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遇见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男神x你]青春作伴好还乡Chapter31

*前面的文就不贴链接了,有意者可戳“青春作伴好还乡”tag或者头像

*地铁上有点太吵了,不适合写文州,或者码字。

*但文州确实是我打发长途地铁无聊时光最好的调味剂qwq

*坐公交车的时候被堵在路上,看到穿校服裙的女生们结伴骑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地回家,发觉青春好像早就离我远去了orz

*抬头看了看这部长篇的标题,琢磨着能满血复活再战十年w

*Hostess不需要睡客房……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的确是不经常回来。”喻文州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来,娴熟地把钥匙放进门边架子上的一个竹制箩筐内,那里边还有几枚零散硬币,“这个月我只有今天回来了。”

“你绝对是故意的。”你有些干涩地说,尽管知道这件事情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甚至能空想出喻文州会以什么样的话来回应你,而结果当然分毫不差。

“我自己的房子,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喻文州巧妙地回避着你说,带有得逞性的微笑,“就算我已经把房子租给了你,就凭我们的关系,你该不至于忍心把我赶出去吧。”

“那房东先生,请你随意。”你轻轻叹了口气,将刚才用来除尘的软布丢在电视柜上,想对喻文州再说点什么,却还是无奈地跑走了。

你无法否认喻文州对你的无懈可击。

特别是脱离荣耀,这点在生活方面表现得更为明显。他对你来说就像一款特别的唤醒剂,在你定位不清地认为你们过于亲密时轻轻提醒你,你们的距离其实没那么远,甚至早就有了扯不断的联系,仿佛真的在说着:你可不能再推开我啦。蓬松柔软带有暖阳的温度。

你出声控诉但没效果,想挣扎逃离却不舍得,最后只好选择睁只眼闭只眼躺在喻文州为你准备好的结局里,遵从内心陪他度过未知多久的长梦。

你窝在喻文州家的厨房里思考上述人生,因为一旦看到他那张脸,你就什么都思考不出来了。

这个人真的也会迷茫到被水淹没不知所措么?会为情所困么?真的也会碰到这样那样的情感问题么?你不知道。只是出于不能再这么浪费时间的目的,你打开了喻文州家的冰箱。

豁,完全符合微博上某综艺栏目下评论里对男神家冰箱的猜想,东西少得可怜。

厨房里没有开灯,你正腹诽租住这里的生活困难已经超过了你的想象,或者应该根本就是个错误的时候,门口光线虚晃,差点吓得你把手边的那罐覆盆子果酱翻下来。

“你饿了吗?”喻文州抱着手臂倚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看你,“没有吃过晚饭么?”

呃问有没有饿什么的……你不知道面对他和被他发现偷翻冰箱哪个更尴尬些,总之一把就将冰箱门扣上背着手挡在前面:“哦不我吃过了……话说我想问,你会做饭么?”

糟糕……这话刚问出你就后悔了,这么问好像更放大了你饿的事实,但你真的没有啊!

背着光看不清楚,但你感觉喻文州是笑了:“还可以吧。”他顿了顿,问道:“那你呢?”

“我?说来有点惭愧,我从不做饭。”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可是我能学啊,如果我们像这样晚上都在家的话,总该是要做饭吃的吧。”

话音刚落,你意识到今晚自己的又一次失语。准确来说这里是喻文州的家,对于你这个短期租住客,怎么能够谈得上是家的范畴?归结为紧张,可今晚你失语的次数,未免也太多了些。

你小心翼翼地打量喻文州,他看上去没有捕捉到你方才话里的点,于是你连忙接话说:“我不会做饭是因为我爸做得太好,真要学的话有他的遗传基因在,我想我也不至于太差吧。”

喻文州的眉目柔和:“那为什么不是我们一起呢?”

你抬眼看了看喻文州,道:“出于择优考虑。怎么说?做饭还是有危险性的,虽然大家都玩电竞,但你肯定比我重要得多。而且你是我的队长,给手部上的保险数额这种事根本瞒不过我,相比而言我就没给自己买多少了,所以怎么看都是我比你合适啊。”

喻文州没有说话,半晌微微点了下头,算是妥协的应允:“你一定是我见过最会做饭的人。”

你立刻“啊”了一声,眨了眨眼睛:“你真是容易折煞我,这怎么可能呢?”

“当然可能。我觉得你做饭做得最好,你觉得你爸爸做饭做得最好,其实放在世界上,你们都不是做饭做得最好的人,这完全是基于情感得出的结论。当然,我相信你爸爸厨艺一定非常不错。”喻文州耐心地解释道,“你们是亲人,你会最喜欢他做的东西,而我很喜欢你,并且,希望将你当亲人看待的那天早日到来,所以,一旦想清楚了这点——”

说到此处喻文州停下了,然后微笑俯在你的耳畔:“我们可以庆祝又一个世界级大厨的诞生。”

厨房里安静得诡谧,你闻言身体一滞,慢慢托起手心将脸埋在里面,觉得热度快要烧到脖子根了。你闭着眼仿佛都能接收到旁边喻文州传来的愉悦感,随即为了防止他再说出些什么不得了的话,你胡乱转移了话题,尽管知道那听起来也很扯。你抬头道:“你今晚会熬夜吗?”

喻文州没想到你会问这个,有些惊讶:“应该不会。所以……你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他朝着你站的地方又默默靠近一些,甚至说话时尾音都上挑了几分,这话暧昧不清得让你复把脸埋下去,指指厨房门口的方向说:“……和你一样的事情。”

喻文州了然,你捂着脸继续问:“所以你想来点咖啡吗?比较甜的那种。”

“不用。”喻文州回答,伸手捞过你将你压向他的怀里,空间被限制得厉害,你还妄想着能退一退,却发觉后腰悄无声息抵上了冰冷大理石的桌沿,“有你在旁边,我怎么会犯困呢。”

不出片刻,你们已经双双坐在电脑前登网游,喻文州还坐他的老位子,你则在旁边接了台笔电。今晚答应帮蓝溪阁抢BOSS和刷副本材料,这就是你说的和喻文州一样的事情。

没有其他职业级来捣乱,野图和副本推得都比较顺利,喻文州和你没开麦,也没聊天,只偶尔提醒下对方背后。过了一会私聊提示流云给你发来一条消息,点开一看,是卢瀚文让你加油,后面还跟了三个握拳鼓励的表情,以及一长串的感叹号。这时喻文州轻拍你的肩膀,让你看他的界面,你发觉黄少天发给他的也是差不多的话,只不过内容要比卢瀚文啰嗦多了。

你想起今天下午在俱乐部碰到卢瀚文时,跟他说过今晚自己都不在,让他别去休息室找。所以应该是黄少天去找喻文州了但没找到,两人一来二去地就推断出你跟着喻文州回来了。

虽然好像是他跟着你回来的。你不是很想弄明白卢瀚文让你加油什么事情,只觉得这个小朋友现在一点都不乖。趁着还没分心太多赶紧把手头的怪推了,然后合上笔电坐着出神。

“困了么?”你听见喻文州把座椅转过来对你说,“要不要早点休息?”

你看了看喻文州,心血来潮地调侃:“不行,如果我先去睡了,你的熬夜能力会大打折扣的。”

“那倒是有可能。”喻文州大方地承认,“不过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都不需要熬夜了。”

“可我开始担心我睡不着了,最近意外地多梦。你呢?最近睡得还好吗?”你问。

“可能是因为你心思太重,虽然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并没有什么错,毕竟,谁都会有想寻求的东西。”喻文州道,“对我来说,我所寻求的已经在这里了,所以一定会有一个平和的夜晚。”

喻文州牵过你的手,轻轻把你拉起来:“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今晚睡的地方。”

“就是这里,行吗?”喻文州在将你引进房间后打开了灯。

双人的?眼前的灰蓝色大床着实让你诧异了下。成对的枕头被随意地靠放在床头,被褥铺平而还是蓬松地乱,看起来真的是张很适合睡安稳觉的床。

但你感觉有些心累,抬头给喻文州回话:“这里不是你家的客房吧。”

喻文州轻轻摇头:“我家没有客房,如果你不想睡这里的话,那只剩下一间房间可以选了。”

“那就另外那间吧,毕竟哪有让房东先生睡得比我还差的道理。”你极力诚恳地说道。

喻文州手指稍稍用力捏了捏你的手骨,你心底惊讶他这回竟然没有打算再说服说服你,随即在看到他说的唯一选择后,光速反悔刚刚为什么要求调换房间:“所以这里是……”

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柔软,甚至还有些轻飘:“没错,这里是我的房间。”

为了不使自己看起来如此的反复无常,你选择夺走喻文州长久以来的安身立梦之处。

对曾经有认床习惯的你来说,即使是现在,换成这么个厉害环境还要很快入睡,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你盖着被子睁着眼睛盯没有吊顶的天花板,能感觉到入了秋冬以后的丝丝冷气,以及还游荡在这个房间里的包裹起来的喻文州的气息,愈发失眠。

你突然有点怀念之前那段互相烧脑的岁月。

那种坠落的失重感,被现实反复打击后的行将就木,再从心痛直达心碎,好像比现在更能证明恋情。仿佛那种带有刺激的长情跋涉,是你们在一起的必经旅程。

但继续那样就太残忍啦。毕竟你一直觉得他是那么好,当得起更好的生活。

TBC

—————————————————————————

即将坠入疯狂赶作业的期末地狱orz

最近满脑子新的all你大纲qwq冬天马上就要到了,大家来个修罗场玩一玩,择日开坑!

评论(7)
热度(22)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