,那务必注意安全。”至于到底笑他有朝一日也会被用“乱晃”这个词形容,还是笑你无意流露出对他的关心,恐怕他自己也不明白。

你没有跟张新杰推辞,颇为习惯地把碟子捏起来,将菌菇悉数倒进汤碗里浸着,用调羹搅了两圈后停下动作,抬起脸看他:“你今年春节回家么?”

张新杰顿了几秒,然后从旁把眼睛捞过来戴上,扶稳:“每年都会回去的。”

你把目光移开,不去看他重新隐到镜片后的漂亮眼睛,礼节性微笑着应了一声:“我也回的。”

接着你退座椅起身,在桌上拍了两张整钞,取过方才挂在椅背上的大衣反手穿上,正了正领子:“今晚还要赶新闻稿,我得先走了,现在街上人还太多,你不妨再坐一会……晚安。”

结果在你经过张新杰身边时他倏地站起来,不由分说地揪住了你的袖口。

你被他吓了一大跳。他的指尖有些凉,顷刻间你在他眼里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破碎,有种完全和他毛衣温暖颜色格格不入的萧瑟冷清。你感觉你的瞳孔一定收缩了。

“如果当年……”张新杰问,但挣扎了几度没能继续,悄悄松了手,“不,没什么。晚安。”

这是张新杰活的二十几个年头来见过的最密的雨。

落到水里也毫无征兆,是不用撑伞的程度。没有阴云没有惊雷,有的只是这样一个落雨的下午,将身上的风衣外套慢慢变潮。但他身上的味道还是清新冷冽,他想起你曾如此评价道。

随之他想到某件你还寄住在他家时发生的事情。

那是个比今天不安分太多的雨夜。你应学校要求出远门参加集体活动,坐当日最晚一班高铁回来,到家时已然是深夜十二点。张新杰虽然休息得早,但躺在床上没合过眼,直到听到转动钥匙将房门打开的声音,心里的那根弦才软和下来。

可他迟迟没听到之后有任何动静。

过了大约两分钟,他终于按捺不住翻身下床,连外套都没披,发现你抱着膝盖坐在玄关处。

你的头发被风完全吹散,有部分因雨水粘在一起,衣服裤子湿了一些,箱子靠近底部满是泥浆水溅上去的痕迹。而你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甚至没察觉到张新杰已经过来了。

张新杰一时竟没敢出声。末了,他轻轻蹲下,将手覆到你的肩膀上:“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以为这时候你已经睡了。”你把脸抬起来,语气中有点小惊惧,但很快又沉下去,“我怕换洗时的动静会吵醒你,而且你家里那么干净,我这样,根本不敢走进去。”

这回张新杰彻底语塞。他轻声和你解释他并不是完全不能受打扰,更何况事出有因,打扰他作息的人还是你,以及他也曾经碰上糟糕的恶劣天气,他可以帮你把箱子处理一下。

但你自己拖着身体去了浴室。依稀记得你那晚伤心到凌晨三点多,而他至今都没查明到底是否因为“打扰他睡觉”了这么简单。最后你们虽还常联系,但你再也不肯寄住在他那里了。

张新杰认为,无论作为青梅竹马朋友还是别的更亲近的人,他都对你不太称职。

今天的天气也不好,但他想你早就到了能使自己免于狼狈不堪的地步。他回到家后将一切打点妥帖,终于忍不住从上衣口袋中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

他有十足的把握你的手机号码没变动过,然而他实在找不出关切你的理由。

关掉联系人电话后他翻出的是微信。尽管你们都不常用它,但那日在餐馆仍交换了号码,而且他记得你说过,你会用微信处理来一些私人事务。

张新杰点开你的头像,却没点到输入框里去。他颇懊恼地认为自己现在的关心真是多余,毕竟这些年来他对你相思又相忘,却始终少了说不出口的那句话。

直到他看见微信顶端你的名字变成“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

张新杰睁大了眼睛。虽然那句话很快就变回来了,自己最终也没有收到你哪怕半个字,但感觉就像是有春季新草飞速漫过来年的荒原,有一簇火苗在他心中“嗤”地跳起,明明灭灭。

春节回到故乡,张新杰约你在你们共同读过的高中见面。

只因你要抽学校人未散尽的时候回去看老师,曾打趣他说虽然是个优等生,却读到一半跑去打游戏,不知道让多少教授副教授痛心疾首。张新杰只笑笑,说那我不上去,在楼下等你。

当你在露天走廊向下探头时,他正立于学校偏隅一角的一株樱树下。前几日难能可贵地开始下雪,今日虽然不下了,但枝头还挂着碎雪,落在他黑色大衣的肩头,衬得他有几分矜贵。

似是有心电感应般,他一望就望到你,虽没任何动作,眼神中却蕴了期待之意,令你心下一动,当即如有驱使地转身绕了楼梯一路至底,跑到樱树下的林奈木旁。

“我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早。”下楼梯的时间,你给自己找了套说辞。

“过去的事情令人怀念,所以到的早了些。”张新杰说,指了指旁边的长椅,“坐一下吧。”

这是个冬季有天光的普通早晨。生活太快,仿佛才送走最后一批掠过天空的迁徙候鸟,在这里的人们便已然开始期待来年早樱的绽放。空气中的躁动因子被无端抚慰,取而代之的是永远都不会分开的悠长感觉。或许恐惧分离,也或拿捏不定,但明白终生的爱意隐藏不住,就算它们被收进记忆深处不再追寻,却永远无法放弃充满爱慕的热忱之心。

张新杰突然执过你的手,握紧收拢在心口前:“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对你……”

“别说出来。”你反应极快地将食指抵在他的唇上,“求你了,毕竟我也一直都知道。”

—————————————————————————

Thanks for reading~!

好久没写新杰了有点手生orz

发完就顶锅盖跑x各位列表天使小可爱们晚安!

评论(15)
热度(1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