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寒枯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全职||刀乱||剑三||秦时||恋与||食契
男你||伞修||药庙||明羊
沉迷各类番剧音乐小说电影
最大爱好是剑走偏锋不务正业x
初始刀清光||嫁刀青江药研鹤丸w
喜欢所有的庄花 不管藏剑山庄还是小圣贤庄
狐狸控教授厨||文州是心尖尖甜蜜饯儿qwq
卡米尔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可以喊我潇老板bushi

[秦时明月]春江错

项少羽x原创女主

*祝爱少主的小姐姐终生平安喜乐www

*占星师在国破山河碎的那天投江殉国

*初中写的x从来没放出来过orz虽然删掉和改动了大量语句情节,可能是当年实在太低龄的关系,不管怎样看就是很尬……修改不动了就这样吧orz

*有化用《阔人礼赞》里的语句,原文表贬义,此处表褒义,毕竟那是我爱过的一笑能令阳光失色的少年,我怎么舍得如此批评他。

*私设如山,欢迎捉虫,避雷注意,ooc

—————————————————————————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饮杯酒长佑君。——文案

公元前221年,嬴政收复六国,统一中原。秦国铁蹄践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不迭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其余六国也曾顽强抵抗,却最终无一幸免地倒在强大的暴秦面前。

在秦国获胜中垂死挣扎的岁月里,项氏一族是南方楚国最为强大的氏族。

而项少羽作为年轻的少主,仿佛诞生就是为了复仇。

是夜无风,抬头仰望天幕唯见漆黑一片,也没有悬着半颗明星。项少羽刚从训练场的营房内离开,半日的训练打斗让他疲惫到了极点。坚持如此之久实属不易,更别提他是打败了所有的对手才走出来。他脚下踩着浅草,都是最近春季抽芽新长的,是踏着最舒服的时候,过不了两天想必就要疯长,止都止不住。

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些,项少羽已走到腹地,加快些脚程,马上就可以回到项府了。他四处张望黏黏糊糊夜色中的寂静平原,一望便望见了江水边的人。今晚的荒野没有霜白的月光,全凭附近营房周围燃起的篝火照亮视野,与远处泛着微红火光遥遥相望的,那人仿佛融进了夜霭,及地黑袍没有反出半点火红颜色,依旧死气沉沉,一动不动地望着江水缓缓流过。

是谁站在那里?项少羽看着与夜霭消融在一起的那人。除去巡夜的,住在营房内的将士们因为疲劳早早入睡,楚国正在积蓄力量的阶段,若不抓紧时间努力些,怕是会被攻过来的秦国打得措手不及,能有闲情逸致在大晚上欣赏春水的人已经很少了。

项少羽从一旁悄悄绕过去,放轻了脚步,想看一下那人的真容。可惜让他失望了。那人不仅身着黑袍,而且戴着兜帽,只露出下半张脸。刚才夜霭浓重他没有看清楚这点,此刻都快来到了那人身边,自己如此窥探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然而原先目的又没有达到,难免懊恼。

那人的身形微微晃动,虽然看不见双目,但项少羽心里明白,他的视线已从春水上离开,转到了自己身上。他颇为尴尬地勾了下唇角,抬手朝那人一作揖:“先生。”

“堂堂楚国项氏一族少主,眼神还待磨炼。”那人淡淡地开口,语气里带了些讽刺。项少羽当即一惊。竟然是个女子,而且听声音比他的年纪还要大出几岁。

“啊抱歉,姑娘戴着兜帽,我没有看到姑娘面容,否则也不会就这样认错。”见少女又专注于一江春水,不理自己,项少羽清了清嗓,重新开口,“姑娘认得我?”

“怎么不认得?此刻能在军营附近自由出入不被阻拦,而且还有兴致偷偷跑过来调查我的身份,你不是楚国项氏一族的少主,又能是谁?”少女转过身来,面对项少羽,从黑袍底下伸出手将兜帽朝后拢起,露出项少羽从刚才起一直想看清的脸。

项少羽没有见过她。她未束发,从偏中间起分,层层发丝泻下来,直扫到瘦削的下颚。一双如墨眼眸温润内敛,眼底光华仿佛能在夜色中慢慢透出来,带有些许居高临下。项少羽早年曾在道家真人那里学过零星骨相,匆匆扫几眼她的手部,便知她骨骼清奇,是不可多得之人。

而此等人物,正微微抿着薄唇,直视着项少羽,也不知道是谁的身份更尊贵些。

项少羽被这么盯着,反倒没由头地生出几分心虚:“姑娘真是好观察,那么敢问姑娘,既然知道我项少羽的身份,姑娘又叫什么名字,是何人?”

“我叫流照,只不过是个赏水人罢了。”少女言语间态度淡漠,说完便远去了。

次日项少羽向他的叔父项梁将军打听流照的事情,方知道她为楚国最好的占星师,每次涉及带兵打仗等远行之事,都要让她占卜黄道吉日和良辰吉时,甚至依靠天上星图预测这次战斗的胜负情况。项少羽默默听完,没有吭声。当夜,他又来到那条春江边。

不出所料,流照果然在那里,可这次不等项少羽说什么,流照先开口道:“知道我是谁了?”

“嗯,知道了。”项少羽微微一笑,“我们最伟大的占星师姑娘,对么?”

“这些年来,讨好我的人不计其数。如果觉得说两句好听话,就能让我跟项梁将军和范增先生提议让你带兵出征,那么恕我冒昧,少主的如意算盘怕是打错了。”

“起码我说的话还比较好听,不是吗?”见流照的表情略微不悦,项少羽竟然有点得意,“放心,目前我还未真正想要上阵杀敌,不过早晚都要实现的,到时还得劳烦你为我指条明路。”

“占星不易,明路,亦不明。”流照声音冷冷清清,对项少羽说道。

“这个我懂,占星是很难的事情,因为需要顶着无上的压力。如果你预测此战必胜,那么真的凯旋自然是好,可如果失败了呢?举国上下便不会再尊你为万无一失的占星师,甚至你极可能有性命之虞。反之如果你说此战将败,那么对于一个没有出征的军队来说,是很不吉利的。在你之前,楚国曾有过很多任占星师,据我所知,他们并非都能善始善终,所以后来的占星师通常不敢说军队会打败仗,这个职位继而失去了它的意义。”

“你果真这样想?”流照抬眼,“你有朝一日也会成为军队的将领。”

“是啊我知道,”项少羽说,“所以我希望到时依旧能像现在这样,由你来为我预一个前景。”

“还请少主放心,我的占卜向来准确,绝不会沦落到被判个动摇军心、多言失语的下场,倒是少主,战场风云莫测,对待生死之事当比我小心。”流照说完,突然被项少羽一把揪过兜帽和衣领,言语间立刻染上层微怒,厉声道,“你干什么?!”

“少端着你那占星师的架子,你也放心,我从来不信你神棍的那套。走!陪我喝酒去!”

自项少羽那夜把流照从春江边拖到流水亭里,流照就再也没去看过春江。项少羽问过她为什么,流照只是很简短地道:“春水涨起来了,没那么好看了。”便在亭中饮酒。

世俗的尘埃岂能蒙蔽光华,三年期内,项少羽顺利成章地成为了一名楚国将领,次日将要带领军队对阵秦国,做最后的抵抗,在楚国被攻破之前。昔日少年终是昂首挺胸地朝辽阔未来走去,即使他独自一人,没有人在他面前鸣锣开道,在他面前的人也自然会闪出一条巷子让他走过去。谁也不能估计究竟该有多少机关才能使他挥洒他的气焰,因为他本该就是将才。

当日夜晚,项少羽来到流水亭中,碰巧撞见流照将一整杯酒毫不含糊地饮尽,便径直挑了她对面的空地坐下,兀自挑了挑眉:“流照,我明天就要走了,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你。”

“过去跟着我师父学习占星术的时候,曾无意找到他藏在洞窟中的几坛好酒,结果在洞内醉得长睡不起,隔天才被那位大人发现,从此被下了道严苛的禁酒令。但我早已嗜酒成性,尤馋佳酿,所以平日一点都喝不得,否则定会把那酒瘾给勾出来。”流照仰头张口,将杯中残余几滴酒液倒入口中,舔过一遍薄唇,难得带着些许慵懒地开口,“看在你明天就要走的份上,今晚……不管你问什么我都回答你,说吧。”

项少羽张了张口,瞧见流照没有半点想要推辞的模样,只是盯着空荡荡的酒杯,他似乎又觉得即将问出的话难免荒唐,很是于心不忍:“流照,这个问题我很早就问过你,而且我猜你定会为难,但之所以今夜我如此迫切,是因为在我生死未卜之前,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流照将白酒甁随意推到在桌上,话语伴着温润酒香化开:“这个可很难说清楚啊,大抵只能告诉你,我不同于普通占星师,我永远不会出错,所以很早就被阴阳家收入门下。”

项少羽下意识沉了口气。阴阳家现在的立场应是站在嬴政那边。像流照这样的人物,抢得倒是很快。“我来楚国成为占星师,没有任何目的,你应该不会相信吧。”

项少羽突然语塞,心口传来一阵钝痛。流照的占星本领自己看过,十分神奇,而楚国军队也鲜少遇到败仗,这样的交情,他总该是信的。项少羽的眉蹙了蹙,似是说出的话与自己内心相违般的不情愿:“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那流照,你告诉我,明天我们会赢吗?”

流照的表情是从未如此的难过:“我原以为你项少羽是不信天命之人,却没想到竟与这世间沧海洪流中的泛泛之辈无异。我只能告诉你,明天这一仗,你最好不要去。”

项少羽沉默不语,她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所做的决定怎会因为我的只字片语动摇,反正我明日也将启程回到阴阳家,信不信都由你。”

流照说完,起身迈出亭子。项少羽看着她,良久忽然一拳锤在石几上:“你知道明天我们会输对不对!可是明天是我第一次出征,我不能像你一样一走了之!流照!你这是临阵脱逃!”

灰岩石几表面硬生生多出几条裂纹,项少羽声嘶力竭地吼完,发觉只因刚才的片刻迟疑,流照已走出好远,向着那一江春水。他确定流照再也不会回头,也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喃喃自语的声音难免凉薄:“你这辈子都宁愿陪着死寂的春水啊……”

次日,楚国败,城破,项少羽领着剩余兵卒北上。摆脱秦国后续力量时,项少羽得到从后方传来的消息,说是秦军分出了一小股骑兵部队向南而去,应国师要求追击一个掌握阴阳家多重秘密的叛徒。本来活捉回去,该是要被锥心削骨曝晒七日的。

项少羽听到此处险些从马上摔下,强作镇定撑了下来,缓缓开口:“那她可是死于这些东西?”

探子摇摇头:“找到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

最终项少羽得到的答案只有四个字:投身春江。

—————————————————————————

Thanks for reading~!

原创女主有名字,所以没打男你tag,前面说了投江殉国肯定是BE啦orz所以也没预警,其实我不是很懂预警的重要性,虽然不当心吃到玻璃渣很难过的心情我能理解qwq但是有些结局提前剧透了不就没劲了吗QAQ!

这篇压在10月deadline上BE了,下个月我想来一篇HE!【随便说说

最后欢迎喜欢秦时的小可爱们扩列

评论(16)
热度(19)

© 楚雨寒枯 | Powered by LOFTER